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烽久久不能平复心情,第二次打开网页,找到了历史浏览的准确时间。

  他清晰地记得,那个时间段,电脑是在小澈那里,难道是他看的?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曹烽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家里就三个人,他,段语澈,还有段叔叔。

  段叔叔肯定……肯定不是,而且段述民书房是有电脑的,不可能用弟弟的电脑搜……这种“脏东西”。

  只有一个答案,这个网页是弟弟搜的。

  若是只有一页,他还可以安慰自己是误入的,可浏览记录里清清楚楚地显现出一列网页,都是差不多的网址。

  曹烽一个一个地点开确认,越看越心惊……

  这是个外文论坛。

  有些网页上有图片,有些却没有,曹烽英文水平普通,还没有到看见英文就直接能翻译的地步,他拿出牛津词典,查找出不认识的单词,在草稿本上拼出一些断断续续的字句。

  有一个帖子是:“直播一下和刚认识的叔叔XXXXXX”

  有些单词曹烽翻译出来,都忍不住觉得面红耳赤。

  这个论坛还不仅仅是那种,居然还有这种,还有些翻译不出来意思,但结合上下文,也能明白这个网站的不单纯。

  真的是弟弟看的吗?他为什么上这种网站?难道他是???

  曹烽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盯着网页看了良久,心里复杂得要命,他宁愿是电脑中病毒了!

  段述民还是从小张那里得知了段语澈脚崴了的事,他第一反应是这小孩又装病了,接着小张说:“是真的,他晚上放学都是曹烽给背出来的,行长,小少爷伤得不轻,路都走不了,您回家看看吧。”

  段述民立马从酒店赶回家,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急躁地进客厅,一开灯,却看见一个人坐在地毯上喝酒。

  “哎?小烽?”

  曹烽看见他回家,立马把酒瓶子拧上,非常窘迫地喊了一声:“段叔叔……”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小澈呢?”

  “弟弟已经睡了。”曹烽表□□言又止,段述民知道弟弟的事吗吗?应该是不知道的,如果知道弟弟居然是同性恋,心里会怎么想。

  “喝了多少?”段述民看他脸是红的,大概是酒精的缘故,可是为什么连眼睛也是红的?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曹烽摇摇头:“没多少。”

  他喝的是自己带来的糯米酒,度数不高。

  “出什么事了吗小烽?”段述民是个人精,哪里看不出来他的不对劲。

  “没、没什么。”曹烽慌忙低头,发誓要把这个秘密守到坟墓里,“就是,我最近在做个东西,遇到了麻烦。”

  “哦,做东西啊,叔叔还以为什么事呢,看把你难过的。”段述民当然知道曹烽现在半个房间都成了工作间,他搞些乱七八糟的小发明,至于是什么小发明,段述民也不太清楚,不过他认为这是好事,小孩有自己的爱好、想法,对未来有很大的帮助。

  曹烽有些难堪。

  段述民说:“你在房间里做这些也不太好,家里有个地下室,一直没怎么用,明天我让人来腾一下,给你弄个工作间,你看看你需要什么工具吗?我都叫人给你准备上。”

  曹烽忙说不用,段述民却很坚持,说地下室放着也不用,还不如利用起来:“对了,地下室还有个按摩椅,装修的时候买的了,你搞发明辛苦的时候,就按摩一下,放松放松。”他越说越觉得这个主意好,“看来我们家里要出个科学家了!”

  曹烽推拒不过,便同意了,只是看着心情仍然不见好,段述民有些郁闷,心想他是不是考试不太理想,就安慰了句:“如果遇见了什么麻烦,也别多想,既来之则安之,事已至此,不如接受它,你说是不是?”

  “既来之则安之……”曹烽重复了句,闭了闭眼,“我记住了,谢谢叔叔……弟弟的脚受伤了,明天的运动会,他应该没办法去了,您帮他给老师打个电话请假吧。”

  因为这个原因,第二天两个人都没去叫段语澈起床,倒是段语澈自己有了生物钟醒了,看了眼时间,还很纳闷:“怎么今天忽然这么安静?没人叫他?”

  这都快迟到了!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忽然开了,他以为是曹烽呢,闭着眼睛装睡打算捉弄他,结果感觉到来人轻手轻脚地进来,掀开了一点被子。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段语澈倏地睁眼。

  段述民说:“醒了啊?”

  “爸?”段语澈看见爸爸,自然很高兴,只是他很多天没有回家,心里有很大的不满,语气便淡了下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他说,“爸爸一听说你脚伤了,就赶紧回来了。”

  “曹烽说的?”

  “小张说的,怎么样,爸爸看看你的脚消肿没有。”他掀起被子一看,表情立刻就变了,“怎么肿这么高?像个馒头一样。”

  段语澈看了一眼,淡定地说:“还好啦,比昨天好多了。”

  “昨天更严重?”

  “嗯……好了,我要起床了,你先出去。”

  段述民:“爸爸已经帮你给老师请了假,今天就不用去学校了,反正也是运动会。”

  段语澈微愣:“那不行,我还有项目呢!”

  “你小烽哥哥说帮你跑,你现在这样也跑不了步,别折腾。”

  他“哦”了一声,又问:“曹烽呢?走了吗?”

  “走了,去上课了,你安心在家养病,爸爸今天就在家里照顾你,哪里都不去。”

  段语澈神情淡淡,提不起一点高兴,曹烽都不来看自己一眼就去上学了?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