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天气有些阴,刚起床段语澈就感觉到了比平常冷,降温了。

  拉开窗帘,外面是雾蒙蒙的天。

  起床,他只在厨房看见了曹烽,没见到段述民,知道他又没回家,这次连短信懒得给他发了。

  他前几天就告诉段述民,说周四有运动会,曹烽有长跑项目,他也有接力赛,虽然没明说,但是是希望他来看的。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现在看来,段述民多半是忙工作忙得忘了,段语澈并不明白段述民为什么明明什么都不缺,身体都检查出三高了还这样拼。

  他知道妈妈走的时候,留了他的抚养费给爸爸,还有一笔巨额遗产在小姨那里,而且他还有信托基金,等到他成年,就全部留给他,段述民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去赚钱。

  尽管段述民没回家,小张还是很尽职地准时来接他们。

  段语澈的班服是改过的,穿着特别合身,和其他人穿着的模样非常不同。

  他黑发柔顺,衣冠齐整,模样精致,穿上中山装就好像民国贵族小少爷。和曹烽一起进学校的时候,就惹得不少同学频频回头看他。

  进了班里,更多的人开始惊叹:“你衣服怎么跟我们的看着不一样?”笔趣阁TV首发

  整个班级都穿黑色,唯一的例外,就是穿校服的曹烽。

  他长得特别高,站在队伍里越发鹤立鸡群。

  或者说格格不入。

  曹烽很敏感,感觉到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也有异样的眼光,可他只是站得更高更直,仿佛生来就如此骄傲。

  整个上午,都是冗长的开幕式,结束时天上忽然开始飘雨。上午没有曹烽的项目,小波老师忙着给比赛的同学加油,段语澈也被飞机拉着去小卖部买零食了。曹烽回了趟教室,教学楼里人很少,他走到办公室门口,轻轻推了推门。

  门是锁着的。

  下午曹烽有三个项目,跑了个三千米,只是有点累,他状态比所有人都好不说,还拿了小组第一。

  至于最终成绩,要等下周。

  马小波在终点等着他,激动地说:“曹烽,你跑得太快了!简直是飞毛腿!”

  对别人而言三千米是耐力赛,对曹烽这个每天走十公里山路的人而言,并不算什么。

  段语澈倒了一杯葡萄糖给他:“刚才你跑步,我一直在给你加油,你看见我没?”

  “看见了。”曹烽微微有点喘,喝了口葡萄糖,他是脱了校服跑的,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等会儿要接力,地很滑的,你跑慢一点,千万别摔了。”下午雨才停,橡胶地是滑的,他们比赛的时候有两个同学就摔了。

  “我穿的是钉鞋,怎么会摔啊!倒是你,还能跑吗?”

  曹烽笑了笑,表示小意思。

  结果接力赛一开始,接二连三的有人扑街。

  还不是一个两个,但基本上摔了的,马上就站起来,继续跑完剩下的几十米,没有人停在半路上哭。校长和教导主任就在旁边,看出了状况,干着急,嘴里讨论说:“要不然就叫停了吧,这么多同学都摔了。”

  校长皱着眉说:“那就比完高一这拨,直接开始拔河吧。”

  不幸的是,这个指令下达前,刚好轮到了七班。

  接力的位置没有多大讲究,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棒和最后一棒,曹烽被安排在了前面,他长得又高、腿又长,发挥很稳定,枪声一响,遥遥领先。

  曹烽跑过去,把棒递给对面,就站在后面看。

  他不关心什么名次的,只关心弟弟跑的时候别摔了。这么想的时候,前面一个班一个女生就滑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力棒都甩飞了。

  旁边一个班正在跑步的,眼看着对手失利自己要反超,还没来得及笑,一脚踩上接力棒,人又尖叫一声滑倒了。

  不远处的校长脸上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叫校医,叫校医!”

  段语澈是下一棒。

  曹烽是真的紧张他,到旁边去一路跟着他跑,段语澈穿的钉鞋抓地,不容易摔,可这却是一双新鞋。

  他爆发力很强,跑得飞快。

  曹烽眼睁睁看着他快跑到了,右脚忽然扭了一下——只一瞬间的事,几乎连停顿也无,继续跑完剩下的十几米。

  段语澈慢慢减缓脚步,脸上表情有点难看。

  班长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很多摔破皮的同学,就在旁边用消毒水简单处理伤口,段语澈走得很慢,他在喝水,而旁人几乎看不出他有什么问题,崴脚的那一下太快了。

  曹烽钻过人群,面露焦急,直直朝他去:“小澈!”

  “嗯?”

  曹烽说:“你脚疼不疼?”

  “你看见了?”段语澈说,“还好,我又不是忍不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坐着休息,别乱动,来,过来。”曹烽拉着他回到班级休息区域,还让他脱鞋自己看看,段语澈看周围好多人,嫌丢人,不肯,嘴里说“不疼,没问题,好都好了,你那么紧张做什么,脚崴的是我又不是你。”

  曹烽不好意思说,你受伤我比你还觉得疼。

  坐下的时候不使力,自然是没什么问题。

  运动会结束了,马小波让班长叫几个男生把饮水机和桌子搬回教室,班长看见曹烽,就叫了他,曹烽摇摇头:“他脚有点受伤了,我得陪他去医务室。”

  段语澈的脚不能使劲,只好开启单脚跳模式,跳到医务室外面,发现还有很多人。

  因为今天下雨的缘故,受伤的人不在少数。

  段语澈说算了:“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回教室吧。”

  好在七班在二楼,他全身都挂在曹烽身上,也没费多大劲,就上楼了,有人看见他这样,就问:“你受伤了?”

  “崴了一下而已。”

  把段语澈扶到教室,曹烽问:“想吃什么?哥去食堂给你买。”

  “我叫飞机帮我们带回来吧,你别走。”他知道曹烽下午消耗的精力不小,“坐下,坐这儿。”

  曹烽想了想,说好:“让飞机再买两根冰棍吧。”

  过了好一会儿,快上晚自习的时候,飞机才回来:“玉米两根,烤肠两根,鸡腿两个,冰棍两根,全买回来了!”

  段语澈说了声谢谢,曹烽从兜里掏出几张十元的零钱:“多少钱?我给你。”

  飞机算了下账,曹烽把钱给他,又说了声谢谢:“飞机,晚自习是电影,你你能不能跟我换个位置?”

  飞机也很爽快,没问原因,从抽屉里拿了自己的东西就去曹烽的座位上坐下了。

  段语澈低声问他:“为什么换位?”

  “你脚崴了,得冰敷。”

  段语澈不明白这有什么关联,曹烽继续说:“你得脱鞋,脱袜子。”

  “……我不。”

  他是不会在公共场合干这种事的!

  曹烽很耐心:“弟弟,你的脚现在不冰敷,回家就更严重了。”

  段语澈以前踢足球受过伤,当然明白道理,只是……在教室里脱鞋?

  曹烽压低声音:“等会儿全校都放电影,也不开灯,你把脚放我腿上,没人看见,不丢人。”

  段语澈:“……”

  “不!”

  很快,晚自习开始,灯全关了,老师进来放了部奥斯卡,就出去了。

  曹烽轻轻碰了碰他:“弟弟。”

  段语澈不想理他:“我不敷。”

  “弟弟。”

  “不!!!”

  曹烽无奈:“那冰棍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曹烽觉得有点可惜,不吃太浪费了,但这个天气吃凉的,对段语澈的胃不好。

  冰棍已经有些化了,他拆开后,三两口吃下去,冻得他直哆嗦,旁边的段语澈看见他这个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吃这么快干什么,没有人跟你抢……”

  放学,电影还没结束,段语澈早就看过这部《美丽人生》了,不感兴趣,只想早点回家,但曹烽没看过,看得入了神,直到下课铃响,段语澈拍他,才从电影的世界出来。

  “你还想看?电影还有一个小时呢。”

  曹烽摇头:“走吧,我们回家吧。”话这么说着,眼睛还是不肯离开屏幕。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

  段语澈看他这么喜欢,倒也不急了:“那再等一会儿吧,现在刚放学,我走得慢,人太多了不方便。”

  段语澈给小张发了条信息,曹烽继续看电影。过了有二十分钟,班上差不多已经没有人了,只剩几个还不肯走的。

  曹烽感觉时间有些晚了,小张还在等着,就说:“我回家再看吧,家里不是有电脑吗?”

  “嗯,走吧。”段语澈走不快,脚腕比方才还要更痛些,出了教室后,曹烽看他一瘸一拐,忍不住蹲下:“哥背你。”

  段语澈微愣:“不用,我自己走。”

  “学校里也没人了,这么晚了没人看见的,不丢人。”

  他犹豫了下,对上曹烽真挚的神情,“嗯”了声,弯腰,趴在他背上。

  曹烽站起身来,下楼,他挑过上百斤的扁担,背个人也不在话下。

  段语澈问他:“我重不重?我还是自己走吧。”

  他有次装病,段述民急的背他去医院,结果背了几步路就开始喘。

  曹烽却摇头,说很轻:“你该多吃点,长点肉。”

  “我吃的多啊,每天都在补充维生素……”

  “要多吃肉和蛋白质。”

  夜色深了,曹烽背着弟弟,慢慢走在秋夜静悄悄的校园路上,自行车棚人烟稀少,绕过车棚,走出校门。

  小张等了有一会儿了,他正下车在抽烟,看见这一幕,连忙着急地跑来:“少爷怎么了?”

  “我没事,脚崴了一下,”他勾着曹烽的脖子,然后拍了拍他,示意他放自己下来,“我爸呢?”

  小张有点紧张,说:“你爸爸还有工作,估计会晚点回来。”

  “哦。”他表情有点难看。

  小张说:“那我给他说一声,你脚的事。”

  “不用告诉他了。”段语澈坐上车,神情淡淡的。

  小张不敢吱声了。

  回家是晚上十点了,段语澈脱鞋的时候,看见脚腕鼓了一个大包,皱了皱眉。

  曹烽看见肿的很严重,表情凝重地说:“小澈,我房间里有我从寨子里带过来的药酒,给你擦一下。还有冰块,哥先给你弄冰块敷一会儿。”

  他有模有样地学着段语澈上次那样,拿出冰块用毛巾包着。

  段语澈坐在床上,脚搁在冰块上,也无需用手去按,便顺手打开电脑,搜了电影出来。

  曹烽回房间拿了药酒过来,段语澈以为会很臭,结果一打开,没有那种臭味,反而闻着有些像精油,曹烽解释:“古法苗方,传了很多年的,很管用。你再敷十分钟,我给你擦。”

  段语澈忍着冰,点点头,把电脑给他:“你继续看电影吧。”

  笔记本电脑放在床上,开着外放。

  曹烽一面看着电脑屏幕,一面去看他被冻红的脚。

  等了有一会儿,他倒了药酒在手心里搓热,手掌包上去后揉了一下,段语澈就“嘶”了一声。

  “小澈,忍着点疼。”

  要把药力揉进去,是真的有些难以忍耐的痛楚,段语澈咬着牙,眼圈都红了,还是忍不住小声地叫唤:“够了、够了……”

  曹烽动作停顿,抬头看见他的脸庞,发现他眼睛都泛着水光,活像是被欺负了,心里又觉得疼,又有一种异样的感觉,柔声说:“好了好了,不疼了啊,明天脚就不肿了。”

  段语澈用鼻音发出一声“嗯”,大概也觉得丢脸,就说:“你把电脑带走吧,你回房间看电影,我洗澡睡觉了。”

  曹烽说:“等过个十几二十分钟再洗,不然药酒就被热水冲掉了。”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

  “别摔倒了。”

  “……知道了!”

  曹烽回到房间里,把剩下的那点电影看完了。电影很短,电影里的人生却很长,他怅然若失,打开书桌的台灯,继续修他的八音盒。

  这种微型八音盒结构太精妙了,构造零件全部都很小,需要用放大镜看着修。

  曹烽打开搜索页面,然后切换到历史,他上次搜出过相关的页面,只不过是日文的,当时他是用网页翻译的。

  他正打算再打开看一看资料,就看见历史记录里躺着一串英文的网站。

  曹烽顺手点开。

  网页缓慢地加载出来,入目第一张图片,就把曹烽吓得工具都脱手,“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是一张尺度有些大的照片,欧美人,若是一男一女,他也就不必如此震惊了。

  可问题在于,照片上是三个人——三个男人。

  这是什么东西?!他慌忙把网页关掉,眼睛因为愕然而瞪大,怎么会出现在他的历史浏览记录里?!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