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语澈睡得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抱着自己,把自己放在了床上。

  他没有力气睁开眼,听见叫他“tommy”,还以为是段述民,就用极其细弱的声音喊道:“爸爸。”

  曹烽正在帮他脱外套,闻言微愣,不知道该不该应。

  段语澈又靠上来,抱住他的胳膊,完全一副无意识的模样,用气声嘟哝道:“爸,你不要离开我……”

  曹烽顿了顿,低头看着他依赖自己的模样,心脏倏地就化成了一滩水,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好,不离开你……我保证。”

  他从来没有体会到过这种情感,非常复杂,想抱着他,保护他。曹烽对弟弟有种奇特的怜爱,好像是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亲人了。如果他是段叔叔,他一定会好好疼爱这个儿子,至少在他需要爱的年纪,不会选择抛开他,但感情这种事,又很难说清楚,每个人的情感需求是不一样的。

  待他真的睡着,曹烽方才起身,胳膊被他抱着睡觉,有些发麻。曹烽给他脱了袜子,再给他盖好被子,拉上了窗帘后,再关上门。

  外面台风太大了,段述民没有在这个时候选择开车回家,段语澈发现他没回来,忍了忍没给他打电话,结果段述民自己打电话回来了。

  “家里冰箱还有没有吃的?”

  “还有,曹烽买了很多。”

  段述民解释道:“等台风高峰期过去,爸爸马上就回家,风太大了,外面的汽车全都在报警。”

  “没关系。”段语澈善解人意地说,“你去接的那个朋友,怎么样了?”

  段述民停顿了片刻:“接到了,送回家了。”

  段语澈垂下眼睛:“那就好,我等你回家。”

  这次的强台风持续了一天半才停,学校挨个给家长发短信通知,周五上学,周末补课。

  这次的台风假放了两三天。

  段语澈注意到曹烽经常抱在身上的牛津词典有些被积水泡烂的痕迹,明明是新买不久的,却已经像用了好几年那样旧。

  但这丝毫影响不了他学习的热情,有些人学习或许只是为了达成一个目的,比如考出好成绩,考上好大学,而曹烽固然也有这些目的,但更多的是他本身就好学。

  他喜欢学习,喜欢吸收新的知识,把知识转化成智慧。

  段语澈趁着放周末的时间,去给他买了个电子词典:“你别用这个牛津词典了,带着不方便,换这个吧,查单词很简单,还能教你正确的发音,有英音和美音两个选项,你喜欢哪个学哪个,我喜欢英音多一点。”

  曹烽一看就知道,这个东西不便宜,想说退掉,段语澈说自己已经把□□撕了:“你也不知道我在哪里买的,退不了的,放弃吧,我买的便宜的,你拿着用。”

  电子词典这个东西,本身也不值多少钱,但段语澈特意选的尺寸比较小,但质量好,能防水经久耐用的牌子。

  这对曹烽来说很实用,收到礼物的当晚,就激动地背了几百个新单词――他从没用过这种产品,他喜欢电子产品但是买不起,倒是在废品站捡过许多乱七八糟的零件来研究。

  天气越发冷了,同学们在校服里穿上了毛衣和棉衣,段述民也带曹烽去买了两件卫衣,还买了一件和弟弟一模一样的羽绒服。

  上午,七班门口忽然来了几个高年级的男生,模样看着便凶神恶煞很不好惹,语气也不好,随手拽过一个从七班出来的同学就问:“喂,你们班那个叫曹烽的,坐哪里?”

  “那……坐那里。”

  “哪个?”

  “长得很高的那个。”

  周泽亮这两天才刚刚回学校上课,刚才他过来把段语澈叫走了,曹烽知道他们俩应该是偷偷去抽烟了。

  当几个高个子,吊儿郎当地站在他书桌前的时候,曹烽正在用他心爱的电子词典查单词,他插上弟弟淘汰下来的耳机,听着标准的英式英语发音,很小声地模仿着。

  他太过专注,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来找麻烦了。

  “你就是曹烽?”有个人拿起他桌上的书翻开,看了一眼,确认他的身份后,就把书往地上一丢。

  曹烽弯腰,把书捡起来,抖了抖灰,抬头看向几人,心平气和地说:“几位同学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听说很能打,特意来关照你一下。”

  事情过去了有半个多月,曹烽脸上的伤基本上好了,脖子上伤口拆了线,还有新鲜的疤痕。

  曹烽这回不说话了,已经猜到了对方是为什么来。

  班上同学都吓到了,看着这边窃窃私语:“曹烽干了什么?”

  “怎么这么多人找他麻烦?”

  “他惹的那个人是高三的xxx,那是我们学校老大啊,他要完蛋了。”

  曹烽这种一心只向学习的人,自然什么都不知道,他态度依然很平静:“你们想做什么?”

  “告诉你了,不做什么,你放学的时候,给老子当心点。”他们也不敢在教室里打人,这么声势浩大地过来,不过是为了吓他一下。

  结果没想到曹烽会这么平静,平静得就好像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曹烽“哦”了一声,也不看他们,继续戴上耳机,播放英语。

  这副冷淡而不以为然的态度,非常容易激怒人,前来的一个小弟见状,一把打掉他手上的电子词典,还抬脚用力踩上去,碾了碾,用挑衅而轻蔑的目光扫了眼曹烽。

  曹烽一下绷紧了下颌,一只手握紧了拳头,另一只手摸上了书包底部的那把腰刀。

  冷冰冰的,见过兽血的刀。

  他忍耐到了极致,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好像下一秒,就要暴起杀-人了。

  克制地吸了口气,深刻的浓眉下,眼睛沉得厉害,潜藏的暴力因子像风暴那样在酝酿,他用极度平静的声音说:“周六下午放学,网吧一条街后面小广场,我一个人。”

  为首那人又愣了一下,竟然有些欣赏起他来,说:“有种。”

  他们走后,曹烽弯腰捡起电子词典,又捡起一个小兵人,这是弟弟桌上的玩具,被他们不小心弄下去了。

  把小兵人放回桌上,曹烽检查起被用力踩了好几脚的电子词典来。

  质量很好,还没彻底坏掉,只是角摔碎了,屏幕也花了,一摁就开始闪屏。

  他心疼得厉害,用力攥着电子词典,手都在发抖。

  段语澈回来的时候已经开始上课了,他嘴里有烟味,不舒服,问曹烽要了颗话梅糖。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曹烽的异样,也没有注意到其他人看向曹烽的目光有了不小的变化。

  只有贺恬恬跑来问了问曹烽:“他们是谁啊?要不要告老师?”

  曹烽摇摇头:“没什么事。”如果要告老师,势必会牵扯出背后的事,他殴打段语澈的朋友,若是问他为什么殴打,他会守口如瓶,但旁人就不一定了。

  他不希望任何人,有任何可能知道段语澈的“秘密”。

  “哦,那你有什么,一定要告诉家长和老师。”贺恬恬表情有点担心,但好像和曹烽,也没有熟到那个份上,主要是她每次和他聊天,这个人总能一句话把天聊死。

  她一走,段语澈就问:“告老师?什么告老师?”

  曹烽摇摇头:“学习上的事。”

  什么叫学习上的事,学习上的事就不告诉我了吗?段语澈心里有点不舒服:“那个贺恬恬,她怎么总找你,她在追你吗?”

  曹烽:“……”

  “怎么可能!”曹烽一口否定。

  “怎么不可能了,不然她坐的那么远,为什么每天跑来问你题?”段语澈越想越觉得就是那么回事,“如果追你,那你就答应了呗,我觉得她配你……也还成。”

  他承认曹烽的优秀品质,在心里挑剔着那女孩子,又觉得那女生条件都还不错,性格也好,长得也不错。

  都找不到什么词来贬低了。

  眼睛有点太大了,那总不能说人家长得像个青蛙吧。

  曹烽越发窘迫:“你别这样说……”

  段语澈以为他害羞:“早恋没什么不好,不要听老师的。”

  “早恋不好!不行!!”

  “为什么不?”

  “我就是不喜欢……而且别人也不喜欢我,你不要乱猜了。”

  段语澈笑了起来:“我看你不是不喜欢,是心里有人了吧?”

  曹烽一呆:“什么有人了!我心里……”他整天忙着学习,照顾段语澈,哪里有心思装得下别人。

  “你别否认啊,那个网友,上回我听你们说的,你不是有个什么网友吗,还跟人家搞网恋,啧啧啧……”

  曹烽不知道段语澈怎么会这么猜测,他想说根本不存在什么网友,那只是他瞎编的而已,所谓的网友,指的就是弟弟。

  段语澈一副你别解释,解释就是有问题的模样,像是认定了这件事。

  曹烽哑口无言。

  周六放学,曹烽陪着段语澈出了学校,跟他说:“小澈,哥哥还有点事,要晚点回家。”

  “你有事?”他相当惊讶,曹烽几乎连朋友都没有,怎么会突然有事?他想了想,恍然大悟:“约会是吧?”

  曹烽:“……嗯。”

  段语澈:“……”

  “那好吧,如果我爸回来了,我给你打掩护。”

  坐在车上,段语澈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怎么连曹烽这样老实巴交的,都交上了女朋友?

  他问小张:“我爸回家没有?”

  小张说:“行长还在忙工作。”

  段语澈心里冷笑,很清楚他到底是不是在忙工作。

  -

  曹烽在路边买了个肉夹馍,一边啃一边走向网吧一条街。

  这条街后面有个废弃广场,是附近一个职高的约架圣地。

  曹烽啃完了肉夹馍,把口袋丢进垃圾桶,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他打开书包,抽出腰刀,别在裤腰上。

  “真是一个人来的?”小广场站着一票,约莫有十五六个男生,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的是学生,有的不是,还有那天那个“流氓”,蝈蝈。

  曹烽一眼就看出,这些人里没一个能打的。

  都是来凑数的。

  “小子,真有种。”那天来找过麻烦老大看着他,说,“既然你这么有种,我们也不为难你,过来给他磕头认个错,挨他两脚,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那天打了你,我很抱歉。”曹烽保持着礼貌,围观的那些个混混都笑了,笑他怂。

  蝈蝈带伤住了两天院,不严重,但他忘不了那种屈辱。

  真是莫名其妙。

  接着,曹烽又开口了:“只要你答应我,以后不要再靠近我弟弟,也不要没事来我们班,打扰班上的同学学习,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扑哧。”

  围观的人笑得更大声:“他是不是有病?”

  “当自己谁啊?”

  “我呸!”

  “岩哥,这件事你还叫我大事化小,我艹,老子咽不下去这口气!”蝈蝈这回是真的愤怒了,他知道眼前这个少数民族的武力值,朝前走了几步,但也不敢靠太近。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

  曹烽说:“如果你同意,我认真地跟你道个歉,你也可以打我几拳,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现在这个局面,还敢跟老子提意见!我就跟你弟弟好了,怎么的?不对,汤米也不是你弟弟,你只是寄住在他家,穷、鬼。”

  曹烽并不说话,只是把书包丢在了地上。

  蝈蝈眼中厉色一闪而过,打了个手势,后面冲上来一半的人。

  曹烽只动了一下,目标非常明确,大步迈向蝈蝈,手在后腰一抽,他抓着蝈蝈的头发,泛着冷光的刀比在他脖子上。

  “我用这把刀杀过熊。”尽管没有杀死,他自己反而是九死一生,但这把刀的确插-进过棕熊的身-体(审核勿想歪)。

  一群人都被吓傻了。

  比刀子的见过,没见过上来就划脖子上的。

  这哥们儿是个疯子。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

  惹错人了。

  曹烽声音平静地在蝈蝈耳边响起:“这口气,你咽不下去也得咽,以后别来惹我,今天的

  事也别说出去,我弟弟的事,你也给我憋着。如果他问你,你知道怎么回答吗?”

  脖子上一把锋利的刀。

  “知……知道,我要考大学,我要好好学习,不出来玩了。”蝈蝈丝毫不敢动弹,瞳孔急剧缩小,大气都不敢出。

  “我不想惹事。”曹烽的普通话说的比刚来那会儿好上不少,带着口音和鼻音的警告,却显得威慑力十足,“听着,你如果要来报复我,我也不害怕你,但你要保证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弄死你。”

  “听明白没有?”

  围观的人都惊呆了,目光惊惧地盯着他,更是不约而同地向后退。

  “明……明白。”蝈蝈感觉脖子上热热的,他不知道是真的出血了,还是自己的心理作用,“大……大哥,你放过我,我保证,以后离你弟弟远远的,以后也绝对不会来你们学校找你麻烦,真的……刀,刀子,快拿下去,咱们和平一点,有话好好说……”

  曹烽鹰一般的目光锁住他的眼睛,确认他是真的害怕了,这才把刀挪开。

  蝈蝈直接一个腿软,跪在地上,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松了口气,没有血。

  尽管如此,他仍能感觉到,这个曹烽,他是真的不怕,是真的……敢弄死他。

  这种人……真的才十几岁吗?

  众目睽睽下,曹烽捡起地上的书包背上,随手擦了下刀丢进去,在泣血的夕阳光芒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些半大少年,集体吸了口凉气,甚至闪着崇拜的目光。

  曹烽并不知道自己的办法是否奏效,他只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用他的那一套方式。

  若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曹烽早就告诉老师,或是告诉段述民了。

  但这件事,却是有关弟弟的秘密,他不能告诉任何人。

  摇摇晃晃地听着磁带、坐着公交车回家,曹烽也觉得有些累,他没有动用武力,可不代表他心里不害怕,他想过可能会出事,比如说对方比他想象的要狠,不怕他。

  若是到了那种地步,曹烽想,或许他也会按照他们说的,跪下来磕头认个错,也不能让这件事捅出去。

  到家是晚上七点。

  只是这个季节,七点已经很晚了,太阳下山,天空的光亮很暗淡。

  曹烽用钥匙打开门,进门,看见段语澈把拼图毯搬到了客厅来,电视机打开,播放的是弟弟最爱的《神秘博士》。

  听见开门的声音,段语澈抬起头来,有些意外:“诶?曹烽?”

  这才七点,他以为是段述民。

  “你不是去约会了吗?怎么这么早?”

  曹烽根本没有约会,怎么敢答,问:“小澈,你吃饭了吗?”

  “还没呢,我饿了,我爸说他等下就回来,我也没告诉他你出去了,他以为我有晚饭吃呢。”段语澈有点委屈,看向曹烽的目光也含着控诉。

  “是哥哥的错,你想吃什么?我先给你下一碗面填填肚子吧,你想吃面吗?”

  “好吧……”段语澈见他放下书包,脱了校服套上围裙,准备做饭了,就放下拼图凑到他旁边:“你跟谁约会啊?贺恬恬?”

  “不是。”曹烽打开火。

  “那是谁?网友?好看吗?”

  曹烽摇摇头:“没有你好看。”

  段语澈哈哈大笑,笑他是个马屁精:“曹烽啊,像你这样怎么找女朋友?”

  “不找。”曹烽见水滚开了,把面条丢进去,“如果你愿意,哥哥可以给你煮一辈子的饭。”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