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早上惯例要升旗,结果路上突然下了雨。

  车上只有一把伞,小张把两人送到校门口,曹烽快一步下车,打开雨伞,一只手把着车门,为他撑开一片天空,弯腰等段语澈出来:“地上有水,小心些。”

  这把放车上备用的伞不是很大,曹烽人又长得高大,伞下的空间越发地挤,他怕段语澈淋雨,把书包背在身前,还伸手把段语澈的书包取下来抱着。段语澈下车,跨过积水,躲在伞下,抬头看了他一眼,曹烽就像他以前的那些法兰西同学一样高大。

  到了教学楼,他才看见曹烽另外半边从肩膀到手臂全淋湿了。

  马小波通知说升旗仪式取消,一帮人在教室里兵荒马乱地抄作业,他们一个班全是学渣,段语澈的同桌飞机的作业非常抢手,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一排,还有人在催:“快点儿快点儿,抄完没?”

  各科课代表都在收作业,段语澈从前后左右那里搜刮了几份不同的作业版本,趁着早读时间,每个抄一点,这科抄完换下科。

  高一最辛苦的一点就是科目繁多,作业量也大,不过抄起来倒也快——抄着抄着,段语澈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数学和物理的练习册了,他翻遍了书包也没找到。

  就在他抓狂自己是不是没带的时候,格外受到马小波器重、正在监督早读的曹烽从他旁边走过,并默不作声地在他的桌上放了两本练习册,外加笔记本和一张便签。

  笔记本和便签都是段述民以前买在家里囤着的,他几乎不用,现在全便宜给曹烽了。

  抬头看着他挺直高大而沉默的背影,段语澈摊开纸条。

  上面写:小澈,你练习册昨天落在我那里了,我写完了,本子上是我写的解题思路过程,你一看准能明白。

  段语澈记得他的字写的很工整的,像是照着课本上的宋体字临摹的那种工整,怎么这小纸条上的字写的有点歪歪扭扭?

  该不会手还没好吧?

  昨天他关门的力道很重,一定是伤得不轻……

  又抬头看了一眼,曹烽已经绕到了另一边,但当他抬起头,曹烽像是立马就感觉到了,扭过头来看他,对他笑。

  段语澈飞快地低下头,翻开练习册,自己的作业部分已经写完了,是仿照他龙飞凤舞的字迹写的,模仿得很像——昨天怎么都不肯给他抄作业的人,居然帮他写完了?

  还是在手指受伤的情况下。

  段语澈心里有点不自在,总感觉欠了曹烽什么一样。

  很快,早读过去,他把作业交了,马小波抱着一本厚重的英汉词典进来,说:“这本牛津英汉词典非常适合咱们班的同学,我建议人手一本,啊,词汇量非常重要,每天只用背十个单词,一年就能背近4000个,完全能达到高考英语水准了。不过大家要考雅思、托福和AP的同学,4000个词汇量还远远不够……”

  在他老调重弹说了词汇量有多么多么重要后,终于进入正题:“班上现在统一购买英汉词典有一定折扣,在书店买要98,班上折扣后是68,要购买的同学今天赶紧在班长那里登记。”

  段语澈根本不需要这个,也没在意,过了两天词典发到他手上,特别纳闷,去问班长:“我没登记也没给钱,这个词典是不是发错了?”

  班长翻开本子查看,接着说:“你看,这里有你的名字,你交钱了,哦,是曹烽帮你交的钱……咦,他帮你交了,自己没交。”班长想起来了,“那天我问他是不是不要,他说不要。”

  段语澈愣了下:“……哦。”

  他抱着词典去找曹烽,曹烽正在刷物理题,段语澈把词典放他桌上:“你帮我交钱,怎么不问我一下?”

  “这是学习资料,”曹烽抬起头来,“我以为……”

  “我不需要词典。”段语澈知道他过得很拮据,舍不得花钱,几次他不小心看见段述民给曹烽钱,曹烽是死活都不肯要,那副架势好像要跟段述民打起来似的,一个劲儿地说自己包里还有钱。

  甚至晚上放学他在校门口买烤肠一块五一根,曹烽都不肯吃,买了半斤板栗,分给他一个,他也不要,老说自己不饿。

  就这么节约的人,居然花钱帮他交了资料费?。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他打断曹烽,看了一眼牛津词典后面的标价,摸了一张一百块给他,接着把新词典放他桌上:“当我送你了,我反正用不着,你拿着用。”

  “我有,我有一本了,这个你用。”曹烽拉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从书桌抽屉里拿出自己的词典,“你看,哥有一本了。”

  段语澈低头一看,那也是一本英汉词典,但看起来和刚发的颜色有些不一样,版本不同,而且还要更旧,壳子掉色了,也掉皮了,蓝色的硬壳还用油性笔写了个名字,不是曹烽。

  段语澈好像明白过来了:“这不是二手的吗?”

  “嗯……我找高年级买的,便宜一点,而且上面还记了笔记,比新的好呢。”

  段语澈心情更加复杂了,直接抄起他桌上的二手词典抱着:“曹烽,下次别这样乱花钱,我也用不上。”

  曹烽没有接他的钱,段语澈丢在他桌上就走了。

  坐在曹烽前桌、和他说过几句话的女生忍不住回过头,问他:“欸?你和段语澈关系很好啊,我看见你们早上一起来,放学也一起走。”

  曹烽也是最近几天才知道的,段语澈模样生的太好看,背景听起来也很牛,刚进校就出了名。

  那天上厕所,他还听见有个班上的、不起眼的男生在给另一个说:“他是我初中同学,我们一学校的,他刚来就出名了,我们都管他叫行走的ATM机。”

  另一个同学问:“这么有钱?”

  “是,是有钱,他进校不久就拿了作文比赛的年级二等奖,题目叫《我的行长爸爸》,写的跟幼儿园作文似的……”

  上周曹烽和段语澈一起出校门,碰见有女生送情书的,有送小零食的,还不止一个,但他不会收,上体育课都会发现有其他班的过来偷偷看他,一打铃就跑,他一扭头一群小姑娘就脸红。看小澈的样子,是习以为常,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但好像对早恋丝毫不感兴趣,从不接受。

  曹烽知道他很受欢迎。

  但是段语澈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具体关系。

  曹烽回答前面的女生,说:“我跟语澈住得比较近。”

  女生“哇”了一声,上下看他,露出那种“看不出来啊”的表情:“你们居然是邻居吗?那他们家是不是住大别墅?”

  曹烽不想回答这种私人的问题,但是他根本不懂得怎么委婉拒绝,就从书包里拿出之前段述民买的奥利奥来,分了她一个:“吃吗?”

  女生拿了一个,说谢谢。

  回到座位的段语澈回头一看,正好看见这一幕。

  那女孩是个学美术的,高高瘦瘦有气质,笑靥如花。

  曹烽看起来很腼腆,也是在笑,摸了摸后脑勺。

  ……这个曹烽。

  段语澈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老实,这才来多久啊。

  下午体育课,曹烽趁着段语澈去上厕所,教室里也没人,偷偷把一百块塞回他钱包里。

  段语澈不清楚自己包里有多少钱,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放学的时候,他收拾的动作很快,书包是空的,把水杯塞在侧袋里就出了教室,也没等曹烽。

  曹烽反应过来,段语澈人已经走了。

  他只好走到段语澈的位置上,帮他把今天要做的练习册一一找出来,装进自己的书包。

  下楼,曹烽朝后门的方向走,远远就看见段语澈站在自行车棚那里,在跟一个披着黑发、身材娇小的女同学讲话。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https:///

  “小澈,是我。”是曹烽的声音。

  段语澈喜欢反锁门,他打开门,问什么事。

  曹烽抱着几本练习册和教材、笔记本,说:“今天的作业。”

  “哦。”段语澈开门放他进来,他房间有点乱,地上是一张巨大的拼图毯,上面堆着刚拼好一个外框的拼图,三千片散落在一起。

  坐下后,他正准备拿起笔抄,发现只有自己的空白练习册,没有曹烽的。

  曹烽坐在旁边,打开了笔记本,解释道:“这些练习题我下午都写了,这是数学的,我整理了相关的公式,例题和解题思路,很简单的,你看一遍就能明白。”他翻了一页说,“这是物理的,历史的答案在书上都能找到,第二单元,22页到25页,这里,雅典民主政治的确立,这是地理的,在书上……”

  一共九门课,今天留了作业的有七门,除了英语以外的部分,曹烽全部帮他整理出了一目了然的解题思路。

  显而易见的用心,比直接让自己抄作业用心多了——哪怕段语澈内心深处不能接受这种方式,认为还不如直接给他Copy来的简单容易,可这种细心周到的方式,超乎寻常的用心体贴,让他实在是不忍心去打击曹烽,告诉他自己不需要。

  但他确实不想写。

  段语澈翻开他的笔记,装模作样地看:“喂,你的手现在还疼吗?”

  曹烽嘴角弯了起来,说已经好了,不疼了。

  “不疼了就好。”段语澈故意打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推给曹烽,“那我写作业了,你要不要玩电脑?还是看英语?”

  曹烽纠结了下,说:“电脑。”

  段语澈笑了,心想学霸也不过如此——还不是照样败给电脑了?曹烽学习好,肯定是因为他以前接触不到这些好玩的,只能学习。

  “鼠标也给你,你要不然回房间玩?”段语澈对游戏并没有什么瘾,他偶尔玩网游,主要是为了收集皮肤,除此之外就没什么意思了,电脑放在他这里,也是看点视频。

  “我可以就在这里……”

  “你在这儿打扰我学习。”

  他愣了一下,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站起来说:“那,那我不打扰你了,我去背单词。”

  段语澈说:“别啊,你把电脑拿上,你拿回房间随便玩。”

  曹烽犹豫了下:“嗯,谢谢弟弟。”

  段语澈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曹烽抱着电脑走了,门一关,他就迅速丢掉笔,把练习册放一边,坐在地上继续玩他刚拆开的拼图。

  这是他远在英伦的小姨寄给他的生日礼物,提前一个多月到了。

  拼图是3000片,Jumbo的MysteryPuzzle系列,刚出的新款。

  小姨的朋友告诉他,Jumbo刚出的系列还有个活动,拼好过后拍照发到官方邮箱,如果是前五十名成功拼成功的,就能获得一份奖品。小姨还说:“你什么时候拼好了,小姨就什么时候回国来看你。”

  段语澈知道她就是说说而已,哪怕他没有拼成功,只要她有时间,就一定会回来看他的。

  他很喜欢把一个零散的物件拼凑成一个整体的过程,尤其是有难度的,这包拼图从英国寄过来,本就花了不少时间,即便这是个冷门游戏,可世界那么大,和他一样喜欢玩Mystery系列的人并不少,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前五十名的奖品。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一个人得花上至少一个月、或许两个月……甚至是小半年,才可能拼出来。

  JumboMystery称得上是全世界难度最高的拼图。

  他趴在地上,一块一块地扒拉,拼图没有什么技巧,就是从外框开始拼,从颜色相近的部分开始由外往内拼凑。

  时间过去了一个小时,他找到了两片,奖励自己吃了两块巧克力——这已经是很不错的战绩了。

  这时,门突然被人敲响,段语澈:“谁啊?”

  曹烽说:“小澈,我能进来吗?”

  段语澈顿了顿,想了下自己要不要装个样子去写作业,但是又懒得起来,就没动:“你进来吧,什么事?”

  曹烽推开门,抱着电脑进来:“电脑突然黑屏了。”

  “应该是没电了,充电器在床头柜那里,你找找看。”他头也不抬地找拼图块。

  曹烽看见他专心致志地玩拼图,旁边地上还放了一盒打开的巧克力,便走了进来,把电脑放在他床头,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哪个?”段语澈抬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在说拼图,就看傻子一样看他,“拼图啊,你没玩过?”

  “没。”曹烽脸有点红,他当然知道是拼图,虽然没玩过,但也知道,他就是想和弟弟说话而已,他坐下来,问他,“难吗?”

  “嗯……有点难。”段语澈看他好像没有走的意思,就说了句,“你不玩电脑了?”

  曹烽摇头:“你作业写完了吗?”

  段语澈:“……”

  他迅速转移话题:“以前没玩过拼图?我教你吧,你帮我找图块,我们一起拼,你找到了一块呢,我就奖励你一块巧克力,怎么样?”

  “好啊!”曹烽马上就应了。

  上次他就对弟弟的这个拼图很感兴趣了。

  “这个拼图叫Jumbo,是……”他在想要怎么翻译那个单词,顿了顿道,“悬疑系列。”

  “嗯。”曹烽认真地听着。

  “这是线索。”他把外包装拿给曹烽看,“叫……”又是顿了顿,才翻译道,“非常嫌疑犯,和普通拼图最大的区别是,这个外壳的图只是线索,真正的图不长这样。在完成拼图前,谁也不知道这张图的完成品到底长什么样,当然,除非有人拼好后,把完成图上传到网上。”

  若是对照着图来拼,乐趣就要大大减少很多。

  早在小学的时候,他就花了整整一年,一个人在家拼成了33200片的动物丛林,打那以后就再也不碰普通拼图了。

  去年他花费小半年的工夫拼好了3000片的纯白地狱,今年就换了Jumbo的悬疑。

  曹烽专心地听他讲解拼图技巧,不时点头,表示明白。

  段语澈分了一小部分的“尸-体”给他:“开始吧。”

  已经夜深了,但面对感兴趣的游戏,段语澈没有半分的睡意,曹烽是个生手,找出一片就问弟弟:“是不是这片?”

  “不是,这颜色都对不上,缺一块,你再找。”

  很快,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两个人都忘了时间,直到曹烽的肚子忽然“咕……”了一声。

  在安静的房间里,这声音非常明显。

  曹烽的脸刷一下就红了,段语澈也没抬头,在拼图块里扒拉扒拉,默默地丢给他一块巧克力,曹烽没有接,忍住了馋意,他晚上经常饿,但他那里还有好多段述民买的零食,饿了就吃一块牛肉干。

  他摇头道:“我还没找到呢。”

  段语澈有点不解:“等会儿再找吧,你不是饿了吗?”

  “你刚刚说……”曹烽顿了顿,“要我找到正确的拼上去,才给我奖励。”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