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安暮歌从地上艰难地坐起身,“咳咳!”她坐起身就开始不停地咳嗽,刚刚路易斯扑在她身上扑太过迅速,她都没反应过来......

路易斯挡在安暮歌面前,他捂着鲜血四溢的右肩,警惕且带着惧意地盯着用枪口对准自己的沈梦曦,他怎么也料不到沈梦曦会在自己的婚前见面会里携带枪支,而且还这么疯狂。

刚刚沈梦曦一点预兆也没有就向安暮歌开枪,可见她是下定决定要至安暮歌于死地,一点回旋的余地也没有,连商量的机会也没有。“陆将军,难道你希望沈大小姐再多条罪名吗?”路易斯急忙对已经震惊在那里的陆震天喊道,可他的碧色的眼眸紧紧锁定着沈梦曦紧握左轮手枪的手指,不敢有丝毫怠慢。

陆震天被路易斯的急切的喊声惊回神,他的冷汗不自觉地从额头流下,沈梦曦这把左轮手枪到底从哪里来的,他从未给沈梦曦枪支。而且这把左轮手枪明显不是国内的枪形,那这一定是军火公司的,西青市能与军火公司联系的那就只有木秋会了!

因为沈梦曦的缘故,陆震天一直对木秋会睁一眼闭一只眼,所以木秋会才能在沈木秋的这个副会长的带领下越来越壮大。但是这次他居然给沈梦曦这么危险的武器,他不能再放纵他们了,而且他也不知道沈梦曦还有没有其他危险武器。

“梦曦,放下!”陆震天杵着拐杖站在路易斯和安暮歌身前,语气沉重严肃地对双眸无神的沈梦曦说道。

沈梦曦从小在他身边长大,他有信心沈梦曦绝不会向他开枪的。

果然,沈梦曦的动作迟疑了,眼眸也恢复了一丝清明,不过只是一瞬而已。她先用大拇指压倒击锤,使它处于待击状态,而后枪口竟然对准了陆震天。

“舅舅,让开,否则别怪我!!!”沈梦曦的中指与食指扣在扳机上,仿佛随时就可以扣动扳机要了陆震天的命。

陆震天没想到他挡在路易斯和安暮歌面前会让沈梦曦把枪口对向他,他心口有些钝疼,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女子拿着枪对准他面门的画面。

果然,都是一样的......

沈梦曦见陆震天一点退让的意思也没有,她把枪口对准陆震天的脚边,然后迅速扣动扳机。“砰”,又是一声枪响,陆震天由于站立不稳,差点摔倒。

幸亏路易斯眼尖手快,立刻从后面抱住陆震天的背部,把他扶起。沈梦曦居然对准陆震天的拐杖射击,想让陆震天失去支撑,然后在陆震天倒下时就可以趁机向他和安暮歌射击。

“今天我一定要干掉你们!”沈梦曦无视陆震天震惊且心疼的眼神,她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动作十分魅惑,但语气却是阴狠至极。

接在她再次压倒击锤,枪口对准陆震天身后隐藏的不是很好的两人。只要扣动扳机,一切都会恢复如常,颜儿也会永远属于自己,如果事情处理不了,大不了自己就带着颜儿逃去南美洲,那里没有任何人认识她们,她们从此就会过着平凡和幸福的日子。

她脑海里浮现出洛倾颜和自己在一起的画面,让她下定决心再次开枪,她的手指在准备扣动扳机时,一个秀美的容颜映入她的眼帘。

她把自己的脖颈紧紧抵在沈梦曦的枪口上,目光冷漠地看着沈梦曦。沈梦曦怎么能对自己的亲人开枪呢?!她怎么会这般无情呢?她还是沈梦曦吗?

如果今天一定有一个人要死的话,那个人一定得是自己!自己连累了那么多人,顾云俊,那个替身女子,还有,穆雪儿,可能还不止,也许沈梦曦这一枪下去,一切都可以结束。

先前沈梦曦松开洛倾颜时,是把她靠在门上,不让她由于自己的突然松开而摔倒,这也是沈梦曦选择退到门边的首要原因。可能是第一次听到真正的枪声,洛倾颜呆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脑海一片空白。只是在沈梦曦向陆震天开枪时,她才骤然清醒,她转过身看着双眼通红,泛着浓浓杀意的沈梦曦,现在的沈梦曦比任何时候都要可怕。

可是见沈梦曦已经准备扣动扳机时,洛倾颜压抑住自己因恐惧而颤抖地身体,毅然决然地在站枪口下,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那就让自己去承担这个责任吧!而且沈梦曦如果对安暮歌他们开枪的话,沈梦曦无疑会出事,她不想沈梦曦坐牢,如果是自己,陆震天一定会有办法帮沈梦曦的!

“你,你让开......”沈梦曦对眼前用脖颈抵住枪口的洛倾颜颤抖地说道,她的手也在微微抖动,她用另一只空闲手紧紧握住自己拿住左轮手枪的手,她怕自己会不小心开枪而杀死洛倾颜,那一切都毁了,自己也毁了。

“洛倾颜,你给我让开,她是一个疯子,你快让开,她的目标是我!!!”安暮歌被他们挡在最后面,可她见沈梦曦说完那狠戾的话后,却迟迟没有开枪,便好奇地偏过头,从高大的路易斯身后露出一双眼睛,结果这一看就把自己的心吓地瞬间停止。

她连忙从路易斯身后站了出来,紧急且担忧地对洛倾颜吼道,沈梦曦此时已经疯了,如果她对洛倾颜开枪的话,她所做的还有什么意义,这样她也等同害了洛倾颜。

沈梦曦听见安暮歌的吼声后,急忙把枪口转向安暮歌,可是一只白皙的玉掌又堵在枪口上,“沈梦曦,你一次又一次让我失望,到最后已经绝望,如果一切因为,我而起,就让,我来结束!”洛倾颜忍住内心的恐惧,眼神坚定地看着沈梦曦,但她说到最后,声音却压制不住的颤抖。

“让开,你明知道我舍不得伤害你!”沈梦曦失控地甩动着左轮手枪,似乎想把洛倾颜堵在枪口上的手给甩掉,“她觊觎你,我看她的眼神就知道,我不能容忍让除我以外任何人有办法得到你,所以,她今天必须死!!!”沈梦曦虽然在对洛倾颜吼道,但她发红的双眸一直紧紧锁定着安暮歌!

就在沈梦曦猛然甩开洛倾颜的手时,她颤抖的手指不自觉地扣动了扳机,洛倾颜就在沈梦曦面前,避闪不及,完全没有逃过这一枪。子弹光速地擦过洛倾颜裸.露在外的玉肩,直直地飞向安暮歌所在的方位。

“呃...”

“唔!!!”

两道痛苦的女声同时响起,子弹从洛倾颜肩膀处擦过,直接射进了安暮歌右上臂中。

洛倾颜和安暮歌几乎同时摇摇欲坠,路易斯急忙接住中弹的安暮歌。而沈梦曦丢下枪,急忙把洛倾颜给紧紧抱在怀中,洛倾颜从小体质就偏弱,从未受过如此严重的伤害,立刻就昏迷在沈梦曦怀中。

“叫我的特别医疗小组来!快,快!!!”陆震天急忙按下贵宾室的紧急呼叫按钮,几乎用最大的声音对里面的人吼道。

路易斯和安暮歌此时都受了伤,最严重的还属安暮歌,子弹卡在肉里,她忍住疼痛,艰难地抬头对沈梦曦说道:“这就是你的爱?太可怕了,太可怕......现在这种结果是你想要的吗?哈哈哈......咳咳。。。。。。”安暮歌捂着伤口,失声地大笑道,可是奈何伤口不浅,她嘴角不自觉溢出一丝鲜血,止不住地咳嗽。

“咳咳,我告诉,你,如果,如果洛倾颜有什么事,的话,我会让你血债血偿的!!!啊......”安暮歌在剧痛的情况下说出狠戾的话后,就痛呼一声,昏迷了过去。

陆震天急忙过去,看向洛倾颜的状况,“快,梦曦,放开倾颜,她已经失血休克了,不要再这样紧抱住她了!”陆震天第一次用教训的语气向沈梦曦吼道。

沈梦曦闻言急忙把洛倾颜轻轻放到在地上,她此时似乎已经丧失语言能力,除了嘴唇微动外,发不出任何声音。

而她妖魅的容颜此刻已经是满脸泪痕,晶莹剔透的泪水无声地滴落在洛倾颜惨白的脸上,然后目光空洞地看着陆震天给倒在血泊中洛倾颜做着紧急急救措施。

就在医疗队敲响房门时,沈梦曦跪坐在洛倾颜身旁,用沾满洛倾颜鲜血的手拿起丢在地上的左轮手枪抵住自己的右肩,又一声枪响后,沈梦曦倒下,她在陷入黑暗前,脑海里一直浮现着洛倾颜当年站在薰衣草花田中浅笑嫣然的画面。

颜儿伤到哪里,我就伤到哪里......

颜儿疼,我也疼......

颜儿如果不在了,我也不在了......

作者有话要说:置之死地而后生,沈梦曦经过这件事会改变些。

PS:盗文的童鞋,麻烦隔六章再发表,因为我不想用乱码,谢谢!

欢迎抓虫!

两天没码抱歉,谢谢一直支持我的童鞋!(*^__^*)

抓虫...

章节目录

束情(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冰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冰言并收藏束情(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