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芳嫂,今儿诊所出了点事,这不……我来晚了,你哪里不舒服……让我帮你彻底看看?”王小川心里暗喜,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看病是次要的,做点别的事,才是主要的。

芳嫂眼睛冲王小川眨了眨,手却突然搭在王小川的腰上,轻轻的掐了一下,“就你……能出啥事……我看你跟那斗兰花……迟早闹出幺蛾子来……小川……你觉着,是我漂亮一些,还是兰花漂亮一些?”

感受着芳嫂指尖不寻常的动作,王小川春心一荡,“当然是我们的芳嫂啦……你不是不舒服吗……快,躺下,让我给你查身子!”

王小川的手,一下摸在芳嫂的细腰上,芳嫂娇躯一颤,小嘴凑到王小川耳边,“你这小混账……上几次到你诊所,你不都检查过了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吃我豆腐!”

“咳……芳嫂,我小川是那样的人吗……你看,今天你救了我,我哪能做出那样的事来……”王小川嘴上这么说着,可这心窝里却越来越痒痒,大概是闻了芳嫂身上的花香味儿。

“去……还贫嘴……今天除了我救了你……你还看了我身子……连奶子都被你看了去……还有……那里也被你看了……你不打算负责吗?”芳嫂冲王小川吹了一口热气,“其实……水生都还没那么看过我呢……小川,你真是傻人傻福!”

“额,芳嫂,今天,你是不是喝酒了?我是个正经的人……我不会乱来的!”王小川嘴上说着,下面的家伙事却早已支起了帐篷,如果不是王小川顾忌着芳嫂今天救了自己一命,早就把她摁倒在床上云雨一番了!

王小川下面起了反应,心里一阵虚,生怕真的走了火,可是芳嫂却像看透了王小川的心思,放在王小川腰间的手突然向下一滑,一把攥住了王小川凸起的大家伙。

“还说不会乱来……这是啥?别告诉我,是你偷摘的黄瓜!”芳嫂捂住王小川的祖宗根,娇躯微微一颤,显然是被王小川的大家伙吓了一跳!

“芳嫂……你想干啥……有话,你就直说了呗……今儿晚上,你叫我来,不是看病的吧?”王小川心里大骇,这个芳嫂,平时秀里秀气的,穿着也保守,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样一个闷骚娘们儿!

“……看来,以前去诊所看病,都是借口,她的目的……是勾引自己?”王小川心里默默想道。

“小川……你真是个爽直人……芳嫂就给你直说了吧……我想跟你……上床……借种!”

芳嫂的手捏住王小川的裆部玩意儿之后,面色越来越潮红,手指轻轻的摩挲起来,挑逗着王小川的敏感神经。

“啥……上床?早说嘛……我做梦都想和你……咳……芳嫂,还等什么,赶紧的啊!我的人生第一次,可还没体验过啊!”王小川一把搂住芳嫂的细腰,弄得芳嫂咯咯窃笑,花枝乱颤。

“第一次?鬼才信……村里的燕儿,兰花,没弄到手?”芳嫂被王小川的手摸得春心荡漾,胸口的纽扣也轻轻滑落,给王小川制造更多的进攻机会。

“芳嫂……我骗你干啥……我还是个雏鸡呢……不信你检查!”王小川的手往芳嫂胸口的V字缝探了进去,手一下捂住了一团热哄哄,滑腻腻的大馒头,大馒头上方,还有一个俏皮的粉点,撩拨着自己的手心!

王小川只觉天灵盖凉悠悠的一下,整个人就像触电了一般,手根本停不下来,五指一阵乱动,或抓或捏或啄,毫无章法地揉搓着,把玩着!

芳嫂的娇躯微微一硬,一下瘫倒在王小川的怀里,双眉含情,眯缝着眼观察着王小川的面部表情,反手从王小川的胸脖伸向王小川的后脑勺,美妙地呻吟道:“小川……嫂子还以为你骗我呢,看样子……你真没做过……嗯,别急……嫂子把门关上了的……我们有的是时间!啊呜……轻点儿,我也没被经常拿捏过……好胀痛的!”

芳嫂挤眉弄眼,小手牵引着王小川的手,从左胸摸到右胸,从右胸探向沟谷……最后滑向了小腹深处!

咕噜!

王小川脑海一片浆糊,平时春梦做了千百回,今儿竟然真的有机会实践,王小川才发现,梦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回事!

实在是……太美妙,太刺激了!

身前的芳嫂,上衣和胸罩早已蜕了个干净,上面一丝不挂,一对娇俏挺拔的酥胸上下起伏不定,酥胸上面,一对指尖珍珠大小的粉嫩葡萄扎在上面,稳若泰山,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向王小川诉说着她夜夜埋没背后的寂寞!

王小川低头轻轻一嗅,味道淡淡的,但很特别,让王小川没能忍住,低头一张嘴,轻轻咬住了一边的葡萄!

“唔……”

一声嘤咛,一道销魂,彻底燃烧了王小川积压多年的热火!

狠狠的啄了几口,味道香香的,口感十分不错。

芳嫂被王小川死命的一番吸吮,早已灵台失守,双手扣在王小川的腰上,细语呢喃:“好舒服……好舒服……不要停……我下面……好像湿了……好羞人……我们不要在这里……去床上……”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