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述民打了一个电话过来,问他们:“沪市冷不冷?”

  段语澈说:“还可以。”

  “晚上吃的什么?”

  “随便吃的。”顺便看了夜景,散了会儿步,路过电玩城进去玩了一会儿,曹烽给他抓了个娃娃,就打车回来了。

  “晚上出门要记得加衣服,不然会感冒。”

  “好。”

  “早点睡觉,不要熬夜。”

  “好……”

  曹烽在一旁听着段语澈讲电话,察觉到他的敷衍,好像就是最近的事,父子俩的关系似乎变差了。

  在上-床睡觉前,曹烽还特意冲了个很仔细的澡,他洗得很干净,用了酒店的身体乳,抹得身上香香的才穿上睡衣出来。

  他觉得自己身上应该是不臭的,毕竟他爱干净,每天洗澡,但香一点总归是更讨人喜欢一些。

  他靠在床头,打开电视机,等段语澈出来。

  曹烽平时不看电视剧,喜欢新闻和法制节目,但曹烽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电视上,他扭头看着浴室,本来是个透明的玻璃隔断,拉上了帘子后,只透出一道缝隙,水声淅沥沥地传到耳朵里。

  房间里空调温度很高,曹烽脑子里控制不住地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画面,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那些,越想越觉得全身发热,只好下床,打开阳台的窗户透气。

  外面那接近零度的冷空气吹了进来,他们住的房间很高,但还不是这个城市最高的建筑,曹烽眺望着灯红酒绿的城市夜景,目光露出迷茫。

  他翻出下午拍的照片,拿出来看了一会儿,听见浴室里水声停了,又立刻把照片塞回原位藏起来。

  段语澈湿着头发从浴室出来,说:“早餐十点停止供应,所以我们九点起床就行了,”

  他坐在床上擦头发:“遥控器呢?”

  曹烽找给他:“你要看什么?”

  段语澈开始一个一个地换台,似乎没有一个满意的,毛巾搭在他的头顶,微微敞开的薄睡衣衣领,能看见少年在柔软的灯光下呈现半透明的皮肤。曹烽站在旁边,良久不动,久到段语澈都注意到了,觉得奇怪:“曹烽,你在站军姿?”

  “不是……”曹烽喉结动了一下,“小澈,你跟别人睡过一张床吗?”

  “有啊,跟vic,还有周泽亮。”段语澈就看他:“要不然我去睡沙发?”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床够大,我们俩睡合适,我就是怕自己打鼾吵到你。”

  “你还打鼾?”段语澈看他站在窗帘旁边,身体笔直得像个标杆,身材那么高,眉眼锋利又带着温柔。

  “我不知道自己打不打,如果我……吵到你,你就叫醒我,我去外面睡。”

  “好,你上来吧,别站着感冒了。”

  没有一个让段语澈满意的频道,他调了一个小品,百无聊赖地看了一遍,讲的是女人怀疑男人出轨,最后发现就是一场误会,男人偷偷在背地里资助医院里的小孩子,经常联系的人是女护士。

  段语澈若有所思:“曹烽,你有没有觉得,最近我爸工作有点太忙了,他怎么老是不回家呢?”

  曹烽:“……”

  “我、我没注意到。”他有点紧张了。

  电视机忽明忽暗的光芒照在段语澈的脸上,他的眼神看起来是空洞的,不知道是说给自己听还是说给曹烽听:“我爸妈那样的关系,我爸要是喜欢上了谁不爱回家了,我都不能指责他,如果他爱上了别人,和她有了小孩,是不是以后就不会爱我了?”

  “不会的。”曹烽只能机械地这样回答。

  “你不能这么武断,你得承认,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事,”段语澈目光显得黯淡无光,“他要是不爱我了,我怎么办?”

  曹烽凝视着他的表情变化,似乎完全体会到了他的心情,感觉心脏倏地一痛,他不想看见弟弟这样,想看他笑。

  “……小澈。”曹烽把手伸过去,抓住他握着遥控器的手掌,“哥哥爱你。”

  段语澈看向他,曹烽表情认真,目光专注,像是在表达一个承诺。他忽地一笑,尽管不是很在意,可曹烽的话还是让他有所慰藉:“谢谢哥哥。”

  这句话的杀伤力,无异于“利奇马”台风席卷沿海,曹烽的脸一下就红了,重重的心跳声根本压不住:“不用谢。”

  没一会儿,头发干了,段语澈躺下睡觉,他认床这个毛病,让他很难在家以外的地方睡着,一般会扛到扛不住的时候才会闭眼。

  而曹烽呢,因为枕头底下没有放腰刀,似乎也缺了点什么,那是他的护身符。

  两人各躺一边,各自不动。

  睡着的时候,段语澈无意识地抢被子,曹烽冷醒了,往大床中央挪了一寸,钻进了被窝里。

  不到一分钟,就感觉到段语澈的腿挂在他的身上。

  曹烽一动不动。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https:///

  他进了卫生间,脱下脏掉的短裤,纠结了几秒是丢掉还是洗了。

  好歹买一条也要几块钱的。

  但曹烽自己有点受不了那味道,特别特别浓,他昨晚抱着小澈睡觉,好像做了不该做的梦,这也是常事,来段家后,就经常做那样的梦了。

  他洗干净内裤,挂在浴缸上面的栏杆上。

  段语澈这时候揉着眼睛进来了,示意他让让,要漱口。

  曹烽让开洗手台,段语澈忽然说:“这卫生间有股奇怪的味道,你觉不觉得?”

  曹烽:“……”

  段语澈闭着眼睛形容:“不是臭味,就是怪怪的。”他叼着牙刷出去了。

  曹烽抬头看了眼自己挂着的裤子,打开换气,跟着出去:“小澈。”

  “嗯。”

  “你以后……不要跟其他男人睡一张床了。”曹烽说完,觉得这个要求有点不可理喻,“我是说,不要跟普通的朋友,可以跟你的……”男朋友。

  那三个字,他都说不出口。

  段语澈还没睡醒,也没听懂他几个意思,就“哦”了一声。

  曹烽笑了起来,觉得汤米好听话。

  吃过早饭,两人打车出去逛了一圈,司机推荐了几个游玩的地方,他们就都去了,原本段语澈还想去机场接小姨,但小姨给他回了信息,说主办方安排了车子统一接他们过来,就不用他跑那一趟了。

  晚上。

  主办方的车把乐团送到了,整个乐团带替补几十个人,还有各种珍贵的乐器,一群人下车的时候,段语澈很轻易地就看见了那个他要见的人,立马从大堂的沙发站起来,他不顾身旁的曹烽,直接就跑了过去:“小姨!小姨!”

  他小姨喜欢教他中文和中国文化,认为人不能忘本,要不是她有先见之明,段语澈刚回国估计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外国人。

  段语澈冲过去抱住她,曹烽远远地看见,也走了过去,他看见了那个女人,和他之前在网上搜到了,小澈的母亲vivian有几分相似,但风格是完全不同的类型,皮肤白皙而五官明艳,她烫一头浪漫的短卷发,穿着一件形容不出来的粉色大衣,里面是枣红色的裙子,戴一顶更暗红的礼帽。

  曹烽从来没见人这么穿过,但不可否认地觉得非常好看,好像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他看着这个女人侧头吻了弟弟的脸颊,然后捧着他的脸看,似乎在说什么长高了,长得更帅了之类的。

  曹烽穿过人群过去,有几分紧张,他准备了一段英文的自我介绍,但感觉派不上用场,实在是太傻缺了。

  “你就是小烽吧,你好啊。”和她的穿着一样,她的笑像个少女一样温柔,“tommy和他爸爸都跟我说过你,谢谢你照顾tommy。”

  “没、没关系。”他窘迫地挠挠头。

  这个小姨的中文也太好了。

  “对了tommy,我要给你介绍一个人。我这次回国,也不是为了演出,是为了邀请你们来参加我的婚礼。”

  “robbie。”她喊了一声。

  段语澈愣了下,抬头望去。

  是个比小姨大不少的白人男性,高大帅气,但目测最少有四十岁,按照白人显老的定律,就算他三十五,但配上他那模样和十八岁少女差不多小姨,他心里却觉得很不合适。

  “robbie,这是tom,你可以叫他tommy。”她介绍起来,“robbie是乐团总监……tommy,我们决定明年结婚,到时候你要来。”

  乐团总监。

  这个职位,三十五岁可办不到,段语澈在心里想,那可能有五十了吧。

  他郁郁不乐地点头:“我会来的。”

  robbie跟段语澈打招呼,然后又问了句曹烽:“这也是你侄子吗?”

  小姨说:“他是tommy的……哥哥,他们一起住在他父亲家,你可以叫他……”

  曹烽连英文名都没有,到紧张的时候,平时课文里的那些名字全都想不出来了,心里一慌,脱口而出:“我……我叫路易斯。”

  段语澈看着他,不明白他怎么忽然把人外教的名字给偷走了。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