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波还没反应过来,就下意识点了进去。

  邮件跳转进一个网址,一进去就崩掉了。

  马小波这时意识到又是骗人的,立刻愤怒地关掉了页面。

  就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木马已经钻进了他的电脑。

  下午第一节休息,但二三节都有课,马小波在办公室里玩扫雷,忽然接到了段述民电话。

  段述民和他们校长张宪元关系非常好,这周一开年级大会,张校长还专门叮嘱过他:“你们班那个,段述民行长的儿子,他爸爸跟我说啊,说小孩国外回来的,不喜欢学习,平时就不要太为难他,给个班干部让他当当嘛。”

  马小波心知肚明,张校长是想从段述民那里搞贷款。

  接起电话后,段述民也非常客气,说:“马老师,太不好意思了,您这会儿在上课吗?”

  “还没上课,刚休息呢。”

  “是这样的,我呢,打电话是想问问最近……”

  “段语澈的情况?他最近表现得不错,听各科老师说,作业都按时完成了。”尽管有很大的抄作业嫌疑,而且考试成绩也烂到了极点,他们班的数学任课老师,脾气暴,正好看见段语澈的试卷,一看他只做了选择题,全选C,直接给他判了零分。

  今天那数学老师才知道,这个全选C的学生不是别人,就是七班的那个段语澈。

  而且年级上的唐主任,还逮着过一次他偷偷抽烟,刚想抓起来,一看是他,稍微一犹豫,段语澈拉着他同伙就跑了。

  至于这些,马小波就没提了。

  “不,我是想问,寄住在我家的那个孩子,就是曹烽,他的情况。”段述民语气拿捏得非常温和,让人感觉恰到好处的舒服。

  “曹烽啊,哈哈哈,他学习也好,我这边都拿到成绩了,周一再打印总成绩表,目测他这次应该是我们班的第一名了。不光学习好啊,德智体美劳,全都出色,打扫卫生从不含糊,从来不偷懒,品德也好,还有运动会,他替我们班争光了……”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马小波逮住曹烽就是一顿猛夸,对于出色的学生,他向来不吝夸赞之词。

  段述民听着特别高兴,立刻说:“他表现好我就放心了,对了马老师,您能不能让他做段语澈的同桌?实不相瞒,段语澈挺听他这个哥哥的话,把他们安排在一起,一定是有好处的。”

  “明白、明白,这个是小事情。”他顺手关掉扫雷,打开座位表,正准备把曹烽的名字换到段语澈旁边去,就看见曹烽二字,赫然躺在段语澈名字的旁边――

  不仅如此,只有一米六五的杜鹏飞,被安排到了曹烽原来的座位,也就是靠墙那一列的最后一排。

  诶?

  自己什么时候改掉的?

  马小波一头雾水,也弄不清楚怎么回事了,他当然不可能把一米六五还有些近视的杜鹏飞安排在那样的座位,于是顺手调了一下,换了个高个子过去。

  曹烽记下家庭作业,收拾好书包回家,本来段述民让小张来接曹烽,小张临时又请了假,曹烽也认为没有必要专程来接他,就准备坐公交车回去。

  校外的公交站,要走十分钟左右。

  曹烽走过去,正好碰上了同学贺恬恬,她是住校生,平时一周回家一次。

  “曹烽,你也坐733这趟?”

  “嗯。”

  “你在哪一站下?”

  曹烽说:“临泉大道。”

  “哦哦,城东啊,那边有个徽山湖。”

  曹烽点头,徽山湖就在他们小区背后,他早上去菜市场买菜,喜欢从那里跑步路过。

  贺恬恬发现他就是个闷葫芦,问话就只会“嗯”“啊”“对”几种回答,简直是个话题终结者。

  她绞尽脑汁,又想了个话题:“哦,对了,你那个网友,怎么样了?”

  曹烽愣了一下,然后想起来她指的是什么。他抿了抿唇,说:“我还没跟他谈呢。”

  “那一定是很重要的朋友了。”

  他低“嗯”了声。

  贺恬恬:“那要不,你加我好友,你不知道怎么说了,就给我发消息。”

  “可是我……”我没Q-Q号码。

  曹烽才意识到自己的谎言是错漏百出的,顿了顿说:“我手机上不了网,你给我一个号码吧,我回去弄。”

  贺恬恬立刻掏出纸笔,写下自己的号码:“这是我的网名,秋日私语。”

  “你记得加,别弄丢了。”

  两人上了公交车,又同行了有五六站路,贺恬恬下车,转乘另一趟。

  回到家是六点半,进门,段语澈还像昨天那样,躺在沙发上气鼓鼓地玩头文字D,但他玩的并不好,坚持不了几分钟就Over。

  段述民正在做饭,曹烽鼻子尖,闻到了海带炖猪蹄的香味。

  “曹烽。”段语澈喊住他,“你过来陪我玩一局游戏吧。”

  他坐下,接过弟弟递给他的手柄,“今天不是要去看周泽亮吗?”

  “去不了。”他有点生气的模样,扫了段述民一眼,“他不让我去。”

  “我也觉得别去,等你脚伤好了,能走路了,哥哥陪你一块儿去看他。”曹烽拿着手柄,却不知道怎么玩,他这个连电视机的,看起来比街头那些游戏厅的更加高端。

  “这样,你看右边,是方向键,按上就是……”段语澈稍微指导了他一下,曹烽就学会了。

  两个人PK了几局,段语澈总是输的很快,输的他没脾气,丢掉手柄说不玩了。

  大约是段述民不让他出门的缘故,小孩儿又闹小脾气,吃完饭就躲房间里去了。

  曹烽想到要注册一个Q-Q号的事,还是去找了他:“小澈,你能不能教我注册一下Q-Q?”

  段语澈还在弄那副“嫌疑人”的拼图,闻言道:“行啊,你进来,我教你。”

  曹烽不是不会,他就是想借机跟弟弟谈谈那件事。

  进门的时候,曹烽给房间落了锁。

  段语澈打开电脑,连网,点击注册:“填写资料,你的生日。”

  曹烽:“1988年,2月19日。”

  “也不用填真的,网上大家都填假的。”段语澈随便给他填了个1956年。

  “那不是五十岁了?”

  “网上嘛,什么都可以,你还可以把性别设置成女,头像选一个可爱点的。”

  曹烽:“……”

  段语澈:“哎,你网名叫什么?”

  “叫……”曹烽想了想,“面朝大海吧。”

  他很喜欢海子的诗。

  “行吧……么一安面,朝,次奥朝怎么拼的?你打。”他拼音学的不行,经常遇见不会打的字,聊天的时候就用英文代替。

  一边设置资料,曹烽一边问他:“你平时上网……跟人聊天多吗?”

  “也不多,上课无聊就聊。”

  “我是说,”曹烽试探性地问,“陌生人。”

  “也聊啊,打个招呼。”他以前就很喜欢和陌生人在网上聊天,经常假装成大人,每次还扮演不同的角色,有时候是十五岁的高中少女,有时候又是一个有小孩的职工,他想象力非常丰富,在网络背后,谁也不知道他是谁。

  回国后,就没这个习惯了。

  曹烽又问:“那……你是跟男的聊的多,还是跟女的聊的多?”

  段语澈看了他一眼。

  “我的意思是,”他忙解释,“你喜欢男……还是……”他支吾着,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段语澈相当茫然,根本听不懂他什么意思。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曹烽手指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深呼吸几口气,伸手接管过鼠标,点击历史记录:“那天……我点进去,看见了这个。”

  他点开网页,那论坛换了新的页面,这次是两个人了,不过还是两个男人,一个金发男人,赤着靠在另一个男人怀里,那金发男人长着很漂亮的五官,可任谁都瞧得出他是什么性别。

  段语澈也没想到他会发现这个东西,一时目瞪口呆,过了几秒后说:“你为什么翻我浏览记录?”

  “小澈,你别误会,我是因为要查点资料,以为那个是,哥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别生气,我没有说出去的!”

  段语澈表情变得有几分烦躁,觉得很难解释:“那天不是跟你说了吗,我邻居家的哥哥,Vic失踪了,他以前就喜欢逛这个论坛,我就是点进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真相比曹烽想象的,要容易接受得多,他心里松了口气,可是又隐隐觉得不对:“那、那个维……维克多,他喜欢……他喜欢这种东西,他是不是……”

  “你是不是有什么偏见?”

  “我……”

  “我问你,你是不是对他,就是同性恋,有什么偏见?”段语澈看着他的表情,终于知道他为什么这两天怪怪的了。

  “我没,我就是……哥没什么文化,我没见过,我觉得有点,不太好……不过我可以试着去理解的。”

  段语澈觉得他不开化:“这个很正常,没你想的那么不堪,国外很开放的。”

  曹烽陷入沉思:“国外都……男生喜欢男生吗?”

  “也不是,Vic他爸爸信XXX教,他们的教义里,同性恋应该被烧死,Vic好像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离家出走的,但是在那边,这就是个正常的事,不要歧视。”

  “我……不歧视。”曹烽心情七上八下的,“弟弟,你和那个Vic,关系很好吗?”

  “我们一起长大的,嗯,就是……青梅竹马,对,竹马。”段语澈不知道自己用错了词,还挺自得,觉得自己文采斐然。

  曹烽一颗心彻底沉到了谷底。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