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珍清晨把画室大门打开时,就看见一抹白色冲了进来,定睛一看,居然是安暮歌。“大清早的,你装鬼吓人啊?”柳珍没好气地说道,她先前还以为是女鬼呢,吓得脚都有些软了。

“好看吗?”安暮歌一反常态的没反驳,而是来到柳珍面前转了一圈,还抛了一个媚眼给柳珍,顿时柳珍浑身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安暮歌今天吃错药了吧?

但不得不说,她今天穿着打扮非常漂亮,和洛倾颜一个款式的白色蕾丝连衣裙,乳白色松糕鞋,嫩若凝脂的脚腕上带着一根细小而精美银色的脚链。而安暮歌今天还画了精致魅人的淡妆,面莹如玉,眼澄似水,灿若玫瑰,加上她惑人心魄的幽蓝双眸和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当今世上能与她此时此刻的风情相比拟的女人寥寥无几。。。

“暮歌,你今天怎么了?”一旁的李娜娜也被今天的安暮歌给吓到了,因为此时的安暮歌太反常了,怎么有种春心荡漾的感觉。。。

安暮歌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有些不高兴地瘪瘪嘴,“没什么,今天就想这么打扮...”语气带着失望。

“......”

“......”

柳珍和李娜娜互相对望了一眼,顿时有些明白安暮歌今天为什么这么打扮了,看来这混血儿是开窍了。

“暮歌,昨天我们让温老师做了一些心理测试题,你有兴趣知道么?”李娜娜一来就抛出一条巨大的诱饵出去,要是以往聪慧如雪的安暮歌一定知道李娜娜这是在引诱她,但是现在的安暮歌只要一遇到洛倾颜有关的事,就会变成智商几乎为零的小女孩。

安暮歌的耳朵像是被人装上了雷达一样,一听是有关于洛倾颜的事,迅速有了反应,“什么?”安暮歌抱着双臂,挑了挑她精致的柳眉,一副我很有兴趣知道的样子。

“没兴趣知道算了。。。”柳珍看不惯安暮歌这副模样,现在的安暮歌和当年那个在巴黎风华绝代、冰雪聪明的小公主出入太大了,而且她现在只要一听见有关洛倾颜的事就变得跟白痴没两样。这哪是喜欢,分明就是爱上了洛倾颜。。。

李娜娜撇了一眼‘事不关己’的柳珍,明明昨天她们还在商量怎么撮合洛倾颜和安暮歌,今天见到安暮歌就有些‘心不在焉’,还是真是矛盾。。。

“就是以前我们在法国做的那个同性恋测试,你猜温老师得了多少分?”李娜娜看了一眼安暮歌,自顾自地从包里拿去了一叠纸,她要好好的诱导安暮歌,安暮歌太过骄傲了,和别人交往时也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但这次不同了,对象是个女人,还是像温若颜这样冷冷清清的女人,而且温若颜貌似不喜欢安暮歌,要温若颜主动,除非彗星撞地球,所以只能让她这个老师好好‘循循善诱’安暮歌这好不容易能开窍的学生。

安暮歌高兴地接过了那叠纸,翻了几页,还以为是洛倾颜做得那份题,结果全是还没做的题,这是什么意思啊?“为什么上面的题没有填?”安暮歌有些疑惑,用困惑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李娜娜,希望她能快些给她答案,不要打哑谜了。

“这是给你做的,最近才出的,和以前的不一样,但是出题人还是同一个人,昨天温老师也是做得这份,你把这些题做了我就把温老师那份给你看好不好?”李娜娜继续抛出诱饵,果然安暮歌马上就去旁边的茶几上拿起水性笔,坐在沙发上准备做题了。

“......”柳珍越看安暮歌这副不争气的模样越气,果然自己心里还是放不下安暮歌,就算强迫自己和她成了好朋友,但是心里还是保留着一份她的位置。以前她和男子交往时还可以安慰自己她是直人,现在她居然开始喜欢女人了,但不是自己,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

“嗯?”柳珍感觉到她的手被人紧紧握着,紧接着她们十指交握在一起,“我知道你放不下,但是暮歌既然选择了温老师,那就让我们去帮助她得到幸福不好吗?”李娜娜眼神温柔似水的看着柳珍,语气带着宽容。

也对,这个世界上能配得上安暮歌的人本就不多,那些男人根本就不配,温若颜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光是那淡雅脱俗,飘逸如仙的气质就让她无话可说,也许对安暮歌来说是个不错的伴侣。

柳珍彻底想通之后,心里的不平和压抑也随之消失殆尽,“老婆,我以后会一心一意对你的,我爱你。。。”柳珍偏过头,吻了一下李娜娜的嘴角。

“你要不要时不时的在我面前秀恩爱啊?”安暮歌也做完题,刚抬起头就看柳珍亲吻李娜娜的一幕,从她那角度来看,完全就是深吻...

“小心长针眼,哼!”柳珍打趣地说道,想通之后,她也会尽量把安暮歌当成普通朋友来看,也许比普通朋友还要好一些。

安暮歌干脆不理柳珍,把试题交给李娜娜,“诺,做完了,温若颜那份呢?”安暮歌此时急迫地想看洛倾颜的那份试卷。以前她做的那份答案为:同性恋的几率为百分之八!但是现在居然那么快就被扳弯了,世界真是奇妙啊!

“这不是珍的字迹吗?”安暮歌兴奋地拿过李娜娜递给她的试卷,结果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字迹,顿时就有点焉了,这字迹分明是柳珍的。

“嗯,昨天我们没有让温老师做,而是采用一问一答的方式,阿珍来记录的!”李娜娜看着安暮歌泄气的模样有些忍俊不禁,怎么好像她被人欺骗了一样。

是吗?安暮歌半信半疑的继续仔细观察上面的题,最后计算出分数,再对照答案...

“......”居然是百分之九十,那就是说,自己是有机会的咯?“还真看不出她是同性恋,太难猜了!以前还说自己不喜欢女生...”安暮歌假装不在意地说着,但是内心已经在高声呐喊了,她现在好想现场高歌一曲。。。但是从小良好的教育不允许她这样做,当然她也只能在心里激动澎湃了。

这时,柳珍的电话急促响了起来,“温老师?好的,那你好好休息吧...没事的...如果难受的话一定要去医院...”柳珍关心道,不过医院两个字迅速传进了安暮歌耳朵。

“温若颜她怎么了?”安暮歌一把抓住柳珍的双臂,着急地问道。把柳珍抓得有些青疼,安暮歌的力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

洛倾颜这时已经挂掉电话了,柳珍花了好些力气才把安暮歌的双手从自己可怜的双臂上扯下来:“没什么,你的温若颜感冒了,有些发烧,所以请了两天病假...在家休息。。。”柳珍看安暮歌着急心慌的样子,也不再打趣她,认真地说道。

“那我去找她...”说完,安暮歌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大门,不过她好像。。。

柳珍和李娜娜一脸黑线地看着只剩下飘渺背影的安暮歌,“她的包,手机什么的都没拿走,而且她穿着连衣裙连包都没有,怎么去啊?”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连温若颜的地址也没有,她去哪找温若颜啊?柳珍已经彻底无语,关心则乱,关心则乱啊!!!

果然,没过五分钟,安暮歌就已经娇喘吁吁地回来了,二话没说,拿了包和手机就又开始往外冲,但马上就被李娜娜拦了下来,“这是温老师家的地址,来着面试时填写的,上面还有电话号码。。。”李娜娜塞了一张纸条在安暮歌手心中,她难道打算再回来第二次吗?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