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气从曹烽的脖颈往上涌,耳根都红透,他努力掩饰住情绪,嘴角的上扬的弧度也克制得不那么明显,托住他后颈的手掌穿过去,单手抱着他的肩膀:“嗯,睡哥哥腿上吧。”

  段语澈心里自然是没有想那么多的,他身子歪着,头靠在他的大腿上,重新闭上了眼睛。

  曹烽僵了有好几秒,才捡起地上的书,翻到刚才看的那一页,继续阅读。

  可他的心思根本不在书上,书上教的那些代码指令,好像全都飘了起来,他假装是在看书,实际上还是在看弟弟,看他好像是睡着的,只是睡得不□□稳,一开始朝向外头,后面忽然翻了个身,朝向他。

  曹烽忍耐地闭了闭眼睛,深吸口气,重新去看代码教程,同时脸又控制不住地发红。

  在县城读书的时候,很多男同学,他们会明目张胆而粗俗地会议论班上的女生,会议论谁的胸大,谁的身材好,谁又长得好看,如果能跟她睡一晚是什么感觉,他还被人拉去录像厅里,看过一些拍的很“低俗”的港片,但曹烽从来都不为所动,他在那个年纪,心里就只有读书,他要争气,要出人头地,脑子里不会装那些“脏事”。

  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在学校里,在图书馆里,受这种刺激。

  书没看几页,图书馆五点半关门,老师要去吃饭了,曹烽把弟弟叫醒,段语澈坐起来,有点茫然地睁着眼睛,曹烽记下页码,关上书,帮他收好枕头后,拉着他起身:“要关门了,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段语澈点点头,被他牵着出去,下了楼,凉风一吹,摘下耳机,才慢慢醒过来。

  -

  运动会是周四举办,而上周的月考成绩,差不多已经出来了,但是学校好像是为了不让学生被成绩打击到,暂时没有通报。不过,段语澈并不在乎这个,考试他倒是去了,但不过就是走个过场,写了个选择题,别的都没动。

  班上男生比女生多,分担到男生身上的项目也就更多。

  曹烽一个人要跑三千米、一千米、跳远、跳高,还要跑接力赛。

  段语澈是运动会前一天,听见小波老师念名单,才知道他居然报了这么多的项目,最难的那些项目,全让他一个人包揽了。

  这得累死吧?

  “谁让你报那么多的?”晚上放学回家的车上,段语澈忍不住问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报了什么,体育委员帮我报的名,他问我,我就说好。”曹烽腿上放一本厚重的英汉词典,他这书是新的,九十八元一本,他白天晚上都要用,随时都带着,怕放学校里丢了。

  段语澈觉得他有点傻,不过曹烽自己觉得没什么:“我以前上学,要下山的,走路要十公里路。”说跋山涉水毫不夸张,“所以跑点步,为班级争光,没什么的。”

  段语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让小张在小区外面的药店停下,他下车买了一盒葡萄糖:“他们说要喝葡萄糖,你放书包里,明天就带上。”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怎么会离家出走,是跟家里闹什么矛盾了吗?”

  “也没什么大矛盾,”段语澈想了想出柜算不算矛盾?似乎算不上,他一颗一颗地往嘴里塞药,一边咀嚼一边道,“Victor留的信里说,是追求自由和幸福去了。”

  段语澈还小的时候,去邻居家玩,不小心看见了Victor和他的男同学在房间里很亲密地贴在一起接吻,就知道了他的小秘密。

  这并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虽然那时候他还小,可很宽容地就接受了,并不觉得Victor是变-态。

  Victor请求他保密,因为他父亲的信仰问题,同性恋是会被烧死的。

  但段语澈回国好几年了,并不清楚他和家庭的具体情况。

  曹烽走后,段语澈重新打开电脑,进入Victor喜欢上的同志交往论坛,他知道对方很喜欢在这个网站上认识朋友,怕他是不是因为认识了什么人而离家出走,便想着上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他逛了十多分钟,找到了Victor的账号,已经很久没有更新过了。

  是上回小姨过来带给他的,小姨知道他的乐趣就两个,一个收藏是拼图,一个收藏是巧克力。

  听见“很难买的”几个字,曹烽顿了一下,还是说不要:“你吃吧,哥不吃。”

  段语澈是回国之后,才知道中国人含蓄,有“客气”的习惯。

  他理所应当地当他就是假客气:“给你你就吃,再来这套我要骂人了啊。”

  曹烽便看着他,弟弟穿的睡衣,从脸庞到脖子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诱人的象牙色柔光,曹烽不敢多看,手指甲轻轻刮着拼图的厚纸板,然后说:“我们一人一半。”他剥开锡纸包装,很轻松地就掰了一半下来,把多的那一半分给弟弟了。

  段语澈也没说什么,接过来吃了。两人又坐着继续找拼图块,期间多次传来曹烽饥肠辘辘的动静,他太尴尬了,极力想忍耐,可是忍不住,脸红得像猴子屁股,一声不吭地垂着脑袋,最后段语澈实在看不下去他那副可怜模样,就说:“我有点饿,我们出去吃夜宵吧。”

  “诶?”

  “走吧,还没到十二点,还有好多餐厅没关门,你想吃什么?”

  曹烽没想到他会这样突然兴起:“真去啊?那叔叔……”

  “我爸现在还没回来,多半在喝酒呢,等他回来肯定都烂醉如泥了,别怕。我们出去吃了再偷偷回来,你不说我不说,他是不会发现的,再说了,发现了也没什么。”

  “可是、可是……”他连着两个可是,提议道,“要不,要不我给你下面吃,或者蛋炒饭?”

  “……那好吧,吃面。”

  曹烽当真以为他饿了,抓了一大把面条下锅,他现在已经可以熟练使用这些厨房的设施了,从消毒柜拿出碗筷,然后从橱柜里拿出调料和干枞菌,熟练地泡水,丢进锅里和面条一起煮,在碗里勾兑调味料。

  段语澈就坐着也不帮忙,他并不喜欢烹饪,以前在国外上学,他总被学校里的白人误会成女生,其实那些人内心很清楚他的性别,可还是会故意把他当女孩儿,只因为他长得不够高,天生体格比不上白人,不愿意带他踢球,而是让他去玩他的洋娃娃,上他的烹饪课。

  他那时就很想长高,每天超量吃钙片、喝牛奶、运动,但效果甚微。

  结果一回国发现,原来他并不是不正常,在江南地区,很多人这个年纪还不如他高呢。

  那时候他也不知道妈妈生病了,他一回国瞧见大家都挺矮,非常舒适,感觉空气都清新多了,妈妈问他喜不喜欢这里,他就点头说喜欢。

  正当他想的入神的时候,曹烽的面好了,他端了一大碗给段语澈。

  “小澈,尝尝看。”

  面条卖相不错,闻着很香,汤色清亮,一层油光,汤面上海铺了几片菜叶。

  “我吃不了这么多的,小碗给我吧,你多吃一点。”段语澈跟他换了碗,用筷子拌匀,随口问道:“你晚上在学校吃的什么?”

  “吃了花卷馒头。”他说。

  “……就吃这些?”段语澈一时无言,“连肉都没有,难怪会饿。”

  曹烽解释说吃了肉:“中午吃了肉包子。”

  段语澈:“……”

  “那你在你们老家,总要吃肉吧,不然你怎么长这么高的?”

  曹烽说吃,不过是自己打猎,所以不要钱:“有一回寨民一起猎了头野猪,全寨吃了两天才吃完!”

  “有这么大。”他放下筷子比划给段语澈看,“有四百斤,桌子这么长。”

  这种原始生活,段语澈想都没想过,非常好奇,又问他:“你们都用什么打猎?”

  “用□□。”

  “我们国家不是禁枪支吗?”

  “是禁止,不过我们那儿不一样!”他黑色的眼睛放出光亮,显然很骄傲,“父老乡亲都靠这个活着,当地政-府尊重我们的风俗习惯,准许我们使用□□,我也有一把!”他说着有些遗憾,叹了口气,“但是我不能带走,我走的时候,只拿了我的弯刀。”

  “打猎用的刀?”

  “嗯,我们岜沙人,腰刀从不离身。”

  “那你平时上学都把腰刀放在哪儿?”段语澈发现汤里的菌菇很好吃,就一直挑来吃,也不吃面条了。

  “上学我就背着,回家就放枕头底下,也辟邪。”因为那是见过兽血的凶刀,开光的时候,放的是他自己的血,这把刀从出生起就跟着他,是非常珍贵的东西,放枕头下睡,他会觉得很安稳,这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一个说法。

  曹烽看见他喜欢吃野生枞菌,就一边从自己碗里挑给他,一边很高兴地说:“这是我自己在山上挖的菌子,没带多少过来,你喜欢吃,下次哥回家,给你挖一背篓!”

  段语澈只是看着他的动作,有点别扭,说:“够了够了,我肚子都吃撑了,你吃。”

  筷子曹烽吃过,在汤里搅过,然后又夹给他,这太不卫生了!

  他知道曹烽可能没有这些习惯,也不好直接说,心里虽然不舒服,但还是宽容的。

  “你这就吃饱了啊?还剩这么多呢!”曹烽诧异。

  “饱了饱了,你多吃点,不早了,我先回房了,Goodnight。”

  “哦……”曹烽脸微红,说,“你也……古德奈特。”

  段语澈点点头,起身回房间,走了几步想起来:“对了,我……”结果一回头,就看见曹烽端着他吃剩的面在大口喝汤。

  “嗯?什么?”曹烽抬起胳膊擦了擦嘴角。

  段语澈嘴角一抽:“……没什么,我爸回来的晚,给他留个灯吧。”

  不过都这么晚了,段述民这个点还没回来,肯定是喝多了,喝多了住酒店了,也是常有的事。

  第二天早上,是曹烽做的早饭,有茶碗蒸和海带汤,甚至还包了饺子,味道比平日段述民给他准备的千篇一律的麦片、三明治牛奶,不知道要好吃多少倍。

  段语澈意识到段述民昨晚应该是没回家,就给他发了个短信。

  直到中午,段语澈吃饭的时候,段述民才回消息,说是在酒店过了夜,今天忙完就回家。

  他忽然又想起曹烽来。

  不会又吃什么包子馒头花卷吧?

  他知道曹烽为了省钱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低头发了条短信,问他:“中午吃的什么?”

  果不其然,过了一会儿曹烽回复,说买了包子。

  段语澈:“……”

  “你这半个月都这么吃的吗?这么吃不会饿吗?”他发消息过去。

  曹烽回复说他买了四个包子,两个花卷,还买了豆浆,很丰盛。

  学校食堂总是会排队,他觉得太浪费时间,排队吃饭的时间都能背十个单词了,所以通常他兜里的揣着一本的单词口袋本。

  学校里的面点卖得不贵,实在饿的时候就去吃面,学校的面一份五元,加一小勺的肉臊,再加个芽菜肉包,一顿六块五就能解决了,有的时候他还会在食堂买白饭,白米饭一块钱一份,可以免费添饭。,,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