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苦笑着回头对叶姐说:“您就别在这个方面上取笑我了。我可是盲人啊,哪有什么女人会看上我这样的?”

“那你的意思是姐姐的眼光非常差喽?”

今天穿了一身韩版流行运动装的叶紫假意装作不高兴的,走到我和燕芬芬身边。

看着已经睡着的燕芬芬,那柔弱的表情和毫不设防的姿态,叶紫面色凝重起来,“看来遇到大麻烦了啊。”

“是啊,你都不知道,今天那个孙子突然就”

我话还没有说清楚,然后我的嘴就突然被叶紫给堵住了!

这个时候可不是平常没有其他人啊,我怀里面,燕芬芬还在微微哼哼的睡觉呢!

叶紫的大眼睛瞪着我,露出了闪亮的光泽,她眼露戏谑,使劲儿的吞咽着我的口水,我一时间甚至都没有办法思考了!

就这么一下子吻了五六分钟,我大脑都快缺氧了,叶紫才放开我。

放开之后,我和叶紫的心脏全都跳的好像擂鼓一样。

而燕芬芬也不知道是因为太哀伤了,还是难以接受被初恋渣男背叛的事实,睡得还是很香甜。

我低声埋怨的说:“叶姐你干嘛!被燕姐看到了该怎么办?”

“你子还敢说是吧?”

叶紫拧着我的耳朵,来了个1八0度转弯,然后在我耳边低声的说:“你居然敢趁着姐不在的时候偷偷去泡别的女人,给姐戴绿帽子是吧?”

什么戴绿帽子,我是真的被叶姐这脑洞给折服了。看人家过得多快乐,想开玩笑就开玩笑。

我无奈的推开叶姐的手,低声说:“什么绿帽子,叶姐你在胡说什么啊!”

叶紫明显不准备,就这样放过我,她的手指头戳到我的嘴里,挑逗着我的舌头说:“那你嘴里面的母乳味道是谁的,你别告诉我你找到哪头奶牛,趴在地上喝的牛奶吧?”

“我”我尴尬了。

叶姐对于辨别母乳怎么有这么强的能力,我感觉虽然味道不太一样,但是都在我嘴里面停了这么久了,叶姐应该分辨不出来才对啊。

我看了看叶姐低头说:“是另外一个,在我还在工地上打工的时候对我帮助很大的姐。她家里面最近出事了。”

“所以给你渴了?你花了多少钱?这个钱姐帮你出。”叶紫拍着胸脯,一幅是我大姐大的豪爽。

我苦笑着说:“不就是昨天晚上在酒吧里面闹矛盾的人嘛。就是因为她才闹矛盾的。”

“哦!原来是因为情伤啊!”叶紫还是笑着,眼角都笑得好像月牙了。

我求饶的说:“叶姐你应该早就知道背后的经过了吧!你就别逗我了,还是燕姐的事情要紧。”

“好了,我知道是吴家的矛盾。不过吴家的人,咱们能不招惹就不招惹。但是你也得明白,我叶紫也不是欺软怕硬的人,他吴家要是敢找你麻烦,你完全可以跟他们正面硬肛,姐会在后面帮你的。”叶紫豪气的拍了拍我肩膀。

我点头,确实,叶紫的能量,和吴家正面应当肯定没问题,主要是叶紫更没有必要为我这个人物,去和人家一个局长对擂。

“好了,看你这个花心的子,你早上和两个女人揉揉抱抱,亲亲吻吻的。是不是不爱姐了?”

叶紫把包放在沙发上,然后跳着坐到沙发上,可爱的样子让我差点以为她今年十七岁。

这问题我回答是也不行,回答不是也不行。回答是,那叶紫肯定还要说‘姐才不会要你这种男人呢’,回答不是,她又要生气的说‘果然你不爱姐了,那好,分手吧,咱们各自天涯一方’。

对于叶紫的这些套路,我都已经很熟悉了。因为每一个都在我身上试验过!

“哪有,我他是一个很正直的男人好不好,我到现在还没有和女人那啥过呢”我抗议的说。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处男。”

叶紫走过来,手捏着燕芬芬发白的脸,面露凝重的说:“遇到了多大的麻烦?”

“很大。”

我低声说:“对方好像是燕芬芬在吴松生物制药实习的时候,骗她的那个渣男,叫孟航生,他骗燕姐去偷了一份重要的数据,好像给吴松生物制药做出了很大的麻烦。”

“难道没有办法解决吗?”叶紫柳眉一挑,“这种流氓不就是为了钱吗?给他点钱,让他滚蛋就是了。”

“关键是他想要的太多了。”

我解释说:“他不不但想要燕姐的全部财产和房产,还要求燕姐这辈子不能和他离婚,离婚就必须把所有的财产全都留给他,你说这种条件比卖身做奴隶还苛刻吧,谁会答应?”

“哼,没本事的贱人,居然敢打我们家芬芬的主意!”

叶姐也面色愠怒,她估计也没想到,自己的亲密闺蜜,居然遇到了这样的麻烦。

“是啊,但是问题是,他手里面好像还真有燕姐当年作案的证据,他威胁说,要把这个证据交给吴松生物制药的老总瓯楚菁,你说怎么办,这个证据拿出去,燕姐可就身败名裂了,到时候,你的养生馆也不得不换一个总经理吧。”

我纠结的问。

“没错,你说的这个事情是事实,为了保持养生馆的竞争力,一旦这个事情捅开了,燕芬芬就必须离开吴松市了。”

叶姐一边说,一边啃着指甲说:“你让我想想办法。”

“有没有办法和瓯楚菁达成私下里的和解,虽然我知道给人家造成了重大损失,不太可能。”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重大损失?等等,你让我查一下。”

叶姐拿着手机摆弄了几下,然后对我说:“吴松生物制药这几天并没有遭受重大的损失。唯一的一例,哦,就是燕芬芬她们实习那一年的,好像有内部员工举报,所以那份数据还没来得及离开办公室就被迅速销毁了。”

“这样啊?”我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谁举报的。”

“是我。”燕芬芬突然开口了。《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