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执法文明多了,有文明记录仪,我也好脱身。

不过听说因为络暴力的原因,配备执法记录仪,不是为了规范警察的行为,而是为了保护警察,不被暴民袭击、勒索。

在民众淳朴的年代里,警察暴力没有规范;在警察变得淳朴的年代里,配备记录仪是为了保护警察。

也算是一个让人搞笑的事情吧。

“嗯,我是本次笔录的记录员,陆莺莺。”

互相介绍完之后,陆莺莺对我说:“有关昨天晚上的事情,其实我们已经有了大体的了解,这次笔录主要是走一个过程。你是关键的当事人,你的笔录不归档,我们没有办法结案。希望您能够理解。”

“好,我理解,我会尽量配合。”我斟酌到自己每一个用词。

一不心就会得罪了韩锦绣,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好,请问您昨天晚上去那里是做什么?”陆莺莺笑着问,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

我看了看瓯菲儿睡觉的休息室,回头对陆莺莺说:“我昨天晚上是为了,参加韩姐丈夫的葬礼。叶姐带我过去的。”

“那你怎么会出现在后院里呢?”陆莺莺说的是例行公事,但是问的问题却相当尖锐。

我只好说:“因为韩姐身体有些不舒服,您知道的,我因为我的职业,我可以帮助她,不过这是保密事项,希望你能够在上面加注。如果泄露出去,倒霉的也不是我。”

也不知道是我看错了还是怎么的,陆莺莺的嘴唇噘了一下,非常生动的表达了她的不满。

我想她这个年纪刚刚去警察局,大概是很想做出一番成绩吧。可以她一直找不到门路,所以自告奋勇过来给我做笔录。她以为我和犯罪分子有什么关系?

我真的不能理解她的脑回路。

“好吧,当时你是和二姐站在一起呢?请问犯罪嫌疑人当时是以什么样的状态和韩姐交流的?”陆莺莺问我。

我马上发现这话里面的陷阱。

交流?

那叫逼宫!

两个词的性质是不一样的。这个女人分明就是挖坑,想让我承认,她们俩当时在做交易。

呵呵,我会上你这个当?

我严正地指出了她的错误,“很抱歉,那并不叫做交流,而是逼宫。当时的韩宝佳认为韩家只能由男性继承,所以逼迫韩锦绣姐让开位置。我想着根本不能称之为交流。”

看我这么警觉,陆莺莺依然不死心。

“请问您是怎么发现韩宝佳拿出了手雷的?您是盲人,而韩二姐但是根本没有判别能力。”

妈的这女人你烦不烦?

我算是明白,为什么每次扫黄打非的时候,警察都跟疯了一样的到处盘问。

找你的错误呢!一旦说错了,马上就是倒大霉的审讯。

“陆姐,你参过军吗?”窝疑惑的问。

陆莺莺抬起头迷糊了一会儿,她可爱的说:“并没有。不过听说训练非常的残酷。”

“嗯,不错。”

我呵呵笑了笑,指着耳朵说:“我本来就瞎了,耳朵很好用。参军时留下的记忆还在我的脑子里,我听到那个拉弦的声音,我就知道不会差了。”

耳朵?

陆莺莺很不服,但她也没有办法。

“好,那咱们就说下一个问题。请问,韩锦绣在事后是怎么处理的?”

处理?

我谨慎的说:“我不清楚,因为我第一时间被带离了事发地点,治疗去了。”

记录了几句,陆莺莺始终找不到我的弱点,最后只好收拾起书本,想要离开。

呲着牙看着雷恩,陆莺莺赌气的说:“你等着,我下次还会来的。”

来?那警察找上门来?

“我们这里可是正规单位,每个月都按时纳税的!”我赶忙制止谢老板送过来的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看起来有那么傻吗?我把韩锦绣的事情抖落出来,倒霉的还是我!

“那当时他们配枪了吗?”

我马上回答道:“没有,一个人都没有。韩二少倒是有一把,但是他到死也没有知道怎么研究。“

“我希望你能够如实的回答当时的情况。”陆莺莺淡定的说。她明显有点不太相信。

说完,陆莺莺刚站起来,休息室的大门就开了。

然走这是一个潮流风范十足的女人。

不用说,这个女人就是瓯菲儿。

瓯菲儿伸了一个懒腰,看到是陆莺莺之后,忽然好笑的说:“嘤嘤啊,你还没走?还在这里实习呢。”

“可,可恶!姓瓯的,你怎么会在这里?”陆莺莺对瓯菲儿是咬牙切齿。

“这是我男朋友的房间,我怎么不能在这里?”瓯菲儿犀利的反击让陆莺莺马上慌了神。

这里是瓯菲儿男朋友的房间,那我来之前你们都在干什么?

陆莺莺在瓯菲儿面前好像很有压力似的,她看瓯菲儿似乎想一追到底,又看我油盐不进的样子,陆莺莺咬着牙对我说:

“好吧,今天的笔录就先暂时做到这里。刘先生,如果我们还有什么事情的话,会第一时间和您取得联系。”

“不胜荣幸。”

我赶紧招呼李银玲送客。

可总算把这人送走了。

警察局的笔录事情结束之后,瓯菲儿就回到她的美妆部里工作了。

她可是美妆部的头牌,每天的预约都是非常满的。

到了下午四点的时候,我这里依然没有第二个客人。对于这样的日子,我有点不习惯。

感觉就好像是在吃干饭。

快五点的时候,瓯菲儿提着一个袋子,跑到了楼上。

“银铃,你下班了。”瓯菲儿支开了李银玲,而这位护士狐疑的看了看瓯菲儿,自觉的走了。

“快把这套衣服换上!”

我听命的拿起衣服,然后为了报复瓯菲儿,我故意在她面前脱了衣服换起来。

谁知道瓯菲儿对我的身材品头论足。

“这个肌肉线条非常好,你很有当男模特的天赋啊!”瓯菲儿说。

我很无语的换上衣服,才发现,这是一套情侣装,一样的韩版潮服。

瓯菲儿拉着我到了吴江区一个高档的商城,我忽然发现,常伟那孙子就站在商城门口!《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