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被偷过钱了,他就知道了,想了个办法,在衣服袖子的衔接处缝了个兜。

  两人去吃了烤肉,曹烽抢着付了钱,争执了一会儿,段语澈实在争不过,遂落败。

  他都听段述民说了,虽然是段述民资助的学生,但段述民的扶贫工作做得广,接近二十个学生,曹烽又不是唯一的一个,所以定期打过去的钱并不多,每月大约只有五百块。

  段述民工作的广商银行属于全国性的商业银行,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成立,从成立之初起,段述民就在在广商工作,打拼到现在实属不易,工作非常辛苦,而且他十分拼命,这几年头发都白了不少。工资和绩效奖金加在一起,如今年薪也超过了百万。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存款却没多少,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积极参与扶贫工作,不仅自己管辖的分行对贫困县提供扶持,还单独资助了不少的学生。

  所以曹烽是真正意义上的贫困,穷、非常穷,段语澈猜想这家伙多半连内裤上都是破洞。

  三百块的烤肉对他而言可不是小数目。

  下次还是请他吃食堂吧,他想。

  第二天是周末,段述民休息,下厨的人却变成了曹烽。

  段述民周末起的也早,一下楼就闻到了青菜粥的香气,非常诧异,问曹烽,曹烽说他问了门卫,知道附近有个菜市场,就去买了点菜回来。

  段述民知道那家菜市场,很大一家,虽然比超市便宜,但足足有两里路,以前他开车过去买过鱼:“你几点起床的?”

  曹烽说六点,起来后在晨光中跑步去了菜市场,买了菜又跑回来,前后花了一个多小时。

  段述民对曹烽的手艺赞不绝口,立刻去叫段语澈起床吃玉米饼。

  中午的餐桌上有煲的野山菌鸡汤、清蒸鱼、红烧的牛肉,都是大菜,而且知道段语澈的口味,辣椒没怎么放。

  段语澈想不到他这么会做饭,比段述民做的饭菜好吃十倍,比外面的餐馆也不遑多让。

  段述民说:“下周周末,小澈也早点起床,和哥哥一起跑步去菜市场买菜。”

  段语澈立马摇头:“我一周就休息这么一天,还不让我睡个好觉吗?”

  段述民批评他缺乏锻炼:“你在学校,是不是也不爱去跑步?你们马老师说你逃早操和晨跑。”

  段语澈瞪大眼睛:“……我就逃了一次!”

  就那么一次,刚好被抓到了而已。

  “还说你有不完成作业的情况。”段述民是昨天打电话给马小波问了两个孩子的情况才得知的。

  段语澈不满地辩解:“我哪有……我英语作业都交了的。”笔趣阁TV首发

  “那就是其他科了?无论什么科目,不做作业就是不对的,这是起码的尊重,”段述民语重心长,“不过你们马老师也说,说你上课认真听讲,这点很好,说你这么聪明,要是肯认真学,肯定能成绩好,他还表扬了小烽,说他学习很用功……”他说着说着,忽然萌生了个念头。

  段语澈心不在焉地听着,听见段述民问起他同桌。

  “还行吧,成绩跟我差不多。”他喜欢拉着同桌上课玩五子棋,他同桌虽然长得像书呆子,但性格倒不是,也陪他玩五子棋。

  段述民琢磨着给马小波打个电话,让他把段语澈和曹烽安排在一起坐,又心想自己这样会不会插手过多了,便决定先观察一段时间,等他们考试过后再看看。

  晚上,段语澈想起明天一大早有升旗仪式,接着想起了作业这回事。

  他只知道马小波布置了作文,勾了几道练习题,他周六下午就写完了,至于其他科,他以为不做也没事,毕竟其他老师也没有他爸的电话——没想到其他科老师会给马小波说。

  他郁闷死了,抱着几本练习册穿过走廊,敲响了曹烽的房门。

  敲了好几声,曹烽才开门,一打开,一股带着水汽的热意扑面而来,段语澈睁大了眼睛。

  曹烽身上就穿了个短裤,上身赤-裸滴着水,头上还有点泡泡,诡异的有点可爱。

  “对不起,我刚才在洗澡,没听见。”

  段语澈说没什么,扫了一眼他,穿衣服也能看出来他身材不错,但没想到会这么不错。段语澈的视线从他匀称的肌肉线条上扫过,在心里不着边际地想他揍人应该会很凶猛:“哦,你继续去洗吧,我就是过来问你作业写没有。”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

  曹烽说写了,身上的水顺着滴下来,曹烽很怕水滴在地板上受潮,连忙说:“小澈,我先去把泡给冲了,你等我出来。”

  段语澈点点头,扫视这间客房。

  别墅是他妈妈还在世的时候买的,只是妈妈还没住进来,就去世了。

  客房很少有人留宿,也只是小姨偶尔来看望他才住一阵。比起自己的房间,曹烽的房间过于整洁,房间主人像是有洁癖一样,东西都摆放得非常整齐,虽然也是因为他东西不多的缘故。

  房间里没开空调,太热了,段语澈找到空调遥控器,调到最低温度。

  曹烽很快就把头上的泡泡冲干净了,正准备出去,发现没拿睡衣。

  前几天逛街段语澈让他买了两套睡衣,一套薄一点,一套厚一点。

  犹豫了下,曹烽打开浴室门,喊道:“小澈,能帮我找下睡衣吗?”

  “哦,在哪?”

  “床上。”

  段语澈扫过去一眼,说看见了。

  睡衣折叠得很整齐,放在床尾,整齐得像是酒店客房服务整理的一般。

  一开始他以为曹烽是很邋遢的那种乡巴佬,现在才发现不是,实际上他很爱干净,衣服袜子都洗得很勤快,就是太节约了,衣服袜子穿破了还在穿,而且皮肤黝黑,这才让人觉得他很脏。

  曹烽换上睡衣从浴室出来,室温已经降到舒服的温度了,段语澈坐在他书桌前的椅子上:“你睡觉的时候把空调调成睡眠模式就行了,不要舍不得这点电费,这天气太热了,你会睡不着的,睡不着明天学习也学不好。”,,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