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我们只是过去送客人,不信你可以到财务去查,我们都按出租车的里程表交了钱的。”王虎生被人扶起来,继续说道。

这是最后一天,无论如何也要坚持过去,除了他自己之外,另外还有八个兄弟,必须要想办法让他们出去接受刘大柱的治疗才行。

“麻痹的,想骗我,没有那么容易,上次那么多钱你们都弄到了,一点点的出租车费而已,你们肯定也可以弄到的,别他玛德当我是傻子……”

这个时候大洋浩二骂骂咧咧的又想冲进人群打王虎生,因为他知道这些事情,肯定是他带的头,这些司机总喜欢听他的话,只有打怕了他,才能震住所有人,但是他被大家给拦住了,一时之间无法冲进去。

“你们都给我让开,不然全部打残了,草……”

气的大洋浩二骂骂咧咧的,站在人堆前吼着。这个时候他带来的二十几个兄弟,一起围了过来,手里拎着棒球棍,眼睛狠狠的瞪着他们,只有大洋浩二一声令下,这些家伙就会立刻下手打人。

“大洋浩二,你别太过分了,你要是怀疑我,那你可以把我留下,怎么打我罚我都认了,不过请你放他们离开,让他们去开车赚钱,不然你们帮主知道我们今天没有为他赚钱,到时候遭殃的还是我们……”

王虎生不顾自己的危险,从人堆里挤了出来,站在大洋浩二的面前说道。

他打算牺牲了自己,也要让另外几个人出去接受治疗,就算是到最后自己死了,只要可以保住兄弟们的命,那也值得了。

“哈哈哈哈,别他玛德忽悠老子,今天谁都别想走,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等我调查清楚,你们才可以走……”

大洋浩二又拎住了王虎生的衣领,他其实比王虎生还矮一截,这样拎着感觉怪怪的,但王虎生为了大家能够脱离苦海,他只能继续忍受着这个东洋鬼。

“没什么好调查的,我可以留在这里,要是真的出事,我任你怎么处置都行……”王虎生继续说道。

“放尼玛的屁……”

大洋浩二一脚踢了过去,正中王虎生的肚子,痛得他一下子就坐在了地上。

“你麻痹的一条命,能抵得过一百多个人的命吗,老子弄死你……”

大洋浩二指着王虎生,还想再冲上去踢他,但是被人给拦住了,这时候几十个人都站起来,一起冲到了他的面前。

“你这个畜生……”看到王虎生又被打的倒在了地上,终于有人忍不住的骂了一句。

“什么,你竟然敢骂老子,真他玛的胆子肥了,兄弟们,给我教训这些家伙,打到他们服为止……”

大洋浩二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的那些打手顿时挥舞着棒球棍冲了上去。

“嘭,嘭,嘭……”

到处乱敲了起来,一下子又打倒了好几个人,现场一片惨叫的声音,还有血飚出来。

“马勒戈壁的,兄弟们,我们跟他们拼了……”忽然有人喊了一声,五十多号人顿时爆发了,跳起来就抢那些打手的武器。

被压制了这么久,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一旦爆发出来,那种危险程度是不可想象的。

“你麻痹的,老子弄死你……”

“草,小鬼子,去死吧……”

在场的司机有五十多个人,只是平时迫于被下毒的痛苦而不敢反抗,但是一旦反抗起来,就是暴风骤雨一样的凶猛,很快那些拿着棒球棍的打手就被人给埋没了,手里的棍子也被抢了过去,然后转过来,朝他们的头上狠狠的抡过去。

这个时候站在外面的大洋浩二吓到了,没想到这些人,今天竟然敢反抗,平时打他们都打习惯了,他从来就没有想到,这些平时老实巴交的人,竟然也敢反抗,难道他们都不要解药不要命了吗?

“停,给我停下,谁不停下,晚上就停发解药……”大洋浩二看到自己的人被打趴下了,现场已经完全的失控,他急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解你妈地药……”

听到解药这两个字,已经知道真相的司机兄弟,顿时更加的发怒了,直接朝大洋浩二冲了上去。

“卧槽,造反了,造反了啊,草……”

看到情况不对劲,大洋浩二鬼叫着作死的逃跑,连后面被打的手下人也管顾不上了。

大洋浩二逃跑的速度很快,一晃眼的功夫,就已经跑出了院子。

“兄弟们,别去追他,先出去再说……”这个时候王虎生喊了一句,那些人立马停止了追击,再追下去,等到樱花帮的大队人马赶到,那肯定是要吃大亏的。

这时候那二十多个打手也被围殴的落荒而逃,只留下两个实在跑不动的,被打的半残的家伙,“唉哦唉哦”的滚在地上惨叫。

“我们走……”

王虎生挥了挥手,带着大家就朝外面走去。

反正已经这样了,就索性全部离开。

“虎生哥,他们肯定会到城东去堵我们的,我们不能去找神医,该怎么办?”走出院子之后,一队人马往城东走去,这时有人担心的说道。

“不怕,我们等下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再用电话和刘先生联络……”王虎生说道。

他知道约定接人的那个地方,离开刘大柱神医给他们治疗的那个果园还比较远,只要他们自己的人不说出具体的地址,樱花帮要想找到刘大柱神医在哪里,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们几个人,马上分头去通知夜班的兄弟,让他们都别回去了,把车子丢在路上,直接到面粉厂那个废弃的仓库汇合……”

这个时候王虎生又想起了夜班那些兄弟,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开始往住的地方去了,必须叫人在半路拦住他们,不然回去了就是掉进了虎口。

“好,我们赶快去吧……”

分出去四五个人,匆匆忙忙的朝那边的几个路口跑去,只要遇到自己的兄弟,就会通知他们到废旧面粉厂集合。

王虎生不敢去果园找刘大柱他们,他担心会给刘大柱神医带去危险,所以才带着这些兄弟们,一起跑进了东郊附近的一个废弃的面粉厂。

因为城市扩大,这个面粉厂已经搬走了,很快这里就会被拆掉,所以在厂里一个人都没有,到处都是落叶和垃圾。

“你们两个,在门口守着,接应回来的兄弟,如果发现不对劲,马上进去报告……”

走到厂子的门口,王虎生又安排了两个兄弟守门。

“好的,虎生哥你放心吧……”那两个兄弟点了点头,就躲在了门口的围墙后面,偷偷的盯着路上的动静。

一队人匆匆忙忙的跑进了面粉厂仓库,然后坐在地上休息。

这个时候,王虎生从缝在短裤上里面的一个口袋里把手机取了出来。

这个手机很小,藏在内裤里面很难得被发现,虽然是大家凑钱买的,但是兄弟们都信任他,所以手机也藏在他的身上,要是被搜身,他就会用脚夹住手机,前几次遭遇搜身,他都是这么混过来的。

拿出手机立马开机,平时都是晚上十二点钟才敢开机的,但是今天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他必须要尽快的找到刘先生,把这边的突发情况告诉他。

王虎生找到刘大柱上次给他打过来的那个电话号码,颤抖着手拨了过去。

这个时候刘大柱正等在木屋里着急。

这都到时间了,还是没有看到司机过来,难道出事了吗?

因为不知道对面的情况,又没有办法打电话联系,他只能干着急,在屋里转来转去的不知道那边发生什么事情了。

“叮铃铃铃……”

听到手机响起来,刘大柱连忙一把抓起,立刻按下了接听键。

“喂……”

“刘,刘先生,我们这边出事了,被樱花帮的人发现了,所以我就带着人冲了出来,现在躲在附近的一个破面粉厂了,今天是不敢过去找刘大柱神医治疗了,恐怕会被他们跟踪发现,所以还请你跟刘大柱神医说一声。”

这个王虎生还一直没有见到给他们治疗的那个医生,所以到现在还不知道刘先生就是刘大柱神医。

“那,你们今天不过来也不行啊,还有九个人没有治疗呢,今天晚上没有解药,你们怎么熬过去?”

刘大柱立马想到了这点,既然他们已经跟樱花帮撕破了脸皮,就肯定得不到那种所谓的解药了,如果不给他们治疗的话,今晚上毒发的时候,肯定会死掉的,平时晚吃一个小时的药都会痛苦的要死要活的,要是一晚上都没有药吃,肯定会死的。

“那,那该怎么办?我们不能连累帮助我们的刘大柱神医啊,我们不能去果园,万一被发现,就会很危险……”王虎生无奈的说道。

他也知道那种毒的厉害程度,但是就算是他们九个人最终忍受不住毒发的痛苦而死掉,那也绝对不可以跑去连累恩人。

“这样吧,你们别离开,等下我过去找你们,必须先解毒,不然会死的……”刘大柱毫不犹豫的说道。

对方的目标太大,所以只能自己过去了,这样会好一点。

虽然知道自己这时候出去很危险,而且正是自己最虚弱的时候,但自己不能不去,不可以看着那些同胞兄弟痛苦而死。

“你?刘先生,你说你来这里?你有解药吗?”

王虎生还是没有搞懂,听到他说要来找他们,这个王虎生还以为是所谓的刘先生要来找他们,而不是那个刘大柱神医要来。

“哦哦,是刘大柱医生过去找你们。”

刘大柱这时候才明白了过来,自己差点被弄糊涂了,他连忙解释了一句。

“什么?刘大柱神医要亲自过来,那那那,那太危险了,这样怎么行……”

王虎生的心里激动不已,没想到神医会亲自来找他们,不过虽然激动,但又十分的担心,因为现在这个时候,樱花帮肯定在到处找他们呢,万一找到这里来,那就会连累了神医,到时候自己就会变成害死神医的罪人了。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