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瓯楚菁?”我傻眼了。

上次去燕京,瓯楚菁的坑了我一把,但咱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所以反应有点过激,搞得大家都很尴尬,我甚至没敢和瓯楚菁怎么联系。

这怎么兜兜绕绕的,又转到瓯楚菁身上了?

我麻爪了,叶紫却点了下我的鼻子,笑道:“你子就别乱想了,人瓯楚菁是什么地位,你是什么地位,真把自己当成王子了,还想让公主倒追你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敢接话茬,我心里面还真的有一点点想。

“这样,今天正好是周日,我就再放你一天假,明天你回来继续上班,把你的那些预约全都清理完,不然我可饶不了你,你可积攒好多个客人呢。”叶紫冲我眨了眨眼睛,似乎还有事情想说,但当着燕芬芬的面,不好说出来。

我扭头看向了燕芬芬,燕芬芬似乎意识到我在找她,她撩了撩头发,也笑道:“没事儿,你去吧,不过记住,你的预约可是排到了下周三,下周你可绝对不许再请假了。”

“好的,额,请一下午可以吗,我得去把嫂子和沈木莹接回来。”我想起了昨晚上沈木莹那惊慌失措,好像一只盲目的兔子一样胆战心惊的样子,心里面就一阵心疼。

范崇斌这狗屎子,居然在背后暗搓搓的赌亏了,就要把自己的老婆拿去卖了抵债,最让人生气的是,你丫卖老婆你本来就已经是人渣了,你要把你离了婚的老婆也带去卖了,你是没卵子,还是没蛋蛋?

我要是范崇斌,我早就跳楼自杀了,人活成这个样子还有什么脸面?

“嗯,你先去散散心,我和芬芬还有事情。”

我点头出门,可走到门口,扭头一看,叶紫和燕芬芬的表情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的轻松。

我明白,卡住美容器材这种致命的事情,绝对没有她们安慰我的那么简单,短时间内十几二十天可能没有什么变化,但一个月以后呢?

这些设备都是需要专业人员专业设备过来维护的,你什么维护都不加,设备老化了,还有里面那些关键的美容液等等的美容化学品,那都是需要从专门的渠道购入的。

这个邵树德,我眉头一皱,看来码头蔡三的事情自己还忙不过来的时候,还要去收拾这位姓邵的美国人黄皮狗。

现在我连这个邵树德住在哪里,职位是什么都不清楚。

看来韩锦绣说的没错,我还真得组织一下自己的人手,不然到时候就是一个睁眼瞎子,你还能跟谁竞争?

这样想着,我有些焦虑的出了门,去哪?

嫂子那边暂时我是不适合过去的,嫂子需要安静的修养一下,沈木莹也是。

按照医学上的要求,在病人的心理健康恢复期,最忌讳的就是出现大频率的心理波动,这会毁掉之前的心理治疗成果。

所以我掏出手机,给嫂子发了一个语音:“我今天是最后一天假期,我出去买点东西,顺带看看那个修房子的装修完了没有,咱们也早点回家。”

嫂子没有回话,不一会儿,反而是陈雁秋回话说:“你就放心吧,苏姐我照顾得好好着呢,你这不知道关心人的糙汉子,现在离远点。”

虽然说话不太好听,但陈雁秋实在出乎我的预料,连续两次联系,她都陪在嫂子身边,哪怕是好朋友,也不会这样的上心,我真得没什么好挑剔。

摸了摸口袋,我愕然发现,我兜里面好像钱不少。

要不,现在就去找信君?

对了,刘楚媛还没有告诉我她愿不愿意把信君交给我。

我想要信君,第一后面是为了掩饰我能看得见的事实,这个雷子我必须亲手把它埋主,免得哪一天一不心就炸了,把我炸个粉身碎骨,第二则是因为,信君是刘楚媛培养的打手这件事情,别的人几乎都不知道,只有包括我在内的极少数人了解,这样就免去了被人联系到刘楚媛的事实。

其实以后一旦这家公司运行起来,被别人发现和刘楚媛,陈雁秋她们有关系几乎是绝对的事情,但那是站稳脚跟以后的事情了。

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一只手忽然拉着我往后走。

我不用回头,只是感受这只细嫩修长的手指,我也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黎汉娜。

不过今天的黎汉娜似乎有点特别,她一把手拉着我,从门口一直拉到了地下车库的二层。

到了地下车库的二层她还有意犹未尽,居然把我推到车上,然后开着车一路往外跑,我往外面一看,黎汉娜居然拉着我一直来到了李家汇码头十号港口。

我一看这地方,心里面咯噔一下,就感觉到了不妙。

这地方,难道黎汉娜已经明白我昨晚上在这里干什么了?

不可能呀,她大晚上的跑到码头上做什么,总不能是跑过来来这里拉滴滴吧,大晚上的,谁往码头这边打滴滴,当偷吗?

我满脑袋都是疑惑,心里面也感觉焦虑起来,怎么解释,那边有个信君还没按下头,这边一个黎汉娜就又冒了出来。

我从来不否认黎汉娜的高智商与高情商,她几乎预见了我所遇到的各种麻烦,而且还多次帮我提前警告,事后还过来劝解我,让我放宽心,作为一个同事来说,真的没得挑。

但涉及到和那三个危险的女人合作的事情,我如果把这个事情告诉黎汉娜,反而是在害她,她哪有那种本事和关系,能在那三个女人手里三招都扛不住。

果然,车一停,路对面可以看到码头上到处都是黑衣服的人,有许多还在打骂,整个码头上乱作一团。

黎汉娜把车停在江边,钥匙一拔,给自己点起了一根女士香烟。

我不说话。

黎汉娜耐不住了,忽然回头问我:“说吧,你昨天晚上到底在这里干什么?”

我摇摇头,“这个事情你不能知道。”

黎汉娜大怒,她娇斥道:“好你个刘正,我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可那边的人在做什么,我很清楚,他们做什么勾当,我更清楚,你想死吗?”《爱如潮水阿正》,

r/r

章节目录

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阿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正并收藏爱如潮水阿正(阿正)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