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看来,段述民多半是忙工作忙得忘了,段语澈并不明白为什么他明明什么都不缺,身体都检查出三高了还这样拼。

  他知道妈妈走的时候,留了他的抚养费给爸爸,还有一笔巨额遗产在小姨那里,而且他还有信托基金,等到他成年,就全部留给他,段述民根本没有必要这样去赚钱。

  尽管段述民没回家,小张还是很尽职地准时来接他们。

  段语澈的班服是改过的,穿着特别合身,和其他人穿着的模样非常不同。笔趣阁TV首发

  他黑发柔顺,衣冠齐整,模样精致,穿上中山装就好像民国贵族小少爷。和曹烽一起进学校的时候,就惹得不少同学频频回头看他。

  进了班里,更多的人开始惊叹:“你衣服怎么跟我们的看着不一样?”

  整个班级都穿黑色,唯一的例外,就是穿校服的曹烽。

  他长得特别高,站在队伍里越发鹤立鸡群。

  或者说格格不入。

  曹烽很敏感,感觉到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也有异样的眼光,可他只是站得更高更直,仿佛生来就如此骄傲。

  整个上午,都是冗长的开幕式,结束时天上忽然开始飘雨。上午没有曹烽的项目,小波老师忙着给比赛的同学加油,段语澈也被飞机拉着去小卖部买零食了。曹烽回了趟教室,教学楼里人很少,他走到办公室门口,轻轻推了推门。

  门是锁着的。

  下午曹烽有三个项目,跑了个三千米,只是有点累,他状态比所有人都好不说,还拿了小组第一。

  至于最终成绩,要等下周。

  马小波在终点等着他,激动地说:“曹烽,你跑得太快了!简直是飞毛腿!”

  对别人而言三千米是耐力赛,对曹烽这个每天走十公里山路的人而言,并不算什么。

  段语澈倒了一杯葡萄糖给他:“刚才你跑步,我一直在给你加油,你看见我没?”

  “看见了。”曹烽微微有点喘,喝了口葡萄糖,他是脱了校服跑的,全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等会儿要接力,地很滑的,你跑慢一点,千万别摔了。”下午雨才停,橡胶地是滑的,他们比赛的时候有两个同学就摔了。

  “我穿的是钉鞋,怎么会摔啊!倒是你,还能跑吗?”

  曹烽笑了笑,表示小意思。

  结果接力赛一开始,接二连三的有人扑街。

  还不是一个两个,但基本上摔了的,马上就站起来,继续跑完剩下的几十米,没有人停在半路上哭。校长和教导主任就在旁边,看出了状况,干着急,嘴里讨论说:“要不然就叫停了吧,这么多同学都摔了。”

  校长皱着眉说:“那就比完高一这拨,直接开始拔河吧。”

  不幸的是,这个指令下达前,刚好轮到了七班。

  接力的位置没有多大讲究,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棒和最后一棒,曹烽被安排在了前面,他长得又高、腿又长,发挥很稳定,枪声一响,遥遥领先。

  曹烽跑过去,把棒递给对面,就站在后面看。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他不关心什么名次的,只关心弟弟跑的时候别摔了。这么想的时候,前面一个班一个女生就滑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力棒都甩飞了。

  旁边一个班正在跑步的,眼看着对手失利自己要反超,还没来得及笑,一脚踩上接力棒,尖叫一声滑倒了。

  不远处的校长脸上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校医,叫校医!”

  段语澈是下一棒。

  曹烽是真的紧张他,到旁边去一路跟着他跑,段语澈穿的钉鞋抓地,不容易摔,可这却是一双新鞋。

  他爆发力很强,跑得飞快。

  曹烽眼睁睁看着他快跑到了,右脚忽然扭了一下——只一瞬间的事,几乎连停顿也无,继续跑完剩下的十几米。

  段语澈慢慢减缓脚步,脸上表情有点难看。

  班长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很多摔破皮的同学,就在旁边用消毒水简单处理伤口,段语澈走得很慢,他在喝水,而旁人几乎看不出他有什么问题,崴脚的那一下太快了。

  曹烽钻过人群,面露焦急,直直朝他去:“小澈!”

  “嗯?”

  曹烽说:“你脚疼不疼?”

  “你看见了?”段语澈说,“还好,我又不是忍不了,不是什么大问题。”

  “你坐着休息,别乱动,来,过来。”曹烽拉着他回到班级休息区域,还让他脱鞋自己看看,段语澈看周围好多人,嫌丢人,不肯,嘴里说“不疼,没问题,好都好了,你那么紧张做什么,脚崴的是我又不是你。”

  曹烽不好意思说,你受伤我比你还觉得疼。

  坐下的时候不使力,自然是没什么问题。

  运动会结束了,马小波让班长叫几个男生把饮水机和桌子搬回教室,班长看见曹烽,就叫了他,曹烽摇摇头:“他脚有点受伤了,我得陪他去医务室。”

  段语澈的脚不能使劲,只好开启单脚跳模式,跳到医务室外面,发现还有很多人。

  因为今天下雨的缘故,受伤的人不在少数。

  段语澈说算了:“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回教室吧。”

  好在七班在二楼,他全身都挂在曹烽身上,也没费多大劲,就上楼了,有人看见他这样,就问:“你受伤了?”

  “崴了一下而已。”

  把段语澈扶到教室,曹烽问:“想吃什么?哥去食堂给你买。”

  “我叫飞机帮我们带回来吧,你别走。”他知道曹烽下午消耗的精力不小,“坐下,坐这儿。”

  曹烽想了想,说好:“让飞机再买两根冰棍吧。”

  过了好一会儿,快上晚自习的时候,飞机才回来:“玉米两根,烤肠两根,鸡腿两个,冰棍两根,全买回来了!”

  段语澈说了声谢谢,曹烽从兜里掏出几张十元的零钱:“多少钱?我给你。”

  飞机算了下账,曹烽把钱给他,又说了声谢谢:“飞机,晚自习是电影,你你能不能跟我换个位置?”

  飞机也很爽快,没问原因,从抽屉里拿了自己的东西就去曹烽的座位上坐下了。

  段语澈低声问他:“为什么换位?”

  “你脚崴了,得冰敷。”

  段语澈不明白这有什么关联,曹烽继续说:“你得脱鞋,脱袜子。”

  “……我不。”

  他是不会在公共场合干这种事的!

  曹烽很耐心:“弟弟,你的脚现在不冰敷,回家就更严重了。”

  段语澈以前踢足球受过伤,当然明白道理,只是……在教室里脱鞋?

  曹烽压低声音:“等会儿全校都放电影,也不开灯,你把脚放我腿上,没人看见,不丢人。”

  段语澈:“……”

  “不!”

  很快,晚自习开始,灯全关了,老师进来放了部奥斯卡,就出去了。

  曹烽轻轻碰了碰他:“弟弟。”

  段语澈不想理他:“我不敷。”

  “弟弟。”

  “不!!!”

  曹烽无奈:“那冰棍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曹烽觉得有点可惜,如果不吃也太浪费了,但这个天气,对段语澈的胃不好。

  冰棍有些化,他拆开后,三两口吃下去,冻得他直哆嗦,旁边的段语澈看见他这个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吃这么快干什么,没有人跟你抢……”

  放学,电影还没结束,段语澈早就看过这部《美丽人生》了,不感兴趣,只想早点回家,但曹烽没看过,入了神,直到下课铃响,段语澈拍他,才从电影的世界出来。

  “你还想看?电影还有一个小时呢。”

  曹烽摇头:“走吧,我们回家吧。”话这么说着,眼睛还是不肯离开屏幕。

  同学们陆陆续续地走了。

  段语澈看他这么喜欢,倒也不急了:“那再等一会儿吧,现在刚放学,我走得慢,人太多了不方便。”

  段语澈给小张发了条信息,曹烽继续看电影。过了有二十分钟,班上差不多已经没有人了,只剩几个还不肯走的。

  曹烽感觉时间有些晚了,小张还在等着,就说:“我回家再看吧,家里不是有电脑吗?”

  “嗯,走吧。”段语澈走不快,脚腕比方才还要更痛些,出了教室后,曹烽看他一瘸一拐,忍不住蹲下:“哥背你。”

  段语澈微愣:“不用,我自己走。”

  “学校里也没人了,这么晚了没人看见的,不丢人。”

  他犹豫了下,对上曹烽真挚的神情,“嗯”了声,弯腰,趴在他背上。

  曹烽站起身来,下楼,他挑过上百斤的扁担,背个人也不在话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