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曹烽盘腿坐在床尾,手里捧着一本巨大的牛津词典,段语澈一进来,他吓了一跳,立刻把词典放腿上遮住。

  “我爸让我把这个给你。”

  “什么东西?”

  “呃……药。”段语澈也没过去,是丢给他的,“你说要给我做甜酒冲蛋的。”

  曹烽接住药,低头一看,表情僵住,连忙解释:“别误会,我不是,我只是……”

  段语澈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解释,一脸的同情:“我先出去了。”

  曹烽挫败极了,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突发的状况,他看了许多的书,可是书上从来没有教过他。他想用手,可是心里很抗拒,觉得那样很不好。

  -

  周一,大早,月考成绩下来了,白花花的试卷满教室飞,小波老师进来贴了两张表,同学们一拥而上,对国际班的同学而言,好成绩或许不像高考生那么有用,但不代表他们不在乎。

  马小波站上讲台说:“这次学校秋季运动会我们班拿了综合的一等奖,长跑等项目也拿了第一名,潘旭,你来我这儿拿一下奖状发下去。”

  “还有成绩和排名已经出来了,同学们的座位也有一些细微调整,新的座位表就贴在成绩表旁边,今天上午之前,把位置换掉。”

  曹烽正在打扫走廊,闻言马上冲到贴座位表的地方,想看看马小波发现自己小把戏没有――或许看见了,又给他调回原位了也说不定。

  但这会儿成绩表四周全是人,他迫切地想看座位表,他人高,没挤进去,就使劲探着头往里看。

  字很小,他眯着眼努力去看,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赫然就在段语澈旁边!他太过高兴,在十几个同学的推搡之下,后退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别人的脚,那人用力推了他一下:“挤什么挤!你踩我鞋了!”。

  “对不起!”曹烽忙道歉,回过头看见是体育委员潘旭。对方手里攥着一堆奖状,表情难看至极。他低头看了一眼,是一双名牌鞋,虽然没有鞋印,但还是很不好意思,说:“我有湿巾,你擦一下鞋吧。”

  “你跪下来给我擦吗?”

  曹烽愣了一秒,刚想说什么,就被他一把推开,潘旭臭着脸走了,嘴里还在骂:“个乡巴佬,唠子被像动弄喔杀西……”

  这是句当地方言,曹烽听不太懂,只听明白一个乡巴佬。

  他皱了皱眉,没有过多在意,立刻回到位置上,以最快的速度搬上自己的桌椅,挪到段语澈旁边。

  段语澈抬头看他:“你换到哪里?”

  曹烽努力压住嘴角的笑:“马老师给我换了座,我现在是你的同桌了。”他对弟弟的前同桌道,“飞机,我们换一下座。”

  飞机有点懵:“我要换吗?换哪里去?”

  “我也不知道,”曹烽顿了顿,“我们应该是对换吧。”

  飞机:“???”他只有一米六五还近视,居然被发配去最后一排吗?

  曹烽:“你去看看吧,我可能没看清楚。”

  飞机跑去看了一眼座位表,又回来:“我换你前面去了,也没怎么变。不过……”飞机看向曹烽的眼神都变了,“我去,你挺牛逼的嘛,年级第一。”

  段语澈正在喝水,直接呛住了。

  曹烽根本没来得及看成绩表,闻言也愣住,旋即眼睛亮起,露出狂喜的色彩:“真的?”

  “你没看吗?年级排名第一啊兄弟,你成绩这么好!为什么来我们国际班……”飞机一直都不太理解,为什么一个贫困生要来他们班上学,而且还是一个考满分的年级第一。

  旁边的段语澈插嘴道:“他成绩本来就好好吗,他以前在他们那边,贵州,中考成绩就是第一名,政府给发了好多钱的奖金。他就是学习的料,很聪明的。”

  飞机果真被震惊了:“哇塞,厉害啊。”

  曹烽很难一次从弟弟这里听见这样的话,脸一下红了,谦虚道:“不厉害、不厉害……”

  趁着课间换了座,上课时,段语澈低声问他:“小波为什么把你换到我旁边?”

  “我也不知道。”

  段语澈托着下巴道:“不会是我爸给他打电话让他换的吧?”

  曹烽微微勾着嘴唇:“可能是吧。”

  段语澈并不排斥这个安排,如果说一开始就这样,那肯定不高兴,现在既然知道曹烽人不错,就没关系。

  班会课,马小波没讲课,专门分析了成绩,尤其夸了曹烽:“曹烽同学是刚转到临州上学的,他是少数民族,接受的教育和我们有很大的差异,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然勤奋刻苦,努力上进,第一次月考,就考出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

  曹烽心里觉得高兴,又有几分羞涩,脸涨红了,接着,马小波又说:“那我们请曹烽同学站起来,讲一讲他的学习方法吧?”

  曹烽没想到这个,犹豫了几秒,段语澈拍了他一下,才站起身来:“我的学习方法……”

  班上没有人出声,都安静地看着他,只有少数的几个,对他非常不屑。

  曹烽没有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过话,很紧张,尤其他知道自己的普通话烂,就更不安了,一出声,声音就有些发抖:“我的学习方法其实很笨,很普通。”

  “我英语其实很不好,就一遍一遍地死记硬背,节约每一分钟的时间,如果每一分钟可以背下一个英语单词,下课十分钟就能记住十个,我一开始强迫自己每天背一百个,现在强迫自己每天记两百个,我早上起床,会用……录音机,录下自己读单词的声音,晚上给自己听写,默写出中文意思……”

  大部分同学都听的很认真,他讲的东西和他们要接受的雅思托福考试息息相关,别看是国际班,其实英语能及格的人其实只有三分之一。

  “好!说得好!”马小波带头鼓掌,班上陆陆续续响起了掌声,“这次运动会曹烽一个人拿了三个单人项的第一名。大家都要像他这样学习,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好了,曹烽你先坐下,继续努力,不要骄傲。”

  在课堂上被表扬,曹烽难掩激动,考出这样的成绩,总算是对段述民有个满意的交代。

  段语澈看他红光满面地坐下,心情有些复杂,也不是酸,有些为他高兴,毕竟曹烽努力,是应得的。

  下课时,贺恬恬接水的时候路过,看他又在写题,就问:“第一名,你怎么换到这来了?”

  “老师安排的。”曹烽说。

  “哦……对了,你加我Q`Q没,我怎么没收到你的好友申请?”

  坐在曹烽身旁,正打游戏的段语澈,抬头扫了她一眼。

  “我……上周没上网,在写作业。”曹烽忘了这事,那天注册好,只加了段语澈一个人而已。

  “那你什么时候上网?跟你那个网友的事解决了吗?”

  曹烽下意识去看段语澈,有些结巴地说:“解决了……等这周末用电脑的时候再加你吧。”

  “那你别忘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她一走,段语澈出声:“什么网友?”

  “没、没什么。”他神经又绷了起来。

  段语澈笑了一声,瞥他一眼:“女网友啊?”

  “不是!”

  “哦,我知道了,网恋嘛。”

  “不……弟弟,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网恋,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这事从开始就是个谎言。

  “不用解释,谁还没网恋过?”

  曹烽嘴唇动了动,有苦难言。

  他安静地听着课,抄课堂笔记,也经常分神几秒去看旁边的弟弟在做什么,段语澈偶尔趴着睡觉,玩了一整节课的PSP,然后从书包里拿出小兵人,在桌上操纵着兵人给他们排剧目。曹烽也没有提醒他不要玩,要听课什么的,他知道段语澈和自己不一样,说了也不会听,索性根本不提,摸了一颗话梅糖给他。

  段语澈伸手接过投喂,也不抬头,剥开糖纸吃了。

  曹烽等啊等,等到了下午,也没等到他期待了好久的五子棋游戏,段语澈自己玩自己的,也不怎么理他,除了上厕所要问他去不去以外,基本不和自己交流。

  他有些无措,不知道怎么了。

  就这么忍耐了好几天,上生物课做题,曹烽很快写完了,犹豫地拿出了本子,打了格子,把本子推给他。

  段语澈侧头看他,眼神问:“怎么?”

  曹烽用口型说:“我们来下五子棋吧?”

  “不。”段语澈很果断地摇头。

  曹烽更茫然了,弟弟不是很喜欢这个游戏的吗,怎么都不跟自己玩。

  他在心里想了很多种答案,想是不是因为自己考太好了,还拿了奖状回家,叔叔夸他,所以觉得不高兴,或者是自己不小心做了什么事,惹到他了。

  是早餐做的不好吃吗?

  更让曹烽郁闷的是,段语澈不肯跟他下棋,结果某天课上飞机丢了个本子给段语澈,赫然是画好的五子棋格子。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

  飞机说:“来不来?”

  段语澈点头。

  正在听课的曹烽:“……”

  他实在想不出答案,自己闷着琢磨了两天,每天都盯着飞机看,盯得他发毛,问他看什么,曹烽就摇头。

  飞机长得矮矮的,很娇小,虽然长了几颗痘,可模样依稀是清秀的。

  难道弟弟是喜欢他?

  曹烽还是没忍住,放学的时候,两人一起出去,憋不住问他:“小澈,哥有个问题想问你。”

  “你说。”

  他们路过人来人往的自行车棚,秋天的夜晚凉飕飕的。

  “就是……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也不跟我下棋,如果…你心里对我有什么……我哪里做错了,你可以告诉我。”

  段语澈抬头望向他,校园里路灯隔得远,曹烽表情很真挚。段语澈看见他头发长长了很多,也没有剪,毛茸茸的黑发搭在头顶,看上去手感很舒服,像他德国邻居家养的牧羊犬。

  那只牧羊犬聪明又听话,段语澈喜欢揉狗狗的头,喜欢跟它玩接飞盘游戏。

  “没有为什么。”他知道曹烽好学,也不想把自己不好的习惯传染给他,随口找个理由,“你那么聪明,跟我下棋,我肯定会输的,这有什么意思。”

  “不会的!我不会下棋,我五子棋下得很烂,你跟我试试就知道了,我肯定赢不了你!”他看着弟弟,迫切地解释,眼睛因为集中而发亮。

  “下的不好有什么好骄傲的,”段语澈还在心里想他的头发揉起来肯定特别舒服,有些手痒痒,“你是想等我表扬你吗?”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