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这个人她怎么就这么不解风情呢?

我都拒绝到这个份上了,那又不是什么正大光明的事情,大家都懂里面的内幕,把我略过去不就完了吗?

我尴尬的说:“您好,是这样的啊女同志。我是在紫云养生馆上班的,我是一个催乳师。我们这里,不会允许男性顾客进入,而且,也不希望穿警服的女同志进来。您也知道,我们这种地方,风言风语比较多。不管是对我还是对您,都不好。”

我苦口婆心的教导了她一番。这要是普通的什么见义勇为、拾金不昧,那我指定去录口供。

荣耀啊!

可韩家那事儿,谁敢掺和阿?

“嗯,这样吗?”

她又把话筒按住了,是不是在和旁边的人交流,大概是这个女人的上司吧。

“好的刘先生,我们这边和叶姐已经沟通过了。下午两点半,我会去穿便装去你那里录口供,还请您不要到处走动。”

啥?

这你都还要来?

还和叶紫说过了?

我无奈的发现,我好像没有办法拒绝,我只好说:“好吧,我会等你到的。”

挂断电话,我满脑子都是烦躁。出了车祸,倒了大霉,折腾几个月才回到正轨,可千万不能被一次录口供给毁掉啊!

但不管咋样,早上该上班还是要正常的上班。

过了大约半个时,就在我百无聊赖,准备清洗我自己工具的时候,李银玲,这个护士却突然敲了敲门,跑了进来。

“刘医师,我来了。”

“哎,怎么又是你?”我奇怪的问李银玲。

李银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我原来在美妆部干的,但是我化妆技术太差,没有穿衣品位,就被瓯菲儿经理赶出来了。然后燕总听说我和你关系不错,就让我过来给你当专职的护士。”

一个男催乳师配了一个女护士,这种组合也算是新奇吧。

不过李银玲在的话,能帮我解决很多麻烦。比如女客人太紧张,中午出门吃打饭等等。

“那也好,这样,你打电话给后勤,让他们再准备一个桌凳上来。”我说。

李银玲吓了一跳,她赶紧说:“我就坐那个凳子就好了!我没关系的!”

我上下把李银玲打量了一下,这姑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也可以,穿着亮闪闪的丝袜和白色高跟鞋,浑身上下充满了制服诱惑的气息。

我按摩了一下鼻子,装作疲惫的说:“不要反驳,你好歹也是我们的颜面。要是客人来了,看到你居然坐着一个凳子干活,那得多掉价?”

李银玲其实也是一个姑娘,怎么会拒绝属于自己的单独桌椅呢?

刚刚就是她习惯性的推辞了一下而已。

她给后勤部打了电话,一开始后勤部那边的那个女人还推三阻四,当我接过电话之后,她马上就承诺,半时内派人上来安装好。

果然,没一会儿,两个保安处的人就拉着工具进来,在我的问诊台旁边又续加了一个桌椅,形成了l型布局的问诊台。

李银玲就可以坐在我旁边写记录,也可以单独坐自己的位置上整理文件。

“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催乳男部唯一一个女护士了。”我笑着和李银玲说。

李银玲看我也放得开,自己也的开玩笑,“那你就是催乳男部里唯一一个男催乳师。”

“这倒也是。”

我挠了挠头。

自从谢医师走了之后,再也没有其他的催乳师过来。昨天也说了,不是走了,就是辞职,再么就是跳槽。

所以我现在居然是养生馆里催乳的头牌!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有点飘忽。

身边有一个白丝袜的护士妹妹,人的心情会好很多啊!

比如闲着没事,偷看两眼丝袜的诱惑,或者正大光明的看李银玲换个衣服,挠挠痒什么的。

反正她已经建立了我是盲人的印象。

过了不久,中午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我这里居然有了一个客人过来!

门推开,李银玲很熟练的,热切的迎上去问:“您好,这里是刘医师的催,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进来的客人是一个中年妇女。

她身材在中年人里面都挺好,一身紫色的套裙,还裹着紫色的丝袜,身上珠光宝气,又是珍珠项链,又是吊坠的,很有一种吴松市本地富太太的气质。

事实也证明,她确实是吴松市本地的富太太。

“您好,我是刘正。敢问贵姓?”

这富太太撩了一下卷卷的头发,说:“免贵姓蔡。”

她用一口带着吴松市口音的普通话问我说:“您好,刘医师,今天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额,您讲。”

我错愕的看了一眼李银玲,她马上笑着问:“请问是什么问题呢?刘医师是盲人,不太能确定客户是不是老朋友啊。”

“不用,不必是老朋友也罢。”蔡太太对我倒也不客气,马上坐到了我的面前。

她非常精细的,把包包、手机什么的都摆在桌子上,引得李银玲直翻白眼。

炫富呢?

“请问,具体是什么事情呢?”我尴尬的问。

这种客人我还是第一次遇见。虽然听说本地的富太太,老太婆,一个个都心比天高,看不起外地人,但也不带你这么玩我的吧?

“好,那么我问你刘医师,我儿媳过来看病的时候,为什么只开了一张简单的证明,催乳呢?为什么不做!难道你们不是开医院,是来玩的吗?”

蔡太太骂得很凶,吴侬软语配着急促的语气,但我也知道她的意思了。

不就是怨恨我没有给她儿媳妇催乳吗?

那这样算的话,前两天那个田姐,就是她儿媳妇了?

我再仔细看了看,这女人的脸型很不错,年轻的时候应该很漂亮,但是老了之后,看着就有点让人感觉她很刻薄。

“蔡太太,请您注意一下您儿媳的身体健康好吗,催乳又不是万能的。况且催乳对有一定的危害,我这样不知道是对您,还有您的孙子着想吗?”

蔡太太却还不买账。

她忽然说:“我今天就是来体验催乳的,我倒要看看你是真的还是假的?!”《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