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澈的小姨来的那会儿,曹烽经常见到亲吻脸颊这个动作,专门去搜索了一下。

  发现吻颊礼,就是一种普遍而常见的西式礼仪。

  曹烽忍不住地偷偷看他,只是一旦望进他的眼睛里,反而是自己先躲开。

  原来亲一个人是这种感觉,诚然只是亲了亲脸蛋,但也是曹烽的第一次。

  出租车开到小区门口,两人进超市,曹烽拿了一包话梅糖,看见他要了一包烟一个打火机,也没说什么。

  “我爸在家。”段语澈说,“你陪我走那边吧,我去把烟抽了再回去。”

  “好。”曹烽陪他走上人行小道,见他打开包装,拿了一根点上,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烟得少抽,对肺不好。”

  “我抽得很少了,一天都不一定要抽一根。”段语澈知道曹烽不会告诉爸爸,并不在意在他面前这样。

  “那你为什么……烟草又不好闻。”

  “你不抽啊?”段语澈就试探性地递了一根给他,曹烽来这么久,他没见过这个人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曹烽摇头,他会抽旱烟,这是寨子里所有男人都会的,无论老小总是旱烟袋不离身。但这种香烟倒是从来没有试过,他也不想尝试,一包烟十几块甚至更贵,觉得是不必要的花销。

  他问段语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什么什么时候?”段语澈点燃一根烟,咬在嘴里。

  曹烽:“烟。”

  两人穿过小道,走到小区设立的儿童游乐区,这么晚了,这里也没人。

  段语澈坐在滑梯上:“初中。”食指和中指夹着香烟,烟雾飘到曹烽眼前,弥漫过他的视线,听见段语澈迷雾一般的声音:“蝈蝈给我的,我第一次抽就呛了,第二次就学会了。”

  说起这个,段语澈觉得好像有些奇怪:“不过蝈蝈最近说自己要考大学,给我发了条消息,说以后不要联系了,他要认真学习……”

  曹烽站着低头看他,眼神变深:“这不是挺好的吗?”

  “他要上进努力,是好事啦,我也高兴,但是发消息都不理人……好像把我拉黑了一样。”他眼睛垂下,有点怏怏不乐。

  “说不定是家里人不允许,把他的手机没收了呢?”这种教小孩抽烟的朋友,曹烽觉得不要也罢,最好永远绝交,那会儿段语澈才十一二岁吧,就被朋友带坏了。

  段语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有些冷,把一只手揣在兜里,顿了半天说:“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什么地方做错了,他们都不理我了。平时……我们跨年都要一起去的,今年都没有叫我,可是他们还是自己去了。”

  说的是他那群朋友。

  “小澈,不是你的错。”看着他失落的表情,曹烽有些心痛,又不禁懊恼自己这样是不是做了坏事,“想跨年的话,哥哥陪你跨年。”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

  “算了吧……这都过去了,下一次要等十二个月。”

  路灯隔得很远,亮度朦胧,曹烽的脸沉在黑色的阴影里,眼窝显得特别深。

  “春节也是年,春节我们一起在家里过,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这不一样。”段语澈蹙着眉,一件一件地数,“三个人没办法打麻将,家里也没有KTV,也没有按摩店……”尽管他并不是特别喜欢这些活动,但一切的事和朋友一起,也就不同了。

  “不能打麻将,那也可以打扑克,没有KTV但是家里有音响啊,我可以买个话筒给你,按摩店……那要花钱的,我也会按。”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段语澈看向他。

  曹烽情真意切地说:“我在盲人按摩店打过工。”

  段语澈:“……”

  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曹烽戴着黑墨镜,假装盲人给客人按摩的画面,他终于被逗笑了。

  “不管怎么样,你还有我。”曹烽像是在承诺一般,认真地对他说。

  段语澈心里动容,点头应了一声。

  有业主牵着狗跑过,烟也烧到了尾巴,曹烽给了他一颗话梅糖祛除嘴里的味道,段语澈从滑梯上下来,低头嗅了嗅自己的手指:“曹烽,你闻一下我身上味儿大不大。”

  “好。”曹烽低头去闻他拿过烟的手,鼻尖扫过他在冬天里冰冷的指节,说,“这里有味道。”

  接着又起身去闻他的羽绒服、衣领,呼吸从脖子处掠过,停顿了几秒,曹烽倒是没闻到什么烟味,很淡,反而在弟弟的身上,他皮肤里的那股……曹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味道,有点甜,类似奶味,但又有点巧克力的香气,或许还有点话梅糖的味道,是更为浓郁的。

  他对这股味道,几乎有些上瘾了。

  曹烽气息不稳,鼻子着迷地贴在段语澈的颈窝,一呼一吸弄得段语澈都有点不自在了:“……你不用凑这么近,我爸不可能凑这么近。”

  曹烽立刻直起身,有些尴尬。

  段语澈戴上羽绒服帽子:“我们回家吧。”

  段述民最近是真的忙碌,他回家就想休息了,但两个小孩还没回家,于是坚持着没睡觉,坐在客厅里等。

  段语澈直接进门,也不搭理他,就说累了要回房间洗澡。

  实际上是怕靠近了段述民能闻到他抽烟了,他不确定爸爸知不知道这件事,他只是想保密而已。

  “他怎么了?”段述民纳闷地问曹烽,“你们吃饭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又不高兴了?”

  “不是的,我们走回来的。”曹烽替他辩解,“小澈有点冷,回房间泡澡去了。”

  “哦……”段述民忽然看见了什么,“哎,小烽,你脸上有颗饭粒。”

  曹烽立刻抬手一摸,是颗冷掉的、僵硬的米饭。

  -

  这次期末考并不普通,涉及到了分科。

  老师会根据几次考试的成绩,推荐学生选文科还是理科,不过最后的选择权,仍然在学生和学生家长手里。

  实外的英语教学质量最好,理科成绩不俗,文科是弱项。

  马小波发了分科意向表下去,让同学们填好,家长签字后,拿通知书当天交回他手上。

  拿着意向表,曹烽有些不知所措了。

  七班是国际班,也将在分科后划分为文科班。

  曹烽盯着这张意向表,问段语澈:“弟弟,你想好选什么没有?”

  “我选什么都可以,反正我学的都不怎么样。”段语澈看向他,“你呢?”

  “我也不知道……”

  “那你以后想学什么?”

  “计算机,物理……或者数学,电子工程什么的。”

  “学文科这些专业都不能读了吧,那还有什么好纠结的?”段语澈不解。

  “我……”他眼中露出迷茫,若是没有段语澈,他肯定毫不犹豫地就能做选择,而关键在于,他并不想和弟弟分开,就这样做同桌,曹烽觉得很好。

  或许他可以留在七班,自学理科知识。

  他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就去问了马小波,马小波自然不愿意曹烽这么好的学生去其他班,但是在文科班上学,自学理科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过荒唐了。

  “曹烽啊,如果你喜欢理,那就学理科,老师也是为了你的未来考虑……像你这样的成绩,你应该去清北班。”

  清北班,顾名思义是学校专门为那些最优秀的、能考清华北大的学生所设立的班级。

  自打曹烽来之后,就连考了两回第一名,他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

  期末考连着三天,回家,段述民把曹烽叫来书房:“你们马老师给我打了电话,说了分科的事,小烽,你说说你是怎么想的?想学理科?”

  “……嗯。”

  段述民:“那就选理科啊,去最好的班级。”

  “我不想……”曹烽顿了顿,“弟弟一个人留在七班,”

  “你弟弟又不是小孩子了,”段述民有点无奈,曹烽这孩子,就是太重感情了,分明是一个没有血缘的弟弟,他却真心当成家人来对待,“你不能做让自己后悔的选择。”

  段述民继续说:“要是你弟弟成绩也有你那么好,可以去最好的班,我也不用这么跟你说了,他成绩太差了,待在国际班,会自在点。”

  曹烽点点头,心里头沉闷的厉害。

  要回房间的时候,曹烽有些犹豫,转身去敲段语澈的房门。

  但是没人开门,他小心翼翼地打开一道门缝,看见浴室里亮着光,有淅淅沥沥的水声。

  把门关上了,曹烽就站在门外,听他洗完了,才敲门。

  “曹烽?”段语澈打开门。

  “小澈,我能进来吗?”

  段语澈刚洗完出来,头发还在滴水,闻言让他进来后,把门关上了。

  曹烽眼睛瞥向他微微敞开的衣领,上面滚满了水迹,还散发一种洗发露的香气,他感到口干舌燥,抬头去看他的脸庞,发现他脸上潮红,连嘴唇都是红润的,更觉得有种强烈的致命吸引力,让人难以移开目光。

  “……曹烽?”段语澈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要不要喝点水?”

  “嗯……”他吞吞吐吐地说,“弟弟,我有件事。”

  “你说。”段语澈去给他接水。

  “分科的事,我不想……”

  “不想?”

  “我不想……离开你。”

  段语澈递给他一杯温水:“我也不想啊,你走了我又跟飞机当同桌,飞机……”飞机也不是不好,就是有时候会戳到段语澈洁癖的点上。

  反而是曹烽,要更爱干净。

  而且曹烽也要更可爱。

  曹烽握着玻璃杯,雾气上腾,他注视着段语澈:“我可以……留在七班的。”

  “留七班干什么?你也不出国,你聪明,成绩也好,留七班太浪费了,你知道考上清华北大这种学校有多少奖金吗?我那天看见我爸的资料,说学校里给奖励两万,你还是少数民族,政-府要奖励五万块。”

  曹烽想说,哪怕他不去清北班,一样能考上的。

  段语澈继续道:“再说了,你有什么舍不得的?”

  “舍不得……你。”

  “我又不会挨欺负。”段语澈实在想不通他怎么了,分个班闹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你在一楼,我在二楼,又不是见不到了。”

  “弟弟……”曹烽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他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舍不得分开的感觉,上课的时候,他只要扭头看见小澈在旁边趴着,就觉得心里很安稳幸福。他很多时候觉得困惑,自己的感情是不是不对劲。

  段语澈看着他那副失魂落魄、像找不到家的小狗似的,想安慰他,于是努力伸手,去摸曹烽的头顶,他头发一直没剪,卷起来毛茸茸的,段语澈揉了两下:“小烽哥哥,我在楼上上课,会想你的。”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