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那也不能算什么,”段语澈把曹烽的手捋下来,“我们只是在玩游戏。”

  “哪有朋友是这么玩的?”曹烽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段述民会让段语澈转学,还专门叮嘱自己:“他不听课,上课睡觉没什么,别让他逃课,他一逃课,就会出去跟他那些烂眼朋友玩。小烽,你要是发现他逃课,就马上给叔叔打电话。”

  看来段述民也清楚,他的朋友,并不是什么好人。

  “小澈,你答应我,以后不要那么玩。”曹烽站了起来,一只手攥着他的手腕。

  “你还想管我交朋友?”他拧眉。

  “哥不管你交朋友的事,我只是不想你走上歧路。”曹烽想啊,弟弟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跟那些人混在一起。

  “你凭什么管我?”

  “我不管你,我知道自己的话没有什么分量,你不听我的,总该听你爸爸的话吧?”曹烽的语气有一丝不稳,站在灯光闪烁的包间里对峙着。

  段语澈表情一下冷了下来:“你又要告诉我爸了是吧?你自己不讲道理,像神经病一样冲进来打人,我真该他们报警抓你!”

  曹烽难受得说不出话来:“报警吧,报警抓我也行,但是你得听话,你跟不好的人交朋友,早晚会变坏的。”

  “……你有病啊!”段语澈气得扭头就走,“我交什么朋友,是我的自由!”他只要交朋友,有朋友,就会觉得很快乐,何况那些朋友并不是什么坏人,恐怕曹烽不可能理解他的感受。

  而且他最恨别人打着“为他好”的旗号干扰他的生活,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为他好”。

  段语澈甩开他的胳膊,捞起自己的牛仔外套,还有他们送他的礼物,直接跑出去,曹烽抬脚就追,在后面叫他:“弟弟,弟弟。”

  他是个长跑冠军,几步就把段语澈追上了,曹烽捉住他的手臂:“跟哥哥回家吧。”

  “我不回去!”他逆反心理上来了,表情暴躁地要甩开他,却在扭头的时候看见曹烽满脖子的血。

  他表情很坚决,好像死也不会放开他,脸上有青青紫紫的殴打痕迹,眼皮也是一高一低,肿得不像话,深邃的眼底,含着一丝挽留。

  “听话,跟哥哥回家。”曹烽又一次说。

  段语澈盯着他,嘴唇紧紧地抿着,沉默了几秒,说:“走吧,去医院。”

  曹烽以为他受伤了,很紧张:“是不是刚才不小心打到你了?”

  他慌乱的表情在段语澈看来,是如此的讽刺:“你他妈流这么多血,你都没感觉的吗曹烽?”

  “我流血了?”曹烽也感觉到了,脖子上热热的液体流淌着,他伸手抹了一把,一手的鲜血,“没什么,应该是玻璃扎到了,贴个创口贴就好了,我们回家吧。”

  “回……”他真是忍不住要爆粗口了,“你没常识吗!跟我去医院缝针。”

  最近的医院只有一公里,曹烽用手简单粗暴地捂着伤口,权当止血,两个人沉默地坐上出租车,那司机在后视镜里不断地看他,说了句:“小兄弟,要不要去警察局?”

  曹烽摇头。

  他想和弟弟说话,但弟弟并不理他,只是在低头发消息,好像是在问他朋友的事。

  曹烽扭头看向车窗外流走的光线,映照在他暗淡的眼睛里。

  段语澈发完消息说:“他们也在急诊,我们换一家医院吧,免得碰上了。”

  曹烽点点头。

  段语澈让司机换一家只远了一里路的医院,扭头看了眼曹烽:“你还能坚持吗?疼不疼?”

  曹烽说不疼,虽然在流血,但好像没什么感觉。

  段语澈匪夷所思地看着他,心想这人真是铁打的。

  司机开的很快,几分钟就到了医院的急诊部,那司机还提醒他们:“直接进去,先找医生再去挂号。”

  曹烽跟司机道歉:“我好想把血不小心弄在您的车上了。”他多给了点钱,算是洗车费。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曹烽走进急诊室,他满身血迹,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看着像凶神似的。

  “有医生吗?”段语澈进来,“我朋友受伤了。”

  “怎么搞得?”一个护士去给他检查,说,“这么大的口子?这得缝十几针,打架斗殴?”

  曹烽低声说:“我是路见不平,流氓,该打!”

  段语澈:“……”

  “你废话怎么那么多,赶紧去缝针。”

  曹烽嗯了一声,他坐在病床上,护士把推来车,开始给他处理伤口。

  护士说:“会有点疼,要忍着点。”

  段语澈看见针都觉得疼,牙齿都酸了,曹烽没吭声,抬手把他的眼睛遮住:“你别看。”

  段语澈听话地闭上眼,“不疼吗?”

  “嗯。”曹烽表情忍耐着,另一只胳膊撑着自己的膝盖,手臂、额头的青筋爆了出来。

  汗珠顺着头皮流下来。

  护士手脚麻利,但也缝了一分多钟,最后贴了个医用敷料:“明天换药,七天后来拆线。”

  护士推着车走了,拉上了帘子。

  段语澈扯了张湿巾,沉默地给他擦脸上、脖子上的血。

  “今晚你这样还敢回家吗?”

  曹烽也不知道,摇摇头。

  “我爸看见你肯定要问的,编个理由吧。”

  曹烽想了想:“我在路上看见了流氓欺负人,就揍了他。”

  段语澈:“……”

  曹烽盯着他垂着长睫毛,不太高兴的脸,忽然伸出手去,段语澈以为他又要来摸自己,扭过头:“干什么?”

  “你脸上有蛋糕。”

  “哦,刚才我们打蛋糕仗弄的。”

  “蛋糕好吃吗?”他在家里做了蛋糕,一直在等他回家。

  “不太好吃。”

  曹烽又沉默了,心想自己做的,肯定不如卖的。

  “小澈,哥问你件事。”

  “……你问吧。”

  “你跟那个人,摸你的那个,你们什么关系?”他语气是平静的,眼底泛着重重的波澜。

  段语澈又想骂他了,是好不容易才忍住的:“就是我朋友。”

  “那你为什么……为什么管他叫哥哥。”

  “我没管他叫哥,你听的什么!”他气急败坏。

  “我亲耳听见你叫的。”

  段语澈反应了过来,气笑了:“那是人家外号,你知道蝈蝈吗,一种昆虫。”

  曹烽恍然大悟:“哦,是那个啊。”他心里开心点了,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刚过十二点,于是他又在衣服里摸了摸,“弟弟,你别生气了。你过来,你坐我旁边,别站着,我有个礼物给你,来,我给你看。”

  “什么东西?”

  曹烽拿出一个小盒子来,这个是昨天才完工的,他一直放在身上。

  “给你的生日礼物。”

  “哦。”他以为是曹烽买的,“谢谢,你想让我现在拆吗?”

  “你也可以回家拆,不过还是现在拆吧,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段语澈心里想,礼物这种东西,都是一个心意,不管送的什么,他都会喜欢。

  他打开盒子来,看见一个迷你的水晶球,像他平时吃的烧麦那么大,圆圆的,透明的,晃一晃会下雪。

  “水晶球啊?”这个水晶球似乎和精品店的的不同,底托居然是金属,球体内不是建筑,而是一片迷你缩小版雪山,得认真看,看上面的纹路和纸屑,应该是……卫生纸做的。笔趣阁TV首发

  曹烽说:“你看,像不像你们瑞士的雪山?”他是照着网上搜来的照片做的,雪山泛着蓝色的辉光。

  “嗯……挺像的。”其实差远了。

  曹烽嘴角翘起来:“这个不止是水晶球,你看下面,你把下面打开,有个发条看见没?”

  “发条?”段语澈拿起来看了看,发现下面的结构更加精细,类似于钟表的齿轮,“看见了,这是什么?”

  “你转两圈试试。”

  段语澈听他的,拨动发条,卡了几秒后,水晶球响起了音乐。

  声音特别小,曹烽伸手拿过,放到段语澈的耳边:“我尽力去修好它,但是太难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让它声音变大一点。”

  段语澈认真的地听。

  旋律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他的启蒙曲。

  心情奇异地平静了下来,段语澈问他:“你自己做的吗?你每天在地下室里敲敲打打,就是做这个,这就是你的发明?”

  “嗯……也做了别的东西,不过大部分时间,我都在修这个。”而且曹烽还把这个机械八音盒的原理搞清楚了,他现在可以复制出来一个一样功能的机械八音盒。

  段语澈有些刮目相看,其实他对曹烽平时搞什么发明的,并不感兴趣,但是现在见了这个小礼物,忽然就觉得很有趣,至少很用心。

  他晃了晃水晶球,雪花在里面缓缓飘落,曹烽说:“还有一个更漂亮的。”他伸出手,把着弟弟的手,移到对着灯光的方向。他眯着眼睛调整了方向,说:“小澈,你看。”

  段语澈抬头望去。

  他看见球体上面,浮现出一道彩虹色的光影,尽管很微弱,但他的确看见了:“诶?这个还有投影吗?”

  “不是,这是牛顿环。”曹烽用简单的语言解释,“和三棱镜的原理差不多。”

  “这样啊。”段语澈不是很懂物理,他只知道这个设计很巧妙,也很漂亮,对着光线一直看。

  曹烽看他笑了,也跟着笑了,可牵扯到了伤口,有些疼,他扭头“嘶”了一声,问弟弟:“气消了吗?”

  “我没有生气。”水晶球里,瑞士雪山大雪降落,段语澈把它放回盒子里,看向曹烽:“打人是不对的,你答应我,以后别打人。”

  “好,答应你。”曹烽心想,若是再遇见一个那样的货色,他照打不误。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