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语澈还在折腾他的Jumbo拼图,这需要非比寻常的耐心,看见曹烽进来,就随口说了句:“你推荐的歌不错。”

  乍一听曲调似乎有些俗,但细听发现歌词很美,就是打死他,也不可能写出这么美的句子来。

  曹烽还真没想到他会喜欢,有些诧异,接着笑了:“你喜欢听中文歌吗?”

  “学中文的时候就听,我妈喜欢邓丽君。”

  曹烽是第一次听见他提起妈妈,还愣了一下,坐在拼图毯旁边道:“你妈妈在瑞士吗?”

  刚来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家没有女主人,而段述民也没跟他解释,只在提到弟弟的时候说:“你弟弟小时候跟他妈妈在瑞士生活了很多年,被我们给惯坏了,要是有什么不懂事的,你就顺着他。”

  段语澈摆弄拼图块的动作顿住,但只不过一秒钟,非常短暂,他头也不抬,语气也很平静:“她在天堂。”

  空气寂静了片刻,曹烽低声说:“对不起。”

  “没关系。”他摇摇头,并不在意。

  曹烽原本是过来陪他写作业的,这下,也不敢问他写不写作业了,默默地卷走一半的拼图块:“我帮你一起拼吧。”

  段述民刚才看见曹烽抱着练习册和课本进去,还以为两个孩子在学习,房间里怎么这么安静?他偷偷打开门看了一眼,结果发现两个小孩坐在地上玩拼图。

  他开门的动作被段语澈捕捉到了,一秒抬头锁定他。

  段述民有些尴尬,干咳了一声:“在玩拼图啊?”

  “嗯。”段语澈不乐意搭理他,这几天段述民神出鬼没的,不知道在忙什么,经常不见人。

  段述民走进来:“好玩吗,我跟你们一起玩吧?”

  段语澈没说话,段述民心里纳闷得很,这孩子是怎么了?

  他说:“作业都写完了吗?”

  段语澈看了他一眼,正想说没有,就听出曹烽出声:“写完了,弟弟刚刚写完了,我陪他写的。”

  段语澈的目光转向曹烽,像是不解,曹烽继续说:“这几天的作业都是我陪着他一起写的,每天都有交,老师也表扬他学习认真。”

  段述民立刻展颜一笑,狠狠搓了搓儿子的头发道:“我就知道,我儿子读书怎么可能没我厉害,这不就比我厉害多了吗,继续努力。”

  虽说他对段语澈没什么要求,但终究是很在意他的学习成绩的,这年头家长爱攀比谁家小孩学习好,每回开分行会议、表彰、聚餐,说到这个话题他就闭嘴,还总有人问他家小孩是不是上高中了,考了多少分。而且他也问过段语澈,段语澈说不想出国读大学,也就是说要留在国内了,可他这个成绩……自己就算在临州市再如何有头有脸,也不可能把他这个专科水准的儿子送进好大学的。

  段述民一走,段语澈就问曹烽:“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

  “我……”曹烽顿了顿,小心地看他,“怕叔叔骂你。”

  “他不会骂我的,顶多就是对我失望而已。”

  “不过我也没骗叔叔,你这段时间每天都交了作业。”没交作业的会罚站,段语澈最近两周都没有被罚过。

  “抄的而已。”他头也不抬,正好找到了一片,拼上去后,抓了把浪味仙塞嘴里。

  曹烽想让他高兴一点,就努力地找话说:“房间里放了钢琴,你怎么都不弹呢?明明弹的那么好。”

  “我弹的不好,是因为你不懂这个,才觉得我弹得好,而且我也不喜欢弹钢琴。”

  “那为什么……”

  “因为……”段语澈并不是很想说这些,有种把伤口扒开给别人看的感觉,他沉默了几秒,摇摇头,问:“你喜欢听我弹钢琴吗?”

  曹烽说喜欢。

  “那下回再给你弹。”

  小的时候,妈妈总是不在家,常常把他丢给德国邻居家托管,他打电话给妈妈,妈妈也总是说,这个展还有多少天才结束,走不开,让他再等等,说给他带礼物回家。

  妈妈不回家,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小Tommy想尽办法,想要小姨过来看看她,就告诉小姨自己跟邻居学了钢琴启蒙,但是学不好,想让她来教。

  小姨那时候才刚刚音乐学院毕业,听见这事,立刻过来看小外甥Tommy,发现他居然有很高的天赋,喜出望外。

  终于,他学会第一首完整的曲子,让小姨给妈妈打电话,让她回家听自己弹钢琴,这很管用——过了几天,她回来了。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曹烽听出他有教自己的意思,心里高兴坏了,连连点头。

  下课的时候,隔壁班的周泽亮跑进七班教室,找到段语澈说:“这周就放国庆了,要不要出去玩几天?”

  “去哪儿?跟谁啊?”

  “去乌镇吧,你去过没,咱们自己开车去。”

  “就我们吗?我也不会开车。”

  “还有我堂哥,他跟我嫂子,说我带我,我寻思我一个人去不是当电灯泡吗,你要是不去,我也不去了。”

  段语澈本来也没想好这个国庆要去哪里,闻言便同意了。

  周泽亮又说:“哦对了,蝈蝈他们说好久没聚了,你下个月不过生日吗,搞个派对怎么样?就一起打个牌,唱个歌,再喝个酒。”

  段语澈没意见:“地方你们挑,我请客。”

  假装接水路过两次的曹烽,听见了生日两个字。

  弟弟要过生日了?

  曹烽回到座位,看见前桌的女同学贺恬恬在看他桌上的书,还问他:“你喜欢看莎士比亚啊?”

  书是今天刚借的,他看书快,记忆力很强,之前那本飞鸟集,他专门做了几页的摘抄,就还回去了,换了一本编程书和一本莎士比亚的《四大悲剧》。

  他才刚开始看,可不过看了一个故事,就觉得很难过了,也不知道弟弟是不是因为看了太多的悲剧才总是那么忧郁。

  或许等他们有了共同话题和爱好后,他就懂得怎么讨他喜欢了。

  “叔叔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你坐下,别站着。”段述民眉头有些紧,从抽屉里拿了一包烟出来,点了一支,“我和小澈他妈妈的关系很复杂,你来的时候肯定就注意到了吧,他妈妈去世好几年了。”

  “我知道的……弟弟,说过。”曹烽当然注意到了,他还注意到,段述民这里没有一张有关去世的女主人的照片,只有段语澈的房间,有幼时的他和他妈妈的照片,保存在相框里。

  书房灯开的很暗,烟味开始在这个密闭昏暗的空间内飘散。

  段述民颇为诧异,段语澈竟然会告诉他这些,手指拿下嘴里衔着的香烟,他继续道:“那你应该也知道,Vivian是搞艺术的,就是装置艺术,十多年前,她来乌镇开过一个灯光艺术展,我也就是那时候见过的她。”

  “叔叔跟你一样,草根出身,家里往上数三代都是农民,不过我读书读了出来,上山支教了两年,不想当老师了,我一同学在乌镇开了个酒吧,我白天学习,考证,晚上就去驻唱。”

  “过了三个月,展开完了,她就走了,Vivian还问我,要不要和她一起离开,她很喜欢我,我当然不行了,我的家庭、根基,都在这里。”他说着苦笑一声,“十年前,她来上海开展,我在路边看见了她要来的海报,就特意去了,每天都去,终于见到了她。”,,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