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他只在厨房看见了曹烽,没见到段述民,知道他又没回家,这次连短信懒得给他发了。

  他前几天就告诉段述民,说周四有运动会,曹烽有长跑项目,他也有接力赛,虽然没明说,但是是希望他来看的。

  现在看来,段述民多半是忙工作忙得忘了,段语澈并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什么都不缺,身体都检查出三高了还这样拼。

  他知道妈妈走的时候,留了他的抚养费给爸爸,还有一笔巨额遗产在小姨那里,而且他还有信托基金,等到他成年,就全部留给他,段述民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去赚钱。

  尽管段述民没回家,小张还是很尽职地准时来接他们。

  段语澈的班服是改过的,穿着特别合身,和其他人穿着的模样非常不同。

  他黑发柔顺,衣冠齐整,模样精致,穿上中山装就好像民国贵族小少爷。和曹烽一起进学校的时候,就惹得不少同学频频回头看他。

  进了班里,更多的人开始惊叹:“你衣服怎么跟我们的看着不一样?”

  整个班级都穿黑色,唯一的例外,就是穿校服的曹烽。

  他长得特别高,站在队伍里越发鹤立鸡群。

  或者说格格不入。

  曹烽很敏感,感觉到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也有异样的眼光,可他只是站得更高更直,仿佛生来就如此骄傲。

  整个上午,都是冗长的开幕式,结束时天上忽然开始飘雨。上午没有曹烽的项目,小波老师忙着给比赛的同学加油,段语澈也被飞机拉着去小卖部买零食了。曹烽回了趟教室,教学楼里人很少,他走到办公室门口,轻轻推了推门。

  门是锁着的。

  下午曹烽有三个项目,跑了个三千米,只是有点累,他状态比所有人都好不说,还拿了小组第一。

  至于最终成绩,要等下周。

  马小波在终点等着他,激动地说:“曹烽,你跑得太快了!简直是飞毛腿!”

  对别人而言三千米是耐力赛,对曹烽这个每天走十公里山路的人而言,并不算什么。

  段语澈倒了一杯葡萄糖给他:“刚才你跑步,我一直在给你加油,你看见我没?”

  “看见了。”曹烽微微有点喘,喝了口葡萄糖,他是脱了校服跑的,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等会儿要接力,地很滑的,你跑慢一点,千万别摔了。”下午雨才停,橡胶地是滑的,他们比赛的时候有两个同学就摔了。

  “我穿的是钉鞋,怎么会摔啊!倒是你,还能跑吗?”

  曹烽笑了笑,表示小意思。

  结果接力赛一开始,接二连三的有人扑街。

  还不是一个两个,但基本上摔了的,马上就站起来,继续跑完剩下的几十米,没有人停在半路上哭。校长和教导主任就在旁边,看出了状况,干着急,嘴里讨论说:“要不然就叫停了吧,这么多同学都摔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段语澈以前踢足球受过伤,当然明白道理,只是……在教室里脱鞋?

  曹烽压低声音:“等会儿全校都放电影,也不开灯,你把脚放我腿上,没人看见,不丢人。”

  段语澈:“……”

  “不!”

  很快,晚自习开始,灯全关了,老师进来放了部奥斯卡,就出去了。

  曹烽轻轻碰了碰他:“弟弟。”

  段语澈不想理他:“我不敷。”

  “弟弟。”

  “不!!!”

  曹烽无奈:“那冰棍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曹烽觉得有点可惜,如果不吃也太浪费了,但这个天气,对段语澈的胃不好。

  冰棍有些化,他拆开后,三两口吃下去,冻得他直哆嗦,旁边的段语澈看见他这个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吃这么快干什么,没有人跟你抢……”

  放学,电影还没结束,段语澈早就看过这部《美丽人生》了,不感兴趣,只想早点回家,但曹烽没看过,入了神,直到下课铃响,段语澈拍他,才从电影的世界出来。

  “你还想看?电影还有一个小时呢。”

  曹烽摇头:“走吧,我们回家吧。”话这么说着,眼睛还是不肯离开屏幕。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

  段语澈看他这么喜欢,倒也不急了:“那再等一会儿吧,现在刚放学,我走得慢,人太多了不方便。”

  段语澈给小张发了条信息,曹烽继续看电影。过了有二十分钟,班上差不多已经没有人了,只剩几个还不肯走的。

  曹烽感觉时间有些晚了,小张还在等着,就说:“我回家再看吧,家里不是有电脑吗?”

  “嗯,走吧。”段语澈走不快,脚腕比方才还要更痛些,出了教室后,曹烽看他一瘸一拐,忍不住蹲下:“哥背你。”

  段语澈微愣:“不用,我自己走。”

  “学校里也没人了,这么晚了没人看见的,不丢人。”

  他犹豫了下,对上曹烽真挚的神情,“嗯”了声,弯腰,趴在他背上。

  曹烽站起身来,下楼,他挑过上百斤的扁担,背个人也不在话下。

  段语澈问他:“我重不重?我还是自己走吧。”

  他有次装病,段述民急的背他去医院,结果背了几步路就开始喘。

  曹烽却摇头,说很轻:“你该多吃点,长点肉。”

  “我吃的多啊,每天都在补充维生素……”

  “要多吃肉和蛋白质。”

  夜色深了,曹烽背着弟弟,慢慢走在秋夜静悄悄的校园路上,自行车棚人烟稀少,绕过车棚,走出校门。

  小张等了有一会儿了,他正下车在抽烟,看见这一幕,连忙着急地跑来:“少爷怎么了?”

  “我没事,脚崴了一下,”他勾着曹烽的脖子,然后拍了拍他,示意他放自己下来,“我爸呢?”,,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