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这下杨栋闭嘴了。

他哪有门路,去坐私人航班,别说花钱了,他就是把自己卖了,也没人愿意给他一张私人航班的门票。

“子,以后注意点!”

阿香冷笑着推开杨栋,跟上了我和瓯楚菁的脚步。等终于走到了vi通道之后,阿香才抱怨的说:“公司那么大,每次都会招一些这种喜欢偷奸耍滑的废物!我真怀疑他们是不是收钱了?”

“收钱倒不会收钱。”瓯楚菁脚步轻巧,话里却带着三分怨气的说:“公司里面不可能招的每个人都是圣人,市场部里一切都以营销能力为基准,这个叫杨栋的,善于钻研,肚子里面有点东西,除了不太知好歹之外,还算是条好狗。”

当瓯楚菁硕导善于钻研,肚子里面还有点东西的时候,我手本能性的抖了一下,因为我害怕瓯楚菁真的会欣赏那种废物,还好,瓯楚菁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人看。

“你抖什么手?”

瓯楚菁拉了我一下,埋怨,又语气冰冷的说:“一个大公司发展到这个地步,有什么人都不奇怪,想想我们公司里面还招来了一个业务能力很强,但是偏偏晚上喜欢泡酒吧的男的,在公司里面到处骚扰女性,没多久就因为影响业绩被踢了,现在吴松市已经没公司要他了。你觉得那个叫杨栋的,他敢动出格吗?”

恐怕都不敢迈腿的,我心里面笑了笑,没在意。

“狗皮膏药,你就不要理他了!”

瓯楚菁好像很不希望有她预料之外的人突然出现,所以上了一架明显少了很多的飞机之后,瓯楚菁拖后了几步,然后和旁边的保镖说:“你给市场部的发一个消息,杨栋的业绩给我往死里压,在我心情正好的时候过来掺狗屎,当我是圣人,一直都不会生气了?”

我心底里笑了笑。

也许这个压抑不住自己的怒气,有点气急败坏的女人才是瓯楚菁的真正样子。

可上了飞机,我坐在沙发上,和阿香们躺在沙发上,才发现瓯楚菁的女总裁位置真的不是白得的。

和叶紫不一样,叶紫身上经常靠着自己的随性做生意,她做的是养生馆,没有必要为了生意斤斤计较,反正只要一个女客户张嘴,那就是大生意。

但是瓯楚菁经营的可是一家世界500强的公司。

而且还是号称1世纪科学的化学极度相关的医药品。吴松生物制药的前身是吴松市市立制药厂。

不用多想,这个制药厂也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变成了私营企业。但实际上,大家背后是谁都一清二楚。

发展到了现在,全国上下到处都有这家公司的销售络,瓯楚菁刚刚坐下,那个冰面具再次出现,眼前的电视里就出现了数个不同的身影。

“瓯总,这里是豫省市场中心。我没有新的情况汇报。”

“瓯总,青海总部来电,新药试点取得成功。”

“瓯总,湘西边,发现了一块儿百年难遇的好冬里麻药田”

各式各样的事情都给瓯楚菁报告,我好奇的听了一会儿就厌了,生意要是天天这么做,我觉得人烦也烦死了。

“她就没有找什么副手吗?”我奇怪的问阿香,“比如总经理什么的。”

“没有,以前有过一个。但是出了一些事情,你就别问了。”

那还能有什么事情?

肯定是有一个孙子,想学着外国人,坑一把瓯楚菁这个总裁兼老董啊。

躺在沙发上,我甚至都不知道飞机什么时候起飞的。

等我昏昏沉沉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沙发上,盖着毛毯,阿香她们也各自在不同的地方睡觉,只有瓯楚菁还在写着什么东西。

我奇怪的走过去,发现瓯楚菁居然在写今天的总结。

一个本本上面,全都是一条散乱的信息。

“醒来了?”瓯楚菁问我。语气还是那么冰冷,说明她现在正在工作状态。

我突然来了好奇心,我说:“都说劳力者治於人,劳心者治人。你比劳心者还要更高级一点,我总觉得,你可以过得更潇洒一些。”

“更潇洒一些?”

瓯楚菁不停笔,她指着本本上面的内容,读给我听:“你看,豫省最近的医院入驻人数比例在稳步上升,秋天快到了,夏秋交际的时候也是传染病突发时期,这就说明我们要做备货给那边了。还有贵省,你看,这边最近连连下雨,说明要准备兽药,还有防感染的药物。我如果连这些消息都不知道,我凭什么继续维持这个公司,阿正,你说的潇洒,我没有时间。”

瓯楚菁的话,给了我深深的震撼。

我刘正,就算到现在做的最靠脑子的工作,也不过是一个车间副主任,最多最多的工作,不过就是安排人上下班,还很快就被挤兑走了。

而瓯楚菁年纪轻轻,就已经接过了家中长辈的鞭子,管理着这家庞大的公司。她的起点比我高得多,她居然还比我更勤奋!

我想了好一会儿,说:“其实,我觉得吧。也许可以更深入一点,例如招聘一个秘书部等等,让他们来每天给你准备各地的消息,不总比你听下属的汇报好有一点?”

瓯楚菁反问我说:“你觉得我能信得过谁,要不你过来帮我吧。”

我连忙摆手说:“算了算了,我就是一个瞎子,干不来这么精细的事情。”

“那就对了,你先休息吧,等我忙完了,再找你玩。”

瓯楚菁像是哄孩子一样,把我哄到了旁边,然后继续写她那天书一样的记录。

我坐在飞机的窗户畔,突然很想和嫂子打个电话。

嫂子现在正在家里面带着两个孩子吧。佳佳,还有柳如是的闺女秀秀。

飞机飞着飞着,我突然看到快要降落的机场旁边,竟然竖起了一个巨大的横幅!

足有二三十米高的两个铁架子,扎满了花和红绳,上面分明写着,“瓯楚菁!我爱你!”

我的心好像被什么揪了一下一样。《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