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挂的远见不需要解释,欢迎大家来到《远见》,我是冯见雄。”

  随着主席台上一阵舞台灯光啪啪亮起,镜头由远拉近,稍微绕了小半圈,最后给了冯见雄一个上半身近景。

  烟花,彩蛋,掌声,在黄龙体育中心里弥漫开来。这个场馆,上一次租出去的时候,刚好是用于周洁伦的演唱会。

  不过,今晚这个跨年之夜,在这里迎来的,却是最新一期的《远见》脱口秀现场录制。

  不过,与往期不同的是,这一次是直播。

  跨年脱口秀直播。

  2015年即将过去,几个小时后,历史的车轮就将迈入2016。

  不但是直播,还选了常人根本HOLD不住的巨大场地,卖了无数的票。内场的VIP票卖到了4000块一张,还不算最前排的。场边的看台上,普遍也要千把块钱起步。

  这个价格,比2015年的周杰伦演唱会门票价格还贵了至少3倍。

  但是,门票却几乎破天荒地卖出去了绝大多数,上座率超过9成。

  在吊丝们看来,这世上居然有人花几千块钱去听一个帅哥现场哔哔几个小时,简直MDZZ。

  不过,谁让这个世界,是一个撕裂的世界呢?

  就像来听冯见雄演讲的人,有至少九成没听说过快蹄是个什么东西,哪怕这玩意儿已经有将近两亿用户了。

  同理,那些用快蹄的人,也不能理解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的有钱人。

  而且是那么多心怀恐惧、唯恐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时时刻刻保持紧跟时代戒心的有钱人。

  或许,在他们看来,花个几千或者上万块钱,网聚全国最有上进、最希望草根出头、不走官商勾结路线实现中国-梦的人,然后跟旁边的人聊聊,集思广益开拓一下自己的视野,就已经是一件很值得的事情了。

  哪怕不考虑冯见雄讲的内容,与自己实际工作、创业问题的关联性。

  万儿八千块钱,平时一个饭局认识个有价值的朋友,都不够。现在却可以跟一圈成功人士换名片、交换看法。

  太值了。

  另外,除了现场八万人掏钱买票听他哔哔、以及N站/得到同时视频、音频直播。冯见雄还拿下了钱江卫视的跨年时段,把本来年中时候预定筹备的文娱综艺晚会给挤了。

  钱江卫视作为国内前三左右的省级上星卫视,居然破天荒地让一个家伙的独角戏哔哔,取代了群众喜闻乐见的歌舞小品相声,也是没谁了。

  不过历史最终会证明,这档创新是很值的,会赢得最高的收视率,比同时段的央视跨年文艺晚会都收视率高。

  而国内的同行,此前显然还没有尝试过把直播与咨询服务、脱口秀接合起来。

  它们至今为止最多只直播过唱歌跳舞这些才艺显示,或者单纯卖卖脸。

  他们差得太远太远了。

  谁也无法想像,冯见雄的魄力,会惊世骇俗到这种程度。

  他的卖嘴皮子号召力,国内,甚至全世界,也没有人能复制。

  ……

  网络直播这种传媒模式,在2015年已经稍有成熟了。随着2014年国家开始全面发力4G化浪潮,不但移动端的流量和资费有所下降。

  还因为WIFI的普及、中移动趁机通过“移动光宽带”,对电信传统固定宽带市场进行侵蚀。这一年多里,国内网络带宽资费被倒逼着快速下降,做网络直播产品的硬性运营成本,被快速地压低。

  N站本来就是做流媒体起家的巨头,技术上毫无问题。

  又能借助冯见雄的远见预判,所以N站CEO周天音,在直播化这一股浪潮中,略微领先全国同行半步,把所有布局做好,准备工作稳扎稳打。她拿到的初期带宽单价,以及签下同等条件直播客所花费的成本,都明显低于同行。

  而同行们在这个问题上,反应明显慢了。

  这也难怪,当初移动信誓旦旦说要强推3G,大家都信了,觉得“移动端视频会迎来大爆发”——当时只有冯见雄没信。

  后来的结果也是全球有目共睹的:所谓的3G强推,完全就是三只手机一厢情愿的暴利捞钱,压根儿没人卖帐。所以积极跟进、疯狂烧钱融资的创业者,在那时候纷纷死了一波。

  因此时隔五六年后、到2014年移动赌咒发誓说自己真要发力4G、这次绝对让利的时候……

  一方面是当初脑残真信它的那批创业者,确实死掉了很多,所以想相信也有心无力、拿不出钱来了。

  另一方面,则是其他没死掉的家伙,被“狼来了”的故事吓怕了,这次不敢轻举妄动。

  结果,冯见雄又反其道而行之——他知道这次移动的狼是真的来了。

  所以同行事后才不得不扼腕叹息:槽!没看清楚形势,又被冯见雄白捞到了半年最黄金的窗口期!

  当然,直播也好,未来的短视频平台也好,“得到”上各种新媒体渠道地分发也好,这些东西一旦扩张起来,都是烧钱的大头。

  在冯见雄地指挥下,这些平台不是没有营收——相比于同行而言,其实N站和得到已经很争气了,付费用户比例至少是国内同类产品第二名的将的三倍以上。

  不过,在铺摊子期间,钱依然是不够烧地。

  所以,冯见雄把自有资金尽量往“得到”这个硬性成本烧钱较少地区块投注,把这个产品和公司,继续打造成类似于支付宝之于杰克马地状态——也就是确保成为股权高度集中地初级独角兽,让他自己和虞美琴这对夫妻档地持股比例,加起来始终保持在略超过70%地程度。

  而对于N站,冯见雄则是在上一轮融资两年多之后,再次找阿狸系增资。

  2013年年初,N站A轮融资的时候,是把融前估值估到60亿美元、然后阿狸系出20亿美元、投后占股25%。

  经过两年半,到2015年年中再次融资谈判时,因为N站地各项数据明显向好,俨然独霸了国内视频领域第一的位置,所以光是主业务市值就涨到了180亿美元估值(这个数字大概等于现在爱奇艺上市的市值,不过爱奇艺明显不是国内第一,所以早3年的N站这个估值是比较合适的。而且两年半从80涨到180,对于创业期5年的公司还是比较稳健的增幅)

  再加上如今刚刚热炒的直播和其他周边传媒业务,N站的B轮投前总估值被商定在240亿美元左右。(直播最火的时候,一个映客都能估值70亿美元,陌陌这些带点约泡属性的还要贵点儿。)

  杰克马一次性拿出了60亿美元现金,然后将阿狸系在N站的持股从25%拉到了40%(增资,不是收购)。增资后N站总估值达到了300亿美元,成为了一头明星级的超级独角兽。

  不过,杰克马累计花了比历史上全资买断优酷、还贵了20亿美元的价钱,却只换来N站4成的股份,这显然是不会甘心的。

  虽然如今的N站,确实做得非常漂亮,实际战斗力相当于历史上的优酷+B站+某一线直播平台。

  但杰克马这么有野心的人,是不会容许自己花了这么多钱,却没有主导力的。

  所以,他跟冯见雄再次协商,拿出了30亿美元,买下了冯见雄和周天音手上累计10%的N站股份(增资后的10%),把阿狸系的控股勉强提升到了50%,形成了利益上的制衡。

  不过,冯见雄依然通过他和杰克马之间的默契,以及免费帮杰克马做些投机取巧的桌面以下操作、巩固其在蚂蚁金服势力。

  换取了杰克马继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阿狸系只给N站投钱、而在“得到”几乎没有持股地情况下,默许冯见雄继续用N站为“得到”长期引流——这种做法,严格来说是关联交易、利益输送,也是损害了持股公司小股东利益的。

  不过,既然杰克马也在从他个人持股只有8%地阿狸巴巴,往他个人持股超过30%地支付宝利益输送,大家就是一条绳上地蚂蚱。

  杰克马那些摆平阿狸小股东利益的设计和斡旋,都是虞美琴帮他出面搞定地。杰克马哪里有脸跟冯见雄完全公事公办。

  再说,如果冯见雄不能保留这项盘外权利的话,他也不至于答应杰克马让阿狸系在N站收购到50%。

  大家心里清楚就好了。

  此前N站的两轮融资,都是实打实地增资,也就是说所有的钱都是投给公司、用于未来运营、烧钱、研发。

  而不是给股东个人的“收购款”。

  最后这一次的30亿美元,却是实打实的收购款,是供股东套现上岸一部分资金的。

  所以,冯见雄和周天音第一次脚踏实地,变现捞到了这么多属于自己个人消费的钱。

  当然,为了避税,很多股权交易是在海外进行的,也不存在资本利得类税金。

  国内的所得税,说到底只是个工资税。拿死工资的人才会觉得痛苦,资本大佬根本无所谓。哪怕明目张胆分红,都能继续巧立名目不交税。

  周天音本来持股就少,稀释了几轮后,她手上的本来就只有个位数的百分比了,这次也就卖出两三个点,但饶是如此,也凑了七八亿美元之多的现金。

  剩下的22亿多美金,冯见雄套现了20亿,剩下两亿多是其他早期创始人团队和高管们零零散散卖给阿狸系的,每人最多也就千万美金级别。

  不过,这一把就直接在N站创造出了30个千万富翁(还是用美元计价的)。

  周家人看到女儿账户里的现金时,内心的震惊是无以言表的。

  虽然知道女儿跟着冯见雄混,没名没分,好处应该是拿了不少……但依然没想到是动辄就套现50亿人民币的程度。

  全球各地的渡假庄园、岛主、私人飞机、直升机,还有房车、豪车队……

  也花不掉50亿的现金。

  至于冯见雄,他套现的钱大约是周天音的三倍,就更没地方花了。

  ……

  有钱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这是一个朴素的道理。

  也是世上有那么多人相信马家鸡汤的原因——同样的话,如果是一个撸蛇嘴里说出来的,哪怕跟杰克马嘴里说出来的一字不差,普通人也不愿意相信。

  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自媒体拼命喜欢编造杰克马语录的原因。

  冯见雄也知道这个道理。

  所以,当他第一天开始指点江山、预言未来,展示远见的时候,他就很注重实证。

  哥几年前就做过什么预言、并且为此做了哪些布局,现在复盘公开出来,让尔等扑街见识一下哥的恐怖如斯,免得你们下次不信我。

  “……欢迎大家来到《远见》,我是冯见雄。”

  脑内飞速回忆了这两年的峥嵘岁月,也说了些场面话,把控好场内的节奏后,冯见雄终于开始在脱口秀直播中,展现自己对未来的预言。

  “我这几年的预言,大家都看在眼里了,当年不信的很多,最后事实如何证明,现在当然已经历历在目。

  当年我说,‘我这个人从来不响应国家号召,我只做我觉得有前途的事情。而哪怕一件事情我觉得很有前途,但国家只要开始号召了,我马上掉头就跑’——因为中国人太多了,凭什么轮到你?国家都号召了,肯定一窝蜂杀进来。

  那句话是五年前说的,当时很多人喷我啊。我那时候还在用微博,都懒得禁言和回复。不过现在,当年喷我的人都不需要我去反驳了——有个统计数据,当时跟着3G号召才跟进的人,98%的企业都死掉了,他们现在已经退场了,连跟圈子里的人再交朋友、再要一次天使投资的资格,说不定都没了。

  所以说,我一直觉得我当众说过的话,遇到不同意见,没必要反驳嘛,等历史证明就好了。

  不过,后来又有人说:你那是撞大运,因为热门风口产业,98%的企业本来就要死掉的嘛,一将功成万骨枯都不懂?那些企业死是自己做不过同行、做不过竞争对手,又不是被你冯见雄咒死的。

  嗯,这句话很有道理。所以,隔了三年之后,我又反向毒奶了一口——这次我说我信中移动的鬼话,他没号召之前,我自己看好,就偷偷开始赔钱做。等他号召之后,我也不撤——N站目前的形势大家都看到的,我不多说。

  不过我还是给大家科普一个大数据:这一波响应号召的人,生还率大概有10%,而不是2%,至少高了五倍。

  所以说,号召跟号召也是不一样的嘛,关键还是看你自己能不能审时度势,看清楚大多数人会不会响应号召。响应号召的人少一点,你机会就多一点。

  我冯见雄说不看好一个号召,这是在说我觉得民智响应这个号召的概率很大,聪明人要赶快跑。所以,今天我当仁不让地认领这个事件,对惨案结果负责——当年多死掉的8%3G时代跟风创业者,就是我咒死的!

  现在这一波的人之所以死得少,是因为我估计不能咒了——中移动听了我五年前的反-动言论后,肯定心里有了点逼数,所以这叫‘二级混沌系统’起效了——本来这8%创业者还是该死的,是中移动被我骂得稍微要了点碧莲,引发了蝴蝶效应,所以这额外的8%创业者活了下来。你们应该感谢我的辱骂激起了中移动的羞耻之心,由此可见,喷也是可以影响历史发展进程的。”

  妙喻连珠而又嬉笑怒骂、让人无力咬起牙痛恨的咒语,博得了场内人真诚的心悦诚服,掌声。

  没得说,雄哥的开光嘴,简直说谁死谁就死,血淋淋的事实摆在那里,还有谁敢说他不是喷神。

  冯见雄话锋一转。

  “一年前左右开始,杰克马陆续跟我谈了几次套现,我也让出了N站的一部分股权。手头有了几十亿闲钱之后,稍微玩了一把无耻的生意——给初创公司补贴大战,烧高市值。

  其实我一直觉得,这种生意是不道德的,是违背商业规律的,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早在周红衣时代,我就想过,既然有人可以把收费的经济模式变成白送的经济模式,跨圈弯道占领一个市场。

  那未来肯定还有给用户白送钱、把免费的前辈拍死在沙滩上的机会。去年程伟开始这么干的时候,我就意识到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在他给出租车司机时差补贴的时候,我进了20个亿人民币。但是我知道,我不进也会有人进的,不如我就赚了。

  投完程唯,我转身就给饿了么也砸钱,还给引流渠道、宣传推广资源。现有的能倒贴霸王餐拉客的赛道,我统统投了一遍天使轮。

  不过,我今天想说的是,我已经上岸了。这种东西,培养成熟市场、让国民形成消费习惯,是有道理的。但是要想撑起一个品牌,一种忠诚度,是不可能的。除非靠外交手腕连横合纵,外加拉国家的政策收紧,否则新人随时能复制你曾的手段,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只要有我冯见雄一个刺头在天使投资人圈子里活着,所有补贴大战起家的人,都永无宁日,包括我曾经投过、现在离场的那些人。反正我是不会接受任何机构招安的。

  当然,未来我还会做很多我远期不看好的生意,捞一票就走,给全世界人民交交学费——大家别去查我最近买了些什么啊,不要有这种念头,你们查不到的。等我哪天卖出这些东西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因为我不会长期看好。”

  冯见雄说的当然是比特币了。

  他看好区块链技术,但不看好比特币。

  之所以比特币能活下去,未来不过是信仰加成,以及盘子还太小,大规模华尔街手段用不上。

  就像正规军大兵团的兵力优势,在山区围绞阿富汗游击队的时候派不上用场。

  全世界的比特币市场之所以能猖狂,无非是因为它最强大的时候,也才总值两三千亿美元的盘面。

  如果价格稍微跌一跌,比如跌到5000美元一个币都不到,那这个盘子一下子就缩小到了几百亿美元总容量。

  冯见雄哪怕从2015年比特币还未拐点暴涨的时候,用数百美元的均价吸筹,最多也就吸到全球不足5%的币源(比特币大户们比较稳健,无论涨什么样都不卖。吸总额5%的币,已经足够盘面疯涨了。同时最后出货的时候,如果再多,也容易彻底崩盘,尾货可能会砸手里出不掉。)

  这些钱,要海量出货,全球信仰大户们的资金链,最多也就支撑到四五千美元的价格。历史上的一两万美元高点肯定是到不了的。

  所以,真用后世的比特币市场充分套利,其实也就三四十亿美元纯利润。这个盘面太小了,并不比冯见雄把N站部分股权卖给杰克马来钱多多少(至少差距不到一倍。)

  那些意淫“买比特币能有千倍利润”的家伙,无非是没考虑到总盘面的大小、信仰大户群体的资金链容量。

  你只有10万美元进场的时候,如果时机够好,够坚定,变成1亿美元离场,是很可能的。

  但你有1亿美元进场的时候,即使时机再好、再先知先觉、接盘侠再坚定,你要变成100亿美元并安全离场,都很难很难。

  冯见雄的“二级混沌系统”理论,说得在场的人百爪挠心。

  他们纷纷觉得:是不是因为这个节目还在对全国观众直播,所以冯见雄怕蝴蝶效应太大,才不敢大放厥词?

  要不散场之后,私下里给大佬递茶、塞个百万红包,跟他私聊几句、看看他“暂时看好”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毕竟,冯见雄如今在创新经济界的江湖地位,已经跟巴菲特在传统产业投资圈的毒舌差不多威望了。

  巴菲特说某只工业股会如何如何,就算他自己不出价收购,也能涨上去。

  冯见雄也是一样。

  很多人都哀叹,说不定今天会还没开完,滴滴的程唯和美团的王星就要骂娘了。

  因为冯见雄一句不看好,就能让红杉复星IDG统统噤声,重新评估。

  蒸发几十亿美元估值都算轻的。

  冯见雄说句话,本身就是一波行情。

  “说够了近的,再说说远的。如果刚才的铺垫,能让大家擦亮眼,那么我就算没白废话。我们来聊聊我个人真正看好的领域——人工智能,以及与之对应的智能硬件……”

  “……谷歌也好,N站也好,阿狸也好,亚马逊也好,人工智能的集中爆发,就在眼前了。我布局了这么些年,有些大家看得懂,有些大家看不懂,这没有关系。

  但我想说的是,中国人弯道超车的机会,就在这里。而且机会之广泛、深远,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

  比如,很多人觉得芯片技术跟人工智能没什么关系,人工智能目前注重的都还是软件和算法层面,不需要硬件的配合——但是我最近拿了闲钱,在一级市场上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波英伟达在纳斯达克的增发新股。

  根据N站和得到的技术经验,在处理并行算法的数据效率上,目前的GPU效率比CPU高很多倍。英伟达必然迎来一波对英特尔的逆袭,以及对高通的跨界竞争。

  在英特尔面前,我们国内公司几乎没有想过反抗。面对高通,我们更是每年交着数十亿美元的专利使用费、承受更高额的垄断溢价,至今也只有华为在抵抗。

  大家都觉得差距太大,重复投资研发对方已经掌握多年的技术,并不能带来回报。

  但今天我在这里警告大家:新的赛道正要出现。因为目前的GPU,在处理人工智能大数据方面也好、区块链处理方面也好,都只是‘效率远远高于CPU’。但这只是‘两弱鸡相权取其强’,并不代表GPU天然就该用来干人工智能的活儿。

  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应该有自己的芯片顶层架构。把旧时代英特尔、高通、甚至英伟达等巨头,在架构、协议和芯片设计领域的优势,重新拉回同一条起跑线。美国人依然保留的技术优势,仅仅只是工艺和材料层面的。

  当然,我也很高兴前几天马总在跟我闲聊的时候,虚心采纳了我的这个看法,投入巨资成立了‘达摩院’——虽然名字比较low,但是做的事情是不low的,人家是正儿八经搞贴合深度学习算法效率的、专用人工智能芯片。我也希望有更多有志之士看到这条新兴赛道的机会……”

  英特尔再强,强不到高通的赛道上去,高通再强,也强不到英伟达的赛道上去。

  而契合人工智能算法效率发挥的专用芯片,是一条全新的赛道。

  中美的芯片设计经验、架构经验,被拉回了一条起跑线。

  虽然其他方面还有短板,但好歹比成熟产业里追赶希望大得多了。

  所有听众都是精神一振。尤其是这一波QE后钱没地方去的人,本来都想着先狂投直播、养小网红。

  结果被冯见雄这个号称在“国内智能推送领域执牛耳”的家伙一忽悠,纷纷把钱砸到貌似更有前途的行业里去了。

  数个小时的跨年演讲晚会,引起了太多的激荡。

  冯见雄的种种神预言,让他的江湖地位再也牢不可破。

  临了,他正准备下台的时候,有个工作人员上来递了个小纸条,然后冯见雄临时宣布让八万人等两分钟。

  这也意味着钱江卫视本来预定在节目后插播的广告,被挤掉了两分钟。

  得给人家赞助商退钱!广告费损失可能上千万!

  不过即使如此,电视台的领导还是很英明地决定把雄哥的节目放完。

  因为他们看得到实时收视率:今天的跨年演讲晚会,收视率比央视的跨年文艺演出,高了足足3倍,毫无疑问的全国第一,而且是比第二名高出3倍的第一。

  这么牛逼的节目,怎么可以得罪?要是敢“太J”掉结尾,明天说不定观众就会抛弃电视台。

  全国有6000万观众,在电视机前看这个节目呢!

  还有1亿7千万人,在电脑或者手机前面看!

  冯见雄展开工作人员递上来的纸条,当众宣布说:

  “非常高兴给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刚才听了我的演讲。张一鸣先生临时决定邀请‘得到’与阿狸巴巴,对‘今日头条’进行战略投资。让我们一起在人工智能核心硬件技术这条新的赛道上,把谷歌和亚马逊干下去。”

  全场,全国的电视机前观众,全国守在电脑前的观众,肃然起敬。

  原来冯见雄真的能靠喊口号,让巨头们改变产业布局战略。

  原来冯见雄的每一句话,真的就是行情。

  哪怕本来不是行情,也被他的二级混沌影响,变成了行情。

  场内的八万人,觉得自己来得真是太值了。一会儿散场的时候,一定要去工作人员那里打听一下、拿点儿资料,看看自己能不能挤进去投个钱。

  要是雄哥敢出面,拉拢杰克马一起搞个人工智能赛道的私募基金,说不定这八万小老板/创企高管们,都会去参一股的吧。

  “我不是在预言这件事,我只是知道我预言之后,地球人就会去做这件事。我从来没有祈祷自己站在上帝这边,因为上帝主动站在了我这一边。”

  因果关系不能乱。

  存在即意味着被感知?

  不,是“存在即意味着被雄哥描述”。

  雄哥拒绝描述的东西,就不存在。

  不愧喷神之名。

  ——

  (全书完)

  PS:同时码两本书,感觉有点精神分裂……不过许诺给《繁荣末世大逃杀》活粉书友们的加更字数,总算是超额完成了。

  新书可能节奏有点慢,暂时,稍微有点慢。成绩增收波动很大,几乎涨不动收藏了。

  这边完结之后,那边好好大修一下。希望暂时觉得节奏慢的书友们,拿出一点耐心。

  创新幅度太大,只能是一直摸索下去,谁也没有成例可以套路。只能是希望大家给创新一点容忍,我也尽力把节奏把握好,把设定和社会背景百态尽量押后,把冲突和装逼打脸稍稍提前、丰富一些。

  周克很快就要全面融入社会了,后面的传统都市装逼打脸情节,很快就能展开。而且,是以一个隐身人,或者说昼夜双重身份的人的姿态,来装逼打脸。凡是得罪过周克的反派,都会比得罪超人蜘蛛侠还惨,不值得期待么……(心虚的省略号)

  

章节目录

喷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浙东匹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浙东匹夫并收藏喷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