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信上也没写地址,也没邮编,只写了我的名字,怎么寄到我家来的?”打开邮筒的锁,段语澈把信封拿出来观察了一下。

  曹烽在一旁也不吱声,见他正要拆开,连忙阻止:“等……等下回房间再看吧!”

  段语澈看了他一眼。

  小区里路灯少,他们家前院就一盏门廊灯,光线朦胧,曹烽的整张面孔都陷入了阴影,深邃的轮廓有几分不可名状的紧张,不自在地舔着嘴唇。

  段语澈心里感到很纳闷。

  曹烽说:“外头风大,我们进去吧,你……回房间再看!”

  曹烽把弟弟送回房间,还没走,就站在门外,他靠着墙站,心里又有几分后悔,写信这个行为,太傻了,但是又想知道他是什么反应。

  段语澈当然不知道他躲在外面,他坐在床上,把信封拆开。

  信纸折叠成三段,是从笔记本上裁剪的纸张,雪白而干净。段语澈打开信,瞬间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字,写作文呢?

  入目第一行是工整的字体:亲爱的弟弟。

  他马上抬头朝门的方向看去。

  -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提信的事,在车上,段述民坐前面副驾驶,两个小孩坐后面,视线接触到了,曹烽特别不自在地挠挠头,转头去看窗外,只要一想到自己在信里写了多么露骨的东西,他就感到害臊,羞耻。

  而且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便一直憋着。

  段语澈看了一眼开车的小张,和紧锁眉头在看电脑邮件的段述民,犹豫了下,伸手戳了戳曹烽的胳膊:“哎。”

  曹烽差点跳起来,回头。

  “曹烽,你过来,坐过来点。”段语澈把放在两人中央的书包拿了起来,抱在腿上。

  曹烽整个人都很紧绷,一言不发地挪过去,挨着他。

  他昨晚没睡好,一直想着信啊信,想着自己哪里写得不通顺,写得不够好,他不该那么着急的,要是再给他一晚上,一定可以写得更漂亮。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班长对段语澈说了句:“等会儿一点钟在体育馆集合,要排练,记得来啊。”

  段语澈

  点了点头,笑着说好,转头又变了脸,吐槽道:“中午是休息的时间,凭什么占用我休息的时间!对了,你去不去走?”

  “我不去。”

  “啊?”

  “我没买班服。”曹烽吃着弟弟挑嘴不爱吃夹到自己碗里的青椒,语气很平常。

  “你为什……”话还没问出口,段语澈就明白了过来。

  班服是要花钱的。

  他顿了顿:“……我爸不是给了你钱吗,衣服也不贵,以后还可以穿。”

  “叔叔是给了,可那些钱我不能花。”他欠段述民太多了,想还给他,但以曹烽目前的能力,很难做到,他知道钱得攒着,以后会有大用处。

  段语澈知道他性格,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曹烽:“你们排练的时候,我可以陪你过去,你们练习走正步,我在旁边看书。”

  吃过午饭,两人买了一瓶水一瓶牛奶,朝体育馆走去。

  段语澈站在队伍里,曹烽坐上面,腿上放着段语澈的饭卡、手机和耳机。

  体育委员开始按照男生女生的身高排队列,矮的站前面,高的站后面,但他显然没什么组织能力,整个队伍散漫成一团。

  班长就站段语澈前面,调整队伍的时候,班长忽然回头,冲他搭话:“你跟那个苗族的,怎么玩一起去了?”

  有个和段语澈当过初中校友的男同学,已经在男生宿舍把他的过往事迹传播开了。

  段语澈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回了句:“怎么了吗?”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你们不太一样。”

  段语澈脑回路都跟他不一样:“交朋友还要看民族的吗?”

  班长默默在心里说了句他穿假货啊你都看不出来吗?

  “算了……你当我没说吧。”

  一个中午过去,什么事都没做好,段语澈光是站着,就累了,体育委员一直在调整队列,说你往哪儿站,你又往哪儿站,你不该站那里……弄得他哈欠连连,别提多后悔了。

  下午连着三节课,段语澈都是昏昏欲睡的状态,自习课说什么也不想去排练了。

  谁爱去谁去,反正他是不乐意站着听人使唤。

  教室瞬间空了大半,曹烽抱着一本才借来的编程书,走到他旁边:“小澈,你不下去排练吗?”

  “不想去。”他趴着说。

  “是不是累了?”曹烽蹲下来,和他对视。

  他琥珀色的眸子暗淡的很:“没意思。”

  “那我们就不去了吧,哥哥留在教室里陪你。”曹烽伸出手,动作很轻地摸了摸他的头发,一双明亮的眸子温和的注视着他。

  段语澈倒也不抗拒,用鼻音发出一声轻嗯,眼睛半眯着,看向他抱着的书:“你为什么看编程书?你会这个吗?”

  “还在学。”他谦虚地回答。

  其实他已经看了很多这方面的书了,也能说是小有所成,只是没有实践的机会。,,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