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火马上就像炸药包一样的爆炸了。

艹,老子要是来晚了一步,你是不是就要直接把人捆起来放蔡三床上了?

我一时脑热,直接冲过去,一脚踹开了大门!

这种钢板房子,墙壁就是一个钢板,哪有什么受力卸力一说,我含怒之下一脚出去,这本来就是个破铝皮门的框子直接撕扯着水泥全都飞了出去。

门那边,沈木莹发丝略乱,但还算完好,衣衫虽然有些灰尘,但仍旧齐整,说明还没有受到太大的刁难。

我再一看,沈木莹旁边站着一个白脸无须,一看就感觉有些肾虚的男人,他大概二十七八,衣着也算不错,阿玛尼一身,百嘉宝莉的手表,在吴松市本地人里,这个标准算是富的水平。

他看我们突然闯了进来,竟然还狐假虎威的怒吼:“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这些外地来的乡巴佬,在我这里倒敢横来横去了是吧,我要去找你们老大,我要去找蔡三。”

“菜你个头的三。”我冷笑着看了看这个人,突然问:“你就是前妻也能拿出来卖的范崇斌是吧,赌场输光家产了,竟然能把自己的前妻骗出来卖了,你也是真的够可以的,新时代很需要你这样没心没肺,良心被狗吃了的人才,我推荐你去监狱里面任职,当他个二三十年再出来。”

“你你你,你谁啊,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范崇斌吓坏了,他脚一软,差点就摔倒在地上。

不过这孙子的心理素质还真的是不错,他脸皮极厚的说:“什么叫我把我前妻卖了,我警告你不要在那里胡乱说话,我只是想把我的房产,我的车全都收回来而已,我离婚的时候被这个婊子骗了,她把我家的房子和车全都骗走,现在,我要把我的财产收回来,这很合理啊。”

旁边阿侬早就出离的愤怒了。

阿侬也是女人,而且阿侬在我的印象里,是一个很感性的女人,她看着狼狈的,红着脸颊都不敢看人的沈木莹,怒斥范崇斌:“你可真的是不要脸啊,前妻都骗出来卖了,你是有多傻,在那种地方输钱,好啊,离婚了,还要把钱房子和车骗回去,你是急着投胎没路费吗?”

“我都说了,不是卖人,我只是把我应得的那部分财产要回来!”范崇斌脸上无光,他越解释,就越黑。

可惜,我比在场的人都了解他的状况,我推了下柜子挡住门,然后淡淡的说:“范崇斌,你以为你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吗,呵呵,很抱歉,我抓了一个叫黄子安的家伙,他是赌场里面的托,专门坑人在那里赌博赔钱,我把他送到劳改局之后,这子竹筒倒豆子的,把所有的事情全都说了,你以为你真的瞒得住所有人吗?”

“什么,黄子安,他不是一个赌客吗,怎么就这什么赌场的托呢?”范崇斌傻眼了,跟自己聊得来的好兄弟,咋忽然之间就变成了合伙坑自己钱的坏人?

我呵呵冷笑,看着范崇斌那煞笔的脸,我就一阵心烦。

像这种人,在内地,在比较贫穷的农村,丫根本就不会有出头的机会,但是人家出生在吴松市,天生就是一个有钱的地方,再他妈蠢,也能有个不错的一本大学二本学院去上,我们哪,我还得经过一轮轮的苦读,十年寒窗,最后去工地上打工了。

我看范崇斌那煞笔脸,就觉得腻歪,我知道丫现在正盘算着到底从哪里弄点钱过日子呢,所以这货身上肯定没多少钱,说不定,不,肯定欠了一屁股的帐,我没兴趣理他,我对阿侬说:“不要再管这个煞笔了,我们救了人就赶紧走。”

“好。”

阿侬一挥手,弟们马上冲过去把沈木莹解开,我搀扶着沈木莹,往外面走,走了没几步,阿侬突然说:“不对,他看到过咱们俩的样子,蔡三一定能知道的。”

“那就把他带上,抓回去在收拾。”

范崇斌这个人,真的没什么好看重的,敲打一下就变软了。

不对,这还没有敲打,就是一群弟围着他而已,他就软不拉几的,差点就尿裤裆了。

我冷哼一声,对趴在我怀里的沈木莹说:“安全了,走,咱们回家。”

“我说呢,你这个婊子怎么一直都锁着嘴巴,我在外面早就偷了汉子,哼,果然你骗我啊。”范崇斌在后面着了魔式的大喊,让我非常的腻歪。

你们俩早几百年就离婚了,房产车子什么也都分了,你还有脸说别人出轨,你丫出去赌博怎么就不算是自己的错啦?

我回头冷冷的说:“范崇斌把你的狗嘴给我闭上,你要是再敢说几句话,我就打到你肛门和嘴巴分不开为止!”

我的眼神虽然无神而浑浊,但长期的在高位人士之间斡旋辗转,我的声音真得发起威来,那也不是吃素的。

稍微一吓唬,范崇斌脚下一软,裤裆一糊,直接屎尿并流,俩眼流出的泪水。

我不耐烦的赶紧带着沈木莹快走几步,躲开了这恶心的孙子。

旁边的弟们也纷纷不知道嘴巴,但谁让自己是弟,不是大哥呢,他们只好继续拉着这货往外走。

我一边走一边想着怎么处置范崇斌,这子没有一点骨头,稍微一吓唬马上就交代了,那可不能让他在外面游荡,免得被蔡三知道是谁袭击他。

前面大强从前面的阴影里面跑了出来,人总算是齐了。

我清点了一下人数,是齐的。

我对阿侬说:“那边那个子,你们那里能不能帮我关几天?”

“你当我们那是垃圾桶啊。”阿侬也不喜欢这人。

但阿侬看看惊慌失措的沈木莹,阿侬叹口气,说:“好吧,我们就帮你关他几天,但是过几天,如果蔡三的事情解决了,他去哪我们可就不管了啊。”

只要蔡三的事情解决了,我还怕丫报警不成?

“好,就这么定了,我先去找韩姐,这是感谢兄弟们的报酬。”我从怀里面特地拿出来一把钞票。《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