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到了第三天晚上,樱花帮的帮主冈田果然又带着人来了。

“浩二,把所有人给我叫出来……”站在破旧的院子里,冈田模了摸光头,大声的吼着。

他本来头上有条小辫子的,但是上回在酒店的时候,被黒\木花权用刀削掉了,差点连脑袋都保不住,现在想起来都怕,幸亏这几天那个黒\木花权没有来找他的麻烦,不然躲都没有地方躲。

为了把所有的人都集合起来,冈田专门选在了晚上交接班的时候,让所有人都暂时留在院子里,谁都不许离开。

“帮主,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就带人过去,把他们赶出来……”

大洋浩二笑嘻嘻的说完,拎着一根棒球棍,带着手下人就冲进了每一个房间,对着里面的人一顿猛打,把一百多个司机全部赶到了院子中间的空地上。

看着站在破旧院子中间的这一队人,冈田笑了笑,一身肥肉颤抖着走过去,模了摸头,然后说道:

“喂,三天到了,让你们搞钱,搞到了没有?”

听到这句话,所有的司机都在心里骂人,但为了不影响这几天的治疗行动,谁都没有出声,都默默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声不响。

“都他玛哑巴了,钱呢?”冈田上次搞走了几万美金,就真以为钱很好搞了,但没想到这些人不理他。

“说话,再不说话,老子打断你们的狗腿……”大洋浩二挥舞着棒球棍,站在冈田的身边,帮着鬼喊了起来,样子非常的嚣张。

“我们没有钱,上次的钱都给你们了,哪里还有,要么就打死我们算了……”看的那个大洋浩二马上就要冲上来打人,曹三牛只好低声的说了一句。

“什么,都他玛德耍老子是吧,给我打……”冈田气疯了,大喊大叫着,一身的肥肉颤抖的更加厉害了。

“打,打死他们,打……”

大洋浩二顿时像个疯子一样,带着几十个手下冲了上去,抡起手上的棒球棍就猛砸了下去,顿时现场一片惨叫声音,虽然被打的头皮血流,但所有人都死死的咬着牙关忍受着,这种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出意外。

还有几天的时间,这几天那些还没有接受排毒的司机兄弟,还必须继续吃他们给的那种有毒的解药,不然就会比死还难受,所以大家都只能忍受这种屈辱的殴打。

“给老子搜……”看到打的差不多了,冈田又大叫了一声,以为还能搜到钱的。

但是那些樱花帮的人,在这些司机的身上搜了个遍,连衣服都剥下来扔在了地上,到最后还是一个毫子都没有搜出来。

“帮主,没,没搜到……”

大洋浩二胆战心惊的走到冈田的面前,说话都有些颤抖了,虽然帮主很少打他,但不代表不打,今天他就预感到很危险。

“没搜到,你他玛的,怎么管理的,这就是你调教出来的人吗?”

冈田瞪着牛一样的眼睛,狠狠的吼着大洋浩二,然后忽然就是一巴掌甩了出去。

毫无预兆“啪”的一声,大洋浩二顿时被甩的飞了出去,牙齿和血一起吐了出来,倒在地上爬都不敢爬起来,那些跟班小弟也没有人敢去扶他,帮主打倒的人,谁敢去扶就是和帮主作对。

“还有你们,你们这些奴隶,都给我老老实实的,有钱必须马上交公,不然,老子每天打你们三次……”

气的要死的冈田没有办法了,只好冲着这些司机又疯吼了一顿,然后才带着人离开。

一直等到冈田离开,那个大洋浩二才敢爬起来,他擦了擦嘴角的血丝,狠狠的瞪着这些司机们,阴森森的骂道:

“今天晚上,所有人都晚吃一个小时的解药,老子痛死你们,玛德……”

大洋浩二骂骂咧咧的带着人走了,他干不过帮主,只能欺负这些手无寸铁老实巴交的司机了。

晚上的时候,果然又晚发了一个小时的解药,那些没有被排毒的兄弟,痛得想死的心都有,爬在地上直打滚,。还有那些已经被排毒的兄弟,也不得不假装痛苦,不然就会被发现的,万一樱花帮的人知道他们已经接受了神医的排毒治疗,肯定又会出什么坏主意。

接下去的几天,冈田也没有再来找麻烦,大家的排毒治疗进展的很顺利,他们每天都轮流到东郊城外的约定地点换人,前去果园接受刘大柱神医的治疗。

到了第九天,刘大柱已经快累死了。

晚上倒在床上,四肢大开的瘫在那里,脸上死灰一般的白,一点血丝都没有。

“大柱,你没事吧,我帮你按按……”

樱子跪在他的身边,心痛的眼泪都无声的流了出来,她伸手帮他按模着全身,虽然效果有限,但也能解除一点点疲劳。

“樱子,我们就要成功了,明天最后一天,不知道还有多少人?”刘大柱趴在那里,让樱子帮他好好的按一按背。

“大柱哥,明天还有最后的九个人,要不你可以多睡会,我让黑山哥通知他们晚点来吧……”

樱子心痛的说着,看着他这幅样子,她真的很担心,从来没有见到他这么累的样子,一向都是生龙活虎的人,但是经过连续的几天耗费功力,到现在都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

“没事,让他们按时来就好了,早点完成早点放心吧,也好让他们少受点毒的折磨……”

不管是什么事情,他总是先想到别人,后想自己,他从来不会想想自己有多累,只要不死,就一直的努力下去。

樱子知道劝不动他了,只能默默的帮他按模,希望自己做的这一点点事情,能够让他好过一些。

……

这个时候,在樱花出租车公司的调度室里,樱花帮的监控员忽然觉得这几天的数据有些奇怪,他连忙把负责人大洋浩二叫了过来。

“浩二君,你看看这个数据,这几天几乎所有的出租车都去过城东,而且都是在同一个地方停过车,好奇怪啊……”监控员指着电脑上的数据说道。

“嗯?不对劲,绝对不对劲,你看看这些数据,每天出租车都会去城东十多次,这也太巧了吧,哪里有那么多客人要去城东?而且每天去相同的地方,这绝对有古怪,马上给我查一查,还有哪些车子是没有去过的……”

大洋浩二一看那个监控的数据,就感觉非常的不正常了,偶尔一两天有车子停在相同的位置,这是有可能的,但是连着天,都有十多趟是停在了城东一条并不繁华的路上,而且停车的那个地点是非常冷清的地方,这是非常奇怪的了。

“浩二君,还有九个人没有去过城东,这九个人,都正好是明天的白天班……”监控人员很快查清楚了。

“好,我知道了,这些家伙,肯定是瞒着我们搞什么鬼,明天老子让他们好看……”大洋浩二点了点头,恶狠狠的说道。

王虎生和刘大柱约定接人的位置的时候,只想到了那里人少,不会被人发现,但没有想到监控数据异常的问题,结果正好就被樱花帮的人发现了。

第二天八点钟的时候,吃了早饭王虎生就朝外面走去,打算要到院子门口去接班,经过几天的休息,王虎生受的伤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好今天也该轮到他去接受排毒治疗。

还剩下最后九个人,看到那些经过刘大柱神医治疗过的人都恢复了健康,已经连续几天没有再吃樱花帮发的解药,也没有一点问题,王虎生感动非常的有信心,心情也很好。

“站住……”

刚刚走到院子的门口,这个时候大洋浩二亲自带着人,堵住了破院子的门口,不让他离开。

“大洋浩二经理,有事吗?”王虎生问道。

“当然有事,今天你们都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什么地方都不要去,我有话要问你们……”

“我,我要去接班啊,晚班的司机该下班了。”王虎生急忙说道。

“急个屁,我都不急,等下他们下班回来了,还要一起接受问话。”

就在大洋浩二说话的时候,从外面又进来了一些樱花帮的人,把刚才已经走到外面去的一些司机也拦截了回来。

这个时候在现场有二十多个樱花帮的人,每个人的脸上都凶巴巴的,手里握着棒球棍。

“大哥,今天白班的这五十多个人都到齐了,那九个人都在这一批白班的人里面,一个都没有漏掉……”一个小喽啰跟大洋浩二报告道。

“好,他玛德果然有阴谋……”

大洋浩二阴笑了笑,然后朝王虎生走了过去。

“王虎生,你老实交代吧,这几天你们所有的司机都跑去城东干什么?”

王虎生吃了一惊,但立马反应过来:“没有啊,我就没有去过。”

“是吗,我知道你没有去过,你们中间还有九个人没有去,而且这九个人都在今天的白班司机当中,是不是打算今天就去呢?说,是不是的?”

大洋浩二,忽然冲上来,拎住了王虎生的脖领子。

“不是,这几天去东郊玩耍的人比较多,所以大家都正好巧合送客过去而已,要是公司不愿意让我们送客人过去,我们可以不再去,从今天开始就不去了……”

为了稳住大洋浩二,王虎生只好这样低声下气的说道。

“卧槽,当我傻子啊……”

“啪”的一声,大洋浩二用力的一巴掌就甩在了王虎生的脸上,把刚刚受伤好了一点的王虎生打的朝后面倒下去,后面的同伴连忙扶住了他。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随便打人,上次你们刚刚把他打的伤成那样,还想再动手吗?”这个时候,在场的司机一起围拢了上去,把王虎生保护在最中间。

“你们他玛德,都想造反是吧,说吧,谁告诉我,你们去东郊干什么了,只要谁告诉我,我可以考虑给他发一千美金的奖金,快说……”

大洋浩二非常的担心,万一这些人到那边去真有什么阴谋的话,一旦失去了这些司机,到时候谁帮他们开车赚钱,帮主一定会打死他的。

想起上次被帮主打的吐血,连牙齿都掉了好几个,大洋浩二就怕的要死。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