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白如静重归于好,这是慕姐最大的心愿。 现在,心愿达成,慕姐都不知道怎么宣泄心中的兴奋和激动了。

  喝酒,就是喝酒。

  从下午两点,一直喝到晚上七点,这才从碧海云天的酒桌上离开,却又来到kt,找了个包厢继续喝。

  这哪是喝酒,分明是拼酒,谁能喝过慕姐?无论是啤的白的、红酒鸡尾酒,在她嘴里就跟水一样,手到杯干。

  彭凝华第一个受不了,借着上厕所的机会,溜了。不溜不行,慕姐指名道姓,要她留下来陪喝酒,大家都是朋友,不答应伤感情,留下来又伤身。唉!

  林雨婷这丫头倒是讲究,一直陪着慕姐喝,咋咋呼呼的,好像自己是海量似的,可没多久,就喝桌子底下去了。

  真是丢人,没那个酒量,还装什么大半蒜?现在倒好,还得送你上楼睡觉。

  梁天成很无奈,抱着她,一直把她送到楼上,慕姐的房间。

  接下来是陈狗剩,这货被白如静逮住,这顿灌酒,愣是把他给灌醉了,满嘴胡话,听那意思,好像还感谢白如静那天给找了四个‘美女’。

  越越不上道,平战东起身像拎死狗一样,把陈狗剩扯腿拽了出去,随后,两人谁也没回来。

  这下,包厢里只剩下梁天成、慕姐、还有白如静三个人了。

  三个人一直喝到半夜十一点多,连梁天成的酒量,都感觉头重脚轻,迷迷糊糊的,只想睡觉。

  慕姐和白如静两人,一边一个,扶着梁天成,把他送到自己的房间。

  梁天成喝醉了,两女也没少喝,跟着梁天成一起栽倒在床,就再也没爬起来。

  不知睡了多久,梁天成口渴难耐,皱着眉,缓缓睁开双眼。宿醉的滋味,是真难受,头疼,还晕乎乎的。

  这是哪儿啊?

  梁天成翻身想要爬起来,就见身边躺着一个女人,她侧着身,光洁的脊背,柔美的曲线,真是诱人至极。

  啧啧,慕姐这身材,太完美了,肌肤滑嫩,腰细臀翘,特别是胸前这对脂肪,软绵绵的……

  梁天成还摸呢,忽然愣住了,不敢置信的又捏了捏,感觉怎么有点不对劲呢?慕姐的胸大而软,可这个虽然规模也不,却坚挺了许多。

  缓缓探头过去,顿时把梁天成给吓了一跳,下面的怒起,顿时像瘪茄子一样,蔫了下去。

  我戳,白姐啥时候跑咱床上来了?还没穿衣服,难道咱被她给非礼了?

  梁天成急忙把裤衩扯开,可无论怎么看,也不能确定,到底有没有被用过。

  唉,男人就这点不好,被用了之后,洗洗还那样,吃了亏也看不出来。

  这时,一只胳膊从背后伸出,搭在梁天成的腰上,把他给吓了一跳,急忙扭头看去,我勒个去,怪不得这么挤呢,慕姐咋也在咱床上?

  难道,昨晚三批了?

  喝酒真耽误事,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就喝醉,什么都不知道呢?梁天成这个埋怨,你们俩也太不够意思了,哪能光顾着自己享乐,好歹你让我也享受一下,也爽一爽啊。

  “想什么呢?”

  慕姐支起身子,斜着趴在梁天成的肩头,低声笑道:“白的身材怎么样?”

  “呃……没慕姐你身材好。”

  “呵呵,言不由衷。”慕姐在梁天成的耳旁吹了口气,充满诱惑的问道:“想不想跟她……来一发?”

  啊?可以吗?

  不心动那是骗人,白如静长得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现在又光溜溜的躺在他身边,就算明知道昨晚可能被叉叉了,可当着慕姐的面也不能承认动心。

  梁天成正气凛然道:“这怎么行,我可不是那种见猎心喜,朝三暮四,胡天黑地的男人。”

  “虚伪!”

  慕姐的玉指戳了戳梁天成的脑门,轻笑道:“昨晚,白没少欺负你,难道,你就不想找回场子?你可是我的男人,被她欺负了,以后还怎么在她面前抬起头来?”

  果然被拿下了。

  梁天成忍不住遐想起来,按照白如静的狂野,昨晚肯定骑在咱身上,疯狂摇动,还指不定来几发呢。

  怪不得有点腰酸背痛,双腿发软呢,原来,是昨晚累的。多亏咱本钱雄厚,这么折腾,今早照样杀气腾腾,就是再大战三百回合,也绝对没问题。

  慕姐起身,打个哈欠道:“你们慢慢玩吧,我出去洗把脸,给你们准备早餐。”

  慕姐都不吃醋,咱还客气什么?

  昨晚她可是爽翻了,可咱不能白吃亏呀。早晨先收点利息,感受一下。嘿嘿!

  做就做,梁天成麻溜的把裤衩褪去,翻身就压在白如静的身上,什么前奏没有,直接分开她的双腿,沉腰下马……

  没进去?哈哈,捡着宝贝了,这是绝世名器呀,我顶!

  梁天成心里兴奋,猛然奋力一拱,就感觉穿透了一层屏障,直捣黄龙。

  “啊!”

  白如静痛呼一声,猛然睁开双眼,就见身上趴着一个人,这货还趴在她身上,对着她嘿嘿傻笑,撅起嘴,还要啃她一口。

  “梁天成?你混蛋!”

  白如静又羞又怒,抬手就是一巴掌,“啪”的一声,把梁天成给打蒙了。这是怎么个情况,真打呀?

  打了一下还不解气,白如静第二下又落下来,这次梁天成有了准备,如何还能让她打到?抬手就捉住她的手腕,急道:“你疯了?”

  “你……”白如静又气又急,竟然不出话来,更让她不知所措的是,两人下面紧密相连,让她在痛楚中,又感觉到一丝丝向往,还有点兴奋。

  梁天成生气了,昨晚你爽够了,今天轮也轮到我了吧?可你不由分就动手,老子要是连你都摆不平,还不得被慕姐她们给笑死?

  打?让你随便打,谁怕谁呀?

  梁天成猛然压下去,上半身把白如静的身子死死压住,腰部以每秒三次的频率,开始疯狂……。

  “啊……你混蛋,我要……啊,杀了你……哦……”

  白如静的十指,把梁天成的后背抓出一道道血痕,当战况最激烈的刹那,她的十根指甲,全都抓入梁天成后背的皮肉……

  | |

  

章节目录

完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宁道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道远并收藏完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