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木秋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那家餐厅,门口的接待员看见沈木秋下车后,马上狗腿地上前说道:“秋哥,大小姐在贵宾室等您呢!”

沈木秋没有回他的话,而是马上冲了进去。到了贵宾室门口后,本想直接进去,但是一想到沈梦曦的个性,他还是在不远处的玻璃镜面前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再礼貌地敲了敲贵宾室的门。

“进来吧!”里面传来了一阵冰冷但却悦耳的女声。

沈木秋在得到沈梦曦的允许后,才推开贵宾室精致奢华的木门。入眼的是沈梦曦慵懒的坐在左上角的真皮沙发上,眼神不含一丝温度地看着他,让本来就有些紧张的沈木秋压力剧增。

沈木秋把门关上后,走到沈梦曦面前笑道:“姐,你终于肯来找我了?”沈木秋说完后,他又觉得沈梦曦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来找他,又加上了一句:“姐,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吗”

沈梦曦撇了一眼沈木秋后,便不再看他,自顾自地品尝着服务员先前送来的红酒,直到沈木秋站不住了,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沈梦曦这才缓缓地开口:“你犯了一个错误,我不是你姐!”语气像是在嘲讽沈木秋。

沈木秋立刻激动起来:“你,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你当年说过:只有我帮你得到洛倾颜,你就答应承认我这个弟弟。。。你现在怎么能,怎么能......”沈木秋越说越激动,到后面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了。

“可是,我的颜儿又逃跑了,今天已经是第七天了,我找不到她了,所以......”沈梦曦无情地打断了沈木秋准备说下去的话。

“那我帮你找到洛倾颜,我会帮你找到的!!!”沈木秋立刻顺着沈梦曦的话接了下去,但是他忽略了沈梦曦眼神了一闪而过的狡黠。

“是吗?我的跟踪器都没在颜儿身上,你确定你能找到?”沈梦曦继续诱导着沈木秋。

“没问题,木秋会虽然只是在西青市最大的组织,但是只要洛倾颜还在在国内,我就有办法,找到她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沈木秋走到沈梦曦面前,认真地说道。“姐,你脖子怎么?谁伤了你?”沈木秋这才发现沈梦曦的脖颈用白色纱布包扎着,先前沈梦曦的栗色长卷发不经意间遮挡住了,走近一看才注意到。

“告诉我,谁有胆子敢伤你,我去把他剁成肉酱......”沈木秋说着,眼神之间闪烁着狠厉。

“在西青市谁敢伤我?别在这里废话,我要你以最快速度找到颜儿,否则你一辈子在我眼里都是野种。。。”沈梦曦说完,站起身,“这是颜儿逃跑的资料,或许对你有帮助。如果这次你能帮我把颜儿找回来,我就承认你,沈梦君!!!”

沈梦曦说完后,看了一下手腕上带的名贵腕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无视沈木秋受伤的眼神,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只是在临走之前又说了一句:“还有,我不是木秋会的大小姐。而且,我有别的需要会再联系你的!!!”

“可恶,又是因为洛倾颜!!!”沈木秋不甘心地一拳砸向对面的墙面,顿时鲜血淋淋,可他却一点也感受不到疼痛...

—————————————————————————————————————————

此时的穆雪儿正在巴黎的公司里上班,今天她才刚刚上任,正在兴奋中。

这时,她办公室的座机响起:“穆经理,您的包裹,是从中国寄来的......”电话那头是她的助理Aurora生硬的中文发音,让穆雪儿十分不习惯。

“麻烦你,帮我拿上来吧!”穆雪儿说着中文,谁叫她一直不努力学法语呢,现在只能靠会点中文的法国人来当助理帮她了。。。

这是谁寄过来的?穆雪儿拿着一个只有手掌那么大的包裹,仔细打量着。上面显示的地址是西青市,却没有姓名,难道是她的同学吗?不过包装倒是挺精美的!!!

穆雪儿拆开包裹一看,是一个黑盒子?于是她带着浓烈好奇心打开了那个黑盒子,一看不得了,吓得她立马把黑盒子扔地远远的。

盒子里面居然,居然摆放着的是一只成年人的尾指,并且血迹未干。。。

正在此时,穆雪儿办公室的座机又响了起来,她回过神,拿起电话。她不敢一个人再待在这办公室了,她需要一个人帮她处理这个可怕的包裹。。。

“Aurora,快,快来我办公室,顺便把安保也叫上!”穆雪儿接起电话,慌乱地说着。

可是,电话那头的人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幽幽地开口:“看来我电话来的正是时候啊!!!”开口的是让穆雪儿十分陌生但却又有一丝熟悉的妩媚女声。

“你是?”穆雪儿有点疑惑,Aurora的中文没那么好,而且这声音明显比Aurora的声音悦耳许多。。。

“穆大小姐真是健忘啊!!!七天前你把我的妻子拐走了,现在怎么却不记得我了呢?”电话那头的女人貌似是在笑,声音非常魅惑悦耳,但是穆雪儿此刻却觉得这声音像是来自阴间的催命魔音。

“你是沈梦曦?!”穆雪儿打了一个冷颤,沈梦曦的电话比那个被斩断的尾指可怕多了,她恨不得马上就把电话给挂了,但是又疑惑沈梦曦给她打电话来的意图。

沈梦曦轻笑了一声:“看来穆大小姐记起我了啊?真让我高兴!我送你的礼物可还喜欢?这可是我叫专人制作的盒子,可以‘保鲜’的,看起来很新鲜吧?”

“你,你...”穆雪儿很想骂沈梦曦是个大变态,但是刚刚的事让她有些退缩。真正面对沈梦曦时,穆雪儿的勇气有些欠佳。

“这可是上次帮助你回法国的那个男人的尾指哦!你猜他现在怎么样了?”沈梦曦继续说道,语气听起来十分怡然自得,仿佛这些事跟她没有丝毫关系一样。

“你到底要怎样?”穆雪儿忍受不了沈梦曦说的这些话了,她感觉自己的头发都发麻了。

“我的目的?你应该知道的!颜儿在哪里?”沈梦曦总算切入正题。但说到洛倾颜时,和先去轻松的语气截然不同,透漏出焦急。

“我,我不知道!”穆雪儿听见沈梦曦有些急了,本想说出有气魄的话时,但是脱口而出的却是‘不知道’,而且还有些颤抖。

“呵呵,穆雪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耐心十分有限,说不定哪天你父亲在巴黎的办公楼会‘嘭’的一声成为新闻哦!”沈梦曦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危险。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