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语澈自动在他怀中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曹烽身上的洗衣粉是家里统一买的,薰衣草味很好闻,温暖的怀抱散发着安心的香气,他睡得很熟。

  曹烽怕把他弄醒,丝毫不敢动弹,不敢翻书,大脑都放空,连低头都不敢,这么僵硬了半天,才垂下头去,去看段语澈靠在他身上的睡颜。

  距离很近很近,近到能看清晰他洁净白皙的脸庞上细小的、仿佛笼罩着微光的绒毛,也能数清楚他浓密的长睫毛有多少根。

  心尖像被抓了一下,他只希望这一刻能永远静止。

  但时钟走得很快,手表的定时闹铃滴滴滴响起,曹烽看见段语澈睫毛受惊地颤了下,慌乱极了,不敢再抱,当即松了手,匆匆伸手关了手表上的闹铃。

  段语澈发出几声没睡醒的“嗯”声,眼睛都没睁开,含糊不清地问他:“几点了?”

  曹烽喉结上下动了一下,哑声说:“两点了。”

  段语澈睁开一条缝隙,看见曹烽坚毅的下颌,打了个哈欠,坐起身来:“我睡你肩膀上了,怎么都不叫醒我,肩膀不麻吗?”

  “没关系,”曹烽低着嗓音,看着他,“不麻,还困吗?”

  “困……下午第一节好像是体育课是吧?”他没有起床气,就是刚醒的时候,会比平时颓一些。

  曹烽“嗯”了一声,段语澈抱着他的校服站起身,声音还有几分涩:“你先陪我去小卖部买瓶水吧,等下再去操场。”

  曹烽借走了一本飞鸟集,还借了另外一本计算机的书,和段语澈一起去买了零食水果,段语澈没带饭卡,刷的他的卡,接着两人再一起去操场找班级集合。

  体育老师是个女老师,管得不严,一般数了人数后,让学生做完广播体操,再绕着操场跑一圈就解散了,有时候会发体育器材让他们锻炼,比如篮球、羽毛球、排球之类的。

  跑完四百米,体育老师说起下个月运动会的事:“同学们,秋季运动会就在你们月考后的下一周,要报项目的同学现在就可以开始练习了,需要什么器材告诉体育委员,去器材室借。”

  说完这件事便解散了。

  飞机凑上来问段语澈:“去踢球不?”

  他打了个哈欠道:“不去了你们去吧。”他足球踢的不赖,以前专门在家练过射门,练了很久,准确率很高,但这会儿还没精神,有点犯午困,满心想回家睡觉。

  曹烽见他状态不好,拧开矿泉水瓶给他,又给了他一颗话梅糖。

  太阳有些大,曹烽被照得眯起眼睛,说:“小澈,我们进去吧,体育馆里面凉快。”

  体育馆是去年才竣工的,非常空旷,一股崭新的味道,场地上放置着羽毛球网,有零丁的学生在练习排球和羽毛球。

  找了个高处的位置坐下,段语澈无精打采地戴上耳机继续听歌,不说话也不理曹烽,托着下巴的模样,像是在努力思考人生。

  曹烽不断地侧头去看他的侧脸,多次想说话,看他闭着眼的模样,就不敢去打扰他了。

  这时,体育馆下面忽然传来了钢琴声。

  平日学校会组织一些文艺活动,什么迎新晚会,毕业晚会,新年晚会或是夏季歌会……经常会用到钢琴,于是钢琴干脆就放在体育馆内,偶尔也会有学生去碰,学校并不管制,反正有监控,谁碰坏了谁赔钱。

  那是一架普通的黑色竖式钢琴,没有段语澈房间里的白色三角漂亮,弹琴的是个穿校服的长发女生。

  钢琴声非常悠扬,有些正在打羽毛球的同学,都不禁回头望了过去,段语澈也看了一眼,不过他的反应和别人不一样,他好像觉得那是一种噪音污染,调大了耳机里音乐的音量。

  这时,他却蓦地瞥见曹烽崇拜的目光,灼灼地盯着那钢琴的方向,由衷地说了句:“太好听了!”

  他就在段语澈旁边,哪怕段语澈戴着耳机,也听见了,他轻轻皱了皱眉:“你刚刚说什么?”

  曹烽说:“她弹得真好。”他对钢琴仅有的了解,来自以前在录像厅看过的一部叫《海上钢琴师》的电影,这种电影在偏远县城不受欢迎,没有港片那么让人热血沸腾,后来电影院兴起,录像厅倒闭,曹烽就再也没看过电影了。

  他对钢琴唯一的印象就是,那是非常高雅的乐器,他也始终难忘里面悦耳的插曲,可并不知道那些插曲叫什么。

  段语澈意味深长地哦了声:“你觉得她弹得很好?”

  “是啊。”曹烽的目光转回来一些,才发现段语澈摘了一边的耳机,还是不太精神的模样,表情还有点臭,透出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

  “她弹的是《MARIAGED\\AMOUR》,那个我六岁就会弹了。”

  曹烽:“……”

  他再笨,这下也明白了,为什么弟弟会臭着脸,他知道段语澈房间里有钢琴,可从来没有听见他弹过,便一直以为是个装饰。

  “其实我,我……”这时候,曹烽不得不懊恼起自己的嘴笨来。

  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说,才能让段语澈高兴一点:“其实我也没怎么听过钢琴曲……更没有听过别人现场演奏,我不懂音乐,但是我知道弟弟弹的,肯定比她弹的更好听。”笔趣阁TV首发

  段语澈瞥着他,嘴角微微上扬:“你又没听过,你怎么知道?”

  “虽然……虽然我没听过,”曹烽有些结巴,迟钝的模样像在组织语言,他低头凝视住弟弟随意放在膝盖上的手,细长又白皙,泛着象牙色的光泽,指甲修得工整干净,说,“可是你手指很长,很漂亮,所以你弹琴一定很好听。一般那些优秀的人,都是不喜欢炫耀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倒是很真挚,似乎是真的打心眼里这么想。

  段语澈知道曹烽就是个马屁精,不然怎么会每年都给段述民写信?尽管知道,但还是莫名地觉得心情很好,摘下耳机说,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那好吧,我就去弹一下给你听。”

  曹烽非常高兴。

  两人下楼梯,朝放置钢琴的角落走去。

  那女生可能只会弹一小段,弹了两遍,见有人走来,有些不好意思,就站了起身,拉着朋友走了。

  正好给段语澈让出位置。

  学校的钢琴是普通的雅马哈,估计也没多少人用过,没什么使用痕迹,黑漆仍然发亮。

  他已经很久没有碰这个了,手指放上去后,过了有半分钟,像是在思索要弹什么,在琴键上触碰了一下,发出很轻的一声,又过了几秒,他好像终于想清楚了,很干脆地落下手指。

  不知道是什么曲子,非常急促,落点像雨滴一样,修长的手指也飞快地跳着。

  站在旁边的曹烽,慢慢睁大了眼睛。

  即便他不懂,也知道孰优孰劣。他呆呆地看着段语澈,体育馆的顶是透光的,下午的阳光渡在他身上,有些懒惰、好像没睡醒的洁白脸庞在干净的光芒下熠熠生辉。

  曹烽有些晃神,好像别的事物、四周的吵闹,都从他身边退去了,只剩下段语澈一个人坐在他眼前。

  段语澈面前没有谱子,他也并不看琴键,可他总能分毫不差地弹奏出最美妙空灵的音乐,他那做钢琴家的小姨说他有天赋,但他却对此没有太高的兴致,喜欢听却很久都不碰一下,小姨觉得惋惜,后来教了他几首他最喜欢听的,让他弹到熟练为止,免得出去丢人,这才肯放过他。

  当然,生疏带来的后果是忘谱,拍子也错乱了几个,所以段语澈没有继续弹,他点到为止,在一个延长音符后慢慢收了手。

  他心想,若是小姨在旁边,铁定是要骂他的了。

  好在曹烽完全不懂行,一抬头看他那副听傻了的模样,段语澈就知道自己的技艺已经震慑住他了,心中相当自得,也没说话,只眼神中露出一种问他“怎么样”的讯息。

  “太好听了。”曹烽睁大眼睛,情不自禁地鼓掌,“小澈,你弹的太好了!太棒了!我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听见过这么……这么好听的歌。”

  “喂,别鼓掌!”段语澈赶紧拽住他的手。

  曹烽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在家,体育馆里还有人呢,便停了下来,问:“这是什么曲子?”

  “是Beethoven,”段语澈朝其他方向望去,发现果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他猜大概是自己弹的太好听的缘故,嘴角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给他科普:“这首是D小调117号奏鸣曲,还有个名字叫……”他又停顿下来,是在思考怎么翻译,学习了太多的语言的后果便是常常不知道用什么文化思维来表达自己的意思,“你看过莎士比亚的《theTempest》吗?”

  “诶?莎士比亚也是钢琴家吗?”

  “不是,”他意识到可能曹烽确实没听懂他的话,便耐心地解释,“莎士比亚写过一部叫《Tempest》的戏剧,是他晚年的最后一部作品,说起来更像是他的遗嘱,用诗歌写成的遗嘱。贝多芬的《Tempest》,也是晚年创作的,你总知道贝多芬吧?”

  “嗯,知道。”他不至于连这个都不知道,语文课还在学习贝多芬呢——就是方才段语澈讲的是英文,一时没听懂而已。

  “贝多芬晚年听力衰弱,精神也出了问题,所以《Tempest》就是他晚年对命运不公的……”他又发现自己不会用好的形容词了,各种语言在脑子里切换。

  曹烽见他停顿,接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他的《命运》!我听过。”

  段语澈笑了笑,也没有笑话他不懂,他转了话题,又问:“你有没有什么喜欢听的?”

  “我吗?”曹烽愣住,“我……没什么喜欢听的。”

  音乐无处不在,从街上走过,大街小巷的商店都在放音乐,可他确实没怎么听过钢琴曲,平日听的都是俗乐,怕说出来被弟弟笑话。

  段语澈就说:“那你平时都不听歌的吗?”

  “也……也会听,我有磁带。”是他买的二手货,以前用来学英语的,可是质量很不好,音色非常糟糕。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所以你平时都爱听什么?流行乐?”段语澈琥珀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注视着他。

  “……嗯,流行乐。”

  “比如?”

  这真是吃了没文化的亏,难倒曹烽了。

  他不知该怎么回答问题,他不懂高雅的东西,张了张嘴,半晌,在弟弟的凝望下,难以启齿地用最低的音量回答:“一……一剪梅。”

  前些日子刚听说段述民要把资助的少数民族贫困生接回家,就找过周泽亮发牢骚,两人琢磨了半天,觉得这个贫困生很有可能是段述民的私生子,段语澈一门心思乱牛角尖,和段述民爆发了激烈争吵,还说了很伤人的话。

  最后他弄清楚了这个叫曹烽的贫困生不是段述民的私生子,可拉不下面子去道歉,也很反感陌生人住到自己的家里来,便一直和段述民冷战到现在。

  “那贫困生多大?”

  “不清楚,比我大点吧。”

  “你当心点,要真是你爸私生子,跟你抢家产怎么办?”

  “跟我抢?”融化的香草冰淇淋滴到了手上,段语澈直接丢进了垃圾桶,语气轻飘飘,“我弄死他。”

  两人说着话的工夫,周泽亮注意到了身后——那个乞丐又跟上来了。

  他推了推段语澈的肩膀:“喂。”

  “干嘛?”

  “你看后面,那家伙跟着咱们是不是?”

  段语澈回头看了一眼,男生一个踉跄,似是想躲,但是无处可躲,黑不溜秋又狼狈的模样活似个刚从垃圾桶里钻出来的流浪犬。

  “还真是跟着咱们!搞什么?”周泽亮拽着段语澈快步离开,“那家伙是不是看你有钱,要抢劫?”

  “我觉得不像,”段语澈心说那样的眼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坏人,“没准就是想感谢我呢?”话音刚落,那人就大步走到两人身后。

  周泽亮立刻戒备地把段语澈往身后一护,警惕地盯着他:“干什么?!”

  曹烽跟了一路,终于鼓起勇气追上去,他只是看着段语澈,一言不发地把钱还给他。

  段语澈低头看向他手里的几块钱,恍然大悟——原来是不要自己的钱啊。

  两人对了一下眼神,周泽亮心里暗自嘀咕,早说是还钱的嘛,跟那么半天搞什么,还以为要抢劫。他一把伸手把钱夺了回来,揣到段语澈的包里,二话不说拉着他就走。

  曹烽见两人要走,心里一急,抬步就追上去。

  “怎么还跟着啊!”周泽亮立马回头瞪过去,嚷嚷道,“有完没完?告诉你啊,我叔派出所的,再跟着马上报警抓你!”

  曹烽并不看他,目光单是望着段语澈,可一到关键时刻,他说话就磕巴,这是他的“病根”,他三年前才正式学普通话,很多同学嘲笑他的口音。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能让人听懂在说什么。

  周泽亮一皱眉,对段语澈耳语:“你认识啊?”

  “不认识。”段语澈抬头端详了几秒,“你是?”

  “我、我是……”曹烽张了张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周泽亮越看他越觉得像坏人,连忙拉着段语澈走。

  两人直接叫了个车离开,曹烽追了起码有五十米,鞋都跑掉了,弄得周泽亮在车里直骂“疯狗”。

  曹烽追不上去了,他茫然地站在街头,眼睁睁看着出租车消失,半晌,他转身去捡自己掉在马路中央的鞋。

  -

  出租车开到了周泽亮家门口,开门的是周泽亮他妈,一见到段语澈,立刻热情地招待:“哎呀!小澈来了啊!快进来吹空调,阿姨再去做两道菜。”

  段语澈立马道:“不用了阿姨,不用特意做,我刚吃了点零食,不饿,吃不了多少。”

  “你也别客气了,”她一脸不赞同,“学习累坏了吧?多吃点,年轻人哪能不多吃点?长身体呢!”

  周泽亮先出声:“妈,我先带他上楼去了啊。”说完便拉着换了拖鞋的段语澈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