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语澈显然是不如他高的,但做这个动作也并不吃力,曹烽低下眼,盯着他看,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了,口干舌燥得让他喉结不住地动,渴得好像一个刚从沙漠里出来的人。

  两人距离有些近,他能看见弟弟在房间灯光下柔软的五官,脸庞上的细小绒毛,像琥珀一样的眼睛泛着光,嘴唇也近在咫尺,曹烽不由自主想起看过的一些电影片段。

  只不过浮想联翩了几秒,他脸都不可控制地红了起来,他怎么可以有这么龌龊的思想!

  段语澈收回手,见他面红耳赤地发着呆的模样,又说:“你可以再考虑一下,爸爸希望你可以成为科学家,我也这么希望着。”

  晚上,曹烽翻来覆去地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出问题了。

  电脑在地下室里,曹烽对自己的状况有些着急,深夜爬起床,蹑手蹑脚地进了地下室,打开电脑。

  之前,他已经搜过不少有关性向的问题,在当时,他不过是真情实意地为段语澈所担忧,担忧他以后没有小孩,担忧段述民知道这件事会大发雷霆……

  他看过许多的资料了,知道这其实不是病,是天生的,但曹烽在此之前,完全不会有类似的感觉,不会对别的男生产生想法。

  曹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他打开上次误入过的外网论坛,点击美图下载,里面有一些相当大尺度的图片,视觉上给人的第一冲击力非常大。

  可是他看见这些,似乎也没什么感觉。

  他不敢去面对真相,安慰自己地想,或许……他对段语澈的感情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自己只是太喜欢他了。

  曹烽决心找点别的事来转移注意力,他对段语澈投入了太高的关注,所以才会导致他近日的不正常。

  寒假到来,隆冬的天越发冷了,段语澈冷到不想动弹,只在开了中央空调的房子里活动,曹烽也找了个假期的兼职。他在报纸上浏览了信息,但是他这样还在上高中的学生,很不好找工作。

  是班上一个女同学贺恬恬给他介绍了一家肯德基,说:“我姐上回就在这家兼职的,她也没成年。”

  那家肯德基正好在谭记板栗附近,离家半小时公交,曹烽想着下班还可以给段语澈买袋炒板栗回家,就去面试了。

  他带着学生证和成绩单,他成绩很出色,值班经理问了句会不会英语,他说会,就把他给留下了。

  兼职了没两天,段述民突然宣布了一件事。

  “小澈,今年春节跟爸爸回家吗?”这个节日各行各业都要放假,银行也放。

  段语澈摇头:“不回去。”

  “怎么又不回去?你爷爷奶奶都想你了。”

  “太远了,我不想跑。”

  段述民耐心地说:“爸爸开车,你可以在后面睡觉的,八个小时就到了。”

  “我不去。”他态度很果决,“你自己回去,我就留在家里,曹烽也不走吧?我和他一起过年。”

  段述民老家在山里,也是农村,要开很久的山路。但段语澈倒不是讨厌坐车的原因才不肯跟段述民回家,前两年的时候,他刚被送回国,听见自己还有好多亲戚,有爷爷奶奶,也很高兴。

  可是两个老人见到他后,第一反应居然是怀疑他不是爸爸亲生的,觉得是有女人看他们家儿子有出息了,故意把拖油瓶丢给段述民。

  段述民带着他回老家后,那些邻里亲戚看着他的目光,非常不友好。

  他甚至听见父亲和老人在说话,奶奶问他:“确定是你亲生的吗,小伟,带着去医院做过那个……DNA检查没有?”

  段述民说检查了,是亲儿子。

  “这孩子妈真缺德!”奶奶用当地方言骂了一大堆脏话,“弄个私生子自己不养了丢给你,回头别人都怎么看你?你带着这么大的小孩,谁愿意跟你结婚?上次谈的那个女朋友呢?”

  段述民沉默了一会儿,说:“分了。”

  “我就知道!哪家姑娘受得了你这个……”奶奶大声数落着,段述民受不了了,就打断道:“妈,你别说了!我分手不是因为我儿子的原因,他没错,他还那么小,他是你们孙子,亲孙子……别说了,别让孩子听见了……”

  那时候,段语澈的中文还并不是特别熟练,尤其是这种有方言的情况下,就更弄不懂了。

  可不妨碍他听懂一些字句。

  爸爸老家的小孩,和学校里干净又礼貌的同学很不一样,段语澈看见他们随地吐痰,用手擦鼻涕,很不乐意去跟他们玩,就一个人在房间里玩他的小兵人,他很轻易地就陷入了自己孤单的世界,排斥所有人进来。

  有一个瞧着比他大几岁的男孩,忽然进来,弄翻他的玩具,用天真的语气问他:“你妈妈是不是妓-女,养不活你了才把你送给我小舅。”

  段语澈就跟那小孩打了一架,在地上滚作一团,两个人都伤得不轻,弄得鼻青脸肿的,段述民问段语澈为什么,段语澈倔强地不肯吱声,一张小脸板着,眼神里全是憎恶。那小孩一个劲儿地嚎啕大哭,说段语澈先动手的:“他先打我的,他先打我的!”

  段语澈甚至听见不知道谁在一旁说了句没家教。

  段述民很快打圆场,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他有威望,他的话管用,没有人再撒野了。

  段语澈把自己反锁在小房间里,不争气地哭了起来,闹着不肯吃饭,说想回家。

  半夜里,段述民让他开门:“汤米,别生气了,你出来,爸爸带你回家。”

  他对别人的恶意极其敏感,谁对他有什么坏心思,他很轻易地就能看出来,谁对他真心,他也能看出来。

  就那么一次的经历,导致他非常非常抗拒跟段述民回家,好在老人都恋旧,留在家乡,很少会来临州造访。只要他们来,段语澈势必不在家,他会去朋友家住。

  所以一听说段述民要接一个他资助的学生,还是山里来的,段语澈就非常不高兴,他发自内心地认为那些山里来的都是没文化也不讲文明的坏人。

  一开始他对曹烽印象也很差,是相处了,慢慢才改观的。

  段述民是个孝子,不可能在春节这种日子都不回家,他不放心段语澈一个人在家,去年段语澈就去的别人家过年,好在这回有曹烽在,曹烽虽然年纪还小,但办事周正稳妥,自己也无需担忧什么。

  段述民拖到腊月二十九才走,出门前,他去叫段语澈,可段语澈埋在被子里根本不理他。而曹烽一大早就坐公车去兼职的肯德基了,于是段语澈起床的时候,家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餐桌上倒是准备了丰盛的午饭,还细心地贴了纸条,让他用微波炉热一分钟再吃。

  体贴倒是体贴了,可他心里还是觉得很不高兴。在肯德基那种地方干兼职能有多少钱?更别提曹烽每天下午回家都给他带十块钱的炒板栗了,还有公交费,一天算下来最多只能赚五十块——曹烽怎么宁愿去兼职都不肯回家陪自己。

  段语澈睡了个午觉起来,久违地打开网游,发现又出了活动和新皮肤,往里面冲了几千块,在游戏上浪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下午六点了,段语澈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曹烽是时候回来了吧?

  怎么还不回来?

  他心里有点急了,手指狂敲着鼠标和键盘。

  -

  临近过年,肯德基生意迎来了一个高峰,曹烽普通话说的不太好,值班经理本来让他在总配干活,结果上午突然来了几个外国人,是德国人,英语也说的不怎么样。

  值班经理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结果曹烽过去,用很不熟练的德语跟他们打招呼,然后用英语介绍菜单。

  值班经理看曹烽的眼神马上就不一样了,随即就直接把他调到前台点单。

  后面一直有人排队,曹烽忙不过来了,他的手机锁在柜子里,也没法去看。

  人太多了,还有店员请假,值班经理就对曹烽说:“你现在不能走,走了人手就不够了。”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可是我还得回家做饭,我弟弟一个人在家。”

  值班经理焦头烂额道:“我也是没办法!你看这生意,人越来越多了,辛苦你再加班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给你按双倍时薪算。”

  曹烽略一犹豫,点点头同意了:“经理,我得去打个电话。”

  穿过后厨,打开员工换衣间的柜子,拿出手机。

  “……喂,小澈,是我。”

  段语澈一边打游戏一边接听电话。

  曹烽说:“哥哥今晚还得加班几个小时,你记得热一下饭菜吃,别饿着了。”

  “什么?”段语澈皱眉,“你们那种……兼职还得加班?”

  “人太多,忙不过来了。”

  “那要加到几点?”

  “我也不清楚,我尽量早点回来,你想吃什么吗?哥哥给你带回来。”

  “……我不吃。”

  “那……”

  “我打游戏呢,挂了。”

  曹烽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嘟声。弟弟这脾气,他还真是没办法,无奈地叹口气,曹烽把手机放回了柜子里,回到前台继续工作。

  但是曹烽没想到,过了一个多小时,他能在店里见到段语澈。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

  弟弟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毛领子很厚,他整张小脸都裹在蓬松的毛领里了,乌发雪肤,睫毛很长,若不是他头发短,表情还臭,能让人误会成女孩儿。

  段语澈手揣在兜里,站在后面默默地排着队,排这列的女孩儿意外的多,曹烽其实长得很帅,又很高,穿一件制服也很显眼。

  而曹烽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快排到了。

  曹烽看着他,段语澈也看回去,随即把目光扭开,像不认识一样。

  曹烽加快了给客人点餐的语速,在客人思考的时候给出推荐:“点这个儿童套餐吧,现在购买有哆啦A梦送。”

  很快,就排到段语澈了。

  曹烽看着他,用很低的声音说:“小澈,你怎么来了?”

  “我也想要哆啦A梦。”段语澈说完,才回答他的问题,“我来买板栗的,想着你好像在旁边上班,就顺便看一眼。”他其实都不知道曹烽在哪一家肯德基上班,只是想到他每天都买板栗回家,那肯定在这儿附近,于是就直接打车过来。

  “儿童套餐里有,我给你点个儿童套餐?”曹烽顿了顿,很小声地说,“再过一会儿哥哥就换班了,你坐着等我一会儿行不行?”

  “那就儿童套餐吧,我再要两个甜筒。”他掏出钱付账,曹烽没有质疑他的两个甜筒,把小票和零钱找给他,回头对同事说:“能不能先做这单?”

  看弟弟的样子,就知道他肯定是饿了,不然不会出门觅食。

  段语澈端着插了队的餐食,在店里找了个座位坐下。

  曹烽工作的空隙,不时地去看他,偶尔视线会跟段语澈对上,让他忍不住去猜测,是不是弟弟特意过来,其实不是为了什么炒板栗,只是过来等自己下班的?

  这个猜测让他心跳都漏了几拍,要不是他算数能力惊人,能把客人点的餐食价格算错。

  又煎熬了四五十分钟,曹烽终于熬到了换班,他飞快地冲到换衣间,换下衣服出去。

  段语澈早就没吃了,店里很热,他脱下外套抱在腿上,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在百无聊赖的把玩着桌上的小玩具。

  曹烽大步朝他走去:“这么喜欢哆啦A梦啊?”

  他点了一天的餐,声音都哑了。

  段语澈抬头看他一眼,语气淡淡地:“哆啦A梦跟你不一样,我让它待在桌上不动,它就待在桌上,我让它待在衣服口袋里,它就乖乖待在我的口袋里。”

  听见他意有所指的话,曹烽愣了愣,弟弟话里的意思……是在怪自己吗?

  的确,他把弟弟一个人丢在家里,出来兼职,好像……是很不对的。

  段语澈把玩具揣兜里,站起来说:“我们走吧。”

  “汉堡还剩这么多呢,你才吃一口。”曹烽注意到他的儿童套餐只动了一点,甜筒吃了一个,还有一个没吃,已经融化了。

  “我不喜欢吃,你吃吧。”他穿上外套,朝外走去。

  “小澈。”曹烽追上去,“好像有哆啦A梦的大电影上映,去不去看?”

  段语澈说好。

  两人从温暖的店里出去,外面的冷空气冷到了冰点,曹烽怕他冷,把自己的手套给他戴上,然后把帽子也给他掀上去,那大毛领几乎遮住他整张脸,只露出精致的五官来。

  “那我们先去买电影票,再去吃点东西,然后去看电影。”曹烽一只手捏着他吃剩的汉堡啃,另一只手拉着他戴着手套的手心,朝商场里走。

  结果是曹烽记错了,哆啦A梦下映好多天了,现在上映的电影都是春节档,曹烽问他想看什么,段语澈抬头看了眼排片表,随手一指:“就那个吧。”

  如今的电影票要八、九十一张,曹烽排队去买票,已经没有好位置了,都在边上。

  顷刻间,他两三天辛苦工作的工资就没了。

  曹烽也不心疼,弟弟高兴了就好。

  两人吃完饭才进影厅,电影是《霍元甲》,座位在后排的边缘。

  段语澈以为会好看,但或许是文化不同,他看了一会儿,就开始犯困,挣扎了一会儿,仍然没有看进去,他脑袋倚靠在电影厅的座位上,歪着头睡觉。

  还没睡着,电影里冒出打戏,段语澈一下惊醒,抬起头来。他看着屏幕,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脖子,侧头看了眼曹烽。

  曹烽的眼里映照着电影银屏的光,似乎极为专注。

  段语澈就没提要走,闭上眼继续睡,电影院很吵,可这样吵闹的氛围,却意外地催眠。

  再一次醒来,是从曹烽的肩头上醒过来的。他不知道是自己主动睡上去的,还是曹烽把他的头放上去的。

  电影结束了,观众正在陆续退场,曹烽拧开矿泉水,喂他喝了一口。

  等到观众差不多都走光了,他才拉着段语澈起身:“你睡着了,哥就没舍得吵醒你。小澈,我们回家再睡吧。”

  “嗯……”他颇为迟钝地应了一声,走下楼梯。

  出了商场,夜已经很深了,天空还飘起了小雪绒,不细看的话,和雨水差不多。

  这么晚了,公交也已经停运了,曹烽在路边招手拦出租车,段语澈抬起头来,望着在路灯昏黄的光芒下旋转的小雪花。

  那雪花太小了,也太脆弱了,还没落下来,就在半空中凝结成雨滴了。

  水滴落在了眼皮上,段语澈眨了下眼,听见曹烽说:“车来了。”

  坐上车后,曹烽报出了小区地址,段语澈觉得车上味道不好闻,开了一道小缝隙,呼吸缝隙里刮进来的空气。

  “还困吗?”曹烽看他无精打采,人又很迷茫的样子,知道他是没睡醒。

  段语澈摇摇头。

  曹烽说:“困的话,你靠在哥哥身上睡,这样不冷。”

  “不困。”段语澈头靠在窗户上,眼睛瞥着他,“曹烽,你明天还上班吗?”

  “要上的。”

  “哦……那你能不能不上?”

  曹烽有点为难:“明天不行,我调休了大年夜和初一,后天和大后天,这两天哥在家陪你。”

  “我可以给你发工资,你明天别去了,你就留在家里……”

  段语澈想掏钱给他,摸了摸衣兜,只摸到了快餐店送的小玩具。

  他有点沮丧,从另一个衣兜里找到了钱包,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还把玩具一起给他:“你还要干几天,够不够?”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