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马小波专门三令五申了不允许带手机的事,周一的这天早上,段述民收了段语澈的手机,给了他一个新的、只能打电话发短信的手机。

  同时也给曹烽配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曹烽开始死活不肯要,后来听见段述民说是他们银行给客户的赠礼,送不完了不要钱的,才肯收下。

  教室里信号也不太好,段语澈听周泽亮说,貌似教学楼楼顶安装了屏蔽信号的仪器,防止学生上课用手机聊天,但因为影响了多媒体教学,也影响了教学楼里的教师,这仪器才没开到最大,但信号也只有两格而已。不过也没关系,段语澈上课偶尔发消息,大多时候要么睡觉,要么玩PSP,或者趴着听歌,总之就是不会听课。

  曹烽坐在最后一排,抬头能看见弟弟的后脑勺,弟弟的同桌是个戴眼镜的飞机头,两人好像在说话,弟弟拿了零食分给周围的人。

  零食是早上段述民准备的,给两个孩子都准备了,有进口巧克力和棒棒糖,还有奥利奥,早上在车上,段述民让他们把零食分给周围的同学吃,说这样可以快速交到好朋友,如果饿了也可以填肚子。

  曹烽看了眼四周完全陌生的同学,他慢慢拉开书包,想递给前桌的同学,但无论如何也迈不出去这一步——他从来没主动去交过朋友。

  段语澈他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随意翻开一本练习本,在背面打了格子,然后推了推同桌飞机的胳膊。

  杜鹏飞正在记笔记,侧头去看他。

  “来玩五子棋吗?”段语澈问。

  飞机有点为难,抬头看了眼老师,终究不忍心拒绝段语澈,隐秘地点头,接过了本子。

  段语澈愉快地说:“我是X,你是O。”

  马小波对他特殊关照,安排了飞机这个同桌,在他们国际班,飞机算是为数不多要学习,并且学习成绩还不错的同学。

  开学第一天段语澈请他吃了巧克力、薯片,很快就和周围一圈同学打成一片,长得好看的人在哪里都吃香,更何况他还有特别能当谈资的经历,会模仿法国人讲英语,模仿意大利人讲英语……什么口音都会。所有人都对瑞士长大的他特别好奇,想知道瑞士是什么样,上学是什么样。

  当他们听说段语澈上的课就像动漫百变小樱里的课程一样、而且在瑞士,上大学前都是这样自由自在、轻松快乐时,全都羡慕得说不出话来。

  中午放学,周泽亮到七班后门等他拖堂的历史老师下课。

  中午放学时分的食堂最是拥挤,刚回国读书时,段语澈第一次去食堂,看见那么多人排队,以为味道非常好吃才会这样,还专门去排了,后来才知道不是的。

  两人去了小食堂,周泽亮开了一罐可乐,推给段语澈,他摇头,拿了盒牛奶出来:“我喝这个。”他在瑞士上学,整个学校只有他一个是亚裔,他的身高体格没办法跟白人比,受了歧视。他想长高,只好拼命给自己补钙,指望有一天能像同学那样高。笔趣阁TV首发

  食堂是周泽亮他舅承包的,周泽亮提前给他舅舅说了,舅舅又给厨师打了招呼,两人直接去了小食堂,吃小炒,分量给得很多,而且营养也更均衡。

  小炒端了上来,段语澈插上吸管,喝了一口牛奶,一边盛汤一边道:“要是食堂有炒栗子卖就好了,你问问你舅舅,要不要新开个窗口,专门卖炒栗子?”

  “行,回头的我问问。”

  段语澈又说:“要是那家吴记炒板栗能在我们学校开个分店就好了。”

  他喜欢吃的那家在他以前读的私立那边,离实外也不算很远,坐车二十分钟,段语澈挑嘴,觉得那家的好吃,其他的都没那家好吃。

  周泽亮想了想,说:“我班上有体育生下午要去那边体育场训练,我让他帮你带一份去教室?”

  体育生训练过后,还要回学校住。

  段语澈闻言立刻同意,又道:“今天中午曹烽想跟着我,还好我走得快。”倒也不是不想带他,就是想到自己吃的东西价格比大食堂那边贵,曹烽那么节俭,对他而言是负担。

  “算了吧,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鸟。”周泽亮不认识曹烽,只是听段语澈说,然后见过一面而已。

  那样生猛凶戾的长相,一看就知道铁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难以置信居然是学霸。

  学霸就更讨厌了。

  “不是,他跟你想的不一样。”段语澈把曹烽因为不会用微波炉出的糗的事告诉给了周泽亮,周泽亮马上想起他把洗头池当做洗脚池的事,立刻笑了。

  “昨天中午我带他出去吃的日料,丢死人了,他脱了鞋,穿的是一双破洞的袜子,起码破了五个洞吧。”段语澈觉得曹烽的普通话说的也很好笑,不过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小时候刚接触德语和法语的时候说不好,就被人鄙视过,所以他绝对不会去笑别人口音。

  周泽亮也是啧啧称奇:“……这哥们儿也是个奇人。”

  两人吃过饭,又在学校里新寻了个据点,蹲着抽了几根烟,中午一点才回的教室。

  段语澈看见曹烽在和马小波在讲台上低声说话,过了一会儿,马小波让他下去,又去找到副班长,是他同桌飞机。

  飞机照着午休学生的名单点了一次名字。

  九月的中午,格外闷热,头顶的风扇转得咯吱响,段语澈趴在两本书上,热的睡不着。

  他家住的有些远,小张开车接送加起来得有一个小时,可午休时间统共才两个小时不到,算上吃饭时间,压根没法回家休息。

  中午午休对他分外的难捱,他上课喜欢趴着睡,那是没办法,太困了,又不能躺、又不能逃,可是连午休也不能回家,就有些羡慕住校的同学了。

  至少还有张小床,天气这么热,风扇还不给力,他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呆,也不明白读书到底有什么意思。

  放学,他和曹烽一块儿出校门,坐上车。

  车上只有小张一个人,段述民一般下班时间比他们晚自习要早。

  回家,段述民在客厅看电视,随口问了句:“作业写完了吗?”

  段语澈一个字没动,说写了。

  曹烽也说写了:“还有预习的作业。”

  段述民说:“那挺好,小澈有什么不懂的,就去问哥哥。”

  段语澈“哦”了一声,段述民又说:“你还记不记得你李叔叔?”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什么李叔叔?哪一个?”

  “就是爸爸的一个朋友,上次带你去参加他女儿的升学宴,还记得吗?”

  段语澈说有点印象:“怎么了?”

  段述民把电视音量调低,然后找了一个信封出来:“他啊,在你们学校附近新开了一个电影院,刚开业,在搞活动,送了我好多票,我就要了几张,你这周五放学带上哥哥,带上你同学一起去看电影吧?”

  “有什么电影看的?”段语澈从他手上接过信封打开,里面有十几张那种兑换电影票的劵,有效期到十二月。

  段述民说有个《加菲猫2》:“可以看这个。”

  “行啊。”段语澈不太感兴趣,但聊胜于无,正好他周五也打算去买东西。

  第一周上课还算轻松,但到了第二周,就显出紧迫来了,不过因为他们是国际班,英语成绩是最大的指标,所以段语澈在这个班级里还算得以生存,他们班的外教是加拿大人,段语澈是唯一一个能和他流畅对话的人。

  可实外管得太严格了,比段语澈的初中私立严得多,中午午休不能随便乱跑,下午自习课都有学生会来点名,下午放学到晚自习的一个半小时也不允许随便出校,听说到了高二,周六还要上课,而且到高三后,尖子班连周末上午也要上课,一周只能休息半天不到,简直闻所未闻,像军事化管理。

  手机也被没收了,一个连贪吃蛇都没有的老年翻盖机快把段语澈逼疯了,奈何早晚都有人接送,连买新手机的时间都找不到,这和他以前读私立随便翘课出去玩的感觉完全不同。

  忍耐了一周,周五下课,段语澈请了前后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一起去电影院看了《加菲猫2》。

  他买了爆米花坐在最后面,曹烽就坐在他旁边,爆米花放在中间,段语澈让他吃。

  曹烽在县城见过老式的爆米花,一元钱能买一大袋。

  可是在这样的电影院,一桶竟然要卖十块的天价!

  不过来临州也快十天了,他早已了解到了这边的物价情况,曹烽把手伸进爆米花桶,段语澈看着电影,也伸进去拿爆米花,两个人的手在香甜得腻人的气味里碰了一下,段语澈毫无反应,曹烽却一下感觉到了静电,浑身一僵,刚拿起来的爆米花就掉了下去。

  电影开场十分钟,段语澈就从侧面偷偷出去了。

  曹烽以为他是去厕所。结果过了有七八分钟,段语澈还没回来,他立刻意识到不对了,也跟着出去,在男厕里找了一通。

  没人。

  曹烽开始给段语澈打电话。

  手机店,段语澈把手机卡取出来,上到了新手机里,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得买个新卡。

  新手机用新卡,破手机用旧卡,不然下回接电话被段述民看见,就得露馅了。

  于是他随手把旧手机卡揣在兜里,在手机店买了张流量优惠多的新电话卡,插-`进刚买的诺基亚里,他买的是最新款,上下滑盖,屏幕比较大。

  曹烽打他电话,一直没打通,在电影院来回跑了几次,焦急地追问工作人员有没有看见一个穿校服的黑发男生,工作人员也说没注意。

  今天是周五,刚开业的新电影院人声鼎沸,加上还开在学校附近,所以学生多,很难注意到他说的是哪个。

  曹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就跑去上回找过段语澈的网吧,在燥热的夏夜里跑遍了附近每一家商店、餐厅,一边发疯似的找他一边打电话,可一直都是关机。

  弟弟去哪了?

  -

  段语澈买了新手机,把配件塞到书包,丢掉盒子,又去买了点别的,再回到电影院,电影已经过了半,快结束了。

  他回到座位,发现爆米花还在,曹烽却不知所踪。

  等了一会儿,曹烽没回来,段语澈后知后觉地想到——不会是出去找他了吧?

  他问了旁边的飞机:“你知不知道曹烽去哪里了?”

  飞机说不知道:“好像他人没在很久了,电影刚开始没多久就出去了。”

  段语澈心说糟了,忙摸出老年机,这才发现刚才换卡关机一直没开。

  他走出影厅,拨了曹烽的电话:“喂……?”

  “……小澈。”曹烽紧绷的心弦一下就落下去了,他蹲在路边,浑身都被汗水打湿,声音沙哑着道,“你终于接哥哥电话了。”

  “你在外面找我吗?”段语澈有些心虚,“对不起啊,我刚才手机关机了。”

  “知道你没事就好,刚才发现你不在了,急死我了,”曹烽笑了笑,手掀起上衣去擦脸上、脖子上的汗珠,赤着六块麦色的腹肌,“你回电影院了吗?”

  段语澈说回了:“电影都结束了,你在哪?我来找你,我们去吃饭吧。”

  “哥回电影院找你,你别乱跑。”曹烽站起来,朝电影院方向走去。

  “好,我不乱跑,我在买爆米花这里等你。”说完,他又问,“你没给我爸打电话吧?”

  曹烽一边过马路一边回:“差点就给叔叔打电话了,我以为我把你弄丢了。”

  很快,曹烽回来了,段语澈虽然知道外面很热,但没想到他会热成这样,校服几乎全湿,坚毅的面孔上也全是汗珠。他赶紧把刚买的加冰可乐递给曹烽,又摸出湿纸巾递给他让他擦汗:“你想吃什么?我请你。”

  曹烽把可乐贴到脸上降温,喘着道:“不用,哥请你吧,你想吃什么?”

  “不不不,我请你,走吧,去吃韩国烤肉。”看他大汗淋漓的模样,段语澈实在过意不去,想了想,道:“其实……刚才我是去给你买礼物了。”

  曹烽一下就愣了。

  段语澈从书包里拿出一个盒子,上面印着精致的品牌LOGO:“喏,给你买的新钱包。”刚才去给周泽亮买生日礼物的时候正好看见了钱包,便一下想起了曹烽——曹烽缺一个钱包,就顺便买了一个。

  曹烽不认识这些,可一看这皮革纹的包装盒就知道一定不便宜:“这不合适,小澈,你自己留着……”

  “拿着吧,我有钱包用,这个买给你的,下次不要把钱藏在鞋底了。”

  “我没……”曹烽红着脸想辩解,他不是故意把钱放鞋底的,他一般都缝在腋下。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