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述民在对儿子的零花上,一点不吝啬,他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开销,工资一是拿来还房贷、付小张的工资,二是资助学生,三就是拿给儿子花。

  所以他把钱包里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不用数就知道至少得有三四千了。

  曹烽可是见过他冰箱里的小金库的。

  那出租车司机都忍不住在后视镜里看了又看,暗叹现在的学生怎么这么有钱。

  “收回去!”曹烽接过钱,装回他的钱包里,嘴里认真地说,“小澈,等下我给经理打个电话,看能不能请假,如果不能,明天哥哥带你一起过来,干完明天我就辞职。”

  “……好。”段语澈望进他的眼睛里,“你要说话算数。”

  尽管他在言语上没有过多的软弱和恳求,但曹烽还是从他那双澄澈的眼睛里,看出了里面深藏着的不安和彷徨。

  他又懊恼,又心疼,怎么能把弟弟一个人丢在家里呢?哪怕他想找点事情来转移注意力,也不该放着他一个人的。

  “嗯,说话算数。”曹烽把钱包又揣回他的兜里,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钱自己收好了,给自己买好吃的。”

  段语澈点点头,说:“那我们明天去买年货吧,过年不都是要买这个吗,买点零食回来。”

  在这个时候,他是非常信赖曹烽的,觉得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比爸爸要好。

  到家,在电影院还莫名其妙犯困的段语澈,一回家就精神了,缠着让曹烽陪他打了两个小时的游戏,才放他去休息。

  曹烽没能请假成功,他知道尽管是兼职,但也不能说不去就不去,跟经理好好沟通了后,经理说明天面试新人接替他的位置,但是他明天必须得去上班。

  他工作时间早,曹烽起床后,先做早饭,快好的时候才去叫段语澈。

  自打放假后,他就再也没有十点前起过床了,一如既往的赖床,曹烽一叫他名字,他就钻进被窝,缩成一个蚕蛹。

  “小澈,起来吃完早饭再睡。”曹烽想把他扒拉出来,没成功,也不敢怎么用力,就把手往他被子里伸,“再不起床我就去上班了。”

  他的手成功伸进了被窝,不知道碰到了哪里,是段语澈的皮肤,触感温暖而丝滑,像上好的羊脂玉——曹烽并不知道什么叫羊脂玉,只是他这辈子都没碰过这么舒服的东西,手感简直叫人爱不释手。他只是不小心碰到的,却在触过后,好像中邪了一样,根本不想把手拿开。

  他手掌的温度比起被窝,要凉一些,凉得段语澈在被子里打他的手背,迷迷糊糊地喊:“爸爸,我困。”

  曹烽喉结上下动了动,还是没把手拿出来,声音不知不觉变得沙哑:“汤米,我是哥哥。”

  “昨天你说要跟哥哥一起去肯德基,还去不去?”

  段语澈听见了他的声音,心想这哪有睡觉有趣,可他又忍不住地想到昨天,当家里只剩他一个人时的感觉。他害怕那种感觉,就像在小时候,妈妈每次离开去国外开展览的时候,他都是这样一个人在家。

  “去……”段语澈挣扎着把脑袋从层层叠叠的被子里拔了出来,眼睛还没睁开,先抱怨,“你的手是冰块吗,怎么这么冷,你别摸我肚子了。”

  原来那块皮肤是肚皮。

  曹烽把手拿出去了,把羽绒服给他:“小澈,先穿上,免得着凉了。”

  段语澈皱着眉,一脸不高兴地打着哈欠坐起了身。

  “蒸的米糕好了,我去关个火,你去洗脸吧。”

  曹烽从他的房间出去,手指尖还有些发抖,那种温暖滑嫩的触感犹能感觉到,仿佛还带着电流,曹烽不受控制的,把手放到了鼻子下面,吸了一口。

  -

  段语澈动作磨蹭,还在收拾书包,在书包里装模作样地装了本书,一包湿巾,一盒巧克力,又拿了一盒没拆的乐高放进书包里。曹烽也没有催他,他知道弟弟肯定会慢吞吞的,所以比平常起来的还要早。

  一出门,曹烽就主动接过他的书包帮他背着,两人走出小区,曹烽还在往前面走,段语澈问他:“你往哪儿去?”

  “公交站台就在前面。”一百米不到。

  可是坐公交,好像有些委屈段语澈了。

  曹烽顿了顿:“我们打车吧。”

  “……也可以坐公交。”段语澈想到曹烽的工资,“我还没坐过,可以体验一下。”

  这种大车,他只坐过类似的校车。

  近年关,大家都放假了,这么一大早赶公交的人却还是很多,大多是闲不住跑去大超市抢购的大爷大妈。

  曹烽上车刷了两次卡,段语澈跟着上去,扫视一眼,公交车上已经没有座位了。

  “要坐多久?”

  曹烽说:“二十多分钟。”有时候站台上下车人多,就半小时。

  “哦……”站二十分钟对段语澈来说,也不算什么,只是他想不到这车刹车的时候会这么猛,曹烽早有先见之明,一只手拽着拉环,另一只手直接抱住他的腰,段语澈一头撞他肩膀上,还踩了他一脚。

  中途经过一段正在修路的颠簸路段,车子抖个没完,车上的气味让他有些晕,段语澈干脆一手抓住他的衣服,额头抵着他的肩头。

  曹烽的衣服是新换的,洁净的洗衣粉味道反而让他觉得舒服。

  到餐厅,曹烽去换衣服,跟同事换班,段语澈要了一杯咖啡,选了一个角落的,又能看见曹烽的位置坐下。

  早上不忙,段语澈大概是闲得慌,就一直往前台跑:“能不能给我拿包糖?”

  曹烽:“要几包?”

  “一包就够了。”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曹烽多给了他一块话梅糖。

  同事都看出来不对了:“这个小帅哥,你认识啊?”

  曹烽说:“我弟弟。”

  “弟弟啊?”同事看看他的少数民族长相,又看看要糖那小孩,混血儿般瓷娃娃的长相,“一点也不像,不过你弟弟真乖,哥哥上班还跟着来。”

  曹烽正在低头看小票对账,闻言嘴角忍不住地上扬,抬头去看段语澈:“他黏我。”

  段语澈跑了几次,糖也不吃,放着打算等会儿还回去。

  过了中午,人就多了起来,段语澈玩着乐高,忽然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抬起头来,没想到会是班上的贺恬恬。

  “段语澈,好巧啊。”

  段语澈放下他的乐高,礼貌地说:“你好。”

  贺恬恬:“你住这儿附近吗?”

  他“嗯”了一声:“你呢?”

  她说:“我过来游乐场玩。”这附近有家欢乐谷,在一公里不到的地方。

  段语澈微微一笑,没有说话,贺恬恬说:“先不说了,我去点餐,拜拜。”

  他看着她排队,恰好选的是曹烽那一列。

  段语澈想起来,游乐场附近有各种快餐店,必胜客麦当劳全都有,为什么特意跑来一公里远以外的这家?

  她也知道曹烽在这个兼职?

  曹烽告诉她的?

  曹烽为什么要告诉她?他不是有个女网友的对象了吗?段语澈有点不舒服,手指摆弄着乐高,眼睛瞥向曹烽。

  他在跟女同学说话,脸上带着笑容。

  怎么笑那么高兴?

  有那么高兴吗?

  段语澈眉头一蹙,扭过头去,趴在桌上。

  一眨眼的工夫,曹烽去看段语澈,却发现他的位置空了,桌上没有任何东西,另一位女士端着餐盘坐在了那个位置上。

  曹烽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他,心里一慌,点了手上的单,对同事说:“我肚子有点痛,我出去一下。”

  他打开柜子拿出手机,马上给段语澈拨电话。

  那边没有接。

  曹烽给他打了好多个,他也没有接,他知道弟弟年纪不小了,不会走丢,但还是忍不住地担忧,换下衣服就跑出去找他。

  拐过拐角,曹烽就看见他家小孩站在谭记炒板栗的店门口,弯腰看着炒板栗机运作,那神态不知道比上课认真多少。

  曹烽立刻松了口气,朝他走过去:“小澈,你出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吓得我……”

  “我饿了,买点东西吃。”段语澈直起身,“你怎么翘班出来了?不会扣钱的吗?”

  “过了今天就不干了,扣就扣吧。”曹烽也算是想开了,他拿这些时间来多看一本书,多学点知识,要有用的多,不过这个工作,也算是一个小小的锻炼,锻炼了他的普通话,也锻炼他的人际交往能力。

  “板栗还没好吗?”曹烽说。

  段语澈:“我要吃刚出炉的,我已经等了十多分钟了,还要等一会儿。”他盯着板栗在砂石里翻炒的过程,“要是能把这个机器搬回家就好了。”

  闻言,曹烽看向那炒板栗机。

  构造简单到他一眼就能分析出来。

  难的是火候,板栗翻炒多少下最合适,一斤用多少糖多少砂石。

  曹烽琢磨了一下,直接问那店老板:“老板,你这板栗,一锅出炉多少斤?”

  老板正在给另一个客人称葵花籽,回答说:“一锅出四十斤。”

  “那得费不少石英砂吧?”

  “不费,砂可以循环利用。”

  “那……”

  他问了很多乱七八糟的问题,直接把人配方都搞到手了,老板还跟他聊上劲儿了。

  下午下班,曹烽领了工资,带上段语澈,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问他:“小澈,你想不想去游乐场玩?晚上有个新年灯会,前几天社区送了票给我们店里,我这里有两张。”

  “游乐场?灯会?”段语澈想到下午来这里的贺恬恬,“你想去?你想去我就陪你去。”

  曹烽还以为段语澈是想去的,但是碍于面子,就把这个锅推到自己身上。

  他点头道:“嗯,我想去,这边走过去只要十五分钟,我们走过去吧。”

  段语澈说:“你都这么大了,还喜欢去游乐场?”

  曹烽其实根本没去过,要说不感兴趣,肯定是假的,就老老实实地说:“我以前没去过游乐场,在广告牌上见过。”

  段语澈愣了愣:“我还以为,你是因为……”笔趣阁TV首发

  “嗯?”

  “我以为你是因为那个贺恬恬,才去游乐场的,你不是去见她的?”

  “怎么可能。”曹烽失笑,觉得他的猜测非常不靠谱,同时心底那点小心思作祟,不希望他误会,“就是普通同学。”

  “普通同学专门来店里看你啊?”

  曹烽耐心解释:“她是路过,买了东西就走了。”

  段语澈看着他,他戴着帽子,眼前全是毛茸茸的须:“曹烽,你对人家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吗?”

  “真的……我心里,”曹烽扭头,正好对上他明净的琥珀眼眸,难言的滋味袭上心头,“我心里好像……装不下别人了。”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