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烽僵了有好几秒,才捡起地上的书,翻到刚才看的那一页,继续阅读。

  可他的心思根本不在书上,书上教的那些代码指令,好像全都飘了起来,他假装是在看书,实际上还是在看弟弟,看他好像是睡着的,只是睡得不□□稳,一开始朝向外头,后面忽然翻了个身,朝向他。

  曹烽忍耐地闭了闭眼睛,深吸口气,重新去看代码教程,同时脸又控制不住地发红。

  在县城读书的时候,很多男同学,他们会明目张胆而粗俗地会议论班上的女生,会议论谁的胸大,谁的身材好,谁又长得好看,如果能跟她睡一晚是什么感觉,他还被人拉去录像厅里,看过一些拍的很“低俗”的港片,但曹烽从来都不为所动,他在那个年纪,心里就只有读书,他要争气,要出人头地,脑子里不会装那些“脏事”。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学校里,在图书馆里,受这种刺激。

  书没看几页,图书馆五点半关门,老师要去吃饭了,曹烽把弟弟叫醒,段语澈坐起来,有点茫然地睁着眼睛,曹烽记下页码,关上书,帮他收好枕头后,拉着他起身:“要关门了,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段语澈点点头,被他牵着出去,下了楼,凉风一吹,摘下耳机,才慢慢醒过来。

  -

  运动会是周四举办,而上周的月考成绩,差不多已经出来了,但是学校好像是为了不让学生被成绩打击到,暂时没有通报。不过,段语澈并不在乎这个,考试他倒是去了,但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写了个选择题,别的都没动。

  班上男生比女生多,分担到男生身上的项目也就更多。

  曹烽一个人要跑三千米、一千米、跳远、跳高,还要跑接力赛。

  段语澈是运动会前一天,听见小波老师念名单,才知道他居然报了这么多的项目,最难的那些项目,全让他一个人包揽了。

  这得累死吧?

  “谁让你报那么多的?”晚上放学回家的车上,段语澈忍不住问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报了什么,体育委员帮我报的名,他问我,我就说好。”曹烽腿上放一本厚重的英汉词典,他这书是新的,九十八元一本,他白天晚上都要用,随时都带着,怕放学校里丢了。

  段语澈觉得他有点傻,不过曹烽自己觉得没什么:“我以前上学,要下山的,走路要十公里路。”说跋山涉水毫不夸张,“所以跑点步,为班级争光,没什么的。”

  段语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让小张在小区外面的药店停下,他下车买了一盒葡萄糖:“他们说要喝葡萄糖,你放书包里,明天就带上。”

  车子开进小区,小张把车停在门外,段语澈从外面看见家里黑漆漆的没有光,就问小张:“我爸是不是还没下班?”

  小张说是:“他还有点工作。”

  “最近怎么老是这样……”段语澈嘀咕道。

  曹烽心里知道段述民为什么最近经常不爱回家的原因,可却不能告诉弟弟。

  他回房间,打开书包,拿出了今天刚发的班服,不是他的,是段语澈的,发下来后一直装在他的书包里。

  他拆开塑料包装,拿出来有股不好闻的味道,这件衣服布料很差,剪裁也不行。

  曹烽自己穿衣服不挑,但这件衣服是段语澈要穿的,卖这么贵质量还差就不能忍了。

  他捧着衣服去敲门,正想让他试试看合不合身,刚进门,就听见他在跟人讲电话,用的是一种曹烽听不懂的语言——不是英语。

  段语澈看起来似乎有些焦虑的模样,似乎越洋电话那头有什么让人犯难的事一样。

  曹烽没有打扰他讲电话,单是走进去,把衣服放在床尾凳上。

  这个电话没讲多久,段语澈就挂了。

  “小澈,你要不要试试衣服合不合身?等下我拿去给你洗了,明天穿。”

  “好啊。”中山装是两件套,段语澈选的XL码,里面得穿白衬衫。

  他脱下校服,穿上外套。

  曹烽在旁边问:“在跟你小姨讲电话吗?出什么事了吗?”

  “不是我小姨,是……我邻居家的阿姨,跟我关系很好的哥哥留下一封信离家出走了。阿姨发了邮件给我,问我有没有他的消息。”他扣上中山装的扣子,走到衣帽间照了照镜子,“是不是有点大了?”

  曹烽走到他后面,垂眼扫到他雪白的脖颈,用手指比划了尺寸说:“肩宽有点宽,腰也可以收一下,长度是合适的,我那里有针线包,等下帮你裁。”

  段语澈“咦”了一声,抬头看他:“曹烽,你还会改衣服呢?”

  “会一点,长辈的衣服不穿了,改一改我就能穿了,很简单的。”曹烽大概目测了一下要改多少寸,用手去量他的腰,想着收一点就行了,太掐腰也不好看。他说:“裤子你要不要试一试?等会儿给你改完,哥就给你洗了。”

  “你把裤子给我一下。”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

  曹烽去给他拿裤子,段语澈在衣帽间弯腰脱下校裤,并不避讳他。

  曹烽转身的时候刚好看见,动作就是一顿,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略微宽松的黑色中山装套在他身上,显得两条腿越发笔直白皙,是种象牙色的辉光,他目光变得深了一些,稍微扭过头避开,把裤子给他。

  段语澈穿上,站起来走了几步说:“腰大了一点,不过长度还很合适,不用改了,反正也只穿一次。”

  曹烽把中山装拿回房间,顺手把他穿脏了的衣服、内裤袜子什么的,全都拿走了,把脏衣服放在洗衣机旁边,他打开房间里的台灯,整理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桌面,用剪刀裁开衣服肩膀的线。

  改完上衣,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曹烽蹲在洗衣房把内裤给他搓了,衣服分颜色放进洗衣机,摁了烘干,又去敲段语澈的门。

  段语澈刚刚打开电脑,正准备搜索一些东西,见他进来,就把电脑阖上了:“你明天早上要比赛吧,怎么还不睡?”

  “你邻居有消息了吗?”曹烽把蒸热的牛奶放到他床头柜上。

  “还没呢,是昨天走的,Victor也成年了,还留了信,这事儿警察也不管……”

  Victor就是失踪的邻居。

  他把电脑丢在旁边,端起热牛奶喝了一口,然后想起来吃钙片和维生素,就拉开抽屉,拿出几个药瓶子。

  “怎么会离家出走,是跟家里闹什么矛盾了吗?”

  “也没什么大矛盾,”段语澈想了想出柜算不算矛盾?似乎算不上,他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药,一边咀嚼一边道,“Victor留的信里说,是追求自由和幸福去了。”

  段语澈还小的时候,去邻居家玩,不小心看见了Victor和他的男同学在房间里很亲密地贴在一

  起接吻,就知道了他的小秘密。

  这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虽然那时候他还小,可很宽容地就接受了,并不觉得Victor是变-态。

  Victor请求他保密,因为他父亲的信仰问题,同性恋是会被烧死的。

  但段语澈回国好几年了,并不清楚他和家庭的具体情况。

  曹烽走后,段语澈重新打开电脑,进入Victor喜欢上的同志交往论坛,他知道对方很喜欢在这个网站上认识朋友,怕他是不是因为认识了什么人而离家出走,便想着上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逛了十多分钟,找到了Victor的账号,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了。

  曹烽听得有些懵,他看古籍、背成语词典,从来没听说这个成语还有这个意思,哪怕他普通话说的不好,可不代表他不知道那个字念“栈”。

  段语澈见他不说话,停下脚步去看他。

  曹烽想到昨天段述民说的,他说弟弟小时候是在国外长大的,所以很多生活习惯和这边的人不同。

  他的确与众不同,曹烽还没见过段语澈这样的男孩子。

  抬头望着他近在咫尺又遥不可及的面孔,曹烽慢慢地点了点头。

  几年前他考上县城的初中,试图去交朋友时,遇见过更恶劣的情况。

  在县城上学第一天,天还没亮就从寨子里出发,打着火把下山,步行了十公里,过河的时候脱了鞋,结果鞋不小心掉了一只,他下水去捞,弄得浑身都湿透了,山里气温低,水在他身上几乎结了冰。笔趣阁TV首发

  他脏兮兮的像个乞丐,身上、脸上全是黑泥,进教室时,所有的人都在看他。

  从那天起,他就明白像他这样格格不入的人,交朋友是很难的一件事,更别提弟弟看起来和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很快,段语澈带着沉默的曹烽去领取了新校服,出后门找到了自家的车。,,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