诊所内,斗四娘像换了一个人,拉着女儿的手,看了又看,“好啊,闺女啊,我可是给你找了好多土方子,原来是这个玩意儿作怪……咳,小川啊……刚才婶子没搞清状况,你不要怪婶子哈……要不这样……你再帮我闺女检查检查,我回去,给你妈提一笼猪肝,让你妈炒了吃,一准对你妈的眼睛有好处!”

斗四娘说走就走,双腿带风,愣是把闺女斗兰花丢给了王小川!

“小川哥……你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你也知道,我妈就那个脾气,我爸上门这些年,天天都这样过来的……”斗兰花红着脸,想起刚才被王小川轻薄的一幕,小心脏还有些蹦蹦跳。

王小川身体像被什么抽空了一般,难受得紧,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兰花啊……你先回去吧……免得村里女人又乱说你的话……你的病,应该没事了……再说,我也有点困了……大夏天,我爱睡懒觉,你是知道的。”

“哦……那你先睡,我晚上再来找你玩!”斗兰花冲王小川甜甜一笑,把诊所的门轻轻关上了。

……

待斗兰花走后,王小川面容一扭……身体一热,瘫倒在床上……晕了过去!

安静的诊所内,昏睡中的王小川身体散发出淡淡的绿光,搅动着周围的空气,似乎把诊所外面的新鲜空气,全都搅到了王小川根前,被王小川吸进了肚子!

……

天很快昏暗了下去,倦鸟儿已归巢,王小川从床上幽幽醒来,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仅仅是一下午的时间,王小川身上的气质,似乎发生了一些改变,似乎,变得帅了一点,脸上的皮肤,变得更加健康了一些!

“咕咕!”

肚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叫声,王小川手捂住肚子,噌噌跑向了厕所!

半个小时后,王小川把厕所门一关,提着裤子狼狈地逃了出来,“妈的……猪腰子吃多了?怎么这么臭,嗯,今天不是才洗过澡的吗?怎么身上又粘糊糊的了!”

王小川又打来两桶水,冲了个凉水澡,这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咦……今晚的星星似乎比往天的要明亮一点……而且……我真的拥有了透视眼,这不是假的……妈的,这下发了!哈哈,村里的女人们,都等着我王小川来窜门……哦,不,让我在家好好看你们的春光吧!”

王小川闭了闭眼,然后猛然睁开,对准离诊所最近的永祥嫂子家!

泥巴墙内,昏暗的灯光下,永祥嫂四岁大的孩子正抱着一根黄瓜蘸酱充饥,而永祥嫂,则侧躺在床上,手里攥着一个乌黑黑的茄子,默默发呆。

王小川甚至能感觉到永祥嫂急促的呼吸,以及,痛下了决心,乌黑黑的茄子,被她用手往下身一塞……没了踪影!

呼!

晦气!

王小川啐了一口唾沫,你把墙内的影子快速消失在夜里……

“哈哈,燕儿,让哥哥来看看,你现在在说什么呢!”王小川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异能里,兴奋得跳了起来。

对着丽大娘家的瓦房,打算探个究竟!

火亮亮的灯光下……一名身材娇小的女人正埋头对着一本厚厚的书,眼镜耷拉在笔挺的玉梁上,很文静……也很好看!

“这妞不愧是咱村最有出息的孩子……大好的暑假不好好休息……居然写作业……咦,等等……她纸上写的啥?王小川……生娃没屁……”纸上的字迅速地模糊了下去……

“咦……看不清了。”王小川只觉眼睛微微一疼,远处的一切消失不见。

王小川又试图透视了几次,都没能看得很远,最后直接不灵了。

“看来,这个透视,一天也是有限度的,最多维持三分钟……每天启用五次!”王小川嘀咕了几句,转身把诊所门一关,准备回家。

突然被天大的好事砸中,王小川心情非常的好,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在蛐蛐乱叫的路上。

“小川……是你吗?”正当王小川想着如何好好利用透视眼发一笔财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道温柔的呼声。

“咦?谁叫我?”王小川看了看身边,这不是芳嫂家门口吗,怎么会有这么温柔的声音?

“是我……你芳嫂,快……进屋再说。”王小川只觉身子一飘,愣是被平时娇弱的芳嫂给刮进了院子。

刚关上院门,王小川就觉面上一热,一股独特的花香味儿钻进了自己的鼻孔,“嗯?芳嫂,你在煮东西?什么味儿?好香啊!”

“小川……先进屋儿……我有话给你说。”芳嫂的手一直拿着王小川的手背,没有放开。

细滑而又柔软的手贴在王小川的手背上,暖暖的,王小川心里一阵火热,今天的芳嫂,有些反常啊!

“不是让你早些儿来找嫂子吗……咋现在才来……你看嫂子这衣服,好看吗?”关上门,芳嫂轻轻按下门边的开关,灯光下,芳嫂细衣裹腰,下裤微隆铺张,面如桃花,肌如白玉,瓜子脸儿颊,一片红晕!冲王小川吐兰呼气之间,酥胸微微颤抖,“小川……嫂子问你话呢!”

王小川还是第一次见芳嫂这样穿着打扮,早看得痴了,芳嫂虽然一年前嫁给村里的斗水生,可是结婚那晚也不知怎的,第二天水生就出远门儿打工去了,只抛下二十出头的芳嫂一个人在家种地,虽说芳嫂种了不少地,可这手,这身子,愣是保持着大姑娘的水灵,平日里没少遭人惦记。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