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把放车上备用的伞不是很大,曹烽人又长得高大,伞下的空间越发地挤,他怕段语澈淋雨,把书包背在身前,还伸手把段语澈的书包取下来抱着。段语澈下车,跨过积水,躲在伞下,抬头看了他一眼,曹烽就像他以前的那些法兰西同学一样高大。

  到了教学楼,他才看见曹烽另外半边从肩膀到手臂全淋湿了。

  马小波通知说升旗仪式取消,一帮人在教室里兵荒马乱地抄作业,他们一个班全是学渣,段语澈的同桌飞机的作业非常抢手,从第一排传到最后一排,还有人在催:“快点儿快点儿,抄完没?”

  各科课代表都在收作业,段语澈从前后左右那里搜刮了几份不同的作业版本,趁着早读时间,每个抄一点,这科抄完换下科。

  高一最辛苦的一点就是科目繁多,作业量也大,不过抄起来倒也快——抄着抄着,段语澈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数学和物理的练习册了,他翻遍了书包也没找到。

  就在他抓狂自己是不是没带的时候,格外受到马小波器重、正在监督早读的曹烽从他旁边走过,并默不作声地在他的桌上放了两本练习册,外加笔记本和一张便签。

  笔记本和便签都是段述民以前买在家里囤着的,他几乎不用,现在全便宜给曹烽了。

  抬头看着他挺直高大而沉默的背影,段语澈摊开纸条。

  上面写:小澈,你练习册昨天落在我那里了,我写完了,本子上是我写的解题思路过程,你一看准能明白。

  段语澈记得他的字写的很工整的,像是照着课本上的宋体字临摹的那种工整,怎么这小纸条上的字写的有点歪歪扭扭?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该不会手还没好吧?

  昨天他关门的力道很重,一定是伤得不轻……

  又抬头看了一眼,曹烽已经绕到了另一边,但当他抬起头,曹烽像是立马就感觉到了,扭过头来看他,对他笑。

  段语澈飞快地低下头,翻开练习册,自己的作业部分已经写完了,是仿照他龙飞凤舞的字迹写的,模仿得很像——昨天怎么都不肯给他抄作业的人,居然帮他写完了?

  还是在手指受伤的情况下。

  段语澈心里有点不自在,总感觉欠了曹烽什么一样。

  很快,早读过去,他把作业交了,马小波抱着一本厚重的英汉词典进来,说:“这本牛津英汉词典非常适合咱们班的同学,我建议人手一本,啊,词汇量非常重要,每天只用背十个单词,一年就能背近4000个,完全能达到高考英语水准了。不过大家要考雅思、托福和AP的同学,4000个词汇量还远远不够……”

  在他老调重弹说了词汇量有多么多么重要后,终于进入正题:“班上现在统一购买英汉词典有一定折扣,在书店买要98,班上折扣后是68,要购买的同学今天赶紧在班长那里登记。”

  段语澈根本不需要这个,也没在意,过了两天词典发到他手上,特别纳闷,去问班长:“我没登记也没给钱,这个词典是不是发错了?”

  班长翻开本子查看,接着说:“你看,这里有你的名字,你交钱了,哦,是曹烽帮你交的钱……咦,他帮你交了,自己没交。”班长想起来了,“那天我问他是不是不要,他说不要。”

  段语澈愣了下:“……哦。”

  他抱着词典去找曹烽,曹烽正在刷物理题,段语澈把词典放他桌上:“你帮我交钱,怎么不问我一下?”

  “这是学习资料,”曹烽抬起头来,“我以为……”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不需要词典。”段语澈知道他过得很拮据,舍不得花钱,几次他不小心看见段述民给曹烽钱,曹烽是死活都不肯要,那副架势好像要跟段述民打起来似的,一个劲儿地说自己包里还有钱。

  甚至晚上放学他在校门口买烤肠一块五一根,曹烽都不肯吃,买了半斤板栗,分给他一个,他也不要,老说自己不饿。

  就这么节约的人,居然花钱帮他交了资料费?。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他打断曹烽,看了一眼牛津词典后面的标价,摸了一张一百块给他,接着把新词典放他桌上:“当我送你了,我反正用不着,你拿着用。”

  “我有,我有一本了,这个你用。”曹烽拉住他的手腕,另一只手从书桌抽屉里拿出自己的词典,“你看,哥有一本了。”

  段语澈低头一看,那也是一本英汉词典,但看起来和刚发的颜色有些不一样,版本不同,而且还要更旧,壳子掉色了,也掉皮了,蓝色的硬壳还用油性笔写了个名字,不是曹烽。

  段语澈好像明白过来了:“这不是二手的吗?”

  “嗯……我找高年级买的,便宜一点,而且上面还记了笔记,比新的好呢。”

  段语澈心情更加复杂了,直接抄起他桌上的二手词典抱着:“曹烽,下次别这样乱花钱,我也用不上。”

  曹烽没有接他的钱,段语澈丢在他桌上就走了。

  坐在曹烽前桌、和他说过几句话的女生忍不住回过头,问他:“欸?你和段语澈关系很好啊,我看见你们早上一起来,放学也一起走。”

  曹烽也是最近几天才知道的,段语澈模样生的太好看,背景听起来也很牛,刚进校就出了名。

  那天上厕所,他还听见有个班上的、不起眼的男生在给另一个说:“他是我初中同学,我们一学校的,他刚来就出名了,我们都管他叫行走的ATM机。”

  另一个同学问:“这么有钱?”

  “是,是有钱,他进校不久就拿了作文比赛的年级二等奖,题目叫《我的行长爸爸》,写的跟幼儿园作文似的……”

  上周曹烽和段语澈一起出校门,碰见有女生送情书的,有送小零食的,还不止一个,但他不会收,上体育课都会发现有其他班的过来偷偷看他,一打铃就跑,他一扭头一群小姑娘就脸红。看小澈的样子,是习以为常,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但好像对早恋丝毫不感兴趣,从不接受。

  曹烽知道他很受欢迎。

  但是段语澈不想让人知道他们的具体关系。

  曹烽回答前面的女生,说:“我跟语澈住得比较近。”

  女生“哇”了一声,上下看他,露出那种“看不出来啊”的表情:“你们居然是邻居吗?那他们家是不是住大别墅?”

  曹烽不想回答这种私人的问题,但是他根本不懂得怎么委婉拒绝,就从书包里拿出之前段述民买的奥利奥来,分了她一个:“吃吗?”

  女生拿了一个,说谢谢。

  回到座位的段语澈回头一看,正好看见这一幕。

  那女孩是个学美术的,高高瘦瘦有气质,笑靥如花。

  曹烽看起来很腼腆,也是在笑,摸了摸后脑勺。

  ……这个曹烽。

  段语澈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老实,这才来多久啊。

  下午体育课,曹烽趁着段语澈去上厕所,教室里也没人,偷偷把一百块塞回他钱包里。

  段语澈不清楚自己包里有多少钱,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事。放学的时候,他收拾的动作很快,书包是空的,把水杯塞在侧袋里就出了教室,也没等曹烽。

  曹烽反应过来,段语澈人已经走了。

  他只好走到段语澈的位置上,帮他把今天要做的练习册一一找出来,装进自己的书包。

  下楼,曹烽朝后门的方向走,远远就看见段语澈站在自行车棚那里,在跟一个披着黑发、身材娇小的女同学讲话。

  不是他们班的,长得很漂亮一个女孩。如果曹烽在这个学校再待得久一点,就会知道她是高二的级花。

  他停住脚步,站在远处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

  犹豫的工夫,他看见那女生递给段语澈一个什么东西,看起来像信封。

  情书?

  旋即曹烽就看见,从来不搭理女生的段语澈把信封收下了,放在了书包里。

  ***

  “好,我等下回去再看,谢谢学姐。”

  林慧诗见他收了信,笑着说:“上面还有报名的链接,你也可以直接搜比赛的关键词,对了,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随时给我打电话、发短信,要不我们先加个好友吧,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Q-Q上……你应该有这个吧,你的号码……”

  “不好意思啊学姐,我刚回国没多久,不习惯用这个,也没带手机。”段语澈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就这时,他忽然看见不远处傻站在教学楼旁路灯下,身影孤零零的显得很落寞的曹烽。

  仿佛看见了救星,段语澈立刻冲他招手:“曹烽!曹烽!”

  曹烽眼睛倏地亮了起来,立刻朝他跑去。

  段语澈对面前的学姐道:“我同学过来了,我先走了,拜。”

  学姐“哦”了一声:“那你记得……”她话还没说完,段语澈拉着过来的曹烽转身就走,也不管那学姐说什么,问曹烽:“你怎么走这么慢?”

  “我……”曹烽闹不清楚了,弟弟没等他就走了,怎么反过来问他呢?感觉到弟弟抓住自己手腕的力道,即便隔着校服外套,但那种触感和温度却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递到了身上,鸡皮疙瘩瞬间爬满全身,特别紧张,说话也不利索了:“我刚才……刚才在帮你收拾今天的练习册。”

  “那个明天早上抄也来得及。”

  曹烽想问他那个女生的事,话到嘴边却问不出口,这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

  “作业不是很多,我已经写完了,我还列了重点笔记,你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我可以给你讲……”

  “不用讲啦,”段语澈头摇得像拨浪鼓,“老师上课讲我都听不懂,你讲我肯定更听不懂,讲了也没用,反正以后也用不上这些知识……”

  曹烽想告诉他,其实并不是没有用的,课上学习的知识很有用,完全可以应用到生活当中,可他嘴笨,也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讲。

  出校门,段语澈拉着着他去买了一份炒板栗,两根烤肠,也不管曹烽要不要,直接递了一串蘸满辣椒的烤肠给他。

  曹烽知道以弟弟的性格,自己要是不吃,他转头就会丢掉,上次他就这么干过,像是特意做给他看的。

  不得已,他只能伸手接过,说谢谢,然后咬了一口。

  段语澈心想肯定辣死他了,嘴上却问他:“好不好吃?”

  有点烫嘴,曹烽不能说话,点了点头。

  热狗是刚烤好的,又烫又辣又香,他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连舌头都快吞下去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