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韵锦,想来应该是苗青青的姐妹。

苗青青是家中的嫡女一脉,但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是嫡女,就她这样东西南北不分,五谷杂粮不懂的样子,家里面肯定也会另外培养人来操持家业。

看到陌生的号码,我有点踌躇,虽然苗青青非常肯定的跟我说过,只要我想,打这个电话就报她的名字就可以。

其实是个男人都有尊严,男人都不愿意拉下脸去求人。

真到了要拉下脸求人的时候,那都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我打了过去,看着一直没人接的那一头,有点失望。

不过也对,人家那边是什么人,那么大的生意,怎么可能专门候着你一台电话。

“怎么,知道错了?”

黄医生不知道从哪又跑了出来,他嚣张的冲我说:“现在给我道歉,承认中医就是不行,就是一群骗子拿来骗人的,老子还能说说法,从库房里给你提一批一样的货。”

一样的货?

我顿时愤怒起来,我也顾不得手里的手机,我暴怒的冲上去,一拳砸在黄医生的脸上,把他干翻之后,我揪起他的脖子,嗓子都喊破的怒吼:“姓黄的,人命关天,你竟然敢他妈的拿老子朋友的人命开玩笑,昨晚上被你偷走的中药在哪,赶紧他妈的给我拿出来!”

“拿,我什么时候拿了,咳咳,我说的是在医院的仓库里。”

姓黄的还敢狡辩,他掐着嗓子嚎了一阵,声音尖锐又大,引得周围的人纷纷跑出来看戏,但一看是我在殴打一个医生,他们马上把脑袋又缩了回去。

王医生也跑了出来,他听到黄医生的话,愤怒的说:“黄医生,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犯法了,医院绝对不会让你再这么胡作非为的,这件事器之后,你绝对会被开除。”

“赶你娘的,我怎么了,我什么法也没犯,凭什么判我开除,我有编制,你拿不出证据,就别在这里瞎扯。”

从地上爬起来,姓黄的骄傲的说:“妈的,中医骗子,今天我就要揭穿你的真面目,呵呵,老头都到这个份上了,还想去折腾人,去骗人,你省省吧。”

“滚!”

我左右一看,地上还放有一盆花草,我抄起花盆就砸了过去,砸在这孙子的后背上,他踉跄一下,冲我冷哼说:“别得意,你完了就是完了,我已经准备好了证据,我要让卫生局吊销你的行医执照,把你这个中医骗子赶出医院!”

说着,见我作势还要打,他赶紧退了两步跑了。

把人赶走,并不是结果,老爷子的病需要的药依然没有找到,这才是问题所在。

“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会向上面打报告,一定要把这个败坏我们医院门口那里混账赶出去。”张医生尴尬的道歉,但他又拿不出来药,最后我摆摆手,说:“我在跟我以前的客户家打电话,希望她能怜悯一下老爷子,送点药吧。”

拿起手机,我赫然发现,通话正在进行中,通话记录已经有了三分钟。

我赶紧尴尬的拿起手机,非常抱歉的说:“对不起,苗姐,我以为那边没有人接电话,而且要赶着教训姓黄的,就没注意到。”

“没事。”

电话的那一头,是一个说话非常软糯的南方妹子,口音很重,她的西南官话,我还是听得懂的,云贵川大体相似,官话区内大家说话至少能懂三分,猜三分,从东北到云南也不是一句话都不会说,可到了南方,我是真得听不懂上海话。

“刚刚的事情我都听到了,你是青青的朋友?”女人好奇的问我。

我赶忙说:“是的,没错,我是一个。”说到这里,我一时间没有话头了,难道只能说我是一个催乳师吗,手机对面可是一个女人啊。

“怎么了,有什么不好说的吗?”苗韵锦问我。

她的时间应该很宝贵,我不能把时间浪费在这里。

我赶忙说:“我是一个催乳师,不过实际上,我还做身体调理和针灸等治疗,那天,苗姐突然续约了我的门诊,可苗姐上门之后她。”

“她是让你给她展示针灸了,还是催乳了?”苗韵锦那边似乎在憋着笑,还能听到好几个女人的笑声。

我赶忙说:“她,她让我脱衣服,要给我画画。”

“哈哈哈哈。”那边的女人笑作一团,我也尴尬的陪笑了一会儿。

笑够了,那边的苗韵锦才声音软糯的说:“她就是那种性格,你不要在意。”

“是的,苗姐,确实很好说话。”我说着,想起房间里的老爷子,我赶紧说:“你刚刚也听到了,我这边遇到了一个偏执的傻子混账,他误诊了我朋友家老爷子的病,偷走了我给老爷子治病的中药,现在牡丹城市里面已经找不到我需要的中药了,想问问您那里有,能送到这里吗?”

苗韵锦忽然严肃的说:“当然听到了,居然敢这么侮辱我们中医,他叫什么,卫生方面,中医协会全都有我家的关系,收拾他不在话下。”

“他叫黄厚生,牡丹城市市医院的一个医生,不说这个了,人命要紧,敢问苗姐有没有药啊?”

听到苗韵锦自称中医,我心里面倒是安心了,苗青青虽然人不靠谱,但总算给了我一个靠谱的联系人,苗家既然是医药世家,那肯定是做中医的没跑,家传手艺肯定有。

“哼,你问我有没有,那是对我苗家的侮辱,中国除了了燕京、齐鲁、豫省以及南方几个省几个地方联合起来还能和我家抗衡之外,还有哪些地方能问我家有没有?”

瞧瞧,人家这才是霸气。

直接让中国南北方捆在一起和人家打,还直言打不过。

我连忙说:“那我的药方说这样的,需要冬里麻、金樱等二十八味药材,根据葛老仙的抱朴子里改的。”

“可以啊,这个药方是你自己改良的吗,我还没考虑过。”苗韵锦不愧是中医,她一听就听出来了不一样。

“是的,我改良的。”

苗韵锦却说:“那好,给你药可以,但这个药方,得授权苗氏用来制药,钱,不会给你太多。”《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