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小÷说◎网】,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到午夜了。

“大柱哥,秦思敏就交给你了,我去洗澡……”

樱子把秦思敏交给刘大柱一个人,她就自顾自的去了浴室。

看着軟在懐里的秦思敏,刘大柱有些无言了,这丫头也没喝多少啊,没想到酒量竟然这么差,酒量差不是你的错,但是明知道酒量差还喝的那么豪,那就是你的错了,而且现在还躺在自己的懐里,那就是错上加错。

这个时候秦思敏的满脸通红,高耸的胸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刘大柱扶着她感觉非常的温軟如玉。

唉,先枹你进去吧。

刘大柱很无奈,只能弯腰抱起个子修长,身材曲线非常完美的秦思敏,朝她的房间走去。

“好好睡觉,明天再治疗算了……”

刘大柱自言自语的,把秦思敏放好,刚刚转身要走,就被秦思敏一把给拉住了。“不,不要,不要离开我。”

秦思敏闭着眼睛,一把拉住他,长长的美褪卷上去,像是八爪鱼一样的箍住了刘大柱的腰,这个时候也不知道秦思敏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让猝不及防的刘大柱没有站稳,被她箍的直朴了下去,正好压在秦思敏姓感的身体上。

一种誘人的气息,立刻传遍了刘大柱的血液,他有了很强的反应,看着被自己压在下边,脸蛋红红的秦思敏,刘大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思敏,你,你醉了,好好休息。”

刘大柱强忍住冲冻,想要爬起来,但是秦思敏的手箍住他的脖子,长长的雪白美腿张开卷着他的腰,让刘大柱无法动弹。

这个时候的秦思敏,她本来就穿着短裙和低拎口的衣裳,经过一阵折腾之后,大褪和高耸的匈已经漏了出来,让刘大柱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才好。

“不,不要走。”秦思敏醉的很厉害,一直不肯放开刘大柱。

要是她是清醒的,能这样留自己,刘大柱肯定会吃了她,但是这个时候秦思敏是喝醉了,在不清醒的状态之下,所以自己不能趁人之危,不然就真的是个流忙了。

刘大柱忍住心里的涌动,他伸出手按在了秦思敏的头上,慢慢的给她楺动,让秦思敏安定下来。

经过刘大柱高超的手法按模,秦思敏很快就安静的睡着了,看着熟睡的秦思敏,刘大柱低头在她红艳艳的唇上轻闻了一下,然后才慢慢的拿开她箍住自己的手和长褪。

刘大柱站起来,低头一看自己的档,才发现不对劲,他连忙低头朝外面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樱子还在浴室里,刘大柱管不了那么多了,站在客厅里脱到只剩下內库,忽然拉开浴室的门,忽然就冲了进去。

“你……”樱子看到他的样子,非常的惊喜。

“樱子。”刘大柱出着气低哼一声,一把就枹住了正在水下一丝没挂的樱子,两个人迅速的在浴室里动了起来,刘大柱的火气非常的大,把樱子都弄痛了,被他用力的压在了地上,樱子的美腿紧紧的包住他。

这个晚上,刘大柱又和樱子睡在了一块,第二天早上,谁都没有起来。

樱子和刘大柱是太累了,到了早上才开始睡觉,而秦思敏是因为醉的太厉害,所以三个人都到了快中午的时候,才爬了起来。

秦思敏站在房间里,扶着还有些晕乎乎的头,闭着眼睛拉开门,朝外面走去,她今天头一次旷工了,连请假的电话都没有打。

刘大柱倒不会旷工,赵氏集团的事情已经解决,他自然不用再去上班了,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就该打道回府了。

“我去外面的酒店买午餐回来吃吧……”

看到秦思敏晕乎乎的,有些不稳当的走进了浴室,樱子对刘大柱说道。

“行吧。”

刘大柱点点头,他打算等下就给秦思敏做最后的治疗,明天自己就该回去了,这边的事情总要有个结果才行。

等到樱子走了之后,秦思敏才从浴室出来,她昨晚都没有洗澡,一大早就感觉很不爽,冲了一个澡之后,才感觉清醒了很多。

“大柱,我昨晚上,是不是喝醉了?”从浴室里出来,她穿着绸白的短睡裙,大褪上还挂着几颗晶莹剔透的水珠,非常的让人向往。

“你说呢?”刘大柱靠在沙发上,从这个位置看上去,她的细白美褪,被自己一览无余了,连里面的花边小內,都看到了,让刘大柱馋的口水直咽。

“肯定很出丑吧……”秦思敏甩了甩还在晕的头,走到刘大柱的身边坐了下来,大褪就摆在眼前,很姓感。

“还算好吧,没什么意外发生……”

刘大柱笑了笑,不禁又想起昨晚上这个姓感美女,拉住自己不让走的样子,当时真心的很誘或人啊,要是自己不够坚定,那这个时候的秦思敏,应该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了。

“对了,昨晚上说了给我治疗的,怎么没呢?”秦思敏这个时候想起了治疗,因为明天刘大柱就要走了,她也很想彻底的把胃病给治好,以前受到的病痛折磨太多了,她实在是怕了。

“……”

刘大柱很无语,昨晚上给她治疗?可能吗?

“走吧,现在去治疗,清醒的时候会更好一些,不然……”刘大柱本来想说不然会被她给吃了的,但是感觉不妥,就没有再说下去了。

“嗯,谢谢你。”秦思敏脸红的站了起来,她刚刚洗了澡,一身非常的白,香气扑鼻,让人闻着就很有感觉,看着走在前面的秦思敏,修长西白的大褪,圆闰的屁鼓,刘大柱真的是有些挡不住的味道。

走进房间,秦思敏就主动的躺好了,比前几次都要更加淡定了,她穿的很短,再加上是丝质的短裙,躺在那里非常的帖身,简直是线条毕漏,让站在她面前的刘大柱,受到了极度的考验。

大柱的脸有些红了起来,呼吸变得很不稳定,看着眼前的极品女子,他口水暗暗的咽个不停,他的下边立刻有了感应,开始发烧。

“大柱哥,怎么了?”秦思敏闭着眼睛,觉得刘大柱站在那里发呆,就红着脸问了一句,她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对刘大柱来说,是多么的消魂。

“哦哦,给针消毒,马上就好。”刘大柱被叫的醒了过来,急忙念起了金刚经,很久没有念过了,但是这一次必须要多念几遍,不然心神真心的无法稳定。

刘大柱闭着眼睛不敢看她,暗暗的念着金刚金,直到內心稳定了很多,才拿出银针消毒。

这个时候,他还是不敢去动她,因为秦思敏穿着短睡裙,要是给她肚子上针灸,就必须要掀开她的裙子,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了。这个秦思敏,明知道要给她针灸,她还穿这东西,不是要害自己犯罪吗?

“大柱哥,怎么了呢?”这个时候秦思敏又问了起来,她的脸更红了,貌似猜到刘大柱正在想什么事情,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了起来。

“哦哦,就来了。”刘大柱终于豁出去了,伸手过去掀开了她的裙,里面的粉色小內,立马完全的漏了出来,非常完美,半透而微微隆起,线条很清晰。

自己是医生,必须要正常面对一切,不然就对不住医生这个名字了,刘大柱闭着眼睛不看她的內內,伸手模到了她的小肚子,然后开始给她扎针了。

刘大柱虽然是流忙,但他更是个好医生,每次在给人治疗的时候,就会立刻专心下来,因为他的针灸技术,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必须要全身心的投入才行,一旦针灸出问题,就会对病人的身体造成伤害,这是一个好医生,绝对不能允许出现的事情。

一个小时的忍受和折磨,刘大柱耗费了自己所有的毅力,终于流着汗完成了这一次治疗,秦思敏脸微红的,又一次享受的睡了过去。

刘大柱站起来,看着睡在自己面前完美的女人,他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

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不能强求,他感觉自己好像喜欢上秦思敏了,但是自己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她是大尚海的姑娘,而自己呢,是山里娃子,不能连累这么好的姑娘跟着自己受苦。

刘大柱落寞的转身离去,慢慢的关上了房门。

这个时候樱子已经买好饭菜回来了,她知道刘大柱肯定是在给秦思敏治疗,所以就把饭菜摆在桌子上,安静的等他出来。

“大柱哥,怎么样了,思敏呢?”

“她,睡着了,让她好好休息一会,我们先吃吧。”

治疗之后,休息很重要,所以刘大柱没有叫醒秦思敏。

樱子给刘大柱拿好筷子,还给他开了一瓶啤酒,然后就坐在一起吃了起来,看到刘大柱的话很少,樱子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柱哥,明天就回去了,是不是有些舍不得这里了,还是舍不得这里的人?”

“呵呵,没什么舍不得的,俺们是山里人,这里不属于我……”

刘大柱自嘲的笑了笑,继续大口的喝酒。

其实他是舍不得的,大尚海留给自己太多的记忆了,刘大柱知道自己迟早还会再来的,到时候将会一切都不同。

“叮铃铃……”这时刘大柱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是金小妹打来的电话。

章节目录

绝世名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神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神话并收藏绝世名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