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段语澈并不喜欢这个彬彬有礼的小姨夫,还是跟着去吃了几顿饭,听了一场乐团的演奏会,而乐团还要去其他两个城市演出,段语澈一定要拉着小姨一起回家。

  她还给段语澈带了礼物,是他以前没尝试过口味的巧克力。

  段语澈带着她回家那天,段述民正好不在家,她就问:“你爸爸工作经常都是这么忙的吗?”

  “也不是……因为最近是年底吧,银行事情多。”

  “那你平时在家,谁给你做饭?”其实她心里对段述民把资助的小孩接回家是不太满意的,可现在看见Tommy有了哥哥,还挺依赖他,就觉得是件好事。

  至少他有人陪着了。

  “上学就在学校吃,回家就他给我做。”段语澈指了下一直沉默寡言的曹烽,“做的比爸爸好吃。”

  “是吗?”小姨看向曹烽说,“汤米之前给我打电话,经常说起你。”

  曹烽腼腆地笑了一下,心里很激动,又有些不知所措:“我去洗水果吧。”

  小姨对曹烽的观感很好,觉得这孩子一看就知道是好孩子,懂事的。她低声问段语澈:“以前我们汤米没有哥哥,现在有了一个,高不高兴?”

  “……高兴。”

  曹烽端着果盘回来的时候,听见两个人在说什么考试的事。

  “你要准备一首肖练,一首完整的贝多芬奏鸣曲,或者你可以选择海顿,另外要一首勃拉姆斯或李斯特的作品,难度越高越好……”

  段语澈显得有些抗拒:“我不想练,我也不打算学这个,我不想出国读书……”

  曹烽心沉了一下,放下果盘:“汤米要出国读大学吗?”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

  小姨无奈地说:“我有这个意愿,但是他好像不想去。”

  段语澈固执地摇头,小姨摸了摸他的头发说:“不过这样也好,留在国内也很好。”毕竟段语澈还有她姐姐和外祖父留下的遗产,那些遗产很足够他优渥而无所事事地活一辈子了,即便她认为人生应当要去实现自己的价值,但无忧无虑的状态,是很适合她家这天生就有些忧郁的小孩的,要是再有一个爱他的另一半,就更好了。

  小姨只待了一周,便离开了。

  学校里正在准备一月底的期末考试,大部分的学生都在认真复习、备考,曹烽也是如此,他喜欢钻研课外的知识,但课堂内的,涉及考试的也不敢马虎,毕竟这代表着他的奖学金、贫困金。

  临州的冬天冷得刺骨,潮湿的阴冷无处不在,又总是不见阳光,天气阴郁的让人无心学习。

  这天上午,段语澈正抱着他心爱的小毯子睡觉,马小波抱了一摞信封进来。

  “同学们。”他先叫来班长,把这些信封发下去,接着说,“学校组织了一次有意义的活动,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一封信,你们可以畅所欲言,写好后放进信封,在信封上写好地址。”

  “写什么信啊……不就是写作文吗?”有同学拿着印了学校校徽的白色信封抱怨。

  “不是写作文。”马小波耐心地解释,“没有老师会检查你的信,你可以想写什么写什么。”

  “这封信将妥善保存在学校的保管室,并在2016年的1月1日寄出。”

  “哇。”

  “免费的吗?”

  马小波点头:“免费的,邮寄费用由学校承担,有意愿参加的同学,下周一交到班长处。”

  信封发到了曹烽手上,他看段语澈在休息,就帮他领了,没有叫醒他。

  曹烽是晚上到家,打开书包看见信封的时候,才想起来的,他拿着信封去敲段语澈的门。

  “曹烽?什么事?”段语澈还是老样子,拼图完成了二分之一,他极有耐心地每天寻找一片新的,有时间的时候可以整个下午都泡在这个游戏上。

  “学校发了这个,我忘记给你了。”

  “信封?干什么的?”

  “学校组织的一个活动,就是……给十年后的自己写信。”曹烽大致描述了一下。

  段语澈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所以这封信十年后真的会寄到我手上?”

  “嗯,2016年的1月1号寄出。”

  段语澈抬头问他:“那你要写吗?”

  “要写。”曹烽就这个爱好,他喜欢写信。

  “你准备怎么写?你觉得十年后的自己是什么样的?”段语澈忽然开始跟他探讨起来,“十年后,那就是……二十六七八岁,如果我能考上大学的话,你跟我应该都大学毕业了,你应该也结婚了,说不定还有小孩了呢!”而且按照曹烽这么努力勤奋的性格,没准还小有成就。

  段语澈可以轻易想到曹烽的未来,但是却想不到自己的。或许他还是这个样子,无所事事,挥霍着大人的钱,过着最好又最无趣的生活。

  曹烽摇摇头,十年后太远了,他不知道自己会是什么样,他只是希望,到那时候,他有了成就可以报答段叔叔,他和弟弟还是好朋友,或许他可以赚钱买一套更大的房子,让段语澈住进来,如果他谈恋爱了,也可以让他的对象一起住进来……曹烽想到这里,不由自主地皱眉。

  他忍不住问段语澈:“你呢,小澈,你有什么想法,十年后你想做什么?”

  段语澈想了想说:“我爸现在工作太忙了,他好累,我想让他早点退休,然后带他到处去玩,他还没出过国呢。”

  曹烽低头笑了笑,觉得他好孝顺又有些苦涩,弟弟的规划里果真是没有自己的:“叔叔听见会很高兴的。”

  “我写在信里就行了,我不会让他知道的。”

  曹烽回到房间,拿出他舍不得用的笔记本,用米尺裁了一张下来。

  “现在正在看着这封信的曹烽,你好。”他在信纸上这样写。

  “现在的我,过着以前无法想象的幸福生活,我有了一个新的家庭,有了叔叔和弟弟,所以我想象不出,十年后的自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还是会像现在这么幸福吗?”

  “……我也有不可告人的烦恼,没办法对其他人说出,如果对十年后你说出来,似乎就变得容易了。”

  “……”

  “亲爱的汤米,我爱你256次。”

  曹烽胆怯地不敢重新看这封冗长的信,用密封袋装起来后,放进信封,然后用502胶水黏上了。

  与此同时,段语澈也抛下他的拼图,打开笔记本,咬着笔尖开始思考要怎么写这封信。

  他在开头用英文写:“DearTommy。”

  一边写,一边读出声来。

  在第二排用德文写:“谢谢十七岁的你给我写了这封信。”

  第三排用潦草的法文写:“这个世界上能看懂这封信的人,只有你一个。”

  第四排用中文写:“希望现在看见这封信的你,不是孤单的。”

  把这封信搞成了摩斯密码难度后,段语澈满意地装进信封,填上了现在的地址。

  信封在周一统一交了上去,美术课是自习,正在跟飞机下五子棋的段语澈,突然看见手机里的信息。

  周泽亮:“!!!你猜发生了什么!!”

  “我女神刚刚同意了!!!”

  段语澈:“谁?”

  “我跟你说过的啊,我喜欢的那个高二学姐,不过她跟我一个月生日的,还比我小一天,不能叫学姐了,现在是我女朋友了哈哈哈哈。”

  段语澈:“真的吗?恭喜你。”

  “哈哈哈哈中午我要陪女朋友,你和曹烽一起去食堂吧。”

  “好。”

  如果是以前,段语澈忽然收到这么一条信息,必定会患得患失,连好朋友都谈恋爱了,他自己怎么办。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不过现在,或许是因为曹烽总是在身边,就没有那种想法了,而是单纯地为周泽亮感到高兴。

  下午,曹烽去办公室的时候,偶然碰见了周泽亮,对方并不像以前那样,一见到他就趾高气昂地翻白眼。

  曹烽从办公室拿了习题出去,周泽亮抬步就追:“曹……曹烽,你等等!”

  他顿下脚步,看着周泽亮,周泽亮挠挠头说:“那什么……兄弟,我下周请你吃个饭吧,你想吃什么?”

  曹烽当然知道原因,摇摇头说不用了。

  “那怎么行!你帮了这么大的忙,以前我那么对你……真的对不住!”他羞愧难当地说,“我没想到你居然对我这么好,还帮我追女生。”从孙淼那里,周泽亮得知曹烽在这件事上帮了很大的忙。

  他非常不解,问孙淼:“我跟他也不熟,为什么帮我追人?还模仿我的笔迹帮我写情书,这也太……”亲兄弟也干不出这种事啊!

  “烽哥说,你是他弟弟的朋友,看你很苦恼所以才帮你的,感恩吧。”

  “我真的感谢你。”周泽亮抓住他的手腕,“真的,我真心的,你一定要接受我诚挚的谢意,这顿饭你一定要吃。”

  曹烽不动声色地把手拽了回来,微笑着说:“没什么的,祝你跟她长长久久。”

  尽管他拒绝了,但很意外的,这顿饭还是没能躲过。

  是周泽亮给段语澈打的电话,要请他吃饭:“顺便你也把曹烽带出来吧。”

  连段语澈都觉得意外,周泽亮说:“我现在发现了,我以前真的对他有点坏,处处针对他,唉,做人不能这样。”

  他自己也觉得别人帮自己追人这事儿吧,有点丢脸,也就没提,但饭还是得请的。

  曹烽跟着去了,是一家热闹的重庆火锅店,为了将就段语澈的口味,是鸳鸯锅。

  “终于把你给请来了,真是不容易!”周泽亮对曹烽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来,点菜,你喜欢吃什么?喝酒吗?小澈喝不喝,我点个雪花?”

  曹烽说:“下周就要期末考试了,我和小澈都不喝。”

  “哎!那是下周的事了,这还有好多天呢,而且天气这么冷,喝酒暖和!这样,我就点一瓶,一人来一小杯算了。”

  曹烽“嗯”了一声。

  周泽亮是吃一口,强要曹烽喝一口酒,再发一条消息,脸上满是热恋期的傻笑。

  突然,他站了起来:“她说她要过来!”

  段语澈捞了一块豆腐:“你女朋友?”

  “嗯!她就在这附近……哎,我说我跟你一起吃饭,她说她认识你?诶?你们居然认识的吗?”

  段语澈不解地抬起头来。

  周泽亮说:“慧诗说去年有次搞英语竞赛,他们队伍缺一个,听说了你以后就专门来问你,结果你理都不理……”

  段语澈自己都忘了:“……有这回事吗?”

  曹烽却想了起来,说:“有这回事。”去年有一回他和段语澈闹了小矛盾,追出去时,看见一个学姐给了弟弟一封信。

  当时他以为是情书,后来在书桌上看见了信,原来是类似邀请函的东西。

  “你们先吃,”周泽亮抓起羽绒服,“她找不到位置,我出去接她啊。”

  曹烽捞起一块虾滑,夹到了段语澈的碗里。

  段语澈低头吃了,扭头看见他脸上的米粒,也没提醒他,想着他等会儿就能自己发现了。

  接着,曹烽又给他夹了一片火腿肠,段语澈也吃了,他吃东西的时候很斯文,一口是一口,慢条斯理,赏心悦目。

  随即,曹烽给他捞了满碗,捞到他碗里放不下,段语澈也说:“够了够了,你自己吃,别管我。”曹烽才放下漏勺,低头就着菜吃着白米饭,不管在外面吃什么,曹烽一定要吃米饭。

  不一会儿,周泽亮带着女朋友回来了,曹烽刚收拾了一下餐桌,食物垃圾都丢进了垃圾桶,桌上显得很干净。

  见到那学姐的时候,段语澈恍惚好像有一点印象了,学姐问他:“你还认识我吗?”

  “记得。”

  “今天泽亮跟我说的时候,我就一下想起来了,怎么样段同学,今年的竞赛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参加?”

  段语澈这回说:“我考虑考虑吧,这个花时间吗?”

  “对我们要花时间,对你不算什么,抽个空考试而已。”

  “学姐,我不喜欢考试。”

  周泽亮说:“哎呀,小澈,你就给我一个面子,去参加吧,你拿个奖,你爸爸也高兴,是不是?”

  段语澈想了想:“那就……我回去问问我爸。”其实他真的不想去,可是朋友这么说了,他并不好直接拒绝。

  吃完饭,几人分开,段语澈和曹烽打车回家。

  坐在出租车上,曹烽提了一嘴:“小澈,那个竞赛,你如果不想去,直接拒绝就行了。”

  段语澈看着他,瞥见了他脸颊的那颗饭粒。

  曹烽还没发现。

  曹烽继续说:“虽然你参加了后,叔叔会高兴,不过既然你不喜欢,那就没有必要去考虑。”

  “嗯……”段语澈指尖点了点自己的脸,示意他脸上有东西。

  曹烽没懂,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段语澈又指了指脸颊,饭粒啊,他差点就说出来了。

  曹烽迟疑了一秒,好像在确认他的意思,又有些不能相信。

  出租车……车上还有个司机呢。

  而且……那不是告别和打招呼的动作吗。

  段语澈看他这么笨,还没意识到,正要告诉他,可还没说出话来,就感觉脸颊一热。

  柔软又温暖的触感。

  曹烽只停顿了一秒,很快离开,段语澈愣住,扭头看他,和曹烽躲避的目光撞上,车厢光线很暗,他的眼睛漆黑而明亮、清澈见底,喝了酒后脸颊带着一分薄红,嘴唇抿着,好像很腼腆慌乱。

  段语澈知道他会错意了,曹烽的羞涩,在他看来是有些好笑的,不过他什么也没说,毕竟这个哥哥是这么的干净纯粹。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