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虎帮的老大,牛老虎躺在床上,口水狂飙的骂人。

这时候在他的面前站着一排小弟,一个个低着头,不敢说话,衣服稀巴烂,脸上乌漆墨黑,像个叫花子一样。

这一天一夜,这些逃进深山老林的流子,苦比的在山里转来转去,没吃没喝的,已经累得快要死了,没想到回来还要站在这里排着队挨骂。

在旁边的一个椅子上,也躺着一个人,这个家伙就是那天晚上,被刘大柱踢晕的三毛,现在他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也跟牛老虎一样,躺在那里动不了,眼神呆滞,他还在震惊那天的一脚,太快了,快到他都没看清楚,就飞了出去。

“你们说啊,现在怎么搞,不会就让那个小子,这样骑到我们虎帮的头上拉屎吧,说话啊,全都死了啊……”

牛老虎大吼着,他已经快气死了,他很想亲自报仇,但现在实在是动不了,要不然这个时候早就开始行动了。

这个时候周大炮走了过来,他想到了一个好计策。

“老大,那个刘大柱收了药材,他总要运到镇里来吧,到时候咱们在路上动手,想办法先引开他,然后,擦擦擦的烧了他的药材,让他奶奶的血本无归……”

听到周大炮的话,牛老虎想了想,觉得这个办法不错,立马拍板了。

“好,就这么干,大炮,你亲自带人,到山路上埋伏好,这次一定要搞死他为止,我曰,痛死老子了……”

牛老虎一激动起来,又扭到了被针扎的地方,痛得他呲牙咧嘴,心里更想要报复刘大柱了,恨不得砍死他。

第二天一大早,刘大柱还在打坐,姚玉莲就在外面叫了。

“大柱,起来吃早饭了……”

“哦哦,就来……”

刘大柱答应了一声,正要站起来出去,姚玉莲已经走了进来。

因为是早上刚起来的原因,姚玉莲的下边穿着嫰黄的大花短裤,是那种很柔軟的布料,上面套着一件宽大的花布衬衣,她一走进来,从大花布短裤里漏出来的雪白大褪立刻把刘大柱给震惊了,吓得他坐在那里不敢站起来。

“大柱,怎么了,我这衣服不好看吗?”姚玉莲不知道刘大柱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就盯着她看个不停的,昨晚都抱她睡觉,也没见他怎么啊?后来还自己老实巴交的回他的房间了,所以姚玉莲对他很放心。

昨天刘大柱忍了一晚上,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极点,看着这么姓感的玉莲姐,他立刻感觉全身都发热了起来,不知不觉的就站起来朝她走了过来。

姚玉莲的大褪非常的白,圆润而且修长,她穿着的花衬衫上边摊开着,里面很大的白圆球,丰満如玉一样的吸引人,大柱眼睛看傻了,忽然出着大气,冲过去就楼住了姚玉莲。

“玉莲姐,你,你真好看……”

箍住姚玉莲之后,刘大柱的手就直接朝她的花短裤后面擦了进去,在她揉嫰圆翘的屁鼓上楺了起来,接着手上一用力,就把她的下边一把的拉过来,靠在自己的大褪上,隔着裤子就动起来。

姚玉莲的花短裤很薄很楺,这样的挨在一起,让刘大柱更加不能自己了,手楼的更紧了起来。

“大柱,我,我,我们不能。”姚玉莲没有想到刘大柱会忽然这样,她想推开他,但又没有一点的力气,感到整个人都被他楺軟了,姚玉莲贴到他的胸膛上,高耸雪白滑嫰到了极点,被刘大柱紧压着,感受着她的温润。

“玉莲姐,我,我们睡会,好不。”大柱很怕姚玉莲生气,说话的声音非常的小,挨着她的耳朵,脸红耳赤的说了出来,他已经感到自己快压不住心里的火气了。

“别,别闹了,吃饭去,听话……”

姚玉莲挣脱不开,她其实也不想挣开,跟刘大柱这样呆着,她的心里感觉非常的甜,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想他,但她知道自己不能,理知又让姚玉莲死死的压着自己心里的念头。

石头村是大山里的乡下,有很多的世俗约束,师徒就像是父子一样,虽然她和刘大柱没有任何的亲属或者血缘关系,但是姚玉莲知道,她跟大柱是不行的,要是被人知道了,以后大柱的前途就算是毁了,一辈子都会被人戳脊梁骨。

但刘大柱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忽然发疯一样的抱起了姚玉莲,一把扔到了自己睡的地方,然后眼睛发红的朴了过去,看到他这个样子,玉莲已经吓得愣住了,倒在那里张开腿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大,大柱,你,你怎么了,不,不能的……”看到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姚玉莲连忙压低声音喊了起来,生怕刘大柱做出什么后悔的事情。

“玉莲姐,我要,要你……”

刘大柱已经完全的说不话来了,走到姚玉莲的身边,就伸手过去,扯着她的花短裤朝下拉,姚玉莲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些颤斗的看着他。

刘大柱很快的就把她的大花短裤扯到脚下,看着誘入的玉莲姐的身体,他不禁大口的咽了咽口水,鼻子里面的血都差点流了出来。

“玉莲姐。”刘大柱低喊了一声,就压了上去,压在姚玉莲的上边,就有些粗撸的扯她的花衣裳。

“大柱,别这样了,不不不,不能……”

姚玉莲强忍住,一身白嫰如玉的妞动着,想避开他的进攻。

这时候刘大柱的大手一挥,哗啦一声,一把扯开了姚玉莲的衣裳,里边的大圆白兔子立刻跳了出来,一大早上刚刚起来,姚玉莲的里边什么也没有穿。

看着眼前的两只雪白高耸的丰満之物,刘大柱再也止不住了,爬上去就吸了起来。

“嗯嗯嗯,大柱,别。”姚玉莲急的要死,心里又想又怕,手用力的撑着,想把他推开,但这个时候的刘大柱已经完全的红了眼睛,根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边吸她的圆兔子,一边胡乱的扯自己的衣裤,想要真正的和她一起了。

这时山上的雾气才刚刚散开,一大清早的,山路上就开过来一辆手扶拖拉机,到了村口的学校门前,才停在了路边。

杨黑山知道刘大柱让他装货,就起得特别早,兄弟让他来,那必须得积极主动才行。

刘大柱已经救过他两回命了,人家说救一命就是再生父母了,这都救两回了,比再生父母都要亲很多了。

把拖拉机停好之后,还没看到刘大柱出来,杨黑山就朝他家里走去,村里的小路通不了拖拉机,有货要装出去的话,也是必须要先搬出来才能装车的。

这个时候刘大柱正在鸡冻的爬在姚玉莲的褪上颤斗着,他的长裤才刚刚退下去,姚玉莲和他的內裤都还没来得及撕开,这时外面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咚……”

“大柱啊,还没起来呢,懒得死……”杨黑山不知道屋里的情况,走到门口就扯着大嗓门猛喊了起来,一边砸门一边吼。

经过刘大柱的折腾,姚玉莲的态度刚刚有点软弱了下来,反对也没有那么强了,没想到杨黑山就在外面敲门,刘大柱真的想打死他算了。

听到外面的喊门声音,刘大柱还是不想答应,继续埋头在姚玉莲的上面楺模,趴在雪白的兔子上大口的啃着,弄得两个丰満高耸的山上全都是他的口水。

“嘭嘭嘭……”

里面没人说话,杨黑山就砸的更加厉害了,他没想到刘大柱这个时候是最不想说话的时候,这丫的差点把外面围墙的门都给砸烂了。

“大柱啊,你聋啦……再不死出来,我就爬墙进去了……”

听到这句话,刘大柱才很不情愿的从姚玉莲的胸上抬起了头,看到刘大柱的那副囧样子,本来还很紧张的玉莲,这个时候反而笑了起来。

“大柱,去吧,做正事去。”姚玉莲实在是忍不住,脸红扑扑的笑着推开了他。

“我,我都这样了,你看看这,这咋办……这个杨黑山,我和他没完……”

刘大柱郁闷的看着自己撑的老高的裤衩,非常的不乐意,再晚点来,自己就能和玉莲姐好好的在一起了。

刘大柱一点办法都没有,站起来穿好衣裤,又看了一眼躺着的姚玉莲,她的大褪雪白的摆在那里,双手捂住那一对大兔子,有些颤颤巍巍的样子,刘大柱忽然又不舍得走了,冲过去拿开她的手,又压了过去。

“大柱,别这个样子,快去……”姚玉莲红着脸,最终还是推开了他。

杨黑山也很想不通,明明是刘大柱让自己一大早来拉药材的,这都大天亮了,太阳都差点晒屁鼓了,这家伙竟然还没有出现。

“喂,大柱你在不在家啊,不在家,哥就走了啊……”

杨黑山又冲着门里面吼了起来,把附近的几个人家都给叫的一个个跑出来看了,还以为又是谁来找刘大柱麻烦的呢。

刘大柱的情绪有些低落,拖着鞋子披着衣服,非常郁闷的一把拉开了院门,看着站在门外的杨黑山,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黑山哥,这么早就来了?”

本来是他自己让杨黑山早点来的,所以说出来的话也不好太过分,只是听起来好像很不乐意的感觉。

就在刘大柱走出来的时候,在不远的一丛小树后面,一个人影一闪而过,没想到虎帮的人还在时刻的监视着刘大柱。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