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段述民的表情微微有了变化,眼睛倒映的是电视机的光芒,语气含着怀念,“那是个好地方,你妈妈以前在那里办过展。”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 https:///

  这是他第一次出去玩。

  曹烽心中难免兴奋,出门玩要带什么东西?牙刷、牙膏、剃须刀、水杯,段叔叔说天气冷了要带外套,他找了半天没找到好一点的衣服,就把校服外套装进了书包,还装了俩条内裤。弟弟喜欢吃枞菌,那就再带一包干枞菌,如果他晚上饿了,自己还可以给他下面……他根本没有想过,或许根本没有厨房让他施展身手。

  等他收拾好了,书包都被塞得鼓鼓囊囊的了,里面还放了国庆作业,单词本和课本,侧袋里是水杯和零食,还有好几包话梅糖。

  第二天一大早,八点不到,段述民就吃过早饭,准备要出门了,这会儿段语澈还没醒,段述民进来跟他说了句:“小澈,爸爸出门了,出去玩要注意安全。”他也只是窝在被窝里没出声。

  这个国庆假期,段述民也给任劳任怨的小张放了假,他是自己开车出去的:“小烽,不用送了,你快回去,跟你弟弟出去玩的时候千万记得看好他……”

  这是他第二次这么叮嘱了,可见他是真的不放心这个儿子。

  “放心吧叔叔,我会看好弟弟的。”曹烽对他保证。

  段述民走了不久,段语澈接到电话,这才慢吞吞地起床,他起床没有起床气,就是不精神,要迷茫好久才能清醒。

  曹烽给他做了早饭,段语澈来不及吃完,就急匆匆回房间收拾东西了,他有件衣服找不到了,特别抓狂,可周泽亮给他发消息,说马上就到他们小区门口了。

  “好,我马上就出来。”段语澈随便收拾了点东西,嘴里还在喊:“曹烽,你见没见过我有条牛仔裤?”

  “哪一条?”曹烽回房间背上书包,跑过来问。

  “就是、就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有破洞的那条!”

  他有好多条牛仔裤都有破洞,曹烽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哪个,就说:“你别急,我帮你找找。”他进了段语澈的衣帽间,拉开裤架帮他找:“是这个?”

  他提起一条疑似段语澈形容的裤子。

  “不是这个!”段语澈正在收拾洗漱用品,扭头道,“这个腰大了我不穿了。”

  “那是这个吗?”

  “也不是!”

  “是这个吗?”

  “不、不……不是,那里我找过了,不是那里,”就在这时,他丢在床上的手机铃声响起,段语澈泄气地说,“算了算了别找了,他们到了。”

  曹烽说:“会不会是收在叔叔房间里了?”

  “我怎么知道在哪,衣服也不是我洗的……我们回来再找,走走走,你快点儿,他们都到了……”

  曹烽背着自己的书包,提着段语澈的书包,两人一起走出小区。

  “嘟——嘟——”车喇叭声响起,周泽亮大声喊他:“这儿!这儿呢!”

  那是辆白色的小奥迪。

  两人走过去,车门打开,周泽亮的堂哥跟段语澈打了声招呼,又对自己儿子说:“叫哥哥。”

  那小孩就听话地叫了一声,不过声音很小,认生。

  周泽亮接过段语澈的书包,让他上车。

  曹烽至此也没说话,因为没有人问他,也没有人看他,等段语澈上车,这才发现一个尴尬的问题,司机座是周家堂哥,副驾驶座是周家嫂子,后座是他、周泽亮还有周泽亮的四五岁大的小侄子。

  几乎没什么位置让给曹烽坐了。

  而曹烽就站在外面,看着那几厘米宽的空隙,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段语澈看了他一眼,低声问周泽亮:“曹烽跟我一起去,你没跟……你哥说吗?”

  “我昨天……打游戏,给忘了。”他挠挠头,嫂子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就说:“没关系,你们三个坐后面,儿子,过来,跟妈妈坐前面。”

  小孩这时却开始闹:“我不跟你坐,我不坐前面!”

  “听话,你不起来别人怎么坐?来妈妈抱你。”

  “我不要!我不要!”小孩闹腾的时候,还用眼睛去看堂叔。

  一大一小对了个眼色,小孩开始疯狂假哭,哭喊着说不要坐前面。

  嫂子很尴尬,看了眼不认识的曹烽,又说:“我坐后面吧,泽亮,你坐前面来……”

  曹烽就是再迟钝,也看明白了——自己是多余的。

  段语澈始终也没出声,看了眼曹烽,接着低头。

  “没事,你们去玩吧,我就不去了,刚好我还有点事做。”曹烽笑得宽厚,弯着腰对车上的段语澈说,“哥哥在家等你回来,这个给你,路上饿了吃。”他把装在书包里的零食、话梅糖,统统掏了出来,一起通过车窗塞给他,然后问他:“小澈,带外套了吗?乌镇这几天天气转凉了……”

  段语澈摇摇头。

  曹烽便把校服外套也拿给他:“衣服刚洗的,很干净,你冷了就穿。”

  段语澈侧头看他,他就露出牙齿笑:“到了给哥打个电话。”

  段语澈点点头,说好,他的手抠着书包带子,顿了顿又道:“你真的不去了吗?”

  “不去了,你好好玩,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

  他点头,挥了挥手:“拜拜。”

  曹烽一边挥手告别,一边目视着汽车驶远,良久,他背着明明轻了很多,却又重甸甸的书包回家。

  别墅空了下来,只剩他一个人了。

  曹烽无事可做,便开始打扫家里,从厨房开始,擦桌子、拖地板、给植物浇水……

  车上,周泽亮正在跟他哥他嫂子两人科普曹烽。

  “段叔叔资助的一个学生,少数民族的,整天闹笑话……”

  “那天小澈带他去洗头,那家伙没去过理发店,你们猜怎么着,他把洗头池当成洗脚池……”这个笑话他百说不厌。

  所以前天段语澈给他打电话,说:“我爸一定要我带上他。”的时候,就想了个办法——用玩具收买他家小侄子。

  侄子只要一闹,他堂哥堂嫂都拿他没办法。

  这事儿他也没给段语澈说。

  路上很沉闷,全靠周泽亮那些段语澈讲给他听的“笑话”,才充满了笑声。

  段语澈皱了皱眉,像是有些不舒服。

  周泽亮注意到了,就问他怎么了,段语澈说:“我有点晕车。”

  “那怎么办?要不要吃块木糖醇?”

  “不用了,我听歌就好了。”说着,他戴上了耳机,接着从包里拿出刚才曹烽给他的话梅糖,有些酸涩的甜味压在舌下,隐约听见周泽亮在跟他堂哥说:“哥你开慢点,他晕车了……”

章节目录

小祖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睡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睡芒并收藏小祖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