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述民那天离开后,接连几天没回家,曹烽又变成了一个人,他想给段语澈买下那个微型八音盒,但身上的钱不够,虽然有段述民给的钱,但那不一样,他不能花。

  曹烽估摸着那东西工艺或许有些复杂,毕竟自己完全不懂音乐,但如果他能把微型八音盒拆开研究一下,没准可以造一个差不多的出来。

  他别的东西不在行,但做手工却是很拿手。

  于是曹烽又一次去了那家店,这已经是他第四次去了,这一次,他走进店里,却发现货架上原本还在的微型八音盒不见了。

  老板说:“你来晚了,卖掉了。”

  曹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每次来,就摸一下,然后在耳边晃一晃听一听,仿佛这样就能研究出它内里的构造了般。

  “你很想买?”老板老是见他来,又不买东西,就是厚着脸皮在那里看来看去,也不像是要偷东西,很显然,他想买却买不起。

  曹烽说想:“我还在……攒钱。”他考虑了一些攒钱的方式,如果打工的话,来钱太慢,等弟弟生日都过了或许他才能攒够这两千五,昨天他看见网上有研究所在招人试药的,今天打了个电话问,价格很高,只是要试药半个月后才结,曹烽有些犹豫,说再考虑一下。

  今天来,他要买的东西就不在了。

  老板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还是学生吧?买礼物送女朋友?”

  “不是,不是女朋友。”他忙道,“是给家人,我弟弟,他是弹钢琴的,弹得很好,他要生日了。”

  “哦,你就想买机械八音盒?”

  “嗯,他肯定会喜欢那个的。”

  “我仓库里还有个坏的,你要不要?你要我就便宜卖你了。”

  曹烽眼睛一亮,压制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要!”,稳住情绪说:“能不能让我看一看?”

  “看一下可以,你别拿着看几个小时就行了。”老板转身进了内里的小房间,过了两分钟出来,拿了个略带锈迹的机械八音盒出来。

  也就比啤酒盖大一点,是褪色的金属,上面有凹凸不平的云纹雕花,似乎比之前那个更为精致,只是坏掉了,而且更旧。

  曹烽转动背后的发条,音乐盒并不发声——果然是坏了。

  他摩-挲着上面的锈迹,心想如果抛光一下,肯定就亮的发光的。

  “这个……要怎么才能修好?”

  “我是卖古董的又不是修理工,你要修这个,可以上网查一查。”

  “如果缺少零件怎么办?”

  老板翻了个白眼:“我说了,这个是坏的,你要要就便宜卖你,东西你看了,你要不要?”

  曹烽心里并不确定自己能否把它修好,他觉得这个钱很有可能会白花,买下这个或许没有任何意义,弟弟会喜欢旧的东西吗?

  他没有一点把握。

  “多少钱?”曹烽问。

  “这样吧……”老板也在犹豫,东西坏了,自然不好定价,“它成色不太好,也坏了,但到底是古董,三百块你拿走吧。”

  曹烽摸了摸裤兜,其实他准备了六百块,这是他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他在学校一周,也花不到一百块——可是这三百很有可能会打水漂。

  他低头看着八音盒,心想,如果在上面焊接一根链条,就可以挂在身上了。

  一咬牙,曹烽买下了它。

  不过,他还缺少一些必要的工具,去了修表摊,买了师傅淘汰的工具,把钱全花光了,留了几块钱坐车回家,打开邮筒看了一眼——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弟弟寄的明信片还是没有到。

  不过弟弟晚上要回家了,曹烽不知道他具体什么时候到,就先炖了汤在高压锅里。

  段语澈回家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大概真的累了,睡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起,也没怎么搭理曹烽。

  段述民正好也回家了,他和曹烽之间有了秘密,不过谁也没有提,段述民提出去周边玩两天,段语澈似是想拒绝,又想到是欠曹烽的,就同意了。

  只是国庆出游,到处都人山人海,段述民给他们在景区拍了很多照片,每一张几乎都看不见主角,全是各种抢镜头的路人,没一张能看的。

  游玩后回家,开学了,全校都面临着月考前的噩梦复习周——国际班除外。

  班上的大多数同学,都不慌不忙,优哉游哉地背着单词、语法,如果说班上还有认真学习的人,那只能是曹烽了。

  但曹烽听课归听课,听着听着,偶尔还是会走神,眼神瞥向段语澈的座位。

  他总是能看见段语澈在和他同桌传纸条,一个本子在两人手上传来传去,看着像在聊天。

  他心里很不高兴,认为杜鹏飞严重影响了弟弟的学习,晚上放学后,两人一起朝后门走去,曹烽憋了好多天了,忍不住旁敲侧击地问:“小澈,我看见你上课和你同桌传纸条,你们在……聊天吗?”

  “你上课盯着我干什么?”段语澈有点奇怪。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小心看见的。”

  “哦,我跟他就是玩游戏。”

  “游戏?”

  “就是五子棋啦。”

  曹烽马上说:“五子棋我也会下,我可以陪你玩。”

  “平时玩什么玩,我就是上课玩,回家谁还有心情玩哪个啊?而且你又不是我同桌——”

  “我可以……和你同桌换个座位的。”

  段语澈停在卖烤肠的摊子前,要了两根烤肠,对曹烽说:“你换座位干什么?”

  曹烽说:“还有两三天就要就要月考了,你同桌……肯定要学习的。你跟他玩五子棋,不是有些影响他学习吗,和我……”

  “和你怎么样?你不也是好学生吗?”他分了一根烤肠给曹烽,看着他,“不影响你学习吗?”

  “我可以一边陪你下棋,一边听讲的。”

  段语澈笑了笑,并不理解曹烽为什么这么执着。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曹烽想换座位,但是又找不到机会,他想了一晚上,终于想出了一个可行计划,在考试前两天晚上,熬夜编写代码。

  段语澈的电脑,现在大部分时候是他在用,他要查Sankyo微型机械八音盒的资料,便找到了日文网站,但是由于不懂日文,只好一边在线翻译一边研究。他已经把音乐盒拆开了,只是还没弄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不工作。

  除了认真学习以外,曹烽还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事要做,体育委员还给他报了一大堆的项目,大概是看他长得很高、身体很好,什么项目缺人,就把他往什么项目上排,而曹烽这个性格,压根就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

  星期三,他们市医疗部门的医生专门来学校检查,一个班一个班地问:“同学们,有没有谁没有接种腮腺炎疫苗的?有没有人感觉腮帮子、淋巴这里有点疼,鼓鼓囊囊的?”

  经过段语澈他们班的时候,有个男生举手,说有点不舒服。

  医生就现场摸了摸他的腮帮子和淋巴,感觉他是咬肌肥大,就问他:“什么感觉?”

  “有点疼。”

  “怎么个疼法?”

  男生说:“就是酸痛。”

  “有没有吃什么硬的东西?”

  男生说:“槟榔算了?我昨天吃了四颗。”

  医生:“……”

  段语澈这会儿也想起来了,上次体检的时候,他抓着周泽亮跑掉了,这又是个传染病,一旦有病情,立马就要隔离。

  错过接种疫苗后,马小波还专门提醒他抽空去,但那天他太忙了,就没带曹烽去接种疫苗。

  他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腮帮子,不疼,但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应该不会这么倒霉感染上吧?

  医生神情严肃地说:“同学们,有什么身体上的异常,一定要说,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可是传染病!”

  段语澈心里有点慌,一直摸自己的下巴,正想叫同桌飞机摸一下他的脸是不是肿的,就看见他在抠头皮屑。

  段语澈:“……”

  他觉得自己应该没病,又不确定,毕竟没有打疫苗的,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曹烽也没打,不知道周泽亮打没有。

  他不敢大意,一下课,就冲到曹烽座位上:“曹烽,曹烽!那个疫苗!”

  曹烽抬头去看他。

  “我们不是没打疫苗吗?就是开学让我们去打的那个鬼东西!”段语澈伸手就去摸他的腮帮子,又摸又捏的,感受了几秒,说,“你的脸不肿,我感觉我的肿了怎么办,你摸摸看?”

  “啊?”曹烽傻了几秒,才确认他的要求,犹豫地伸出手去。

  段语澈一脸苦恼的捏着自己的脸皮说:“我感觉我得传染病了,我右脸比左脸肿诶!”

  “看起来……不肿。”曹烽声音有些干涩,不由自主地吞咽了下,手掌轻轻地,触碰上他的一边脸颊。

  他的手很大,而弟弟的脸很小,是个巴掌脸,太小了,光滑的触感,在他碰上去的那一刻——几乎是瞬间,曹烽的脸就红了。

  “你两边一起摸,我是不是右脸比左脸肿?我是不是得病了?”段语澈还没注意到,毕竟他长得黑,不注意看是看不出表情上的变化的。

  曹烽只得克制地,服从他的要求,捧住他的脸。

  段语澈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眼底闪动着光:“怎么样?我得病了吧?”

  不知为何,曹烽看出他似乎是想得病的,得了病就要回家隔离一周到半个月,这是刚才那个医生亲口说的。

  加上明天又是月考,这时候回家,一举两得。弟弟这点小聪明,他看得很透彻。

  “我觉得你……没有生病。”曹烽的手掌贴着弟弟的脸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眼睛深得可怕,低声说:“如果你不放心,哥带你去医院挂个号检查一下,你别让其他人乱碰你的脸了,他们不是医生,说话不作数的。”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