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看到那个混蛋就要碰到好看的姑娘了,刘大柱怒火狂烧了起来,速度的捡起一块石头,嘭的一声砸了过去。

“啊呀……”

牛三正在激动的要动手,忽然感觉后背被人袭击了,他那个火气立马就上来了。

“尼玛谁啊?敢打老子。”

回头看到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陌生的人,牛三立刻凶狠了起来,他可是打架非常猛的人,在村里除了牛老虎,谁敢惹他牛三啊,基本没谁了。

这个时候刘大柱也不理他,而是直接朝他走了上去。

“尼玛,你骂谁呢?”

刘大柱一把拎起了牛三的衣领子,虽然他的妈连刘大柱自己都没见过,但也不是随便可以让人骂的。

刘大柱抓着牛三的衣服,稍微一用力,这个家伙的双脚就离地,被他一只手直接就拎了起来。

“你你你,你特么的,放我下来,弄不死你……”

牛三有些慌了,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家伙,不但是速度非常快,而且力气也是大的惊人,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对手拎了起来,一双腿离开地面,在空气里无助的乱踢。

“尼玛比的,想弄死我是吧,老子等着……”

大柱今天的火气比较大,瞪着眼睛吼了几句之后,就单手一甩,把那个牛三摔倒了一边的草地上,然后鄙视了一眼,就直接朝小菊走了过去。

“你没事吧,赶快回去……”走过去之后,刘大柱一边帮她捡起掉在地上的葡萄,一边说着。

“谢谢,谢谢你……”

牛小菊没想到她也会碰到英雄救美的事情,接过刘大柱递给她的葡萄篮子,就连忙点头感谢,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跑了。

刘大柱看着她水果篮子里面的葡萄直咽口水,但是人家没说要给他吃,就算现在再饿,也不好意思说什么,只好眼巴巴的看着牛小菊沿着蜿蜒的山路,朝牛家村的方向跑了回去。

刘大柱正在注意牛小菊朝山下跑,没想到刚刚摔倒在地上的那个牛三,他已经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块砖头,朝刘大柱靠近了过来。

“尼玛,老子拍不死你……”牛三鼓足了劲,一砖头就朝刘大柱的后脑勺拍了过来。

感觉到有人要暗算自己,刘大柱速度一个后摆腿,嗖的一声,长腿摆过去的速度像是响尾蛇似的,猛的朝身后抽了出去。

“梆……”的一声响。

刘大柱根本没看,朝后面甩出去的腿,竟然正好砸在了牛三的手上,那丫的举着石头的手,被大力的踢了回去,一石头就砸在了他自己的头上。

“唔……”牛三捂住流血的额头蹲了下去。

回过头看着那丫的头被砸的流血了,刘大柱也很震惊,他本来是想稍微教训一下这个家伙,没想到他自己作死,拿块石头砸了他自己的头。

对于山里的人,不管是不是坏人,只要不是十恶不赦的混蛋,刘大柱一般都不会下重手,但是今天这个牛三确实是个意外,他的头被砸的有些厉害,血像是不要钱的直往外冒。

“靠,还在不在背后下手了,这下子砸自己头了吧……”看到那个苦比的家伙蹲在地上,已经流了一地的血了,刘大柱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你,你特么的别说风凉话,只要老子不死,就,就让你知道我牛三的厉害,草……”

牛三坐在地上,捧着额头,满手是血的抬头看着刘大柱,眼睛里直冒着火,想吃了他的心都有。

“再说试试……”

刘大柱又有些火大了,这混蛋竟然又骂自己的妈,这是他最无法忍受的事情,抬起脚就想踢他,不过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牛三被他踢人的动作,吓得爬了起来,捂着伤口就想跑。

“给老子回来……”刘大柱一把抓住了他的衣服后面,又给他扯了回来。

“干嘛,你,你还想干嘛……”

牛三有些怕了,没想到这个人还不放过他,他都已经受了重伤了,再不回去包扎,就会流血过多而死了。

“你说干嘛,给老子站好了……”

刘大柱抓住他不放开,然后掏出银针,对着他的头上就是一针扎了下去,然后又速度的拔了出来。

“你你你,你特么的够狠……”

牛三没想到刘大柱竟然比他还狠,他这都已经伤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要用针扎他,被他那么长的针,吓得牛三眼神乱晃。

“滚吧……”

刘大柱收了针之后,就甩开了这个牛三。

刚才那个混蛋的头,被石头砸开那么大的口子,如果不及时给他止血,弄不好会死人的,所以他只能帮这个欺负小姑娘的流忙止住了血,对于他来说,止血只是一针已经足够了。

听到刘大柱叫他滚了,牛三反而有点怕了,他担心刚才那一针,肯定是有什么古怪的,他也听过一些传说,说有的人如果拍你一下,或者给你吃点什么东西,那这个人过几天就会不明不白的死了。

他不会是对自己下了什么暗手吧,刚才那一针说不定,过几天就会让他死翘翘,到时候怎么死的都没人知道。

“你你你,你用那么长的针,刚才扎我脑壳里,是,是干嘛的?”

牛三是个打架出名的村痞,但是今天感觉到怕了,那么长的针,扎谁的脑壳里,谁都会怕的,而且这个人还是个陌生人,显然不是牛家村的,如果要弄死了他,做鬼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滚蛋,罗里吧嗦……”

刘大柱不想和这种人说多了话,他转身就走。

虽然刘大柱也喜欢漂亮姑娘,但用的是正当的手段,不像这个家伙,在山里拦着那么纯洁的姑娘就想上,所以刘大柱很看不起这样无齿的人。

看到刘大柱竟然这么冷酷,牛三更加怕了,刚才那一针肯定不会是好事情,他急忙追了上去。

“喂,都是混的人,有什么事情给老子明说,别他妹的给我耍阴谋,刚才那一针,是不是擦了什么死穴了,是不是过几天就会死……”

牛三心想横竖是个死,就大着胆子,冲到了刘大柱的前面,伸手挡住了他,要不问清楚情况,他实在是不放心。

刘大柱无奈了,本来想出手帮他止血,然后自己走人就算完事了,在坏人面前,没必要做了好事还让他知道,但是现在竟然被这个小人冤枉他背后害人,这是不可原谅的。

“尼玛,要杀你,现在就搞定你,像你这种烂人,还不需要我背后下什么暗手,老子是不想让你这样的人死在我的手上,太脏了,所以只是给你止血而已,懂不?不过你给我记住了,要是再敢下手害好姑娘,那就别怪我刘大柱不客气了……”

丢下这句话,刘大柱就扯开了这个挡路的家伙,自顾自朝山上走去,现在肚子饿瘪了,得快点找点东西吃才行。

“刘大柱,你给老子记住了,迟早弄死你……”

牛三冲着刘大柱的背影喊了一声,伸手摸了摸伤口,果然不再流血,而且还开始结痂了,才总算是放心了。

听到后面那个家伙竟然喊自己的名字,刘大柱才意识到,刚刚一冲动,就习惯性的把自己的名字给说了出来,这特么的,不会暴露吧?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可能去杀了牛三灭口,只能摇了摇头,继续朝山上走去。

牛三非常生气,他从来没有吃这么大的亏,回到家里,擦掉了血,然后又拿着镜子检查破相没有,看了又看,没想到这个伤口,竟然恢复的这么快,看来刚才那个刘大柱,还真的有些本事。

这个时候,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周大炮,另外一个就是牛家村的人牛老虎。

“牛三啊,在不在家?”

还在门口,牛老虎就扯着大嗓门吼了起来。

听到外面的喊声,牛三就连忙跑了出去,在村里他不怕别人,就怕这牛老虎。

“虎哥虎哥,你坐,你坐……”

牛三连忙把这两个人接到家里,拎过来两个凳子,让他们坐。

牛老虎看了看那么矮的小凳子,他没有坐,直接伸脚踩到了凳子上,然后朝跟在他后面的周大炮摆了摆手。

周大炮很明白虎哥的意思,他就干咳了两声,走到牛三的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牛三啊,咱们虎哥知道你是条好汉,所以这次有个事情,要你帮个忙,配合我们一下。”

牛三一听这句话,他就明白这两个人来的目的了,他心里吓了一跳,这两天村里都在谈论一件事,说牛老虎要征收后山的果园,但是钱要先欠着。

不过牛家村的人,也不是傻子啊,后面的果园可是他们的经济林,每年都靠那些果子卖钱的,现在这个牛老虎说要征收,而且还是他私人征收,连钱都要先欠着,这谁敢答应?

“两位大哥,我牛三就是一个小人物,孤家寡人的,有什么本事能帮到虎帮的忙呢,兄弟太,太抬举我了啊……”

牛三虽然是个村痞,但也不是傻子,这种事情他不可能答应,到时候果树林被他占了,钱一分不给,他找谁要钱去,还让他带头,带个枸屁的头啊,当他牛三是二百五啊。

“牛三,你是不是翅膀硬了……”牛老虎忽然猛吼了一声,嘭的一声,踢飞了脚下踩着的凳子。

:感冒了,头有些痛,写的不是很顺,请你们原谅一下!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