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的竹条打在王小川的后背上,王小川也不闪躲!

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之后,王小川龇牙一笑,说道:“妈,进屋吧,你身体不好……我这就给你把灯弄亮。”

王小川转身摸了摸后背,拿来木梯子,在墙壁上检查起电线,没一会之后,屋内的小电灯,亮了起来。

王小川把木梯靠墙放好之后,却发现自己年迈的母亲还站在原地,撵鸡的扫帚掉在地上,地上还有打王小川后背时碎掉的竹篾。

“妈……你咋还愣着,进屋啊……灯亮了,你小心点,门槛高,别给摔了……妈,我错了,可是今天真发生了点事,你打也打了,消消气吧,对了,妈,你一定没有吃饭吧……我这就去给你做。”王小川转身进了屋。

身后的老母亲微微叹了一口气,揉了揉浑浊的眼睛,干燥的脸上似乎被雨滴打湿过一般,“你这天杀的兔崽子,怎么跟你爹一个德行,永远都不知道躲的吗?这一条一条打在你背上……你是猪吗?”

……

王小川被母亲用竹篾揍了一顿,后背传来一阵钻心的痛,可这心里反而舒坦了许多,这几年来,王小川可是看着她老人家变老的,别看她老人家声音如洪,可是王小川比别人都清楚,母亲的身体是越来越差了,眼睛,看东西,也越来越模糊了。

进屋之后,王小川发现桌子上早已摆上了三个菜:一盘炒腊肉,一碗青菜,一碟腌黄瓜,菜盘子边,还摆着两碗饭。

伸手摸了摸菜碟子,已经有一些凉了。

王小川看着桌子的菜愣了愣神,突然伸手给自己一个巴掌!

“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养了你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嫌有蚊子?那别用手打脸,用铲子啊……”老母亲从门外走进来,脚一绊门槛,差点摔了下去。

王小川一把稳住母亲的身子,说道:“妈……都是儿子不孝……没能让你过上好日子……菜凉了,我帮你热热!”

“老娘还没那么矫情……是不是嫌家里粗茶淡饭,日子过不下去了?你要有本事,天天大鱼大肉,老娘也绝不会伸手向你讨一口吃的!”老母亲端起桌子上的碗,一顿往嘴里夹青菜,吃得很舒畅,但是腊肉,却是一块也没动!

“怎么,你不吃?不吃我倒了喂狗!”

“妈……我吃,我吃!”王小川心里一阵酸楚,端起碗,默默给她老人家夹了几块腊肉,“妈,我今天在兰花家吃过了……你看,我嘴角,还有油垢!”

王小川话音刚落,老母亲把碗哐嘡一下丢在桌子上,苍老的脸上挂满了怒容,对着王小川叱喝道:“我说你这兔崽子一天不归家……原来又是耍流氓去了……你说说你……这几年不学无术,开了个诊所,半分钱没赚到,名声却越搞越臭,今天是这家姑娘数落你,明天是那家嫂子编排你……你都二十的人了,咋就没有半点出息呢……人家隔壁斗三儿,和你一样的年龄,人家不但说了媳妇,连儿子都蹦哒着能走路了……再看看你……你赶紧滚远儿点,老娘看着心烦!”

王小川看着老母亲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心里也是堵得慌,一口饭塞在嘴里,硬是吞不下去。

想着今天的奇遇,以及过去的劣迹斑斑,王小川心里一酸,对着老母亲的方向,‘噗通’一下跪了下去。

“妈……儿子错了!从明天起……不,从现在起,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因为,我可是你的宝贝儿子……王小川啊!”

老母亲见王小川跪了下来,苍老的身体颤了颤,却是把脸转向了窗外,“跪老娘有用?有本事,别光说大话……有一天你真有出息了,老娘给你放鞭炮……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跪老娘,老娘可再也没有钱给你弄个破诊所了!索性把老娘卖了吧!”

“妈……儿子,这一次是认真的,总有一天,我会让村里人都记住我的名字……让他们感谢我,让他们尊敬你老人家!妈,我出去透透气。”王小川拍了拍膝盖的灰,溜出了屋子,不见了踪影!

……

“唉……你这兔崽子,这饭还没吃呐!”王小川的母亲转过身来,手伸向门开着的方向,抚摸着的,却是一缕王小川搅动过的空气。

“好啊……现在想明白了,却也不晚……”老母亲把桌子上的菜一收,迈着蹒跚的步伐,进了平时睡的屋子。

一阵摸索之后,老母亲从旧旧的箱子里面摸出一块红布包裹着的东西。

坐在昏暗的灯光下,老母亲掀开红布,露出里面一本泛黄的书来,王小川母亲的双眼看见这本泛黄的书之后,面色有了一丝红润,“老鬼……当年为了这破玩意儿,你丢了老命,我可是为你,守住了这么些年……咱两的儿子,也总算长大了……我今儿高兴……给你说说……我已经决定了,把这破书丢给小川,反正他也是一个医生,说不定,你在天保佑,能学到你的一点儿手艺,别再败了咱老王家的名声了……”

章节目录

乡村邪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舟遥青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舟遥青衫并收藏乡村邪医最新章节