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信上也没写地址,也没邮编,只写了我的名字,怎么寄到我家来的?”打开邮筒的锁,段语澈把信封拿出来观察了一下。

  曹烽在一旁也不吱声,见他正要拆开,连忙阻止:“等……等下回房间再看吧!”

  段语澈看了他一眼。

  小区里路灯少,他们家前院就一盏门廊灯,光线朦胧,曹烽的整张面孔都陷入了阴影,深邃的轮廓有几分不可名状的紧张,不自在地舔着嘴唇。

  段语澈心里感到很纳闷。

  曹烽说:“外头风大,我们进去吧,你……回房间再看!”

  曹烽把弟弟送回房间,还没走,就站在门外,他靠着墙站,心里又有几分后悔,写信这个行为,太傻了,但是又想知道他是什么反应。

  段语澈当然不知道他躲在外面,他坐在床上,把信封拆开。

  信纸折叠成三段,是从笔记本上裁剪的纸张,雪白而干净。段语澈打开信,瞬间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字,写作文呢?

  入目第一行是工整的字体:亲爱的弟弟。

  他马上抬头朝门的方向看去。

  -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提信的事,在车上,段述民坐前面副驾驶,两个小孩坐后面,视线接触到了,曹烽特别不自在地挠挠头,转头去看窗外,只要一想到自己在信里写了多么露骨的东西,他就感到害臊,羞耻。

  而且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便一直憋着。

  段语澈看了一眼开车的小张,和紧锁眉头在看电脑邮件的段述民,犹豫了下,伸手戳了戳曹烽的胳膊:“哎。”

  曹烽差点跳起来,回头。

  “曹烽,你过来,坐过来点。”段语澈把放在两人中央的书包拿了起来,抱在腿上。

  曹烽整个人都很紧绷,一言不发地挪过去,挨着他。

  他昨晚没睡好,一直想着信啊信,想着自己哪里写得不通顺,写得不够好,他不该那么着急的,要是再给他一晚上,一定可以写得更漂亮。

  “昨天那封信,”段语澈也不想让前面两人听见,说话声音很小,很近,“为什么给我写了那么多?”

  “是……回信。”曹烽有些难以启齿般,扭过头去对着弟弟的耳边低声说,“写信是一定要回信的,你给我写了,就一定要回。”

  他说话时的热气吹拂到了耳朵里,段语澈觉得有些痒,揉了揉耳朵说:“这是什么不成文的规定吗?我只不过给你寄了一张明信片而已,而且才一句话。”虽然不记得自己当时写了什么,但犹记得很敷衍地写了一句话就寄出去了。

  曹烽却很认真:“我第一次收到明信片,没有人给我寄过。”

  段语澈笑了笑,其实心里是欢喜的。他只有上小学的时候,在笔友活动上才写过信,但并未收到回信,所以这也是他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好意,尤其是曹烽还在信里说喜欢他,还说,会永远对他好。

  很难不让人动容。

  “我下次出去玩,也给你寄明信片,不过你不用给我写那么——那么长的信了,太长了。”他顿了顿,“你给我写的信,我会收好的,谢谢。”

  “不用谢。”曹烽更加害臊了,从脖子红到耳根,他知道自己没必要写那么多的,只是……不由自主。

  上周刚考完试,这周便即将迎来运动会,考试的压力清扫一空,早读时大家也没读课文背单词,而是在热烈讨论班服的事。

  班长站在讲台上说:“根据投票,选择中山装和民国女学生装的人最多,所以这次运动会我们班就穿这身,请同学们今天到我这里来交钱,要是下单晚了,运动会当天就收不到货了——男生是150一套,女生是160一套,女生比男生多了个发带,所以贵10元,鞋子不用统一买,但是要穿黑色皮鞋……”

  “是网上买吗?”有同学发问。

  “是的,网上付款,然后寄给我们。”

  “那靠谱吗?会不会是骗子?”

  “就是,万一是骗子怎么办!”

  这两年,网购才刚刚兴起,很多家庭还没有网购的习惯,觉得网上全是骗人的。

  “请大家放心,”班长耐心地说,“我家在网上买过很多东西,没遇见过骗子,而且在网上开店是有身份证信息的,骗了人他也跑不掉!”

  由于他的这一番话,同学们都陆陆续续地交钱了。

  “曹烽,班上就剩你还没交钱了,你要不要班服?”

  曹烽手机登录不了Q-Q,他从同学那里看见了衣服长什么样,觉得150太贵了。

  “我……我不要了吧。”

  “那你不走方队了?”班长看着他穿的衣服,是件衬衫,看不出来什么,再低头看向他脚上穿的鞋,运动鞋是白色的,是双名牌,要大几百。

  假货?

  曹烽自然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低着头说:“班长,我不走方队,衣服也不要了,谢谢你。”

  “那好吧。”班长摇摇头,转身的时候嘀咕了句,“真是不合群,这种人干什么要来我们国际班?”

  曹烽头埋得更深了,眼神晦暗不明,过了几秒,他继续打开复印的练习册做物理题。

  他的物理学的非常出色,物理老师知道他喜欢刷题,而且喜欢提前预习后做题,他改曹烽交上来的作业的时候,不小心看见后面的内容已经全部写完了,包括那些没有学习的内容——

  物理老师大致看了一下,发现正确率高的可怕,好像在抄答案那样的高,可他们学校自己出的题,学生是不可能查到答案的,后来他就注意到了这个学生,叫他来办公室,给他推荐了难度更大的练习题,让他拿着文印室复印:“签我的名字,不用钱。”

  还问他:“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物理?你为什么对物理感兴趣?”

  曹烽有点答不上来,不知该怎么形容“觉得简单所以喜欢”的感觉。而且他也并不是只喜欢物理,准确而言,他是喜欢数字,喜欢井然有序的感觉。

  他在学校里的生活,几乎被刷题所占满了,除了和段语澈,还有前桌女生偶尔说说话,基本不交朋友,孤僻得不像群居生物,独来独往。

  运动会走方队要排练,段语澈没有报名,班长来问,他就点头了,反正也没事干。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曹烽沉默了几秒,低声说:“我一只手也可以翻书。”说完,风翻动了一篇书页,曹烽想翻回去,结果一只手没拿稳,书掉在地上。

  曹烽抿紧了唇,不由自主地收紧手心。

  两人对视几秒,段语澈感觉自己被他捏了几下脖子肉,有种怪怪的感觉。他到处看了看,忽然啊了一声:“曹烽,那我睡你腿上吧?”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