周军开着他的福特猛禽四平八稳地在京都的街道上行驶着。≧,

  凌枫坐在后座上,看着手机上的一个视频。视频里,小凌奇吧嗒吧嗒地吃着他妈妈的奶,胃口很大的样子。他的妈妈笑得很开心,那笑容阳光般灿烂。

  这一幕还正常,那个小孩不吃奶呢?可是一分钟后就不正常了,吃饱了的小凌奇从汉娜的话里滑了下来,步履蹒跚地向拿着手机拍摄的他走来,一边走,一边叫,“叭叭叭……”

  刚生下来的第三天,他就能走路了,这样的事情无论从什么角度去看都不正常。他的口齿虽然还不清楚,但凌枫却很清楚,小家伙是在叫爸爸。刚出生三天的小孩就已经达到了别的小孩一岁的程度,这小家伙是个天才!

  生个天才的孩子,凌枫这个当爹的当然高兴,可感觉还是有那么一点不适应。不过,从不老族的角度去理解这个诡异的现象却又是很正常的了。他和汉娜都是不老族,不老族和不老族所生的小孩,小凌奇能和普通的小孩一样吗?

  视频里,汉娜笑着说道:“阿枫,你看我们的儿子多健康,多聪明,他的智商会超越人类历史上最聪明的达芬奇长老,他也注定要成为不老族的领袖,他将带领不老族开创人类的新纪元。”

  视频里,凌枫苦笑地道:“你不是想告诉我,我们生的儿子会成为人类的领袖吧?”

  “那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汉娜说道:“开拓星际,走出这个世界,不老族和人类都需要一个强力的领袖,我们的儿子是唯一的人选。”

  “好吧,好吧,你说什么我都信,行了吧?”

  “我得和你约法三章,你可不许教坏我的儿子,尤其不准教他泡妞。我可不想他将来像你。”

  “你说什么啊?当着儿子的面你这样说我,信不信我揍你啊?”

  “叭叭叭……”小凌奇抱着凌枫的脚,然后将他往汉娜那边拽。

  “他想干什么啊?”凌枫好生奇怪。

  “小家伙是想和你分享他的食物,哈哈……”汉娜笑得花枝乱颤,她撩起了宽松的睡衣,露出了一大片雪白娇嫩,“还有很多,你可以来吃一点。”

  小凌奇咯咯地笑了。

  凌枫,“……”

  这是什么儿子啊?

  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凌枫可不想拍下自己吃小凌奇的食物的画面。

  周军回头看了凌枫一眼,“老板,科学大院到了。我在外面等你。”

  凌枫说道:“不用,你先去公司吧,如果有人问你,就说我在开集团会议。”

  周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笑容,“我懂,还有……我刚才什么都没听见。”

  凌枫,“……”

  下了车,凌枫进了科学大院,然后往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的家走去。那幢小楼矗立在林荫下,看上去很陈旧,很宁静,给人一种温馨的家的感觉。

  在进门之前,凌枫心里暗暗地道:“儿子啊儿子,你老爹我也是没法啊,欠债太多……将来啊,你遇到这样的事情可一定要快刀斩乱麻啊,不要再像你爹这样了,哎,说多了都是泪啊……”

  敲开门,门里面站着两个女人,她们都穿着黑色的深v晚礼服,一样的娟秀美丽的面孔,一样的性感深沟,让人分不清她们谁是谁。

  漆雕小蛮和漆雕秀影身后的客厅里点着上百只红色的蜡烛,餐桌上放着好些美味的佳肴,还有最好的红酒。这阵仗,就只差没贴上喜字了。

  “你来了。”漆雕小蛮和漆雕秀影同声说道,姐妹俩的脸上也都带着一样的微笑。柔和的烛光,迷人的笑容,她们就像是在家里等待丈夫归家的女人。

  凌枫走了进去,笑着说道:“你们这是……”

  漆雕秀影和漆雕小蛮却同时凑了上来,一个替凌枫脱掉外套,一个则蹲下替他换上了拖鞋。这样的举动,不是妻子和丈夫的关系,女人肯定是不会做的。漆雕家的女人们似乎已经达成了共识,不然她们肯定是不会一起来伺候凌枫的。

  凌枫忽然想起了三天前漆雕小蛮打来的那个电话,还有她在电话里说的那些话,他的血液忍不住沸腾了起来。

  “看吧,你多有福气。”这口吻,肯定是漆雕小蛮无疑,“我们漆雕家的女人还从来没有这么伺候过一个男人呢,更何况是一起!”

  “小蛮,不要这样和阿枫说话。”漆雕秀影向妹妹眨了一下眼睛。

  “姐,我们都……”漆雕小蛮不满地道:“他就从来没对我们说一句好听的话呀,你看他,现在都还像一根木头。”

  女人都是需要哄的。

  凌枫还是没说话,但他却用实际行动表明了他的心意,他忽然张开双臂,一下子将她们拥在怀里,左边亲一口,右边亲一口,然后才哈哈笑道:“大老婆,小老婆,这下你们满意了吧?”

  “呸,谁是你的小老婆啊?”漆雕小蛮啐了一口。

  漆雕秀影的脸也红红的,“我……我还没嫁给你呢,什么大老婆啊?”

  “我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凌枫又左边亲一口,右边亲一口,“我们得想一下,等一下是去大老婆的房间睡觉呢,还是去小老婆的房间睡觉呢?”

  “啊?你想我们姐妹俩一起陪你……睡觉啊?”漆雕小蛮一记擒龙龙爪手,狠狠地一拧,“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哎哟……”凌枫一声惨叫。

  “别弄坏了啊,妹妹!”漆雕秀影紧张地去打漆雕小蛮的手,漆雕小蛮机警地一缩手,漆雕秀影的手顿时打在了那什么之上。

  “啊——”凌枫的夸张的叫声在房间里回荡。

  烛光晚餐便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拉开了序幕,序幕之后还有正戏……

  半夜里凌枫起来解手,漆雕小蛮和漆雕秀影都在一个被窝里熟睡,她们的嘴角带着甜美而满足的笑容。这样和谐而温馨的一幕让凌枫这个“老公”很有成就感。

  刚刚下床,凌枫的手机便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赶紧抓起手机进了卫生间。

  “亲爱的,在干什么?”手机里传来了黄舒雅的声音。

  “舒雅啊,我在睡觉……里不知道现在几点啊?”凌枫故意打了一个呵欠。

  “没和别的女人睡觉吧?”黄舒雅试探地道。

  凌枫苦笑道:“你在说什么呢?我一个人睡。”

  “我在美国,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来看我啊?”黄舒雅说。

  凌枫,“……”

  这时漆雕小蛮的声音忽然传来,“亲爱的,半夜三更的你跟谁打电话啊?”

  凌枫的头皮顿时麻了一下,“那个……嗯,英国打来的,公司的电话,那边是白天嘛,有时差的。”

  “真是的,他不知道这边是半夜吗?你这个老板英国吵了他的鱿鱼。”漆雕小蛮说,顿了一下她又嗲声嗲气地道:“亲爱的,你快来睡嘛,人家有点冷,要你抱抱。”

  凌枫,“……”

  无法想象,今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怎么过,怎么过,怎么过……

  ……

  一年后,圣地岛,不老山。

  黎明的曙光从天空洒落下来,遍地金光。

  群山环抱的盆地之中,被毁掉的石庙重新矗立了起来,一些死奴在修建石庙,一些死奴在田间劳作。与以前不同的是,这些死奴一个个看上去都凶神恶煞的,身上也满是纹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这些死奴确实不是什么好人,他们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罪大恶极的罪犯,邪恶的恐怖分子。凌枫取代了阿喀琉斯的职位,迦陀莎则取代了帝罗刹的位置,她的手里有一支专门抓捕罪犯和恐怖分子的秘密组织,替天行道。

  在互联网上有一个网站,无论是谁都可以在上面发帖,陈述自己所遇到的不公和悲惨的遭遇,寻求帮助。给他们带来伤害的人,一旦罪行被确定为不可饶恕,那么那个罪犯最终就会出现在这里,成为死奴,等待他们的将是寿命被收割的命运。

  这个网站叫黎明之光。当然,如果某个人在上面留言说自己丢了钱包,老婆与微友约会或者老公有外遇之类的事情,那肯定是没人理会的。

  两只降落伞从天而降,落点刚好是在不老山山脚下的洞窟门口。

  从天上来的正是凌枫和汉娜夫妻俩,今天也正好是凌枫和汉娜履行一年前和长老会的约定的时候。

  一年前,不老族长老会一致裁定凌枫三年刑期,监外执行,每个月需要向审判官乌毒报到。汉娜三年刑期,缓刑一年执行。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凌枫的刑期已经过去了一年,而汉娜才刚刚迎来她的刑期,她需要在石棺之中休眠三年。

  凌枫解下了降落伞的背包,然后帮汉娜解掉了降落伞的背包,她抱着儿子小凌奇,手脚不是很方便。

  “儿子,你妈妈要坐牢了,三年啊,我真舍不得你。”汉娜亲着凌奇的胖嘟嘟的小脸蛋,满脸的怜爱与不舍。

  “妈妈。”凌奇的口齿已经非常清楚了,“坐牢是什么?”

  “坐牢……”汉娜想了一下,“坐牢是睡觉。”

  “我也要坐牢。”凌奇说。

  凌枫板起了一张面孔,“小小年纪胡说什么呢?你坐什么牢啊?快到爸爸这里来,让你妈歇一会儿,你都不知道你个小胖猪有多重。”

  “爸爸。”凌奇张开双臂要凌枫抱。

  汉娜说道:“儿子,你妈要睡三年,你替妈妈看着你爸,要是他和哪个女人鬼混,你告诉妈妈好不好?”

  “咯咯咯……”凌奇眨巴着大眼睛,“我也要和女人鬼混。”

  凌枫,“……”

  汉娜,“……”

  这真的是虎父无犬子啊!

  进入溶洞,灯火通明,一眼就可以看见站在祭台上的七个老头,还有将近两百个不老族的族人。

  汉娜回归,不老族的第一个自然生育的孩子回到圣地,这对于不老族来说是一件大事,散布在世界各地的不老族族人也都回到了圣地,见证这伟大的时刻。

  “走吧,三年的时间不长,我会好好照顾好我们的儿子的,你就放心吧。”凌枫安慰着汉娜。

  “我舍不得你和儿子。”汉娜的眼眸有些湿润了,她抱了一下凌枫和凌奇,却还是大步走向了祭台。

  掌声响了起来,不老族的族人为不老族的传奇女人以赞美的掌声。

  李闲云笑道:“这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我要看看你们的孩子,我想,他一定是一个奇迹。”

  凌枫将凌奇交给了李闲云。

  李闲云看了看凌奇,然后高高地将他举了起来。

  祭台上,所有的不老族的族人都躬下了腰身……

  全书完

  | |

  

章节目录

绝品神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李闲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李闲鱼并收藏绝品神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