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成和白如静一样,也是痛并快乐着。

  梁天成的后背几乎被抓烂,不疼是骗人,可这货愣是忍着一吭一声,反而化疼痛为动力,硬是把白如静给拱得直翻白眼,差点没晕死过去。

  汗水,几乎浸透两人身下的床单,白如静的双手终于无力的从梁天成的背上滑落。而梁天成也僵直了半晌,瘫软下去。

  白如静连杀他的心都有,奈何浑身提不起一点力气。

  虽然之前对他有些好感,甚至也想过,要跟他来一发。可那是要报复慕姐,也是要把梁天成拴在自己身边。可是,真的走到这一步,她一时间反倒无法接受了。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她根本就没感觉到一点快乐,从头到尾,就一个字——痛!

  身下,黏黏糊糊,不知是汗水还是血水,疼得她都麻木了。

  “下去!”白如静声音嘶哑,冷漠如冰的道。

  梁天成抬起头,看着白如静的脸色不由得皱了皱眉。他能感觉出,白如静心中压抑的厌恶和愤怒,心你也太气了吧?就许你趁我醉酒沉睡的时候非礼我,就不许我动你了?

  下去就下去,有什么了不起的。

  梁天成起身,遽然拔出,让白如静又忍不住痛哼一声,这个时候,梁天成才发现,她身下的床单,已经被鲜血染红,足足有皮球那么大一片。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难道她是第一次?这怎么可能?

  梁天成傻眼了,瞠目结舌道:“你……你还是……处-女?”

  “滚!”

  “不是,白姐,误会,肯定是误会了,我以为……”

  “滚呐!”白如静突然厉吼一声,把梁天成给吓了一跳。

  走,他确实想尽快离开,好让自己彻底清醒一下。可是,事情都这样了,这要是出了这个屋,以后还不得被白如静恨死?

  不对,是慕姐,是她撺掇的。

  梁天成想哭,慕姐你这不是害我吗?我跟白姐清清白白,你非她昨晚欺负咱了,你要是不这么,咱能硬上?现在闹成这样,可怎么收场啊?

  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梁天成进退两难,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看着白如静洁白无暇的娇躯,胸前高耸挺拔,腹平坦,没有一丝赘肉。双腿圆润笔直,丰腴诱人,但双股之间,却一片狼藉,又红又肿,像被践踏过的花园。

  太惨了,怪不得后背被抓稀烂,原来她受到的痛苦,比他还要强烈百倍。当时,梁天成还带着报复心理,横冲直撞,一点保留都没有。在这种蛮牛式的冲击下,就是慕姐这种身经百战的老手都不一定能扛得住,更何况是白如静这个三十多岁、却还守身如玉的老处-女。

  “白姐,是慕姐……”

  “你滚,我不想听你话,更不想看见你。”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何况梁天成这个大活人?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再了,这事也不能都怨我,要不是你和慕姐联合起来灌酒,我能喝醉?我喝醉了就睡觉,你为啥也睡我床上?睡我床上也行,可你为啥把衣服都脱了?

  他以为,白如静的衣服是她自己脱的,可白如静却以为,是梁天成趁着她熟睡,把她的衣服扒掉,然后占有了她。

  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慕姐暗中做的。

  昨晚,与白如静和好如初,高兴喝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想让白如静嫁给梁天成。因为她知道,白如静虽然混地下近十年,却依然保持着纯真的处子之身,绝对配得上梁天成。

  她不想离开梁天成,也不想离开白如静。在她心中,梁天成就是一个完美的好男人,白如静嫁给他,是她的福分。

  真要能促成这件好事,她这个情人身份,肯定能永远的保持下去,白如静也肯定不会计较,两女的感情甚至会更好。

  梁天成真想甩手离去,可看到白如静的惨状,又心软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两句软化不算丢人。

  “白姐,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梁天成装出一副痛苦的模样,道:“我知道,这样会伤害到慕姐,可我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因为,在我心中,你的地位已经和慕姐持平了。”

  以前,白如静要是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不屑一顾,甚至会恶心得呕吐。但是,此时刚刚破身,听到梁天成的话,反而有种深深的感触,心中的怒气,不知不觉的消了一些。

  唉,失-身的女人,无论她多强势,都会有些女人的心思。而在她心里,慕姐高于一切,如果梁天成她已经超过了慕姐,白如静肯定会更生气。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你要是敢哄我,而抛弃慕姐,我非砍死你不可。

  梁天成偷瞄了一眼,知道言语奏效了,急忙继续道:“我一觉醒来,你就这么光巴出溜的躺在我身边……”

  “放屁,分明是你趁我熟睡的时候,把我衣服都脱掉的。”

  白如静冷哼道:“就算不是你脱的,难道这就成了你的借口?哼!”

  梁天成苦笑道:“白姐,你也太高估我的抵抗力,也太低估你的魅力了。”

  “我敢,天底下的任何男人见了你的身体,都会无法控制,冲动得变成牲口。”

  梁天成叹息一声:“唉,事已至此,我什么也无法挽回了。如果你肯原谅我的话,保全公司那40%的股份我不要了,都给你。”

  “哼!”白如静一扭头,转向一旁。

  “碧海云天是我一手赚来的,现在也送给你。”梁天成心灰意冷:“这两天,我就和慕姐把kt处理掉,然后带着她远走高飞,再不踏进南江市一步。”

  “什么?吃干抹净,你还想走?”

  白如静一下子坐起来,牵动伤痛,疼得她不由得蹙起了眉头,梁天成急忙关切道:“你慢点,快躺下。”

  这细心劲儿,让白如静心里舒坦不少,却还是冷哼道:“想走?门都没有,今天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你要保证,不许跟慕姐提起,更不能让她知道。”

  “不行,我不能欺骗慕姐,更不能让白姐你受委屈,我……”

  “你傻呀?”

  白如静还急了,揪住他的耳朵,恨恨道:“我和白姐亲如姐妹,要是被她知道,你跟我……,她肯定会把你让给我。哼,也就她把你当个宝贝,我才不稀罕呢。”

  “那……”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敢沾花惹草,让我姐受委屈,我饶不了你。赶紧扶我起来……”

  | |

  

章节目录

完美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宁道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宁道远并收藏完美兵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