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我尴尬的问出声。

后面几个女保镖马上露出了不虞的神色。可能她们觉得我很不识相吧。

乔香云走过来在我脖子上拍了一下,低声说:“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必须听从韩锦绣的要求。

我咽了口唾沫,这有钱有势的女人,都是这么放得开吗?

让脱,那我只好脱了。

在工地、厨房、理发坊等地方混迹很久,因为我有多少知识,我早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单纯的秀自己身材,我还是拿得出手的。

脱掉外套,我那肌肉显露了出来。是拼命干活攒起来的,所以不是健身房那些吃蛋白质粉的垃圾肌肉能比的。全都是真家伙。

“不错。”韩锦绣抱着胸,从鼻孔里面闷哼一声,都好像是在反讽我一样。

她没有拒绝,那下面也脱。

我先脱了鞋,那皮靴都还叶紫带给我的,上千块呢。

脱了皮鞋,再脱裤子。

当我把裤子脱下来的时候,我还真听到一群女人的惊呼声。

没什么,我这裤裆,是有点雄伟。

时候牛羊肾脏吃的多吧,这方面锻炼的还真是不错。

“把这套衣服穿上。”

女保镖送过来了一套衣服,是新的西装,不是完全合身,但是绝对不便宜。

捏了捏我腰上的肉,韩锦绣貌似是勉强接受了我,对叶紫说:“这次的事情,谁也不要说。”

说完,一只手拉着我的胳膊,然后就出去了。

被一高个美女抓着手是诱惑的体验,但是我人生里的俩高个美女,但没给我太好的体验啊。前面那个是肖冰玉,一米八,天生瘦身,活像个老虎;第二个就是韩锦绣,但她不瘦。

看着她手上难以掩饰的茧子,我发现她是个练家子。

这他妈的,万一我在催乳的时候,手刚摸上去,就被一肘子干翻怎么办?

说到催乳,我突然发现,韩锦绣这身材,胸不大不,按理说,应该抖两下吧?

这走路的时候也没有抖啊。

该不会已经病的很严重了吧?

难道就跟沈木莹一样,也因为名誉,不敢去治疗吗?

我很奇怪,不过等我随着她走过密道之后,我彻底惊讶了!

这个地方,不是一个西洋式的建筑会所吗?

怎么里面还留着一个中式的房间?

这屋子,怎么看都有一股子,洪门三合会拜把子点香堂的地方。

韩锦绣拉着我,径直走到了一个屋子里。

“大姐,那边有事。”

这老房子一样的门外,突然有个女的这样说。

我看韩锦绣说:“稍等。”

然后,韩锦绣就让我坐到了床上,她独自出门去了。

我站在床边,我却突然听到了门外面韩锦绣低沉气恼的声音,“哼,韩德功还真敢啊,居然想在今天动手?他以为他是谁?”

“哎呦!”

“大姐!”

“老大!”

突然,韩锦绣好像非常难受似的倒在了地上,又或者,只是半跪着跪在地上。

我听不太清楚,但是我不敢再多挪动几步。

我怕韩锦绣听见。

“无妨,我已经找办法解决了,你们在门口站着,等我收拾好了,我要把那个王八蛋灌上水泥,沉到班苕江里去!”韩锦绣的声线不硬朗,带着股空灵,但当她说出这些狠话的时候,我也是后背发凉。

她家里,不会是在吴松市势力很大,一直都是顶级门阀的洪门后代吧?

我握着拳头,绷紧了心情。

我要是弄不好,也会被灌上水泥,扔进班苕江吗?

嫂子呢?

佳佳呢?

过了几分钟,韩锦绣面色冷淡的走到了屋子里。

“来吧。”

韩锦绣面对着我,坐到了床边。

“需要我脱衣服么?”韩锦绣正颜厉色,让我感觉压力很大。

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一刻我才是占据主动的一方。

我突然想起了给燕芬芬催乳的时候,当时我听说她是一个性冷淡的女人,还是养生馆的经理,不也头疼的不行吗?最后靠我的技术,不也成功了吗?

不,与其说靠我的技术,不如说我现在就是靠我是个男人的荷尔蒙嘛。

这次,差不多也是这样吧。

我对韩锦绣点头说:“是啊。虽然说了很多次,但是吧,我还是说一遍吧。催乳这个事情,第一是为了健康,我也看不见什么东西,所以不必因为我是个男人而顾虑。女人胸部受到损伤的话,是很难受的。”

我说这话,自己都有点舌头打结,生怕韩锦绣一拳头打上门。

还好,韩锦绣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的人。

她点头,解开上身的西装,扔掉衬衣,露出了她用绷带裹着的胸部。

没有用胸罩。

我眉头一皱,本能性的感觉到了,有一丝棘手。

“看你的表情,难道你发现了什么?”韩锦绣眼神一瞪,我差点露馅!

还好,伪装了这么久,我也有经验了。

“不。”

我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乱找理由的说:“是这样的,我虽然看不见了,但是我的耳朵很灵敏,倒不如说变得更灵敏了。所以,我听到没有衬衣和胸罩摩擦的声音的时候,我就感觉,是不是更严重了,戴胸罩都感觉难受呢?”

“这样的情况我以前也遇到过。”

我赶忙补充。

这个我瞎几把想出来的理由,其实也是个一戳就破的谎言。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个听过我这么说的女人,居然都信以为真。

“也是啊。我记得我也看过相关的报道,失去了一个器官之后,其他的器官会更加的灵敏。”

韩锦绣的点头,等于她接受了我的理由。

我紧张的说:“那请您先躺下。”

等韩锦绣躺下后,我搬来椅子,坐在床前。

韩锦绣的身体,真得非常好,非常结实。有一种健身房女人的美感,马甲线相当的漂亮。胸口也是相当好看。

只是可惜的是,我发现她的胸口问题也有点严重啊!

炎症。

和沈木莹相似,但更加棘手。

这种程度,早就该去医院了吧!

我颤抖的,把手按了上去。

看着韩锦绣的表情瞬间有些凝固,我强忍着慌张,语气沉重的说:“这种程度,该去医院了吧?”

飒!

韩锦绣瞬间抓住了我的脖子!《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