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卫生间里,我到处找着钻孔。

我在工地里面打过工,也帮忙做过装修的工,所以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个卫生间并不是原装的,它重新修改了休息室的墙,装修了一个黑白格相间的面板材料的墙。

这样的墙看起来非常美观,但是也要用钻子和射钉固定。

我上下左右的找,果然,很快在卫生间的墙上拆下了一块儿面板,露出了背后的钻孔。

那边还堵着,我想起那边是休息室的书架,这个高度,应该是花盆才对。

我把板子放回去,记好了位置,然后饶到休息室里,把架子稍微挪了一下,找到了那个地方。

我用手指头稍微捅了一下,这塑料的墙纸就露出了一个缝。

继续扩大缝隙,我看差不多了,然后把花盆挪了过来。花盆和背后的黑色墙板颜色一致,正好可以防止这个洞洞被发现。

想起在家里面偷看嫂子和叶紫的那场戏,我就浑身发热。

怪不得社会上有那么多的成功人士都喜欢偷偷的偷窥自己的下属女员工,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爽了。

中午还得找一个机会哄骗李银玲在休息室里午睡呢!

我心里想着,面色轻松的走了出来。

“叮叮,请各个办公室把本周的工作计划报表都准备一下,下午要交到人事部。”

电脑上面的内部聊天软件里,突然弹出了这样的一条消息。

我意外的发现,原来里面是按照每一个部,每一个单独的房间安排的。

很快,在最后一个地方,我发现了我的办公室,下面是我和李银玲的名字。

“银铃,咱们这才刚上班两三天,怎么做报表?”

我确实没有做过这个东西,就拜托李银玲继续帮忙。

李银玲也不推辞的说:“这个事情我熟悉,我来做吧,您休息一会儿,等苗女士过来问诊。”

“那行。”

可能助手的意义就在于此吧,我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

喝着茶,过了一会儿,一楼那边打过来了一个电话。

李银玲轻车熟路的接好,然后不断点头,说:“好的,我现在就下去接客人。”

挂断电话,看我还很懵逼,李银玲说:“其实预约的客人需要办公室的助手下去接人的。毕竟万一不认识路,或者同时在看客人,都会很尴尬。”

“这样啊!那你去吧。”

我越发的感觉到养生馆里管理的不凡之处,几乎每一处都为客人着想。

这样的地方,想来那些不差钱的富婆们也不会在乎多花一些钱吧。

或许就像是电视里面演的一样,她们不但不在乎多花钱,甚至害怕少花钱,减少她们的咖位。

很快,李银玲带着一个保养得不错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年龄是三十五,但是看起来也就二十七八的感觉。身材前凸后翘,称得上美女一个。

也许是因为她来自云南吧,她的皮肤非常的细腻,有一种彩云之南少数民族的特别美感。她的面孔也很有云南少数民族的特别感。

就是觉得她很水灵灵,眼珠子大大的,站在那里,你就会发现她的不一样。

“您好,苗姐,我是刘正。”

我站起来对门口说了一声。

苗青青这女人,走过来眼神却直视着我的眼睛,让我有点不快。

你现在没事看人家的盲眼干嘛?

伤口上撒盐啊?

李银玲看苗青青的眼神直勾勾的,赶紧介绍说:“嗯,这位是我们养生馆目前最好的催乳师了,苗姐请坐,不知道您是催乳还是?”

苗青青坐在椅子上,眼神还是直勾勾的看着我。

她顿了顿说:“其实我不是来催乳的。”

“啊?”

我愣住了,你不是你预约个什么鬼啊?

当我的时间很浪费吗?

苗青青突然从她的包里面拿出一根画笔,然后对我说:

“是这样的,前两天,我在韩家的别院里看到了你,当时的你举起花盆砸韩宝佳的样子,我很想把它画下来,但是我却总是找不到那种感觉,所以我来找你,面对面的画一次。”

我的心里面其实是很无语的。

怎么在哪里都能遇到这种人?

有钱,自以为是,就跟常伟和董少威似的。

但是人家毕竟是客人,我只好耐着性子解释说:“那天真的是情急之下做出的动作,您画成什么样都行。而且这个事情,韩锦绣姐不会干涉吗?”

苗青青把泼洒下来的如水发丝撩了起来,然后直勾勾的看着我说:“韩锦绣也得叫我一声姨姨,你觉得呢?”

我挠了挠头。

这事咋办?

答应还是不答应?

我这里又不是菜市场,总不能谁想干什么就过来找我吧?

我对苗青青道歉的说:“那很抱歉,我得先和韩姐确认一下,毕竟那天晚上的事情在警察局里面都备了案,容易出事。”

“当然可以,径直登门也是我的不对。”

然而嘴上说着是自己不对,苗青青怎么看也没有后悔的意思。

我道歉,然后到休息室里拿出了韩锦绣给我的私人电话。

电话打了两轮,才有人接了。

“喂,是谁?”

听声音,韩锦绣现在才刚刚起床,大概是最近几天忙的太累了吧。她丈夫新去,表弟造反,弹压手下估计都得花不少的精力。

“您好韩姐,我是刘正,就是那天在二楼扔花瓶的盲人。”我很客气的问好。

“哦,是你啊。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缺钱了,我安排人给你转一点?”韩锦绣很平淡的说。

我连忙否认,我说:“就是这样的,有一位姓苗的姐来找我,说她看到了那天,我砸花瓶的动作,她想把它画下来,现在就在我的办公室里。您说我是”

我刚想问是答应还是不答应,韩锦绣就斩钉截铁的说:

“她有任何要求,你都得答应她。她是我姨姨,而且,她家里在整个南方都是中草药业界的巨鳄,阿紫也得看他们鼻息,你懂吗?”

懂了。

太懂了!

说道南方中草药巨鳄,我还能不知道是谁吗?

怎么来了一尊这么大的大神?《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