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尘眯起眼,目光所到之处,皆是过往回忆。

  现如今的他,境界高深,神力无双。

  一些通玄秘术,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演绎出来。

  只是,此刻静下心来,认真去回味,心头难免感慨。

  曾经何时,当初的洒脱少年郎,也曾梦幻着,有朝一日,仗剑山河,一念之间,飞星逐月,遨游沧海大地。

  现如今,他做到了。

  非但杀力无双,更是拥有了转生死,度轮回的实力。

  当初,他义无反顾的来到这片异国他乡,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一个她。

  称王称霸,位居巨头之巅,反而没有那么太大的渴望。

  “放下一切,助你归来。”

  宁尘沉默良久,喃喃自语。

  往事的朝朝暮暮,已经如同千里大坝,一刻倾泻。

  他忘不了,那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少女。

  他忘不了,那个总是有事没事,和自己针锋相对的少女。

  更忘不了,自己曾经对少女的承诺和期许。

  纵然你离逝多年,我若道境大成,也愿不惜一切代价,助你归来。

  “哧!”

  刹那之间,宁尘双目紧闭,存于瞳孔深处的少女幻像,竟是崩碎成无数道碎片,然后随着他的瞳孔,齐齐冲射出去。

  “绿梨……”

  宁尘五指拳握,沙哑着嗓子,轻轻唤了一句。

  那道本该存于脑海,继而被强行逼出的幻像,全部悬浮于半空,呈碎片状,像是绒毛大雪,在短暂接触虚空的刹那,开始急速融化。

  ‘少爷,桥西头的桂花又开了,每年这个时候,我都要做一些桂花糕,你尝尝,可甜了。’

  ‘少爷,你说我以后到了出嫁的年纪,是不是该离开宁家了?可……我不想离开你。’

  ‘少爷……’

  往事一幕幕,犹如潮水。

  双目开始流出金色血水的宁尘,紧咬下唇,全身微颤,他在以通玄神力,强行复活自己心目,一直不曾忘记的她。

  功业未成,逆天行事。

  必遭反扑。

  轰!

  此刻的宁尘,能够清晰的听见胸腔共振,犹如大道轰鸣,又像是天锤擂击,每次震荡,都让他头晕目眩,神识刺痛。

  那种感觉,如同遭受千刀万剐之伤。

  哗哗哗……

  近前的虚空,尘烟缭绕,真真假假。

  然而,是看似非真非假的模糊虚空,陡然传来一道茫然,带着疑虑的声音。

  “少爷?”

  轻轻呼唤,不敢加重语气,生怕一不小心惊扰了他。

  还是和以前一样,看似倔强,嘴硬的少女,其实心底里,最关心自己。

  宁尘的眼睛陡然一亮,险些因为过于激动,失了稳定。

  剥开云雾,他似乎看见了一道影子,在局促不安的捏着绿色裙摆,一副做错了事不敢吱声的可怜模样。

  畏畏缩缩,睫毛颤动。

  一袭绿色大袍子,迎风摇摆。

  “绿梨。”

  沉默良久,宁尘一步踏出,并伸出手,将另外一只无处安放的白皙玉手,轻轻挽住,低声呢喃了句,我带你回家!

  “回家?”

  少女猛得抬头,再次一脸茫然。

  “是啊,回宁家,回那处小院,回那个我们的家。”

  宁尘一步跨出,与之肩并肩。

  下意识靠边站立的绿梨,陡然脚尖踏空,低头一看,竟是人在半空,脚下山河绵延,白云过境,很虚幻,很空灵。

  嘶嘶!

  少女倒吸一口气,身子摇摆。

  宁尘迅速前,一把揽住绿梨,柔声道,“别怕,有我在。”

  以前是。

  现在是。

  将来依旧是,有我在的地方,没人能再伤害到你。

  从不曾搂过自己的他,用下巴顶住脑袋的感觉,真好。

  少女贴向宁尘的胸口,小声道,“少爷,我现在好困,像是做了一场很久很久的梦,一觉醒来,似乎什么都变了,什么又没变。”

  “困了再睡会儿。”

  宁尘小声安慰道。

  “睡不着。”

  绿梨摇晃着小脑袋,心里好像总有些羁绊,环绕不绝,却总是不能清晰的想起。

  途径一处漫无边际的芦苇荡。

  安安静静的绿梨,突然眼睛一亮,指了指独自摇摆的芦苇,眯眼笑道,“原来芦苇又开了,我记得老黄最喜欢用面的飘絮,挠红药的鼻子。”

  “红药每次都气呼呼得瞪着老黄,可很快,笑嘻嘻的一边揉鼻子,一边追老黄满院子跑,嘴念叨着,好玩,好玩。”

  红药,还在宁家。

  老黄,则死在了那个春雨飘摇的城头。

  人事变迁。

  一转眼,都过去好多年了。

  “我们带一把芦苇回去?红药到时候应该高兴坏了。”

  宁尘笑着建议道。

  绿梨拍手称快,“好啊,好啊。”

  “可是,老黄去了远方,短时间回不来的。”

  “没事呀,我们可以等他。”

  宁尘轻轻嗯了一声,面对着山岳江河,感慨道,“是的,老黄,总会回家的……”

章节目录

都市绝品少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一枝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枝轩并收藏都市绝品少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